你认错崽了(顾深简绎)

你认错崽了(顾深简绎)

导读:顾深简绎小说你认错崽了,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你认错崽了全文免费阅读。“爸爸,我回来了。”简孟州坐在书桌前,回头看了他一眼:“回来了?”“嗯,今天晚上回来的,我回来拿几本书。

小说介绍

顾深简绎小说你认错崽了,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你认错崽了全文免费阅读。“爸爸,我回来了。”简孟州坐在书桌前,回头看了他一眼:“回来了?”“嗯,今天晚上回来的,我回来拿几本书。”

顾深简绎小说简介

简孟州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接着就说天色不早了,让他赶紧去休息。简绎停在在书房门口没动,可简孟州早已转回身子伏案工作了。

你认错崽了全文阅读

"啪"。
清脆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悠长的小巷里。
是重物砸在脸上的声音。
但却不是砸在顾深脸上的。
顾深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反倒是花臂男,半举着的手还未落下,脸上表情却变得抽搐难看。
花臂男不仅巴掌没能如愿落下,还被一把横空飞来的折叠雨伞砸得脑袋嗡嗡直响。
雨伞砸过花臂男的半张脸,又不重不轻地落在了他脚边。
花臂男被砸得有点懵了,吃痛地捂着半边脸就扭头去寻这伞的主人。
刚一扭头,花臂男就看见了一个阳光帅气的少年站在不远处,正双手插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花臂男低低地骂了一句,抻着舌头抵了一圈生疼的脸颊,一脚踢开了这把天降正义般的雨伞。
少年的雨伞被踢了,也不见他恼,反而抬脚笑笑地往他们这边走来。
顾深眯起了细长的眼睛,他瞟了眼地上的伞,抬眼看向来人时,眉就更深地皱了起来。
这张充满正义感的脸,顾深有多熟悉呢?这么说吧,十分钟前刚见过。
但稍有不同的是,简绎脸上早已褪去了之前那副软绵绵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眼神,连表情都多了几分硬气。然而,这样一幅好生正义的脸,落在花臂男眼里,就变了味儿。
花臂男实在见不得简绎那张拽得不分东西南北的脸,再也顾不上有些红肿的半边脸,张大嘴就愤愤地朝来人怒喝道:"***你谁啊胆子那么肥敢砸老子?!
花臂男一口气不带停顿,吼得脸红脖子粗,差点喘不上气来。
没想到简绎竟丝毫没有畏惧,直接正眼迎了上来,声音缓慢且从容不迫道:“以多欺少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这边三个人话语拉扯间,远处那些抄着家伙的人看事态不对,也都纷纷围了过来。
"吴原哥!你没事吧!
"原哥!你怎么样!
"原哥你的脸怎么肿了!
"原哥你的脸好红!
被众人称作原哥的,正是花臂男——吴原。
面对弟兄们的殷切关心,吴原只是摆摆手,然后又一次凶神恶煞地扭头看向了用雨伞砸他的那个少年:"砸老子?
少年歪了一下头,笑道:"是。
吴原年纪不大,正是气血方刚的时候,简绎这满脸的笑意在他看来分明全是挑衅,这他哪能受得了,吴原抡起拳头就要往人的脸上砸。
然而这次,吴原的手也还是没能如愿落下,挥舞的手腕在半空中被顾深稳稳地抓住了。
"这事儿跟他无关。
顾深淡淡开口阻止了一句,吴原居然就真的再也没了下一步动作。
吴原放下手,松了松手腕,便上前一步,稍稍释放了些信息素朝少年压过去:"老子看你也是个半大学生才不跟你计较,不干你的事儿就少他妈管,识相的赶紧拿着你的破雨伞滚蛋!
简绎微微皱起了眉,吴原的信息素的味道太浓,正好还是他不喜欢的皮革味。除此之外,由于吴原信息素的压迫,他身上Omega的基因也有些蠢蠢欲动,简绎觉得腿有些控制不住地发软,随即便想到,吴原竟然是个Alpha吗?
皱着眉适应了半晌,简绎才强撑着开口道:"如果我今天非要管呢?
吴原眯起眼打量他:"老子已经给过你机会了,等下就别说……
“不用你管。”
吴原话还没说完,顾深就出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声音毫不拖泥带水。
简绎愣了一下,立马就抬眼看了过来,有些错愕,但还是拼命朝对方挤眉弄眼发信号。可是,顾深只是平静地回视着他,脸上的表情跟他说话的语气一样,毫无温度可言。
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受了某种信息素的影响,简绎脚底发软,但他还是努力撑着,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没有控制好,刚一有所变化,立刻就被吴原捕捉到了。
吴原表情了然,乐了一声,继而有些报复地继续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压向简绎:“呵,瞧瞧,这什么世道,一个Omega现在也敢这么随便冲出来逞英雄了?”
简绎没有说话,定定地撑在原地,却因为极力忍耐着身体上的不适,眼睛变得湿润了起来,看起来还有些可怜兮兮的。
吴原的脸还火辣辣的疼,被一个高中生砸成这副模样,他心里气不过,自然也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简绎:“小弟弟,砸我之前,数过我们这儿有几个Alpha吗?”
说着,吴原身上的信息素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果然是个Alpha。
简绎被信息素压迫得更难受了,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吴原身上那股皮革的味道让他头疼得想吐,然而吴原却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
终于,在简绎就快要站不住跌坐在地上时,一双手在后面稳稳地撑上了他的腰。
"吴原。"顾深扶住手里的人,眼睛却注视另一侧,丝毫不看怀里人。
顾深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你回去告诉你们黑老大,这笔钱,我三天之内一定给他。
顾深介入,吴原也被迫收住了信息素,站直身子看向顾深。
人多的时候吴原说话并不客气,他和顾深之间的私人交情,那就只是私人交情,要是让上面知道了,总是坏处大于好处的。
只略一思索,吴原就爽快地答应了:“行!三天之后,顾深,老地方,我找你拿钱,如果到时候你拿不出来,你、你就别怪老子对你不、不客气!
吴原最后一句威胁说的磕磕巴巴,但总算还是完整地说了出来。
“还麻烦你个事儿。”顾深顿了顿道,“可以帮我捡一下伞吗,我有点……不方便。”
吴原顿了顿,看了眼顾深拦腰护着的那个Omega,又看了看地上的伞,愣是没搞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但他还是弯下腰,替顾深捡起了那把砸过他的雨伞。
雨早就停了,地面仍是湿的,雨水混着尘土,让路面变得有些***,雨伞上也沾上了许多泥水。吴原拿着伞有些犹豫,最后还是伸手把伞递了出去:“这伞……是你的?”
“嗯,谢谢你。”
顾深需要腾出一只手去接伞,只好变换***,单手搂住了Omega的腰。
吴原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复杂起来,没记错的话,他刚刚……好像还当着顾深的面踢过这把伞来着……
顾深:“还有事?”
吴原愣了一下,又偷看了一眼顾深手上那把满是***的伞,最后咬了咬了唇,什么也没说,大手一挥,就带着一众弟兄们离开了。
吴原一行人刚一走远,顾深就感觉自己怀里的人一下子软了下来。
顾深搂在简绎腰间的手,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刻就收紧了,Omega的头软软地倒向了他,脖子上的皮肤挨到了他肩头,隔着薄薄的布料也能感觉到一阵滚烫。
顾深皱了皱眉,毫不避讳地问他:“你发热期不是刚过吗?”
Omega不说话,就倒在顾深的肩膀上,***地喘着气。
顾深盯着Omega裸露干净的脖颈,继续问:“已经分化了为什么没有去医院装抑制环?”
Omega还是不说话,身体难受到让他差点哼出声来。
简绎面色***,咬着唇不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可怜又动人。他微微闭着眼,轻轻颤动的睫毛却像是刷在顾深心间一般,顾深突然一下就心软了。
顾深叹了一口气,放柔了声音劝他:“Omega比不得Alpha,你体质那么***,还是尽早去医院装个抑制环比较好。”
Omega的体温还有持续升高的趋势,怀里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有些抖了。
手边没有抑制剂,Omega的身体也软得不像话,整个人几乎都是靠顾深在撑着,要他动一步都很艰难,更别说去药店或者去医院了。
顾深现在都不用看时间,也知道自己打工必然是迟到了。
无可奈何之下,Alpha深吸了一口气,弯下身子,拦腰把Omega抱在了怀里,还摆了摆位置,怕手上的伞硌到或者戳到Omega。
“我送你回宿舍。”
顾深刚说完,刚刚一直一言不发的简绎,几乎是立刻就颤抖着声音拒绝了。
顾深停下了脚步,刚松下一点的眉头又狠狠皱起来,他盯着怀里的Omega,太阳***突突直跳:“那你要我怎么办?”
反正他是不可能再把人带回家了,就在半小时之前,他还在为上次“帮忙”的行为感到后悔。在他自己看来,是他一时心软,他也以为那只是一次两厢情愿的各取所需,谁能想到就招惹上这么一个缠人的Omega。
类似的蠢事做一次就够了,有且只能有一次。
简绎抬起湿漉漉的眼睛望向顾深,顾深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耐烦,Alpha的眼神,是那么直白的嫌弃,仿佛他抱的并不是一个被迫发热的Omega,而是一个毫无温度的麻烦。
简绎有些难过地想,顾深大概要讨厌他了吧,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一定不能回宿舍,王灿还在宿舍里呢,他一定不能回去,他一定不能让王灿知道自己是个Omega。其实除了顾深,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简绎分化成了Omega这件事情,连简绎的家里人他都没有告诉。
简绎的父亲是个Alpha,母亲虽然是个Omega,但不知道父亲哪里来的信心,从简绎小的时候就笃定,他以后一定会分化成一个Alpha,而简绎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谁能想到他最后居然分化成了一个Omega呢?简绎不敢告诉他爸爸,他害怕爸爸会因此而对他感到失望。
学校不能回,家里不敢回,那他还能去哪儿呢?
身体上的不适一点点折磨着他,但简绎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顾深你带我回家吧”这种没羞没躁的话来。就在之前,顾深冷着眼在楼梯间跟他说过的话,他可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呢,顾深说他们之间只不过是正常的生理互需,而如今,顾深脖子上稳稳扣着抑制环,丝毫不受影响,连基本的生理影响都没有了。
简绎乱七八糟地想着,只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很快,眼泪就涌了上来。
顾深的耐心一点点被磨尽,这Omega远比他想象中还要麻烦得多。
在简绎呜咽出声之前,顾深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一瞬间,铺天盖地,都是Alpha的味道,Omega无从抵抗,完全服从。
一个清香带涩,一个香醇浓郁,Alpha和Omega两种截然不同的信息素在唇齿间***。不同于顾深本人的气质,他的吻又柔又轻,简绎被吻着,居然就这么一点一点安定了下来。
良久,直到怀里的身体不再滚烫,气息不再紊乱,顾深才放开了简绎。本来就不处于正常发热期的Omega,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吻,安抚过后,身体就已经恢复到能自己走稳路的地步了。
“……谢谢你。”
简绎不敢去看顾深,只是低着头小声道谢,唇齿间残存的,全是属于Alpha独特的气味。
顾深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样子,淡淡叮嘱道:“记得去医院装抑制环。”
简绎点了点头,正要转身回学校,Alpha又开口了。
“我发现。”顾深毫不留情地说:“你很喜欢多管闲事。”
简绎一下就愣在了原地,多管闲事?
他不过是看外面下雨了,想起顾深的雨伞还在自己这里,追出来想还给他罢了,遇上顾深被人勒索,也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他是好心帮忙,怎么就变成多管闲事了?
简绎有些急了:“我什么时候多管闲事了,我只是……”
顾深打算耐着性子听简绎辩解,然而简绎却没有再说下去。等了片刻,顾深又淡淡开口道:“随便吧,总之,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
顿了一下,顾深又补充道:“我说的是所有,任何事情。”

你认错崽了免费阅读

顾深并无任何恶意,他独来独往惯了,也不爱“变数”这个词出现在他生活里,可自从Omega出现以来,他原本还算平静规律的生活就被彻底打破了,Omega给他带了已经不止一次麻烦了。简绎站在原地的表情有些难看,低着头不知道该反驳些什么,气氛开始凝固,顾深也不是很自在,定了一会儿,顾深又一次败下阵来:“走吧,我现在送你回学校。”
“不用,我自己能回。”
简绎说完转身就走了,顾深没有跟上去,只在原地观察了一下逐渐远去的Omega,确定他有能力自己走回学校之后,顾深便转身离开了。
两人的不欢而散,虽说没在顾深心里掀起什么大风大浪,但他心里总还是有一些不安的。他不断想起Omega那副受伤了的表情,默默在脑海里反省自己之前说话是不是太过分了些。但他转念一想,他不过是陈述事实,也根本没说什么重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算是又帮了Omega一次……
“滴——”刺耳的鸣笛声骤然响起,顾深这才发现自己出神想事,竟然不知不觉中闯了红灯。顾深赶紧朝轿车司机微微欠身,然后迅速退回到人行道上,等待下一个绿灯。
轿车从顾深身边驶过时,司机狠狠瞪了他一眼,但顾深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平静地看着轿车司机那张愤怒的脸从他面前离开。
轿车驶过之后,顾深不知怎么的,突然又想起了Omega,于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又轻轻皱了起来,难不成他今天的话真的说重了?
对于顾深说过的话,简绎只难过了一会儿,就抛置于脑后了。简绎安慰自己,自己不过是乐于助人而已,他从小就这样,他原本就没有故意要管顾深的闲事,就算对方不是顾深,遇上那些事,他也一样会去帮忙的。
他就是没有多管闲事,随便顾深怎么想好了,大不了,他从此以后就离顾深远远的。
简绎说到做到,月考之后的第一堂课起,他就再也没多给顾深一个眼神。顾深仍然来了教室就睡觉,简绎认真上课,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又恢复到了简绎分化之前那样,甚至比之前更僵。
简绎自以为表现得十分泰然自若,却不知,两人之间的低气压,在旁人看来却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顾不凡两小时内回头看了十次,每次回头,画面都是顾深埋头睡觉,简绎埋头学习,画面明明出奇得和谐,顾不凡心里却觉得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终于,在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顾不凡又一次回过头的时候,简绎直接抬眼盯住了顾不凡。
简绎:“你有事?”
顾不凡一愣,吞吞吐吐道:“那个……”
简绎虽然一整天都在埋头做题,可余光却将顾不凡的数次回头尽收眼底,偏偏这人只是回头看,什么都不说又转过身去,顾不凡转来转去次数多了,就惹得简绎本来就不算好的心情瞬间就烦到了极致,说话时语气就冲了些。
简绎:“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深他……”
顾不凡看了看简绎身边已经空了的座位,有些欲言又止:“好像要被学校处分了……”
顾不凡话还没有说完,简绎就“蹭”地站起来往外跑了,顾不凡一愣,他还没有说顾深是因为什么要被处分呢,简绎跑什么?难道是简绎根本不想听?
顾不凡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完了,他就不该跟简绎说起顾深。
前几天,顾不凡一直觉得后桌这两人关系稍微有些不一样了,毕竟彼此身上都有对方信息素的味道了,所以他一听说顾深因为考试作弊要被处分的消息,就立刻想着要告诉简绎,全然忽视了两人今天异乎寻常的超低气压……可他没想到两人的关系居然已经差到一听到名字就跑开的地步了……
顾不凡只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缝起来,懊悔极了。
简绎一路狂奔,跑到学校公告栏处,没找到处分顾深的通告,便改道,一路跑去了学校教务处。自从分化成了Omega,简绎的体能已经大不如前了,他刚跑到楼梯口,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简绎停下脚步,刚想缓口气,就隐约听见了教务处办公室有声音传来。
简绎又屏息悄悄靠近了两步,办公室里的声音就逐渐清晰了起来。
“……董老师,我不管你平时怎么偏袒他,这次你必须严惩!”
女人的声音有些不容反驳,简绎皱了皱眉,这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呢……
“哎呀,小徐,你听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作弊是我当场抓的,证据确凿。”
简绎立刻明白过来,他们在说顾深作弊的事情,而办公室里的人,除了班主任,还有他们班的英语老师——也就是那天监考他,并且还亲手抓住了顾深“作弊”的那个老师。
“确实,人是你当场抓的没错……”董老师听起来似乎有些犹豫,接着便压低声音继续解释道,“但是,你我都清楚,他的确没有抄不是吗?”
办公室里静默了一会儿,简绎听不见声音,于是又贴着墙壁往前挪了两步。
“董老师,不是我故意要跟顾深过不去,你也清楚,班里也不止我一位任课教师对他有意见,他那个学习态度我就不说了,你纵容他逃晚自习我也懒得提……”
“小徐小徐,你别激动,顾深不上晚自习这件事,我是跟学校报备过了的……”
“我知道,我还知道你亲手给他签了逃晚自习的假条呢!”英语老师的声音尖细,语气里的不满昭然若揭,“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顾深恐怕早就在这个重点班里待不下去了。”
董又松“是是是”的应着,英语老师又接着抱怨:“可现在已经是高三了呀董老师,高三有多重要多关键,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
董又松没有说话,英语老师又说:“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你再这么纵容顾深下去,你这个班,迟早要被一颗老鼠屎,搅坏一锅汤!”
“顾深换班这个事……我还在考虑……”
董又松话里刚有让步,英语老师又立刻跟上:“倒不是我非要逼他走,但你也该敲打敲打他了,处分他算是警醒,说来说去也都是为了他好。”
“小徐。”董又松语气立刻严肃起来,“提醒他敲打他都是是应该的,但处分不是小事,我们作为老师,更不能随意冤枉一个学生,顾深他没有抄,就是没有抄,数学最后那道压轴题,全年级只有他一个人做出来了,阅卷组老师都有目共睹,你说他能抄谁的?”
“说不定他用手机没被发现呢……”英语老师有些不依不饶。
“行了小徐。”董又松接着说,“非要说作弊的话,你难道不是也偏袒了帮助顾深作弊的人吗?”
英语老师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作弊传答案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想有得抄,那总得有个人传吧?
办公室里又一次陷入了静默,简绎在门外,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有些忐忑起来,老师已经知道了是他给顾深传的答案吗?
“小徐。”董又松沉声道,“不过是小孩子一时犯了糊涂,你也别较真了,之后我会找他们好好谈谈的,处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过了几秒钟,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椅子挪动、有人起身的动静,简绎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咬了咬唇,在人出来之前离开了。
顾深不会被处分就好,至于他是“作弊同犯”的事……反正他相信,董又松很快就会找他谈的,他到时候再跟老师说清楚就行,要是今天被发现偷听,总是不太好的。
简绎没想到,董又松说的“找他们谈谈”,会来的那么快。
晚上的晚自习,顾深的位子一贯是空的,所以董又松先找上了简绎,他也并不奇怪。
晚自习上到一半,本来在讲台上坐着守自习的董又松,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最后一排,还轻轻拍了拍简绎的后背。简绎立刻心领神会,停下手中的笔,跟着他从后门出去了。
简绎一路跟着董又松去到了办公室里,心里坦荡,他早已做好了承认错误的准备。可是没想到,董又松没在他面前提起半个跟作弊有关的字眼,反而将一张成绩单摊开在他面前。
“你先自己看看。”
董又松将成绩单往简绎面前推了推,简绎一垂眸,便在第一排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仍然是班级第一,但较之平时所有不同的是,年级排名那一栏,由1变成了2。
董又松不提作弊,又让他看成绩,简绎拿不准董又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乖顺道:“看好了,董老师。”
“看出什么了吗?”
简绎默不作声,等着董又松斥责或者批评他,董又松却只是叹了一口气,对他说道:“简绎啊,老师之前就跟你说过,心态心态,高考考的就是个心态,老师不是想给你多大压力,只是你这次下滑的实在太厉害了,你自己看看,这次你不仅掉到了第2名,分数上还差着年级第一将近10分……”
简绎沉默着,等着董又松把话题引向作弊,然而董又松只是继续说:“老师知道,你父亲对你期望很高,但你也别有压力,你是有能力做到的,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如果有的话,你就跟老师说,老师一定会尽力帮你解决的……”
董又松说着说着,就由责备转为了关怀。简绎早就习惯了,在家里父亲也总是这样的,但这样的关怀,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简绎觉得更有压力。
按道理,面对这样的情况,简绎通常都会乖巧认真地附和,说些“我没事”、“我下次会做好的”之类的令长辈有所安慰的话。
可他今天不知道脑子抽什么风,董又松的话只是在他耳朵里过了一遍,根本没进脑子里,简绎满脑子都是别的事情。想着想着,简绎便开口说了出来:“董老师,是我主动给顾深的传的答案。”

小说推荐

你认错崽了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