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他动心(斐钰泽宁晨曦)

只为他动心(斐钰泽宁晨曦)

导读:《只为他动心》是作者诗南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斐钰泽宁晨曦 ,小说讲述了十八岁那年,宁晨曦凭借一腔孤勇,刚入大学便火速拿下高冷学长斐钰泽,有女生评价,“长得好看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小说介绍

《只为他动心》是作者诗南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斐钰泽宁晨曦 ,小说讲述了十八岁那年,宁晨曦凭借一腔孤勇,刚入大学便火速拿下高冷学长斐钰泽,有女生评价,“长得好看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小编为你带来只为他动心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十八岁那年,宁晨曦凭借一腔孤勇,刚入大学便火速拿下高冷学长斐钰泽,有女生评价,“长得好看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两人爱时轰轰烈烈,分时沸沸扬扬
看着怀里搂着其他女人的男人,宁晨曦一个巴掌甩过去,却把自己眼睛刺地生疼,“ 你最好永远也不要后悔”

只为他动心全文阅读

宁晨曦眼神清凌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双眸子里无波无澜,嘴角却勾着讥讽的笑意。
她是真的觉得挺有意思的。
先不说阔别多年后的恋人于洗手间里重逢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找前女友借火这事。
就说出来吸烟不带火,这和找人约.炮不戴套又有什么区别?
男人身材修长高大,双手插兜清风朗月般站在洗手间的正门口,宁晨曦想走出去势必要经过他身边,因此两人此时距离贴的极近。
近到斐钰泽能够清晰看到她眼底勾勒出恰到好处的三分不屑与七分嘲讽。
她轻嗤一声,刚补涂过浆果红色唇釉的唇瓣轻启,嘴里吐出的话语却利落干脆,丝毫不带犹豫,“不借。”
她没那个耐心有等前男友吸完一支烟的时间,但是如果不等他,万一有去无还怎么办?她这打火机还挺喜欢的。
至于他之后再还给她,这根本不在宁晨曦考虑的范畴之内。回国第一天遇到初恋男友这事已经够她呕一阵子了,她不想两人之后再有什么狗血牵扯。
旧情难忘不难忘宁晨曦不知道,但她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
顿了顿,怕他觉得自己是故意而为之,宁晨曦好心道,“酒吧出门左拐直走有一个精品店,里面东西很齐全。”
应该有卖打火机。
星级酒店一楼都会设有精品店,宁晨曦上午办理入住的时候不经意瞄到一眼,心里有大致印象,只知道一定是有这么个店。
但你要让她说具体位置,抱歉记不住。
至于刚刚她那一连串脸不红心不跳的指路。
别问,问就是蒙的。
反正有就是了。
至于他找不找的到,和她也没多大关系。
不和她借就行。
斐钰泽一直没说话,垂着眼睛就这么静静地注视着她,像是想要把她的一颦一笑全部给镌刻到心里去。
与斐钰泽眼底的温情脉脉不同。宁晨曦脚踩七厘米黑色字母高跟鞋,脊背挺直,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
眼里带着毫不服输的嚣张气焰。
分手多年后的恋人重逢。
谁先低头,谁就输了。
两人距离贴的近,独属于他身上的清新木质香调肆无忌惮的悉数钻进宁晨曦鼻孔,像是午后暴打在男人白色衬衣上的阳光,温暖又干净。
让宁晨曦有一瞬间的眩晕。
一秒——
两秒——
三秒——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又好像只是短短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宁晨曦听见他喊她的名字,“宁晨曦。”
嗓音清冽却发着哑,像两片磨砂薄纸轻轻相碰撞在一起,静静相蹭。
宁晨曦听他接着道,“你指的那个方位是酒店大堂内的女士洗手间。”
“......”
他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乘胜追击,继续羞辱,“路痴就不要给人指路。”
“......”

直到重新坐回到卡座里,宁晨曦气的一张小脸还涨的通红。
刚刚在他说完以后,宁晨曦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的裤袋里掏出一个黑色漆皮打火机。
男人略过她,***随意的靠在她刚刚靠过的地方,头顶白炽灯光打在身上,衬的他整个人青隽又矜贵,完美的像是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画。
就是这么一幅画,气的宁晨曦想要把手中打火机扔到他那张勾着得意的脸上,然后冷冷吐出一句,“神经病。”
小孩子都不这么幼稚。
安飒看着美人脸上的怒气,面上滑过一丝了然。
端起面前的酒杯状似不经意道,“我刚好像看见狗逼前男友了。”
韩丹挑眉,不信,“你有前男友?”
“我看你找男朋友都费劲。”
安飒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伸出做的精致的酒红色指甲指了指宁晨曦,“不是,她的。”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韩丹的后半句话,急了,“你瞧不起谁呢?老娘那是不想找好吗?。”说着,她轻撩头发,语气悠悠,“想找的话有的是弟弟排着队等着我宠幸。”
韩丹没再和安飒抬杠,看了角落里的宁晨曦一眼,“我早看见了。”
说着,她又抬起漂亮下巴点了点宁晨曦,“你看她那样,八成是已经见过了。”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见过前男友后故作的镇定和交锋后的疲惫。
宁晨曦没理她们,正垂着头回复沈焱城微信。
沈焱城:【结束了给我发消息,我送你们回去,女孩子晚上喝了酒叫代驾不安全。】
宁晨曦:【不用,就在我住的酒店楼下,喝完就直接上去了。】
沈焱城:【把你位置发给我。】
宁晨曦:【分享位置。】
没到两分钟,沈焱城发过来了个位置共享。看地图上面,两人此时距离的位置还挺近,地图上面沈焱城那方的小红点还在不断朝着宁晨曦这边移动靠近。
果然,没到两分钟,沈焱城的消息再次发送过来,【离得近,我现在过去找你。】
时间已经不早了,其实宁晨曦想说她们这边也快散场了,要不你别过来了,我们改天再约。
但想想两人确实快有一年时间没见了,上次见还是他去迪拜看她,现在她好不容易回国,再这样说未免显得有点太过于白眼狼。
这么一想,她回了句:【好。】
安飒还在接着刚才感慨,头靠在卡座椅背上望着头顶上昏黄明暗的灯光,语带叹息,“莫言老师曾说过——”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宁晨曦回完消息抬起头,闻言想也没想,抄起台面上的打火机就丢过去,“你有病?”
这是刚刚她在洗手间里想对斐钰泽做的事情。
韩丹插起块哈密瓜堵住她的嘴,“乖,宝贝儿,这是村上春树说的。”
安飒:“......”哦。
安飒再接再厉,“作者名字不名字的没关系,主要是这句话,这道理。”
“反正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宁晨曦嗤笑,嗓音有点懒散,“谁给你俩的自信就这么确定我对他旧情难忘?”
韩丹:“大概是斐钰泽的颜和钱吧。”
安飒点头附和,表示赞同,莫了不忘加了一句,“三年的初恋时光啊…”
过了一会儿,安飒试探性开口,“不过话说回来,你俩当初分的那么匆忙,你确定这中间真的没什么误会吗?”
“你亲眼看到他压着那个女生亲的?”
她和韩丹完全无理智的站在自己朋友这一边不同。
韩丹不做酒店,晨曦一直在迪拜,她却是实打实的一直在国内的酒店圈子里混。也知道斐钰泽这些年来一直是单身。
宁晨曦垂着眸子没吱声,不管有没有误会,他们之间都已经是过去了。
忘不掉也好,有误会也罢。
人总归是要向前走的。
她伸手想要捞过桌上的烟盒,还没捞到就被另一只手给截走。
宁晨曦平时也不是嗜烟的人,但她这才刚回来一整天,就又是前情敌又是前男友的,着实是有够让她心烦气躁。
“嗓子不要了?”略带干燥的手掌拍在她的发顶,宁晨曦顺着力道向上抬眼,不出意外地,撞进了一双浸着温润笑意的眸子里。
男人一身黑色冲锋衣,面色温柔清润,说话时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虽是责备的话语,却不难听出里面的关心。
宁晨曦撇撇嘴,“你还挺快。”
两人将近一年多没见,沈焱城低头不动声色端详着手下的小脑袋,“瘦了。”
韩丹不满,“我说沈焱城,不带你这么偏心眼的啊,大家都是老同学,怎么就关心晨曦不见你关心关心我啊。”
沈焱城这才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的韩丹身上。
看着她一身职场白骨精的女强人气息,嘴角笑意依旧温润,出口的话却欠揍,“你太强,关心不起来。”
韩丹气的差点摔杯子,宁晨曦在职场里不比她强势?
他们三人大学同班,也不知从哪天起,经常厮混在一起。
安飒是之后因为学校里经常组织的社会实践活动上认识的。
宁晨曦给两人做着简单介绍,“安飒。”
“沈焱城。”
安飒此时已经完全是小鹿乱撞状态,内心疯狂大喊着,“操啊!!!宁晨曦你身边有这极品不早点介绍到姐妹面前!!!”
面上却依然嘴角勾着恰到好处的四十五度微笑,伸出手矜持着道,“安飒,久仰大名。”
沈焱城绅士回握住,指尖相碰,一触即分。
安飒有一瞬间的失落。

这边林睿还在给在座的实时播报。
——“那个野男人摸了***的头!”
——“***抬头冲着那个野男人笑了!”
——“***把她朋友介绍给那个野男人了!”
——“关系都好到见彼此的朋友了吗!?”
林睿看着始终垂着头漫不经心的男人,放出最后的大招。
——“老大,你说他是不是喜欢大嫂啊!?”
“砰——”地一声。
男人手里把玩的玻璃杯掉到了地上。
抬起地眸光里浸着股凉意,“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只为他动心免费阅读

斐钰泽知道沈焱城。
宁晨曦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
宁晨曦大一时期追他追的紧,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实则总是借下去查课的理由去她班级里看她。
一打开她们班的教室门,她和韩丹、沈焱城三个人永远整整齐齐坐成一排。
宁晨曦坐在最中间,妥妥的团宠。
就像女人鉴婊。
男人也最了解男人。
因为害怕捅破关系之后连朋友都不再做得成,就索性一直以朋友的名义陪在她身边。
恪守界限,不逾矩半分。
这样压抑深沉的情感,并不比斐钰泽少。
从前斐钰泽可以并不把这样的对手放在眼里。
宁晨曦虽活得通透,在感情上却一向偏执迟钝,认死理。
那时两人全身心的相爱着。
现在不一样,现在他和宁晨曦之间相隔了整整五年的时光。
斐钰泽不再自信。
看着那边一行人已经起身欲走,斐钰泽也跟着站了起来,“今晚就到这吧。”
林睿也看见了那边的情形。
他观察了整整一个晚上,忍了忍,最后还是没忍住,虚心问道,“所以老大,***那么好,你是怎么把她给弄丢了的啊?”
他清清楚楚看到了老大眼底的压抑与隐忍,实在是想不明白,既然那么喜欢,当初怎么还会分开。
路弥:“......”
宋易一把捂住他的嘴,拉着他回头道,“老大我们先回去了。”
林睿:“不是...我和老大还有话没说完呢,唔...”

“你们俩一会儿怎么回去?”宁晨曦微偏着头看向身边的韩丹。
她自己可以直接乘电梯上楼,但韩丹和安飒并不住在这,像沈焱城说的那样,女孩子喝完酒叫代驾还挺不安全的。
没等两人接话,沈焱城在一边道,“我送她们回去吧。”
宁晨曦:“也行。”有他送她回去也不用担心了。
韩丹啧啧两声摇头,“沈大公子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
安飒矜持道,“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韩丹:“不麻烦不麻烦,以前我们聚会他也经常送我和晨曦回家,现成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沈焱城转头看着宁晨曦,“你先上去我们再走。”
韩丹无语,“走吧,她都那么大个人了,上个电梯还用人送,你别老把她当小孩。”
宁晨曦也有点好笑,“不是应该我送你们吗?走吧,我送你们出去。”
就这么拉拉扯扯的,最后宁晨曦给三人送到酒店正门口。
站在门前看着沈焱城的黑色牧马人掉头,宁晨曦才转身往回走。
她揉揉额头,感觉脚步有点飘。
宁晨曦一直都不太能喝酒,也就一瓶啤酒的量。
刚刚在酒吧里喝的那杯鸡尾也不知道度数,此时出来被冷风这么一吹,后劲上来了。
宁晨曦轻叹一声,今晚怕是又睡不好了。
晕晕乎乎往电梯方向走,手腕处蓦地传来一丝凉意,宁晨曦一怔,抬头。
此时已经临近凌晨两点,大堂内的钢琴曲早已暂停,头顶灯光尽数熄灭,只留有微弱的几盏以供深夜到来的客人办理入住和进出。
电梯方圆的这一簇天地几近趋于黑暗。
纵使这样,宁晨曦还是能够清晰的在心内描绘出他的眉眼。
从少年长成男人。
这些年他在外貌上的变化并不大,非要说的话,气质更***。
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喝了酒的原因,宁晨曦有点想哭。
“放手。”她轻斥。
手腕处的凉意并没有因此消散,反而大有越握越紧的架势。
“你弄疼我了。”
她声音里已经带上了点鼻音,眼圈都红红的。
这次是疼的。
斐钰泽低头,清瘦白皙的手腕处通红一片,上面印着指印。
他心下懊恼,明明没使多大的劲。
嘴上却是毫不相让,“宁晨曦,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娇气。”
没说完,他继续道,“你三岁吗?上个电梯还要人目送。”
他们一前一后出来,沈焱城说话时他就站在他们身后。
宁晨曦垂首自顾自揉着手腕,没吱声。
最好的方法是无视。
电梯下达一楼,宁晨曦转身欲走,身后那人不死心地再次拉住她的手腕。
宁晨曦彻底急了,“斐钰泽你有病?”
她本就不算好脾气之人,此时再被他接二连三这么一拉脾气彻底上来了。
“有病你就去治,再在这拉拉扯扯的我就告你性.***扰。”
她不知道他这是又犯什么病,是时隔五年后又觉得她这颗回头草还好吃,还是只为了过来单纯羞辱她一句。
无论他是什么意思,宁晨曦都没有那个时间奉陪。
斐钰泽被她气笑了,“不错,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呢。”
“有病。”宁晨曦甩开他,准备上电梯。
纯白色迪奥四格小包吊在自己眼前,宁晨曦不解转身。
斐钰泽无奈,“你包落在酒吧卡座上了。”
宁晨曦:“......”
她就说出来的时候怎么总觉得身上缺点什么,又想不起来到底是缺了什么。
她点点头,接过包,言辞礼貌,“谢谢。”
再次转身离开。
“宁晨曦。”他喊道。
“嗯。”宁晨曦顿住脚步,微侧着身子听他说话,视线却是看向光洁的大理石地面。
他轻叹一声,“这些年,我很想你。”
她听见他道。
半响,就在斐钰泽以为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
空气中传来了轻飘飘的几个字,“有什么用呢。”
又有什么用呢。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这次宁晨曦没再回头,直接转身走向电梯。

宁晨曦这晚回去神奇的睡了个好觉。
没失眠,没做梦,也没中途醒。
她甚至难得早起的下楼吃了个早餐。
X酒店早餐在二楼,中式西式相结合,宁晨曦下去的时间不算早,餐厅里面来来往往的已经有很多人。
有从香港过来旅行的叔叔阿姨围坐在一起脸上溢满笑容的聊着天,也有穿着一身正装的商务人士利用碎片时间正在争分夺秒的洽谈。
旁边遇到的法国帅哥会侧身避让,打着手势绅士的示意让她先过。
这样喧闹却又宁和的一个寻常清晨。
给宁晨曦的生活中添上了一层淡淡的烟火味道,神奇的连她那点不太明显的起床气都给一起治愈了。
她找了个安静靠窗的位置把电脑放下。
宁晨曦外出用餐时喜欢坐在安静靠窗的位置,这是她一直以来留有的习惯。
放置完电脑,她一手拿着餐盘,一手捂住嘴,淡淡打了个哈欠。
起的太早,不符合她的生物钟,神志还是有点不太清明。
室内暖气充足。
她下来时只随便套了条藕粉色吊带碎花长裙,长度至脚踝,方便脱套。
宁晨曦很有自知之明。
吃完早饭,她怕是会直接窝回房间和酒店的床厮混一整天。
夹了几片培根,接了半杯咖啡半杯牛奶混合在一起,宁晨曦便径直回到了窗边的位置坐下。
斐钰泽进来看见的就是这幅画面。
室内大片橙色阳光洒进,玻璃窗外车水马龙。
一身藕粉色吊带裙装的女人正坐在他平时的专属位置上,一手端着咖啡,一手在电脑上劈里啪啦不停操作,脸上神情专注认真。
她应该是刚睡醒,一头长发未经打理随意散在肩头,衬的整个人凌乱又懒散。
阳光下,她皮肤白的几近透明。
仗着自己穿长裙,一双白嫩的脚丫子藏到***,整个人在沙发上蜷成一团。
后背一双蝴蝶骨凸显,更显纤瘦。
离得近,斐钰泽能数的清阳光下她有几根睫毛。
他摇头轻笑,倒真像是只蝴蝶了。
餐厅服务生看到斐钰泽过来,这才注意到平时总裁的位置上还坐了个人。
低头有点忐忑的解释道,“抱歉总裁,我...我没注意到这位小姐过来,是我的失职。”
今天早上用餐的人数多,她一时没看住。
总裁平时不常过来,为了以防万一,他的专属位置上部门主管每天都会提前摆好餐具。这区域不到人数太多的时候也不开放。
她有点懊恼,前几天前厅部的王经理过来找总裁谈事情,总裁回了句吃早餐不谈事就给打发走了,很明显是不喜别人坐这位置。
现在她竟然直接让个外人坐进来了。
斐钰泽摆摆手,“没事,你先下去吧。”
服务生:“?”
她怎么还从总裁这话里听出了一丝愉悦呢?

斐钰泽走过去的时候宁晨曦正在听她迪拜的下属在电话里和她喋喋不休地吐槽新上司。
宁晨曦聊的投入,直到电话挂断才注意到端坐在对面的人。
没理他,自顾自的吃着早餐。
他不开口,她也就沉的住气,把他视做空气。
有服务生给斐钰泽重新摆好餐具,又给他现磨了一杯咖啡。
斐钰泽接过后淡淡道了声谢。
没管自己的那一杯,他看了眼桌面上码的整齐的糖缸和奶缸,自然而然的伸手拆了一包白砂糖,倒进了宁晨曦手边的咖啡杯中。
动作熟捻自然,仿佛这样的事情他做过无数次。
手上做着温柔细致的动作,嘴上却是忍不住,“连包糖都懒得拆。”
宁晨曦不是喝咖啡没有加糖的习惯,她只是懒得拆糖包。
从前他陪着她在期末通宵复习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这个小习惯,教训她,她理直气壮地反驳——
“拆完糖包手上黏腻腻的不***。”
“再说,不是有你在这呢吗。”
“有男朋友在,我连手都可以直接不要了。”
说完,还小猫撒娇似的蹭蹭他肩膀,乖的不行。
其实歪理一套又一套。
被他教训的时候,永远振振有词。
说不过就可怜巴巴的撅嘴撒娇。
最后不但目的得逞,他还要顺带着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对她真的太过严厉。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宁晨曦早已经习惯了喝咖啡不再加糖。
没接他话茬,宁晨曦懒懒掀起眼皮,提醒,“先生,这里不需要拼桌。”
斐钰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抬头嗤笑:“这是我的专属位置。”
宁晨曦:“......”
酒店高层在酒店的餐厅里一般都会设有专属用餐位置,她在迪拜时也会有。
难怪她看这个区域里都没什么人。
她挑眉,“那又怎样?”
“贴你名了?”
他叹气,言语之间带有淡淡的妥协,“不怎样,我还敢拿你怎样。”
又能拿你怎样。
就连我喜欢坐在这里也不过是因为你。
你的习惯,早已变成我的习惯。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只为他动心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