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野月亮(舒香浓沈矜迟)

屋顶上的野月亮(舒香浓沈矜迟)

导读:主角是舒香浓沈矜迟小说《屋顶上的野月亮》特别推荐,屋顶上的野月亮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天之骄子沈矜迟,省高考状元,top2大学本科直博医学生。轰动一时。皮肤冷白,眉眼深冷沉静,长相料峭清冽。

小说介绍

主角是舒香浓沈矜迟小说《屋顶上的野月亮》特别推荐,屋顶上的野月亮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天之骄子沈矜迟,省高考状元,top2大学本科直博医学生。轰动一时。皮肤冷白,眉眼深冷沉静,长相料峭清冽。

舒香浓沈矜迟小说简介

比美貌从未输过、比成绩从未赢过的舒香浓,有三怕:父亲、母亲、隔壁沈矜迟。
高中三年他当她同桌,管她睡觉、管她作业、不许干这、不许干那,上大学了学校还挨着。
她觉得,她可能和这个家伙八字相冲!
当被人第无数次问:你想跟帅哥谈恋爱,怎么不找青梅竹马的沈矜迟啊?
舒香浓恶寒得起鸡皮疙瘩,反问:“想想跟你爸谈恋爱,什么感觉!”

屋顶上的野月亮全文阅读

匿名情书的作者,终于在期末考那天浮***面,正是沈矜迟同班的体育委员,年级排名第二的帅哥林思忱。
“真的,沈矜迟,你一定要记住那些说你是年级第一帅的人。”
舒香浓趴在沈矜迟床上,边翻漫画边说话,“都是阿谀奉承你的。看你成绩好就说你帅,趋炎附势。”
旁边书桌台灯前,沈矜迟垂着睫毛看书。习惯了在她话痨里专心做自己的事。也不知何时舒香浓说累了,从他床上下来,拉凳子在旁边一坐。
“跟你说话呢!”舒香浓不满地一撑下巴倾身瞧他。
他才侧头。
目光一对上,舒香浓立刻眯眼笑,胳膊将他书一压:“都暑假了,别看了~~~”她脸放手臂上,视线往上仰瞧他,“来嘛,我们来聊天啊!”
他合上书。“聊什么。”
“就是林思忱啊!”舒香浓按捺着小雀跃,“他性格怎么样,脾气好不好?我觉得他好帅啊,有点想答应他。”
沈矜迟回忆了下班上这个人。“还可以。”
“……”
又是还可以,舒香浓无言了一下。“除了还可以,别的呢?”
沈矜迟稍微思考,目光从舒香浓靓丽的脸蛋,能短则短的裙子,到细带凉鞋的小脚,粗略扫了一遍。“个子高,比较壮,可以保护你。”
舒香浓一喜。
“但如果他欺负你,我可能打不过。”
舒香浓又一怔,捧着脸点点头,过会儿目光斜过去:“话说沈矜迟,你什么时候能长高点啊?一米七都没有,也太矮了。”
她上下看看他,“还这么瘦……”
“我才十四岁。”
“那又怎样?有些人四十也跟十四一样高。”
被这绕口令似的话逗到,沈矜迟微一扯唇,眼睛一点笑意。“无所谓。”
舒香浓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可笑,分明是个悲剧吧。沈矜迟不太爱笑,也或许是这个原因,他为数不多的笑容看起来都很生动,笑时说话的嗓音低低哑哑的。
舒香浓捧着腮,“那你觉得林思忱好不好嘛,嗯?”
“不特别了解,平时看着算不错。”
舒香浓一乐:“这么说,你是支持我吗?”
沈矜迟关掉台灯,拿了耳机出来听音乐,“随你,你的私事。”
舒香浓高兴地跺跺脚,握住他胳膊,“那、那我一会儿上QQ答应他!免得夜长梦多暑假过了他反悔怎么办,毕竟那么帅那么抢手还有胆子追我!我可得珍惜啊。”
沈矜迟任她扯着胳膊激动,塞上耳机听歌。
然而舒香浓左一个林思忱、右一个林思忱,不停说、不停问,他从戴着听音乐,变成实质上被迫听少女没玩没了的心事,当烦恼垃圾桶。
所以,到最后沈矜迟也不知道让人放松的是歌声,还是她黄鹂一样轻快又很吵的嗓音。
听歌是听不了,他干脆一左一右拔掉耳机,支着脸颊听着舒香浓讲话。
逐渐,也被她期待恋爱的快乐感染,带点轻微的笑。
没有真的喜欢***。
安静的人,是习惯于看着别人热闹。像冷血动物从环境汲取温暖,由此存活。
-
对恋爱这件事,沈矜迟没提出反对意见,舒香浓就像吃了颗定心丸。
虽然沈矜迟只比她大十几天,但从小到大,她大脑莫名有种逻辑和相信——只要沈矜迟不强力反对,那这事情就可以去干!
他赞成的事就是安全的。
但可惜,这次舒香浓想错了。
——沈矜迟再早熟,他也真的只比她大一点点。也只是个,青涩到都不知爱情什么滋味的普通男孩。
初二结束的这个暑期,舒香浓沉迷初恋。父母看得严,她没法儿到处逛,而且大夏天临清又特别热,还是家里呆着凉快。
所以假期前半段她和林思忱都在网上聊,后半段让沈矜迟隔三差五地约他来家里一起学习。
林思忱个子高高,和很多喜欢体育的男生一样,皮肤一到夏天就晒得微黑,手臂因为打篮球晒成两个色,微笑有些许故意堆砌的成熟。会忍不住表现自己擅长的东西——打球、游戏之类。
舒香浓习惯了沈矜迟身上纯净干爽、花香味皂荚的气息,突然闻到另一种,夹带热汗和运动香水的陌生味道,还稍微有点别扭。
这大半个暑假舒香浓完全忽视了沈矜迟。
他也特别知趣,林思忱只要来了他就在旁边当空气,看会儿书、写会儿字,实在无聊就玩电脑游戏,或者去客厅看电视,躺沙发上手枕着后脑勺睡觉。
他暑假头十天就把作业全做完了,确实没事做。为了配合打掩护也是难为他了。
舒香浓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每次给林思忱做冰镇西瓜汁,都会给他来一个更大份的。她觉得,学校那些喊沈矜迟是年级第一帅的人多半是在讽刺他。想想就觉他蛮可怜的。
就给他多吃点。
长高点。
有天沈矜迟实在吃不下。
舒香浓真挚地鼓励他:“加油,坚持!我是希望你到四十岁时能比现在高一点!”
沈矜迟不是很擅长拒绝的人,中间歇了一个小时,才把那大杯喝完了。
这个暑期舒香浓沉迷恋爱的直接结果是:沈矜迟把初三上学期的教材全部自学了一遍;而她,到八月底暑期作业还没动!
她慌张地抱着大叠白卷子和习题册,转头就看向沈矜迟。
靠着这尊年级第一的大神,她夜以继日在最后三天抄完了整个假期的作业!累得发誓,下个寒假一定早点先抄完。
到开学后谈恋爱见面就方便多了。
但学校里男女生单独走太扎眼,所以舒香浓都会叫上沈矜迟掩护。
别人都以为是林思忱和沈矜迟关系好,而舒香浓又和沈矜迟天天呆一块儿,所以三人才一起。
然而,天下没不透风的墙,何况还是校花的恋爱,多么引人注目。
一个多月后消息还是传到舒展和唐芸耳朵里。
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年级主任和班主任的女儿带头早恋,对二老事业犹如啪啪打脸。正好期中考成绩出来,舒香浓掉入班级后二十名,二老直接怒了!
下午第一节课刚打下课铃,舒展和唐芸就直接去教室把舒香浓拎了回家。客厅大门一拍,手提着教鞭“啪”地一打茶几,怒吼一声“跪好!”
舒香浓条件反射地哆嗦着一跪。
唐芸:“越来越不听话了、越来越不听话了!就说怎么老偷偷摸摸化妆穿得花里胡哨,原来是早恋!”
舒展:“都是你小名儿没起的好,叫什么懒懒,现在真应了这名字。”
“说得孩子好像就是我一个人教似的。你怎不看看你自己,你付出多少……”
“我管年级那么多学生有那精力吗?”
“噢,我不用管学生?我不工作?……”
他们吵起来,场面混乱。等吵够了,夫妻俩才回头继续训斥舒香浓,最后碍于还要回去上课,摔门而去前留下两句话——
“你要是考不上三中的重点班,你就回老家读书去!”
“别留城里!”
舒香浓一个人跪在客厅,罚跪时间没到不敢自己起来。从小叛逆,跪没少挨,但没有哪次这么严重。被鞭打的手心火辣辣地疼,她要强地忍着眼泪不肯掉!
——她只是害怕权威,无法反抗,并不觉得自己干了不可饶恕的事。
从小父母就喜欢拿她跟人攀比,好像作为老师的孩子,如果不是最优秀就是他们耻辱。她讨厌这种感觉!像根绳子随时勒在脖子上,远不如别的孩子那样自由。
阳光晃进客厅晒得她后背一阵热烫。
舒香浓心里有点乱,一面想反抗父母,一面又害怕真被丢到乡下外婆家。如果她考不上三中重点班,她爸妈一定会觉得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吧……
他们肯定会那么干的。
舒香浓咬住牙,愤怒中又想起父母平时对自己的关心、爱护,在又爱又恨的情绪里拉锯。憋闷得难受。
这时候虚掩着的门“吱呀”一声。
她抬起头,蒙着倔强愤怒和迷茫的眼睛,盯着推门进来的人,一愣。“沈,矜迟……”
在那一瞬间,看清来人的时刻,她心里软弱了一下,找不到人倾诉的难受汇集到喉头,哽咽。“你不是在上课吗......”
沈矜迟蹲下来,手指轻碰舒香浓脸上红肿的巴掌印,眼神又深又沉,脸颊咬得肌肉缓缓鼓动。“体育课,自由活动。”
舒香浓望着他,眼泪打转得要掉不掉。“别碰,我疼……”
他手指立刻离开。
舒香浓视线模糊,也不知道沈矜迟不发一言、看她十多分钟是在干什么,又在想什么。只隐约感觉出,他像是在内疚。
“对不起……”
沈矜迟嗓音沙哑,用手指刮掉舒香浓的眼泪。深沉的眼神波涛暗涌。他低声说:“现在起别恋爱了,三中重点班,我会帮你考上!”
舒香浓眼泪落下来,像受了委屈的当时其实并没有觉得什么,回头对着人却伤心矫情得像全世界自己最可怜。
因为知道对方心疼自己,就贪心地想得到更多关切。
“我能考得上吗?”她吸着鼻子,眼泪一直掉,“我成绩那么差,这次期中36名了……我肯定考不上。”
“愿意听我话么?听,就能。”
“...真的?”
“我不干没把握的事。”
看沈矜迟目光笃定,舒香浓又稍微找到了方向。点点头。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沈矜迟在刚才那漫长的沉思后,看她的眼神似乎变得严厉了一点。
像他在解一道难题时,那种强烈的,势在控制的眼神……
“沈矜迟。”
“嗯。”
“你,别这么看着我......”
沈矜迟眼神松了松,不明所以。
舒香浓带着眼泪勉强笑出来,额头放在他肩胛:“看得人挺害怕的……感觉像快被你捆起来了。”

屋顶上的野月亮免费阅读

舒香浓额头只是在沈矜迟肩膀蜻蜓点水地放了一下,就缩回去,一面擦眼泪,一面不服输地补充一句:“不过就算要捆也应该我捆你!我是不会输的。”
沈矜迟很莫名。“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舒香浓摇摇头,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会冒出这种奇怪的念头。
大概因为沈矜迟强势的眼神,让她产生了错觉。
想起了马戏团的驯兽员。
父母命令她跪到四点,没到时间舒香浓不敢起来。
沈矜迟给她拿了沙发上的坐垫,又倒了杯水。舒香浓抿了口,第一次发现,原来凉白开是带微微甜的,并不是平时认为的寡淡味道。
她红红的眼看向厨房门。
里头传来烧水的咕嘟声,是沈矜迟在煮鸡蛋。
鸡蛋用水凉过,滚在脸上软软的有点热,肿痛感逐渐舒缓。
“嘶。”
沈矜迟眼一抬,很近地与舒香浓目光对上:“疼吗?”
“...还、还好。”
舒香浓逞强地说完就有一点点后悔,但脸上力道很了解她似的,轻了不少。偶尔他指尖擦过皮肤,触感像蝴蝶的翅膀轻轻扇风。
面对面距离很近,舒香浓就难得地、仔细观察了沈矜迟的脸。也许彼此太熟,反而平时没留心。
原来他有一双细长秀气的双眼皮,眼尾如刀裁,所以尽管白皙清秀,却没丝毫女相。做事的时候眼神认真专注。
五官算不上绝美,但极其周正。
一种矜贵的慢性惊艳。
打小的嫉妒还在。
舒香浓心里仍藏着一点点自己也控制不住的坏愿望,可同时又觉得,有这样一个人真好.....
无论发生什么,身边总还有个人陪着她撑一撑。
也是多年后,舒香浓不小心翻到书里夹着的沈矜迟的课程表,才知道那天下午一班根本没体育课。
沈矜迟逃了课。
回去被大骂了一顿,罚了站,还写了检讨书。碍于优等生的面子老师才没传开。
沈矜迟没说,大概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毕竟他也没想在她面前表现什么,她心里怎么想、会不会因为知道了就对他发生好感,他也不在乎。
——她不喜欢沈矜迟。
——而沈矜迟对她也是一样,不在乎去表现什么让对方知道。
靠得太近,太熟悉,哪怕拉手也能熟练地描摹出对方的掌纹。
--
这场早恋彻底结束了舒香浓的自由!
接下来唐芸和舒展对她看得极度严格,舒香浓是彻底过上了,身边异性只有沈矜迟的日子。
当然,还有部分原因是沈矜迟给她制定了严密的中考冲刺计划,把她所有时间都安排了***。
他说帮她考上三中重点班,还真不是一句话而已!
整个初三剩下的时间,八个月。
沈矜迟每天早上六点准时,穿戴整齐地出现在她家里给她讲题目,风雨无阻。他对时间有绝对的把控,从不迟到,也不会早来打扰。
他们学到七点才一起去学校,到食堂买早点,在教学楼的走廊分开,各自去各自班级。中午、夜晚,沈矜迟也分别抽一到两个小时陪她学习。
她的每分每秒,都被沈矜迟严格到有些变态地控制着,生活整个按照他计划走。
舒香浓一边头疼得想死,一边又不想被扔到乡下,边骂边哭地硬起头皮学!
最高兴的莫过于舒家夫妻,见自己女儿完全是被带着飞的节奏,暗暗高兴,又燃起望女成凤的希望。
中考在6月12、13号,考完当天舒香浓就把所有卷子、书本撕掉,通通扔到恶臭的垃圾堆!
——可去他的吧!能不能上重点班无所谓了,她可是受得够够的!要不是沈矜迟逼着,她早放弃了一百次。
6.26日这天出成绩,用电脑一查,585 。
舒香浓呆了,旁边唐芸、舒展也呆了。
“这,这分数应该能上了。”
“去年的线是565 。”
……
趁父母对着她分数研究,舒香浓僵硬地站起来,然后火速冲出家门。
“沈矜迟!!”
冲进周老师家,舒香浓脚下急刹,撑着门框停下、同时大力推开门——
“我考了585!沈矜迟!”
她气喘吁吁扶着门框,里头拉着窗帘有点暗,床边立着个身量很高的男人。他白衬衫从胸膛敞到小腹,皮带和裤链也完全解开了,怔在那。
沈矜迟疏冷的眉眼第一次有了慌张的神态。
空气安静一秒。
舒香浓就稍微尴尬了一下,接着,微笑着走***。
见她没点不自在,沈矜迟稍微清了声嗓,低着头,叮铃哐啷地把皮带扣好,裤子理周正。
舒香浓背对地坐在他床尾,听见衣料摩擦声消失,才回头仰着笑脸:“我爸妈可高兴了沈矜迟,但我知道我根本没本事,全靠你考前一个月给我出了让我背下来的那些题,真的全考了。说吧,你要什么,我通通答应你!”
沈矜迟居高临下地瞄着她,左边嘴角露出的笑意,轻描淡写。
“你能给我什么。”
这不是个问句。
“……”
舒香浓短暂无语,目光追着少年背影。这一年沈矜迟突然猛蹿,高了至少十好几厘米,眼看就从中等蹿到高个子行列。
窗帘被拉开。
夏日的光将沈矜迟蒙上一层白纱,有点像遮挡不住光芒、出现在白昼的一颗星子……
舒香浓来到他身边,并肩从窗户看远处三中初中部的校园。
风扑面,皮肤微热。
窗台上有她用墨水瓶种在这的一株红色水仙花。
“沈矜迟,你想要什么别客气。真的。”
沈矜迟侧脸来瞧她,还是带点微笑的样子,很淡。“我想要你给不了,舒香浓。”
“别小瞧我!”舒香浓哼一下,“快点说嘛!别磨磨蹭蹭跟个姑娘似的。有什么愿望快对我许,我可告诉你就这一次机会啊!全看在你帮我解决大麻烦的份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好,既然你那么想报答...”
沈矜迟变声完成了,声线低沉、镇静,说话声音不大却能轻易动人心弦。他看向蝉鸣滚滚的夏日天空——
“我想要这世界,没有死亡。”
-
虽然这事情远超出舒香浓的能力范围!但她还是认真想了一下午。毕竟,从小到大沈矜迟没啥愿望,每次生日蛋糕他都直接吹蜡烛。
这是沈矜迟第一次说出自己心愿。
因为中考舒香浓开了挂一样考了这么多分,唐芸和舒展心情很好,不忘报答隔壁周清致和沈矜迟,晚上叫了婆孙俩过来吃饭。
晚饭后,舒香浓和沈矜迟坐在楼顶乘凉、吹风。她坐累了就地躺下去,白天晒烫的地皮铺上凉席依旧温温的。
旁边,沈矜迟曲起一条腿坐着,手腕搁在膝盖骨上,很放松地吹着风。
夏日的星空繁密,银河光点遍洒。
“沈矜迟,你说天上的星星是不是人死后的灵魂变的?”
“不是。”
舒香浓转头,从地面的角度看见他下颚骨骼轮廓,说话时喉结轻微滑动——
“它们只是折射光芒的石头、灰尘。这世界没有鬼神,死后身体会分解变成其它生命的养分,完全消失。这才是真正的轮回。”
舒香浓皱眉。“啧。”
沈矜迟这个人,真是透彻清醒到乏味呢……
她揉揉鼻子,又消散了不耐烦。
但换个角度,如果一个人随时都保持对真相的***度,看得太透彻,其实也让人挺心疼的。
他没有梦。
随时随地,生活在过于现实的世界。连眼神都是理智到冷,也不会任性。
“沈矜迟。”
叠在小臂上的衣袖被拉住,沈矜迟低头。舒香浓正趴他旁边,仰着脸,眼里映着屋顶那盏老旧钨丝灯的昏黄微光,对他笑。
“你的愿望我虽然做不到,但我可以答应你别的。”
她眯眼,“虽然我们经常吵架,但我可以答应你,不管你以后怎么惹我生气,我都不会不理你。我会在我死了、分解变成其它生命之前,一辈子,在这个位置,陪着你。”
见沈矜迟一怔,舒香浓有点后悔地补充道,“当然你要悠着点儿!别有恃无恐惹我!你惹了我我虽然还是会理你,但态度恐怕是不怎么好!你想清楚!”
她这段大反转的威胁让沈矜迟笑出来,又无奈道:“舒香浓,我什么时候和你吵过?你能不能实事求是点。”
“……”
舒香浓回忆了下,沈矜迟还真没跟她发过火。不高兴了最多就是不理她。更多时候其实都是她在单方面地吵,怄气,然后又回去跟他和好。
而沈矜迟就是,一直都没什么态度。
这也导致舒香浓觉得他这人寡淡到可怕,就像了解她父亲那种性格作为丈夫有多难受一样,她觉得,这是她以后找男朋友不能要的类型。
不然。
到时候她怕接吻都被冻得打颤。
太冷感了。
“沈矜迟,我们来拉钩嘛。”舒香浓撑起来了一点,细白的小拇指一伸,“我们永远不抛弃、不背叛,做一辈子最好的朋友,好不好?你爸爸妈妈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会在,我爸爸妈妈就是你爸爸妈妈,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随时想来我家就来!我们都在!”
星空那么灿烂,萤火虫在人间争辉,稀疏地流了两颗到屋顶上,落在天线上休息。
沈矜迟俯看趴他腿边的女孩儿。那干净的双目,让星空和流萤都不再有美感。
良久。
他薄唇缓缓拉弯。
舒香浓怔了。记忆里她从没见沈矜迟这样笑过。
像星光落在他脸上。
她忽然有点体会到,为什么沈矜迟是超越林思忱的年级第一帅。
是那种一直,游离在他身上的珍贵感。
-
像小时候那样,他们躺下,在屋顶仰看天空。空中飘上一阵夜来香的气味,应该是舒香浓阳台上的。
舒香浓在香味里回忆了会儿模糊的童年,突然问:“沈矜迟,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
“嗯。”
她激动一翻身,手臂支撑身体,“我们第一次见面什么样的啊,我完全不记得了……”
一些画面浮现脑海,沈矜迟违心地淡声说:“没什么特别,见面、吃饭,和今晚一样。”
舒香浓点点头。
她拿了一缕发梢刷自己的脸,想起转学后失去联系的林思忱,又由此联想到别的,眼睛古灵精怪一亮——
“沈矜迟,你有没有被女孩吻过?脸也算,有没有?肯定有吧,瞎猫那么多,你这耗子怎么也得碰上一个吧!”
沈矜迟目光一动,看向她,见舒香浓一脸空白,只有等八卦的表情。他略微沉吟:“没有。”
舒香浓失望地啊一声,又叽喳地追问。
沈矜迟曲起手臂放在后脑勺枕着,目光又淡又远,不回答。
有个瞎猫吻过他的脸。
但是,她早就不记得喜欢过他这件事。
而现在似乎也没必要让她想起,她的初恋到底发生在几岁。
因为不重要。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屋顶上的野月亮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