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他动心(斐钰泽宁晨曦)

只为他动心(斐钰泽宁晨曦)

导读:主角是斐钰泽宁晨曦小说叫《只为他动心》是作家诗南所写;抖音热文只为他动心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再遇时,女子黑裙红唇,面容***,被男人死死掐住下巴抵在墙壁上。宁晨曦不惧反笑,把嘴里烟圈悉数吐在男人脸上。

小说介绍

主角是斐钰泽宁晨曦小说叫《只为他动心》是作家诗南所写;抖音热文只为他动心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再遇时,女子黑裙红唇,面容***,被男人死死掐住下巴抵在墙壁上。宁晨曦不惧反笑,把嘴里烟圈悉数吐在男人脸上,声音透着骄纵,“围堵前女友可不像斐总该干的事儿。”一向温柔强势的男人难得红了眼圈,嗓音嘶哑,语气卑微的像狗,“别爱别人行不行?宁晨曦眸光潋滟,似笑非笑,“就凭你也配?

小说简介

十八岁那年,宁晨曦凭借一腔孤勇,刚入大学便火速拿下高冷学长斐钰泽,有女生评价,“长得好看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两人爱时轰轰烈烈,分时沸沸扬扬
看着怀里搂着其他女人的男人,宁晨曦一个巴掌甩过去,却把自己眼睛刺地生疼,“ 你最好永远也不要后悔”
男人神色冷漠,语气淡得像寒冬腊月里的积雪,一字一顿,“不后悔”

只为他动心免费阅读

“要是爱你爱的少些,话就可以说的多些了”
——简·奥斯汀,《傲慢与偏见》

借着前男友的光,宁晨曦没用在早高峰时期和新同事们挤电梯,蹭着总裁专用电梯直达三十九楼。
下电梯前斐钰泽还非常好心的给她指了个路,“三十九楼一整个平层都是营销部,你出了电梯就有人接你。”
刚才在楼下他就让林睿给前任总监发了消息,让她早点过来交接工作。
宁晨曦没领情,“我找得到。”
斐钰泽很平静地点头,也没再和她犟,“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无论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都可以给予无尽包容。
宁晨曦头也没回,脊背挺直地径直下了电梯。
电梯门关合,继续向着顶层上去。
看着不断上升的红色按钮,斐钰泽垂下头有点疲惫地揉揉眉心。还是和以前一个样,犟的不行,像头倔驴。
斐钰泽到办公室的时候林睿已经坐在他会客的沙发上开始醒茶。
抬头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没停。
待到茶叶舒展的时长足够,他才把壶里的水倒掉,重新注入新的沸水冲泡。
如此反反复复倒掉了两泡茶,直至茶香浓郁,林睿才再次抬头开口道,“你说美人总监日后要是知道是你把她骗到这里为你打工的会怎样?”
斐钰泽不满他的称呼,皱眉提醒,“叫***。”
林睿无语,心里腹诽,这还不是你的人呢。
不和单相思的男人一般见识,他妥协道,“你说***要知道了你把她骗过来给你卖命,你说会怎样?”
他想起酒吧里那天宁晨曦对自家老大的态度,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
斐钰泽没什么表情,“她已经知道了。”
从她看到他站在总裁专用电梯前的那一刻起。
入职没面试这事本就蹊跷,就算说的通她也是心存疑惑。
但不论是他还是林睿亦或是宋易出面给她面试,他都怕她看见了人转身就走。同等级的高管也没那个资格去给她面试。
知道她不会公私不分,但有关于她,他还是不想冒上一点风险。
林睿啪啪啪拍手,“哇哦——”
斐钰泽看他那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皱眉过去照着他小腿上揣一脚,“回你自己办公室弄去,别在我办公室里搞这些花里胡哨的。”
林睿之前是某时尚品牌的大中华区总监,这两年来X开始逐渐扩展海外和周边市场,就被斐钰泽抓来X总部给他打工。
林睿仰脖假意狼嚎一声,“无情,我就不信***将来要是想在你办公室里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你能不让。”
“再说品茶是项艺术,怎么就花里胡哨了!?”林睿愤愤反驳。
说来奇怪,林小公子于情场上浪荡,生活中却是个实打实的老干部做派,专好品茶泡茶这一口。
斐钰泽瞥他一眼,眼里依旧无波无澜的,一副清风朗月般模样,“你能和她比?她就是想在我头上拉屎我也会提前把盆给她举好。”
林睿:“......”
他无语,从茶杯后抬起头,提醒道,“老大,注意你的人设。”
斐钰泽反问,“要人设能帮我脱单?”
说着,也没再管林睿什么反应,扔下一句,“在我回来之前把这里都给我收拾好。”就又转身走了出去。
林睿:“......”
就很乌鸡鲅鱼。

前任总监带着宁晨曦把三十九层逛了一圈,直到一切都交接的差不多才道,“四十层是总经理和副总办公室,四十二层是总裁办公室,斐总近两年忙着扩展海外市场,出差时间比较多,公司里大部分事情和会议都是由林总来主持。”
宁晨曦点头,林总应该就是那天酒吧里斐钰泽身边的人。
至于机场那天,宁晨曦直接选择性忘记,成熟男女之间的速成游戏,既然没产生交集,没必要给彼此之间找着不痛快。
做任何事情都留有余地,给了对方面子,也是为她自己好。
琳达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身材纤瘦的女子。
着一身职场中最常见的黑色西装与***,西装外套微敞,里面同色系内搭吊带包裹住的身材玲珑有致,***下的一双长腿笔直纤细。
一双清凌的眸子里像是浸着水,脊背挺直,目光不卑不亢。
她看过她的简历,知道她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五岁。毕业后到了迪拜直接任职七星级酒店的总监助理位置。
后下到一线部门体验一年,第三年直任销售总监。
人力资源部的王经理和她两人是多年密友,前几日逛街时特意和她提到了这位还未到岗的年轻总监。
所谈语气之中不乏羡慕与赞赏,“看看人家,二十五岁就坐到了销售总监的位置。”哪像她们,熬了一个又一个的十年。
琳达今年三十七岁,去年于工作中结识了她现在的老公。
有钱,但是老。
她年纪已经不小,早过了年轻时期对爱情的幻想与憧憬。职场竞争里新人换旧人,纵使一百个不愿意承认她也不得不低头,成家生子才是她现在最该考虑的事情。
因此她在开年就提出了辞职。
她看着眼前人,不愿相信,却不得不承认,很多事情宁晨曦懂得一定都比她要多。却在她交待下来时从未表现出过一分一毫的不耐,再小的事情也是偏头细细浅浅的聆听。
虽全程都面无表情,却让人很难不生出好感。
两人此时是站在总监办公室里说着话,X的办公室采用黑白现代化设计,全透明玻璃阻隔。一眼望去,面上人人在岗位上井井有条。
实则无一不都在用余光偷偷打量着新来的总监到底是个何方神圣。
是个美人不假,但听说第一天上班就乘的总裁专用电梯上来。
嚣张的很。
琳达自然也是听说了,况且一大早,林总经理还特意给她打了电话,怕新来的总监找不到位置,让她早点到门口接着,把该交接的都交接清楚。
免得待她彻底离职后再发现遗漏了什么麻烦。
琳达在职场里历练多年,自然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怕她在走之前故意交接不清楚给新上任的总监使绊子。把话先给她提点在了前头。
她倒是不会觉得宁晨曦和总裁有什么关系,从她到X上班,斐总就一直走的清冷禁欲系。连她这个级别的有事都是直接和林总汇报,很少能够有直接接触到总裁的机会。
这也是她之前间接提点宁晨曦的那句,“在X大部分事情都是由林总来主持”的原因。
新上任的年轻高管,不懂规矩,别到时候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与智慧再惹出什么麻烦。
至于有关于今天早上宁晨曦乘总裁电梯上来这事。
林总经理在情场上向来浪荡,这在公司里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新来的女高管智慧与美貌集于一身,这样的女人很难不让男人心动。而斐总虽然为人清冷,但对兄弟向来讲义气,许是林总托着斐总把人给带上来也不一定。
思及于此,琳达还是没忍住再次提点了一番,“斐总一般没什么事情都不会下来,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林总汇报就可以。”
宁晨曦点点头,悉数听着。
有关于琳达心里的想法她能猜出个七七八八,却并没出声反驳。别人心里怎么想宁晨曦一向不太在乎,懒得浪费口舌去做那些无用解释。
琳达看了一眼她的着装,继续道,“你这身不是工作装吧,X总经理级别之下的包括高管在内都需要着工装上班。”
宁晨曦这才稍稍抬眼,“高管级别也需要着工装?”
琳达:“对,因为——”
“叩叩叩——”
玻璃门被人从外侧敲响,刚才还在琳达口中听到“不会轻易下来”的男人此时正单手插兜,身姿挺拔的站在玻璃门外。
宁晨曦抬起眸子漫不经心瞥了一眼,视线便兴致缺缺的重新立于别处。
倒是刚才还一副高高在上摆出言传身教模样的琳达,立刻直起身,向前迎接道,“斐总。”
语气里难掩惊讶。
斐钰泽径直到宁晨曦身边站定,垂头看着她留给他的发顶,话却是对着琳达说,“没事,我就过来关心一下新员工入职。”
“......”
没等在场的两位女士回答,他继续道,“刚入职,前任总监马上也要走了,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上去问我。”
顿了顿,怕宁晨曦刚来,给她惹麻烦,他补充道,“海外市场已经转交给林总负责,你们高管会议之后都由我来直接开,工作上有事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这次是对着宁晨曦说的。
“......”
一句接一句,无一不在打琳达的脸。
宁晨曦点头,语气生疏带着敬畏,“谢谢斐总。”
斐钰泽言语之间也皆是公事公办,“不客气,斐总应该做的。”
“......”
“对了。”斐钰泽已经走到门口又再次转身,“一会总经理那边会下发邮件,从今天开始,为了酒店形象,部门高管级别以上职位都不用着工装上班。”
怕她们分辨不清他的意思,斐钰泽刻意补充道,“包括部门高管。”
琳达:“是,总裁。”

只为他动心完整版

“你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颜色”
——川端康成,《雪国》

酒店六楼的KTV包厢里,营销部成员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新任总监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还没正式开始烧起来,倒是先请她们放松了一下。
刚下班就直接上了一句“今天晚上酒店六楼我请客”,说完不等大家反应过来,留下了个包厢号,径直又美又飒的转身扬长而去。
大家最初还被新任总监的这波操作***的有点蒙,反应过来后就只剩下了狂欢。
酒店里的那个KTV,他们早就想体验一下了。
新领导人飒长得美,现在又那么会做人,想让人不喜欢,有点难。
彼时斐钰泽和林睿正下到营销部想看看宁晨曦第一天工作有没有什么不适应,人没抓到,倒是先听见了里面的狂欢声。
相比于斐钰泽的冷冷淡淡,林睿在公司里向来平易近人,一开口,就能给公司里的小女生们逗的笑个不停。
林睿双手插兜靠在其中一个桌前,垂下头有点吊儿郎当地问,“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两个小姑娘还在兴奋地议论新任总监身材有没有C,听见声音一转身就看见这么两个明晃晃的扎眼帅哥站在自己面前,还他妈是公司里身份最尊贵的两个男人,差点被自己一口口水给呛到。
缓了好一会才脸红心跳地回道,“新任老大说一会请我们去楼上唱歌。”
X六楼设有商务KTV,以供住店客人消遣放松。
林睿挑挑眉,看了斐钰泽一眼,“老大?”
小姑娘继续兴奋点头,“对呀对呀。”肯定完不忘给林睿安利,“美的不行,我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
她们部门平时和林睿接触的最多,私下里说起话来也就随意的多。
林睿点点头,“是挺好看的。”
余光看见身旁递过来的清冷冷的眼神,林睿及时闭嘴,“走吧,今儿我和总裁没什么事,和你们一起上去消遣一下。”
小姑娘迟疑了一下,竟然有点不情不愿地,“啊...这得先问一下我们老大吧?”
“......”
林睿直接气笑了。
这美人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没想到收买起人心来还挺一流。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碍于有两个高层在都还有点拘束,不过很快在一个两个的带动下就自顾自地嗨成了一片。
斐钰泽从进来就一直坐在角落里。
他除了一年一次的公司年会几乎很少参与部门之间的聚会活动,怕过去了她们玩的不够尽兴。再者他向来也不太喜欢这种带有喧闹类的场所。
倒是林睿和宁晨曦融入的很好。
聚会进行到中场,这会大家正玩的兴致高昂,凑在一起三三两两的拼酒划拳唱歌。
为了让大家能玩的尽兴,宁晨曦订了个最大的包厢,没人会注意到角落里还坐着个人,也没人会相信斐钰泽会一直陪他们待到中场。
而斐钰泽也终于可以借此机会,深深的,肆无忌惮的,光明正大的好好凝看着她。
好好的看看,他的女孩这五年来的成长变化。
斐钰泽看着她熟练滑着骰盅的修长指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从前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各类社交。就连当初让她进学生会,她都是一百个不情愿。
他至今都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形。
少女扎高马尾,穿一身学校统一发放的墨绿色军训服,笔直站在他面前,张口第一句话就语不惊人死不休,她问,“学长,我可以泡你吗。”
此时临近傍晚,开着三十度角的教室门外熙熙攘攘,可以听见有社团学哥拉拢好看学妹进团的吆喝声。
夕阳橙红的沿着地平线洒下一片,穿透玻璃窗映进教室。打在她白净到没有一丝瑕疵的白净脸蛋上。
军训半个月,大一新生都被九月份的阳光暴晒成了小黑人,只有她脸上白嫩的跟刚剥了壳的鸡蛋似的。
在大家都想着入哪个社团进学生会哪个部门的时候,她站在他面前,放肆又大胆地问上了一句学哥我能泡你吗。
似乎拿下他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自信明媚的很。
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她有点不满,微皱眉头有点不耐,“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他看着在夕阳下精致地脸蛋,答非所问,“我以为你是过来面试学习部的。”
她回地痛快,“本来是,但我现在更想泡你。”
她追问,“所以学哥到底给不给我泡?”
他似乎是被她的无赖给气笑了,有点咬牙切齿,“把学哥当方便面呢?”
她竟然还真就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肯定道,“只要你愿意给我泡,当茶叶也行。”
说完又急的不行,“快点啊,学哥给泡吗?”
表个白都那么高高在上,语气一点也不好。倒更像是他在追着她。
他听见自己很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很没骨气道——“给泡。”
她确实是给他拿捏的死死的。
那天是宁晨曦第一次见到斐钰泽,却不是斐钰泽第一次见到宁晨曦。
而现在。
包厢里空调开的足,她似乎是玩热了,西装小外套早已经脱掉,单穿里面一件黑色裹身吊带,有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背上,衬的她后面露出的一整片肌肤莹润泛着光,像块上等的羊脂玉。
她倾身一手晃荡着手里的骰盅,一手随意地搭在弯曲的膝盖上,眼神蛊惑地看向坐在前方的女员工,给人看的脸红心跳。
那女的可能年纪比她都要大上一点,此时却被她看的面红耳赤。
盅开,里面四个六。
离得远,斐钰泽也能想象到此时她眼里该是带着怎样的勾子和风情。
这女人要是想勾谁,大概没人能够顶的住。
摇骰盅,这项技能还是之前他交给她的。
她一双手生的好看。
纤长柔细。
指尖尤是。
她从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喜欢做些带着颜色样式的美甲,永远都是涂着一层透着亮色的粉。
甲床饱满健康。
她连指尖都生的让他心动。
这样的一双手,无论是夹着烟的时候,还是摇着骰盅的时候,都能时刻令他心如擂鼓,浑身发烫。
无数次因为情动握着他的时候最是。
斐钰泽突然觉得很燥。
他咬着烟仰躺在沙发上,用胳膊遮住了眼睛。
他甚至是有点想哭。
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把她追回来,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原谅他。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条被主人抛弃的,无家可归的狗。
一条凄惨而又可怜的,落水狗。
她不要他了。
五年前,他亲手把她推出去的。
他连说抱怨的资格都没有。

宁晨曦玩了两轮便把位置让给了身边人。
今晚在看见斐钰泽之后她心绪就烦躁个不停。
实在不明白她们部门组织聚会他一个总裁跟着过来干什么,从回国到现在,他出现在她身边的频率实在是有点高。
男人双腿交叠的坐在角落里,隐藏在暗色灯光下的一双眉眼晦暗不明,身型清冷落寞。
比起出现在这般声色喧哗的场所里,倒更像是应该出现在某个谈判会议桌上。
但只有宁晨曦知道,他比任何人都更会玩,更会伪装。
就连她晃骰盅的手法,都是从他那学的。
宁晨曦手里揉搓着泡沫,任水流冲滑过指尖,有点自嘲的想着,这么多年过去她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总是能被他轻而易举地挑起情绪。
宁晨曦洗完也没拿纸擦,甩甩手直接走出去,等着自然风干。
她垂头看看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回去再待一会该散了。
刚走到拐角处,就听到前方传来一声细腻的女音,带着点夏日里水果硬糖的甜意,“小哥哥方便留个微信号吗?”
宁晨曦听的好笑,看热闹似的从手机里抬起眼,吹了声口哨,话在抬眼之前脱口而出,“小哥哥给她啊,哪有让女孩子主动的道理。”
却在看清眼前人的时候,笑容僵在了嘴边。
斐钰泽和那女生闻声都已经转眼看过来,他视线凝在她裸露在外的修长脖颈上,眼里情绪深深,像是有个***黑色漩涡想要把她给吸***。
宁晨曦难得有点心虚地别过眼。
没敢看他。
要微信的女生也注意到了二人之间情绪的微妙,觉得自己撞枪口上了。
人家说不定是小两口在吵架。
她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这尴尬的要命的气氛,面前的男人已经开口,嗓音好听,有点像春日里流淌而过的溪水,能轻易砸在人心尖。
他说,“抱歉,我有喜欢的女孩儿。”
这话是对着她说的,眼神却是在看向不远处的那个姐姐。
夏星看着不远处的女人,确实美的不可方物。
她凑近斐钰泽,有点传授经验地意思,“生气了就哄回来啊,姐姐长得那么好看,再不追等别人追的时候有你哭的。”
“其实我有男朋友,大猪蹄子是直男,我俩今晚吵架我故意和你要微信号气他来着。”
斐钰泽听的有点哭笑不得,他直起身,没了之前的散漫,正色道,“情侣之间有话还是要说清楚,不要用这种幼稚的方式把对方推走,知道吗?”
顿了顿,他垂下头有点自嘲道,“哥哥当初就是这么把姐姐给气走的。”
夏星看他那样有点嫌弃道,“无语,这是我和我男朋友之间的情趣,你一个外人懂什么。”
说完转身走了。
斐钰泽:“......”

宁晨曦和斐钰泽回去的时候包厢里已经基本处于歇战状态。
大家正坐在沙发上安静听部门经理唱歌,手里跟着节奏打着拍子。
“你恨自己是个怕孤独的人
偏偏又爱上自由自私的灵魂
你带着他唯一写过的情书
想证明当初爱得并不糊涂
他曾为了你的逃离颓废痛苦
也为了破镜重圆抱着你哭”
一曲毕,有人注意到宁晨曦斐钰泽进来,嚷嚷着,“总监你喜欢听什么我给你唱。”
营销部的职员大部分年龄都不大,又因为吃这碗饭一个比一个会说,一个比一个会玩。
如果说他们刚开始对宁晨曦的印象还存留在冷漠高傲的表面上,这一晚上下来已经完全被她的魅力折服。
长得美又会玩,二十五岁做到公司高管位置,能力自然是不在话下。
甭管日后在工作上怎么压榨他们,反正私下里现在他们是都爱上了这个新上任的美人总监。
宁晨曦看了眼不远处坐的男人,意有所指道,“给我点首《算什么男人》吧。”
她想起刚才在洗手间里的情形,斐钰泽后来说什么她离得远没听到,两人声音又小,只看到两人说悄悄话似的凑在一起嘀咕了半天。
她现在只觉得这人渣的着实可以,连女大学生也不放过。
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有女生尖叫,“哇——总监也喜欢周杰伦吗!?”像找到了什么队伍一样。
宁晨曦:“不是,点上一首送给我的渣滓前男友。”
斐钰泽燃起一支烟,眯着眼睛隔着烟雾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宁晨曦像是有心灵感应,知道他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她转过身透过层层烟雾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着,挑衅般用嘴型一字一顿,“别、自、作、多、情,我、的、前、男、友、不、止、你、一、个。”
旁边已经有男职员开始拍马屁,“刚分手吗?”
“谁这么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碰见我们总监这样的人间绝色还不他妈好好珍惜。”
宁晨曦已经收回视线,语气散在音乐里,“是啊,他瞎。”

斐钰泽宁晨曦

小说只为他动心 免费全本章节完整版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