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侯爷看上以后(许文茵谢倾)

被小侯爷看上以后(许文茵谢倾)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许文茵谢倾,被小侯爷看上以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谢小霸王打遍西北无敌手,骂遍京城三条街,人送外号祸害一千年,是京城里头人见人躲,狗见狗装死的一号人物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许文茵谢倾,被小侯爷看上以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谢小霸王打遍西北无敌手,骂遍京城三条街,人送外号祸害一千年,是京城里头人见人躲,狗见狗装死的一号人物

许文茵谢倾内容介绍

许文茵一直以为梦都是假的,可现实却像那少年的鞭子,狠狠抽得她怀疑自己是不是魔障了。
眼前这少年,不就是在梦中替自己拭泪之人吗?
她仍有些难以置信。
虽与梦里的他相比,稍显年少,可这般乌发雪肤,散漫张扬的美貌,世间少有。
许文茵绝不会认错。

许文茵谢倾全文阅读

脸上仿佛还残存着梦里他轻抚自己时,指尖粘稠鲜血的触感,温柔,却冰冷。
就像自他马鞭上一滴一滴淌下的鲜血。
许文茵僵在原地,大脑空白。
眼前,少年仍居高临下睥睨着她,一身贵气凛凛的暗红直裾被风吹得翻飞,腰间玉带上坠着白玉琉璃,手中马鞭反射着冷戾的微光,刺得人眼疼。
谢倾一点都不爱参与这些宴会,今日他来了,上前恭维的人果真不少,他索性就将小厮留在外院,一个人翻墙而入。
原是想假意揍严六两拳把这场相看搞砸便走人,可一进来却听见他在嘀咕许家二娘子是个从襄州来的土包子云云。
谢倾眉梢一挑,假戏真做将他揍了个鼻青脸肿,再说不出一句屁话。
谁知好巧不巧,被她撞见了。
谢倾还在想要怎么糊弄,眼前女子的脸色却肉眼可见地变白,他眯眯眼,觉得古怪,“怎么?”
女子不答,低下头去了。
旁边严六见状,以为谢倾连女人都要打,鲤鱼打挺地直起身,唔唔唔叫个没完。
谢倾咂舌,眼冒寒光地上去踹他一脚,下手极重,一点不客气。
见人吃痛一声闭上了嘴才又转头,可方才还在自己眼前的女子竟不知何时窜起来,小鹿受惊般转身就逃,只留给他一道雪白的背影。
谢倾面无表情,又瞥眼瑟瑟发抖的严六,蹲下身,一手将他衣襟拽起来,“骂啊,怎么不接着骂了?刚才不说叫唤得挺欢么?”
严六吓得差点咽气,刚才挨了他一脚,如今哪儿还敢骂啊。
“算了,”谢倾手一松,严六在地上摔了个结结实实,“揍你小爷我还嫌手疼呢,今儿就先放过你。”
一顿,缓缓回眸,往许文茵逃去的方向看去。
-
许文茵一路小跑回屋,将门一掩,仍觉背脊发凉,心跳如擂鼓。
所以自己做的梦不只是梦?那少年日后会变成梦里那样?
她没能再多想,屋外传来婢女的呼声,原来是那头魏氏听说了严小世子被人打的消息,遣人来唤自己过去。
今日两家相看没成,魏氏是该来唤她。
紫纱帐幔被撩开,婢女们鱼贯而入。端盆的,捧衣的,十来人围着许文茵站定,排场很不一般。
许家是旧姓世族,在长安用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的那种世家。除了无权,大家该有的历史底蕴,什么都有。
祖母常说物以稀为贵,她顶着许家女的金招牌,与其在襄州,不若上帝京那王孙贵族满地跑的地儿议亲。
虽是这么说,许老太太神情却无比肃然,许文茵自然不能不从。
老太太同样出身旧姓世族,骨子里和许家一样,有着旧姓自己的高傲,怎会容许长房嫡系血脉被襄州那些不入流的姓氏玷污。
像广平伯严家这样的新贵,魏氏觉得好,却入不了许老太太的眼。否则老太太也不会在自己临走前一日特意将她唤去屋中,叮嘱她不可与广平伯严家那类新贵议亲。
许文茵想起在梦里,自己十八岁,似乎仍是未嫁之身。
而如今,她年芳十六,许严两家的亲事真就打了水漂。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许文茵换了身银蓝对襟齐胸襦裙,下着六幅水仙百褶裙,又罩了银狐披风,方才跟着婢女去寻魏氏。
许家家风严苛,祖母看不惯时下穿金戴银的浮薄风气,许文茵还在襄州许家时便十分低调,大红大紫是不敢想的。
魏氏的院落宽敞,朱柱碧檐,铺了一层琉璃瓦,不难从中瞧出许家昔日的辉煌。
许文茵迈进屋时,魏氏正巧停了和下人的话头,见她拜下行礼,手一招唤她上前,面上瞧不出喜怒。
许文茵记得,在梦里她与魏氏的母女感情就算不上亲近。和眼下一样,隔了十年相见,除了生疏便是生疏。
“茵姐儿可知今日在梅园,严小世子被人打了?”魏氏也不铺垫,半阖双眸看她。
严小世子的姑姑乃是当今太后,他是能在长安城里横着走的人物。
这么牛逼轰轰的人物,被人打了,打得鼻青脸肿,血沫横飞,只能瘫在地上哀哀求饶。
魏氏若怀疑是自己和老太太使了计才让世子在许家被打,目的是为了使婚事泡汤,那也情有可原。
这门亲事,她原本是打算见了严六后再做定夺,谁知却意外被那少年搅黄。
许文茵自己都觉得太巧了些,更何况是和老太太明争暗斗了十多年的魏氏。
“回母亲的话,女儿不知。”她低下头去。
魏氏哂笑一声,自然不信。
老太太远在襄州,手却伸得够长,自己为许文茵筹谋亲事却得到这么一个“报答”,心中对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女儿更为厌恶。
可眼下要定许文茵的罪却没有证据,索性将头一偏,略过话头,“世子在府里出了事,咱们理应上门赔礼。明日,你将那只玉镯子带上,咱们一早便去。”
在摆宴前,广平伯夫人上许家来过一回,送了许文茵一只成色尚好的玉镯子,便是应了这门亲的意思。
如今要她明日拿上镯子去严家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这倒正合了祖母的嘱咐,许文茵在心底一边谢那少年歪打正着帮了自己一把,一边拜下去应了声是,旋即退出正厅。
她回屋吩咐泽兰将玉镯子拿出来,泽兰是被许老太太拨给许文茵的婢女,与她向来亲近,闻言一愣:“娘子要拿玉镯子作甚?”
“明日,上严家去物归原主。”
倘若这场梦并非巧合,那这个镯子应当也能像梦里那样还回去。
-
严六昨日夜里被人抬着送回来时,广平伯夫人正在喝茶。
听了禀报,啪一声摔碎了一个白瓷茶蛊。
今日再去,严六终于苏醒,却仍是两颊高肿,脸活活哭成了张榆树皮,她又啪一声,砸了一个琉璃花瓶。
还要再砸,严六急急唤了声“娘”,她这才止住动作。
“到底怎么回事?都哑巴了不成!”
旁边小厮立马扑通跪地,颤着声音将花宴上的始末说了。
广平伯夫人的脸色随着他的话音从白至青,约莫是因为听到了“谢小侯爷”这个称谓,扒着花盆的手都莫名有点抖。
她深吸口气,从嘴里挤出声音:“许家真是好大的胆子!”
严六哭道:“娘,是谢……”
“许家如今要什么没什么,端着个旧姓的架子,竟还欺到我们广平伯府头上了!”

被小侯爷看上以后许文茵谢倾免费阅读

“是谢倾……”
“那许家二娘也是个不识抬举的东西!这事咱们和她没完!六儿别怕,娘明儿就进宫替你——”
“是谢倾那厮打的我!”严六哭丧着脸高吼。
广平伯夫人终于顿住,半晌,迟缓在他榻前跪坐下来,“我的儿……娘知道你受了委屈,可谢十三那混不吝,咱们还能指望他来给你赔不是么?”
“可你儿都毁容了!我不管,我要进宫去告诉我姑,让我姑来治他。”严六哭哭啼啼。
广平伯夫人眼角也泛起泪花儿,说出来的话倒很无情:“可……就是你姑恐怕也治不了那混世魔王。”
这话无疑给了严六莫大的冲击,两条眼泪水唰一下凝在脸上。
他姑是谁啊,当今太后。
新帝年不过十七,还小得很,太后扶持新帝又大权在握,怎么就治不了区区一个谢倾了?
“且不说谢家位高权重又是你姑要拉拢的人,就说谢十三那混不吝,在外头是趾高气扬,在你姑面前那嘴就跟抹了蜜似的甜,比你都讨你姑喜欢些。”
说起这个广平伯夫人就直叹气:“还不是你平日调皮捣蛋,尽惹你姑心烦,这下可好了。”
谁能想到,纨绔与纨绔间也有云泥之别。
太后喜欢谢倾,比喜欢严六这个侄子多得多。
严六原以为其中有什么复杂缘由,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竟是因为自己争宠没争过谢小王八蛋。
他心里更委屈了。
“我不管,我就要谢十三来给我赔礼道歉,还有,许家那个二娘子我也不娶了!”他哭得可大声。
广平伯夫人的脸色却因这声嚎叫微微一变,正要呵斥,外头忽有下人急急来报:“太太,有客。”
她没好气回头:“现在是见客的时候吗,不见。”
“可……来人是谢小侯爷,说是……来向世子赔礼道歉的。”
广平伯夫人有那么一瞬间,眼前泛起了白光。
“……你说什么?”
她差点没站稳。
天上莫非要下红雨了?
谢倾的确是来赔礼道歉的,他还很有诚意的拉了一车药材。
严府的门房怔愣看他从马车上跃下来,一身暗红直裾远远瞧上去虽贵气凛凛却也张牙舞爪。
偏偏他还很不把自己当外人,半句开场白没有,将手里缰绳一扔,不等人家说出句话来,长腿一跨就进府找严六去了。
广平伯夫人才刚擦了泪,谢倾这头便迈进了屋,瞧那副悠悠晃着马鞭的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干了什么天大的好事来领赏呢。
说起谢倾此人,乃是一身恶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京城里头被他收拾过的世家子能从侯府门口一路排到长安城外。
去年宫宴,他还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脚将晋王踹下了水。后头因有太后护着,此事也不了了之。
就这样的人,会特意登门道歉?
思及此,广平伯夫人挂在脸上笑容都有些勉强:“是什么风把小侯爷吹来了?”
她只希望这人别是来找茬的。
谁知谢倾闻言,悠悠将暗红袖摆往上一撩,竟双手一叠,冲她行了个还挺端正的礼。
在广平伯夫人错愕的神色下,黑眸微抬,红唇挑出一个笑来:“伯母,好久不见,十三是来给你赔不是的。”
这下不止她,连躺在榻上的严六都觉得谢倾今天一定是疯了。
只有谢倾本人半点没察觉出屋内刹那间的寂静,回身指指身后:“我从老爷子库里顺了点药材出来,伯母叫人收下就是,用不着跟我客气。”
敢情还觉得自己在施恩。
广平伯夫人也不指望谢倾真能悔过,他能想着登门赔礼便是此人良心未泯。
毕竟晋王落水第二天,这小王八蛋就已经没事人似的上青楼喝花酒去了。
她咽咽唾沫,刚想劝他日后注意分寸,谢倾却忽然话头一转:“我就说昨天怎么这么巧撞见你,原来你是去和许家娘子相看的?”却是对榻上的严六说的。
严六愣了愣,敢情这王八蛋根本不知昨日许家那场宴是干嘛的就冒出来打了他?
他要被这人活活气死!
“谢倾你!”
“伯母,”谢倾没搭理他,侧眸看广平伯夫人,“我怎么不记得您和许家关系这般好了?”
广平伯夫人先是一怔,望着谢倾那双卷着点嗤意的眉眼,好半晌才从嘴里挤出一句:“……是小侯爷贵人多忘事罢了。”
她不便赶谢倾走,只得按捺心中恼怒,让他同严六聊着,自己带了下人推门而去。
人一走,谢倾眸光就冷下来。
见严六还卧在榻上,他大步上前把人一脚踹到里侧,很不客气地坐下,半点没有要走的意思。
严六抱着软枕吓得快哭出了声,这王八蛋怎么还赖在自己这儿了!
“你你还想做什么啊!我,我可是要喊人的!”
谢倾嗤笑一声,侧眸看他:“你不好奇你娘出去做什么?”
“做……做什么?”
“见客啊。”
“见客?见什么客?”
“你昨日伤成这样,她这会儿要见的客,还能是什么客?”
严六愣了片刻,明白了。
自己毕竟是太后的亲侄子,许家架子再大也得上门来给他赔礼。
“可许家来人,和你赖在我屋里不走有什么关系啊。”他嘀咕。
“怎么没关系了?关系大了。”谢倾挑眉。
严六着实想不到二者有什么关系,他如今只瞧得出谢倾对那许二娘似乎格外宽容。否则凭他的性子,那日在梅园怎么会轻易放她离开。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
谢倾这回不仅没一拳让他闭嘴,竟还破天荒地耐心跟他解释起来:“你娘呢,肯定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小爷在这儿守着你,是怕你搞不好会内伤发作,一命归西。”
严六:“?……你别咒我了成不,我害怕。”

小编推荐理由

被小侯爷看上以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