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野月亮(舒香浓沈矜迟)

屋顶上的野月亮(舒香浓沈矜迟)

导读:《屋顶上的野月亮》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屋顶上的野月亮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兰织所编写的,讲述了舒香浓沈矜迟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屋顶上的野月亮》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屋顶上的野月亮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兰织所编写的,讲述了舒香浓沈矜迟的精彩故事。舒香浓和沈矜迟在学校食堂吃过早饭,特意挑了僻静的林荫小路。她前后望了望没人,才敢从兜里掏出昨天晚自习收到的情书。

小说简介

天之骄子沈矜迟,省高考状元,top2大学本科直博医学生。
轰动一时。
皮肤冷白,眉眼深冷沉静,长相料峭清冽。
暗恋者无数却从没女朋友。
他时常一个人对着隔壁方向抽闷烟。

屋顶上的野月亮全文阅读

清早,学校都是背着书包教学楼赶的学生。
舒香浓和沈矜迟在学校食堂吃过早饭,特意挑了僻静的林荫小路。她前后望了望没人,才敢从兜里掏出昨天晚自习收到的情书。
“要看看吗沈矜迟?”
她***的眉眼生动,全是小兴奋,递过去,“不知哪个糊涂蛋,给我写情书居然没署名!白高兴一场。”
虽然舒香浓长相出众,但上初中后桃花就惨淡了,母亲是班主任,父亲是年级主任,一般男孩子只敢偷偷喜欢她,有胆追的那都是极有种的!
沈矜迟大概看了眼,还给她。
舒香浓忙问:“怎么样?”
“还可以。”
舒香浓眨眨眼,他举着伞往前走,她忙一步跟上去,“还可以是什么意思?”
湘妃竹叶片挂着的水滴,擦落在男生左胸口,校徽别在不偏不倚的位置。“就是还可以。”
舒香浓哼一声。“你每次都这么说。好敷衍......”
走出小路就是初二年级的教学楼。
舒香浓把信一团,丢垃圾桶的瞬间一回转身,***撒开:“沈矜迟,帮我个忙!”
看她古灵精怪的眼神,沈矜迟目光略微警惕:“什么忙。”
舒香浓看看周围,确定父母不在也没认识的老师路过,才手罩着嘴巴去他耳边,说了一串话。
沈矜迟眉微一皱。
舒香浓太了解他了,看他表情不秒立即道:“干嘛!不许皱眉!只能答应我。”
沈矜迟直黑的睫毛上扬,眼瞳看她。“没兴趣。”
舒香浓掐腰瞥他,“哎呀没让你联!就让你陪我去嘛。你知道我爸妈看我有多紧,只有跟你出门他们才不问东问西。我也就是想知道这封情书谁写的……去嘛,嗯?”
她拉他袖子甩,嗲着调子,见不奏效又立马变脸,不善道:“行!你以后晚上就别想安心在家复习,我闹死你!”
沈矜迟立刻看向她。阴影浮上心头。
舒爸舒妈最喜欢让他俩呆一块儿,想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原理改造舒香浓,然而事实上,时常沈矜迟才是被改造的那个。
——舒香浓能把他房间变个样,吵得他毫无心情学习。
他低头想了想。“时间。”
舒香浓一喜,笑起来,边走边把联谊会时间地点一交代。等说清楚,两人已经走到二楼,他们不同班,所以在走廊分开。
舒香浓从教室后门瞧着沈矜迟走***,在第四排坐下。立刻围上去三个女生问他题目。看着是问问题,但舒香浓觉可不是呆子。搞不懂沈矜迟哪儿来那么受欢迎。也就是成绩好点儿吧。
沈矜迟也没不耐烦,哪怕对方问的问题很蠢,或者长得很丑。
他拿起笔,认真讲解。抽屉里的书包带子落出一段在腿上,日光灯将他脸颊打出阴影。
舒香浓吸着酸奶,挑眉啧啧两下,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她一摸书包的侧口袋,掏出盒酸奶。
——“沈矜迟!”
蓦地被一喊,沈矜迟回头,眼珠睁大。一个黑影直袭面门,他拿笔的手一举,接住。
被打扰的女孩儿们也看过去。
后门那儿,舒香浓的校服百褶裙比一般女生的短一大截,她眯眼一个飞吻——
“花心大萝卜!一次三个,妹妹多得有点过分嗷~~~”
女生们立刻脸一红。少女情怀被当中戳破,对方还是学校有名的***,又害羞又自卑。
沈矜迟一抿嘴,低头,无动于衷地继续讲题。只是耳朵有一点红。
看他一脸被欺负的乖样子。舒香浓笑得忍不了,拍拍裙边的灰,塞上耳机哼着歌往自己班教室走。
她觉得,沈矜迟肯定在心里已经对她翻了一万个白眼。他就是装作大度!
出于那点久到不知何时开始小嫉妒,不时地欺负下沈矜迟,让他发窘下不来台,是舒香浓的日常乐趣。
-
就是那么巧,据说小时候霸凌过沈矜迟的那个胖熊,现在和舒香浓同班。
称“据说”,是因为舒香浓已完全不记得有那码事。还是无意听胖熊和人小声吹牛打过年纪第一,她才知道有这回事。
舒香浓咬着吸管进教室,熊小安正在跟人吹着,她走过去,酸奶杯子重重往俩男生桌面一放:“去!沈矜迟在一班讲题泡妞呢,再把他打一顿。”
她声音大,熊小安惊得看看门口,讪笑:“我可不敢啊,舒姐。”
舒香浓酸奶管子咬回嘴里,脚一勾凳子,在前面一个位置坐下。
教师的子女中两种身份最典型,一种是沈矜迟这种优等生,一种就是受同学特殊看待的班痞,舒香浓显然朝着第二方面在努力。
熊小安肘着桌子倾身:“再说舒姐,您小时候可不是这态度啊!”
舒香浓往后微侧脸,“我那会儿什么态度?”
熊小安磕巴一下,没来得及说就打了铃。语文早自习,唐芸走进来,舒香浓一秒坐正,裙子收短那截赶紧从腰部放下来。
她一副乖乖看书的样子,听见背后熊小安压低声回答同桌的男生:“舒姐那会儿特喜欢沈矜迟,要不是当时年纪太小,我觉得他俩绝对在恋爱。天天拉手。”
舒香浓一口水呛在喉咙,要不是唐芸在讲台上坐着,她绝对一个巴掌呼到背后去。都什么啊……
是,她朦胧是记得小时候是跟沈矜迟闹过点“绯闻”,什么两个人单独在教室里换衣服,同一个水杯吃口水,筷子互喂.....各种奇葩又搞笑的传言。
只感叹小学生的想象力也真是丰富。
那才多大点。可能吗?
窗外又开始下雨,水声淅淅沥沥,从屋檐“踢踢踏踏”流下。
舒香浓读了会儿文言文,就开始托腮望着窗外出神:
她记性不太好,对于八//九岁的事情已经所剩无几。
大概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吧?
她应该,没忘掉什么要紧的......
对于沈矜迟,她想来想去,最深刻的回忆和画面,都是她一回头,看见他在背后跟着。
-
今天是周六,因为下半年初三,所以临近期末这段日子初二年级周六也补半天课。上午舒香浓就跟唐芸和舒展交代了,中午跟沈矜迟一块儿去校外吃饭,下午去区里图书馆转转。
二老向沈矜迟求证确有其事后便轻松答应了。
舒香浓怀着“度假”般的雀跃心情,在卫生间换上早上就藏书包里的连衣裙,又把马尾编了辫子,小跑步往篮球场旁的岔路口赶。
沈矜迟已经先一步到地方,靠着爬墙虎边的栏杆等。
成片的绿叶,他脚边草地开着大片酸咪草的粉色小花,夹杂在墨青色的麦冬草里。空气浮动着蔷薇花的香。
他校服外套拉链拉到领口,整齐又呆板。
“说谎的乖乖仔,走啦!”
舒香浓抛给沈矜迟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背着手,大步走到前头。
她擦过面前时,沈矜迟眼眸随她娇俏愉悦的脸移动了一段,后一步,背离开栏杆,跟上。
“出去玩可以,但你必须听从我安排,不能过分。”
舒香浓诧异地回头,“啊?”
她停顿的这两秒,沈矜迟从她身侧走过,当惯了学生干部,低沉的嗓音虽然没有攻击性,但有种不容置喙的气质:“既然是我带你出去的,我有责任带你回来。”
“……”
舒香浓慢慢歪头,眨眨眼,回过味来时眉一皱,跟上去。“你、你当遛狗呢沈矜迟??!!呸!我不要你带!”
她想想又不对,改口,“是姐带你玩儿好吧?!”
-
联谊吃饭地点在花月街的碳烤店。男女生十来个,都是三中初中部的,不过年级、班级不同。
舒香浓旁敲侧击,觉得两个帅男生中的一个有点像给她递情书的。但人多,她也没法直接问,所以看向坐在边上、寡言少语的沈矜迟。想着要不让他代为问问那男孩儿,是不是他写的。
念头刚起,没来得及张嘴,她就觉得小腹一股热流漏下去。
有点怪的感觉。
她低头扯扯鹅黄的裙子,***在白色塑胶椅子上不安地动了动。
这个暑期她就十四了,身边的女孩儿几乎都发育,就她,除了长高始终没来。这个念头一闪过,舒香浓心里就咯噔一下。
隔着大半张桌子坐在男生这边,刚被舒香浓眼神call过去的沈矜迟,逐渐发现了她的不在状态。
桌上几人聊着,舒香浓悄悄低头一瞧手指,大睁眼——
血!
像一个雷炸在脑里,她一下懵了。
好死不死,她又穿的鹅黄棉布裙,完全不敢想象起身后的样子……想到这,她脸颊胀红,脑子都空了。
联谊的男女生不算太熟,如果传出去,那也太丢人了!饶是她脸皮厚,也顶不住这种丢脸……
舒香浓越想心态越崩,连目标男生的搭讪也应付得寡淡。
联谊活动后半段的气氛变得奇怪。
先前全场焦点、笑眯眯的舒香浓突然低调了,抿紧嘴,心情很差的样子,而一直当自己空气的沈矜迟,竟然眼神活动起来,不时在桌上巡过。
烧烤吃得慢,一群身量初拔高的少年少女兴致高扬,吃吃聊聊足一个多小时。舒香浓一直在位置上,到结束所有人起身、吆喝着去溜冰场,她还一点不敢动。望着一个个走远,眼神愈加慌张。
“哪里不***。”
耳边落来很轻的低语,舒香浓侧一抬脸,对上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她蠕蠕嘴:“我。”
沈矜迟单手搁在桌上,弯着点腰,等着她说。
舒香浓咬咬嘴唇,破釜沉舟。“我,那个来了!”
沈矜迟窄窄的双眼皮,直密的睫毛微颤,眼神明显是疑惑。舒香浓看一眼门口等他们的朋友们,急得,顾不上害臊地附去他耳直白地说了一句话,又飞快缩回做好,紧张地扭着手。
沈矜迟眼睛微一睁,薄而白的耳廓,带了点红。
舒香浓很少见沈矜迟流露这种茫然,虽然是很短的一瞬。也许是沈矜迟平时沉稳早熟,让人她产生了他什么都懂的错觉。
“舒香浓,沈矜迟,你俩聊啥悄悄话呢?快点啊!”
“大家都等你们呢。”
包晓兰和赵建走过来催人。
舒香浓有点急了,然后面前光亮就被一挡。视线里是沈矜迟的背影,逆光勾勒着身形。变声期的声线低沉中还保留着些许青涩,口吻果决:
“你们去玩,我们俩......单独有安排了。”

屋顶上的野月亮免费阅读

在一群人挽留里,舒香浓和沈矜迟与他们挥手分散。
虽然他俩单独离开,但没人想歪。学校都知道初二年级的大***舒香浓跟学霸沈矜迟是青梅竹马,长辈间关系好,8岁就一起上下学。
人行道细雨霏霏。
舒香浓腰上围着沈矜迟的校服外套,慢吞吞拖在后头。就是别扭地不和沈矜迟共撑一把伞。好在雨小到可以忽略。
沈矜迟在伞下回头,目光不自在地、很短暂地一扫她光洁的小腿。“还能走吗?”
舒香浓呕着莫名的气和害臊:“我又不是残废了......”
沈矜迟垂眸想了想,把伞塞她手里。“算了,你就在这等我。”他薄唇抿紧,转身时说,“我去买。”
“唉!沈——”
舒香浓握着带有余留手温的伞柄,焦急地看少年大步走进雾气模糊的的前方,单薄的衣衫沾着水汽,很快消失。
她突然失去了安全感,不安地捏住裹在腰上的外套,看看周围行人。腿间那糟糕的涌动的湿意让人烦躁又惶恐。
路边有长椅她也不敢去坐,隔会儿就把腰上的衣服再紧裹一遍,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两三分钟后沈矜迟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个纸手提袋子。舒香浓也不傻,接过来打开,果然是卫生棉……
“左拐一百五十米的KFC,有卫生间。”他不带任何情绪地低声说。
舒香浓在他目光里点头。
-
下午KFC人不多,沈矜迟在门外不远的自动贩售机买热咖啡,等着。
舒香浓***厕所隔间,先将外套解下来挂钩子上,才撕开卫生棉外包装拿出一份。稍微打量后,她眉毛逐渐拧起来。
班上女生用的卫生棉她是见过的,但是,为什么这个……
它有点怪?
舒香浓举着手里形状奇怪的“小棒棒”皱眉,又反复看说明。如果按照图画演示的,这是要直直塞***……
可是这个~
???
“小、小伙子!可算找着你了。”
沈矜迟疑惑地抬头。
是刚才卖卫生用品的女店员,她拴着绿围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女店员先是打量了他年纪,犹豫着开口:“小伙子,你多大了,买给谁啊?那个进口卫生棉条小女生可不能用哦……”
店员简单说明着,打开带来的手提袋,里面是一包七度空间的少女系卫生棉。
沈矜迟听她讲着,脸色从一开始的淡然,到茫然,最后整个人愣住。凝滞了一秒后,咖啡没喝一口他直接丢垃圾桶,掉头就往KFC跑!
舒香浓扶着墙,忍着羞耻和疼尝试着。
“舒香浓!”
她手一哆嗦,停下,茫然地竖起耳朵不敢吱声——
“舒香浓!应个声!”
接着是两个入厕女人“妈呀”的惊呼和退出去的杂乱脚步声。舒香浓才确定自己没幻听,小着声应:“沈、沈矜迟??”
声音从边上那间传来,弱弱地打着磕巴。和平时舒香浓那副活力自信劲儿不一样,一听就是遇到麻烦了。
沈矜迟大步过去,也顾不得门口有没有别人进来,利落地敲了两下门。因为跑得急,胸口起伏有点喘:“开条缝...我买了新的,那个扔掉。”
“啊?”
“快点!”
隔道门,舒香浓捏着裙子一脸糊涂,但还是照做了。
米色门缓缓打开条缝,伸出只细白的手。沈矜迟立刻把东西往手心一塞,手儿立马缩回去。
门被轻声别上。
门口又惊呼着退出去个女人,沈矜迟紧抿唇,低声说:“我在外面等你。”说完又补充了下,“你自己看说明,要是搞不懂...我找个人进来给你讲。”
“不、不用了,这种我懂。”
沈矜迟抿紧唇,扭头,用最快速度离开了女厕。
……
雨下大了些,马路有轮胎碾过的粘稠声音。
“沈矜迟,你那到底给我买的什么?干嘛又叫我扔掉。看起来还挺贵的,都是英文。”
舒香浓看旁边黑伞阴影下,走了几分钟仍然一语不发的人。“嗯?问你话呢!”
她歪头去看。
沈矜迟视线撇开,一脸隐忍的表情让舒香浓很莫名。她眼睛机敏地一眯。
“沈矜迟,你是干了什么蠢事吧……绝对。快说,让我高兴高兴!”
“还是说,你其实就是想以我为借口进女厕所偷看?!”
“呕~~你真色。”
她烦个不停:“所以你看见什么了吗?比如女人的光大腿、光***什么的。好看吗?”
结果雨下得那么密,沈矜迟伞往她手里一塞,快步就走了。脸颊绯红明显,嘴唇抿得发白。
舒香浓笑得乐不可支。
“哎呀,那就是看到了!沈矜迟,你小心长针眼哦。”
他背影略微狼狈,步子更快了。
-
在解决了眼前之忧后,舒香浓心情好起来。好不容易出来逛一趟,还有沈矜迟愿意打障眼法,这么早回去太亏了。
她就沿街一个店一个店地逛。
日系连锁的精品店东西琳琅满目,舒香浓挑着头绳,沈矜迟就在门口等。他微垂着头,手放在裤兜里,偶尔看看手表时间。很无聊,但也没说什么。
舒香浓知道他无聊,但她才不管他呢...
反正沈矜迟脾气好,她稍微欺负下也不会有什么后果。
他高兴或者不高兴,对你表现出来的行为都不会变。该对你好还是对你好,不理你也还是不理你。
舒香浓从镜面看见在门边凳子坐下,张着腿,手撑着膝盖的瘦男孩子。
——沈矜迟啊,寡淡得像一杯白开水。
反正,她是不会喜欢这种男孩子的。就像她绝对不会喜欢像她爸爸那类大男子主义的男生一样。
-
逛了一路有点饿了,舒香浓身形敏捷钻进家卖关东煮的便利店,手灵巧快速地挑着串,过几秒沈矜迟才跟进来。
两人坐在玻璃墙边的长条桌。
舒香浓把自己不爱吃的习惯性拨到沈矜迟那边。沈矜迟也挑食,但是他不喜欢的也能吃得下。比她能吃苦。
以前舒香浓还同情心疼过沈矜迟,毕竟没有父母的孩子一脸自强的样子还挺可怜的,但是自从她爹妈老说:你看看人家矜迟,哪像你,娇生惯养。
她那点小怜悯又淹没在嫉妒里。
该欺负照样欺负,能对他放肆绝不收敛。
舒香浓刚拿起冰酸奶,手背就被摁住。
“干嘛?”舒香浓不明所以,往对面一举,“你要喝啊?”
沈矜迟委婉地看看她,简单“嗯”了声,抽走酸奶。
“那我再买一个。”
舒香浓刚离开座位手腕就被一扣。捏她腕的手指,残留着酸奶杯上的冰凉的水珠。
“你拉我干嘛啊?不是,给你喝了我也要喝啊,你还不许我喝么?”舒香浓努嘴。
沈矜迟顿了一秒,才说出刚才就在喉咙迟疑的话。“你现在不能喝......不知道吗?”
舒香浓一头雾水,反应了几下,才猛地醒悟,点着头乖乖回到座位。
她拿起一根串,吃完,倾身,促狭地笑:“沈矜迟,看你平时专心学习一本正经的,原来也懂得很嘛,啧!”
沈矜迟垂着眼皮,当没听到。
这时,门口进来几个旁边二中高三复读班的男生,牛高马大、面部轮廓成熟。高三复读班周六上全天,他们刚下课,勾肩搭背在收银台那选烟。
舒香浓亮着眼睛打量。
其中一个发现了她,跟同伴碰碰胳膊指她。几个男生齐刷刷看过去:小姑娘又娇又俏,艳丽里带着一股子灵气,像雾蓝夜色里绽放了一朵妖花,是光靠视觉就能闻到香气的小美人儿。
就是……看***似乎年纪还小。
沈矜迟听见背对朦胧的一句“胸太小了点”,脸微往后侧,视线从眼尾与这群人对上。
几个男生声音一滞,继而转低,草草消失。
舒香浓没听清他们议论,目光随着这群人出门的背影跟了一段,还有点惋惜没能多看帅哥两眼。
“快点吃,吃完回家。”
舒香浓收回视线,面前是一张,她从小到大看了无数次的清汤寡水的脸。眼神表情匮乏。
她无力地叹了口气,埋头吃了会儿,又问:“沈矜迟,你想学抽烟吗?好像还挺酷的。”
沈矜迟结束对马路对面,那群或坐或站、边抽烟边隔着玻璃望舒香浓嬉笑议论的男生的审视,看她。
舒香浓唇吃了热东西殷红欲滴,皮肤又白,娇丽的一张脸。她口吻认真:“你要是想学抽烟的话,我送你打火机。”
“为什么送我。”
舒香浓手里的空竹签放入纸杯,她撑着下巴,笑:“就是,作为今天的报答。”
沈矜迟眼眸微动。
外面雨下大了,被风吹落在玻璃上弯曲地流下。
他薄唇浅一上扬,眼神转柔和。“嗯。”
--
傍晚回到家,唐芸和舒展留了便条出去了,没在,舒香浓进门第一件事是先去卫生间把拴腰上的外套摘下来。
灯光照着。
校服外套胸口那片白布的位置,沾着几瓣干涸的血迹。像干枯的玫瑰花。
她皱眉抿着嘴,脸臊得发热。想起在便利店的乱雨里,沈矜迟看着外头说话的侧脸...
她火速把衣服一揉放水盆里,拧开龙头。
水哗啦啦冲得巨响。
——有什么好丢脸的?
——反正,沈矜迟嘛,又不是别人……
这么一想她心里总算没那么难堪。
把校服浸湿水,打上肥皂,舒香浓垂着眼,两弯睫毛在脸颊投下毛茸茸的阴影。用小刷子仔细地刷走男孩子外套上自己的血......
--
沈矜迟刚洗完澡,穿着黑色短袖短裤到客厅,就见阳台那有个垫着脚、晾衣服的影子。
他擦头发的动作停下。
脚跟落地,舒香浓回头。小脸在晚风里微笑,裙边飘扬:“沈矜迟,衣服我给你洗好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屋顶上的野月亮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