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宠妃太狂了(白无双修冥)

邪帝宠妃太狂了(白无双修冥)

导读:白无双修冥小说叫什么?热门小说《邪帝宠妃太狂了》强势来袭,作家染七七所写;邪帝宠妃太狂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女人,这是你自找的。”男人薄唇轻启,眼瞳阴沉的下人,***低沉的嗓音响起,动作如同风卷残云。

小说介绍

白无双修冥小说叫什么?热门小说《邪帝宠妃太狂了》强势来袭,作家染七七所写;邪帝宠妃太狂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女人,这是你自找的。”男人薄唇轻启,眼瞳阴沉的下人,***低沉的嗓音响起,动作如同风卷残云。偏偏,白无双还反抗不得,被压制的死死的。

小说简介

21世纪最厉害的雇佣兵白无双穿越了,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庶出小姐,刚穿越过来就发现,原身被人下药了,为了保住清白自己撞墙死了,白无双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为原身报仇,但是她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解了她身上的这个药性,于是她***离开了,结果没有想到,翻到了一个房间,屋子里还有一个超级大帅哥,为了解药性,白无双决定就是他了!

邪帝宠妃太狂了免费阅读

第2章  从今天起,由我接手!
“哼!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回丞相府?别说你只是个丞相庶女,就算是丞相嫡女,来我这风月楼,断然没有出去的道理!”
“来人呐!给我把她带下去,多找几个人,好好调教调教!”
外面顿时涌进来七八个壮汉,五大三粗,凶肉横长。
白无双掩在袖笼间的手,悄悄打开了随身医箱。
她握住了一把手术刀,脚步轻移,反扣住妈妈胳膊,手术刀便架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都不许动。”
锋利的刀刃顿时将妈妈的皮肤摁出一道印子,血渗透出来。
妈妈根本都没看见,她是怎么移动到自己的面前。
对面几个大汉更是没有看到,她便到了她的跟前,如同鬼魅。
妈妈吓得双腿发软,几个大汉吓得不敢上前。
“说!是谁指使你的,否则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白无双冷漠的声音,比她手里的刀,更加吓人。
“我,我说。”
妈妈哆嗦着,唇瓣打颤。
“是……是县主,县主的人掳你过来的,特意关照让我找人破了你的身子,说你只是丞相府的庶女。
若是事情败露,丞相府的人,只会派人杀了你,并不会捅破。
就算有事县主保着,你长得又好看,我……我一定能大赚一笔。”
“小、小姐,你饶了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呀。县主身份高贵,她父亲庆王权势滔天,都是我得罪不起的呀!”
“你是说……清平县主?”
白无双眼瞳敛了敛。
想来是因为她这身子原主的未婚夫新科状元陌君忧了。
陌君忧本是个五品小官的嫡长子,年幼丧父,家道中落。
好在门风清白,这亲事还是白无双祖母在世时定下,看上的便是陌君忧人品相貌。
却不想陌君忧一朝登科,竟被县主看上。县主逼陌君忧退婚,陌君忧不愿。
县主就如此迫不及待的毁了她,手段狠绝,她白无双记住了!
妈妈点头:“是!是!是!就是清平县主!”
白无双轻哼一声,一脚踹在妈妈的腿弯处,捏着她的下巴,塞了一粒药丸进了她的口中。
“这是断肠丹,每日午时必须服用一次解药。否则你便会肠穿肚烂而死,不想死的话,就好好听话!”
天,这还是丞相府的庶女么?
怎么武功了得也就算了,还会用毒?
妈妈吓得用哭腔道:“是,我、我肯定听话。”
“若是县主那边派人来问,你便说我已经死了,听见没有?”
白无双低呵。
妈妈一怔,不解白无双的用意,却还是点头:“听、听见了。”
白无双这才松了手,目光在其他人的面前扫过。
“你们……”
壮汉们被这眼神吓得瞬间跪了下来。
“我们也听见了。”
不过,白无双才不信他们,直接丢了一个瓶子在地上。
“一人一粒,吃了吧。”
“这……”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白无双见他们动作散漫,直接点了他们的***道。
一人一粒塞进嘴里,强行命他们咽了下去,这才作罢。
“风月楼,我不管从前这里幕后的人是谁,从今天起,由我接手!”
妈妈和壮汉们对视一眼,还以为听错。
什么?接手风月楼???
一个未出阁的少女,接手风月楼?
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相信,白无双都用雷霆手段接手了风月楼。
从内到外,完全接手。
风月楼本只是个普通的青楼楚馆,但是随着生意越来越好,在京城做大做强之后,便和庆王府搭上了关系。
明里风月楼是青楼,暗地里却是帮庆王府搜集情报的组织。
风月楼凭借着楼里的姑娘,搜集到了京城大多达官贵人的黑料。
庆王凭借这些黑料,控制了许多有权有势的人,自己的势力越来越大。
现在……这些黑料都被白无双据为己有。
本她想看看她的父亲丞相大人的黑料,却没想到仅仅一句话,还是关于白无双生母的。
“白衍为迎娶大将军嫡女周氏,弃青梅李氏于不顾,有权势后又强占已婚青梅李氏回府。”
这李氏便是白无双的生母,也难怪丞相对她从来都不管不顾。
看来,白无双都未必就是丞相的女儿。
次日。
清平县主亲自上了门。
十数名护卫,将后院清了场,两名侍女护在两边。
穿着男装的清平县主,脸色白皙,凤眼高挑着。
一看就很不好惹的样子,大袖一挥。
“红姨呢?”
妈妈匆匆赶了过来,弯着腰:“在呢,在呢。”
“白无双呢?”
清平县主挑眉。
妈妈脸色很难看的样子,腰弯的更低:“已……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身体太过脆弱,承受不住,就……就死了。”
清平县主不怒反笑,猩红的唇瓣勾勒着:“哈,这个贱人,死得好!跟我抢东西,就是这个下场!带我去看,让我看看这贱人凄惨的样子。”
“是。”
妈妈在前面带路,引着清平县主。
二楼,昨天白无双所在的房间里,躺着一具女人的尸体。
脸上全是伤,看不清本来面目。
头发散乱着,果露的身上青紫血瘀,不堪入目,一看便知死前受过非人折磨。
清平县主身边的丫鬟,看着都不忍的撇过脸。
清平县主却十分满意,眼里闪烁着兴奋,那是看着自己讨厌的东西,终于被摧毁后的开心。
“很好,非常好!来人,把陌君忧给我带过来,让他好好看看。”
“对了,先把他寡母‘请’过来。”
她眼睛里闪过狠毒,忽而想到一件很阴险的主意,唇角勾勒起来,觉得一定会很有意思。
“是!”护卫立即去了。
穿着青色长衫,腰间佩玉的男子,匆匆而来。
他面颊清瘦,五官清明,尤其是那双柔和的瑞凤眼里,星星点点像是噙着万里银河。
只看人一眼,便能让人沉醉。
他猛然推开厢房门。
迎面,便是一具没穿衣裳的尸体。
凄惨无比,鲜血干涸。
陌君忧消瘦明朗,温润如玉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僵硬的背脊,整个人痛的像是快要消失。
他眼瞳隐忍着血红,拳头攥着,咬着牙勉强的朝着尸体走去,发现床边躺着半枚玉佩。

邪帝宠妃太狂了全文阅读

第3章  在风月楼,王法是我!
他拾起来,捏在手中,从腰间拽下自己的,拼在一起……
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
“怎么样?伤心了?难过了?”
清平县主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脸上邪笑笑着。
“看看,要不是你非不肯退婚,白无双又何必落得这个下场。本来她还能嫁个有权有势的当个妾室,安稳一生,现在……”
“都是因为你,她才落得如此!”
清平县主走到陌君忧的面前,对着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陌君忧退后一步,侧过脸,眼瞳猩红,狠狠瞪着她。
“就因为这个?就因为这个,你就要害死无双!你把人命当什么?当草芥么?”
“错!她连草芥都不如,一个庶女,凭什么和我抢男人!”
清平县主一把揪住陌君忧的衣襟,拽向自己。
“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乖乖听话,立即抬着聘礼,去庆王府求亲,否则……”
“否则如何?否则你还要怎样?”
陌君忧痛苦低吼。
“否则,你最在乎的人,都会像白无双一样。”
清平县主轻狂笑着,一挥袖:“来人!”
两人从外面进来,穿着藏青长衫襦裙的妇人被五花大绑的推了进来,踉跄一下险些摔倒。
陌君忧一惊,赶紧上前去扶。
“母亲。”
妇人眼中满是惊恐,朝着陌君忧摇着头,口中发出‘呜呜’声。
陌君忧将妇人嘴里的布条拿了下来。
妇人低呵:“君忧,不用管我,如此恶妇,断不能娶啊!”
清平县主眼睛一沉,反手朝着妇人抽过去。
“啪!”
“敢骂我!”
一声响声,一声低呵,妇人被打的眼冒金星。
“修长月!”
陌君忧将妇人护在怀里,目眦欲裂。
“你究竟想干什么!”
“本县主说了,我只要你。”
清平县主挥了挥手,门外涌进来三四个人,将妇人拖了出去。
“娘!”
“君忧!”
陌君忧想要上前,护卫‘哐当’将门关上。
清平县主旋转一圈,烫金外衫大袖褪下,露出藕粉色的肚兜。
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大腿轻挑着,搭在长椅上。
“来吧,你母亲的生死,决定在你的手里。”
“修长月,你欺人太甚,这是在京城,难道都没有王法了么!”
陌君忧低呵。
“王法?在京城我父王便是王法!”
清平县主笑的猖狂。
陌君忧隐忍着,手靠在后背,探向腰间的匕首。
他低沉着脸,抿着唇,一步步走向清平县主。
清平县主得意地等着陌君忧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跪***。
“很好,就是这样。过来吧,白无双已经死了。只要你娶我,我会比她待你更好,来吧!”
“士可杀,不可辱!”
陌君忧猛然抽出匕首,朝着清平县主刺过去。
清平县主却早已有防备,甩出缠在腰间的细丝铁链,缴在了陌君忧的手腕上。
一下将他手中的匕首抽了出去,拽着他,压向贵妃榻。
“呵,陌君忧,你怕是忘了我修家的天下,是从马背上打下来的。你一个文弱书生,对我动手?”
“本我不想对你用强,现在……”
清平县主唇角勾勒着,唇瓣就要抵下去。
陌君忧***挣扎着,眼底竟是厌恶和恶心。
千钧一发。
门被‘哐’一声推开,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啧啧,堂堂清平县主,饥渴难耐至此。只怕一个男人是不够你享用的,我给你多准备几个!”
熟悉的声音。
陌生的腔调。
清平县主猛然回头,看着墨发高束,一席男款红装的白无双,眼珠险些瞪得掉下来。
“白无双!你没死!”
“不,我死了,但又活了。”
白无双挑笑。
陌君忧坐起身来,看着熟悉的脸,熟悉的身影,欣喜若狂。
他柔情低呼:“无双。”
白无双眯眸看了一样陌君忧,也仅停留一瞬,却有一丝惊艳。
怪不得让这清平县主,如此惦记。
“嗯。”
她闷哼一声,点了点头。
陌君忧一怔,诧异白无双对自己如此冷淡。
清平县主眼中透出火来,甩着细丝铁鞭,朝着白无双抽过去。
“白无双!我要你的命!”
铁鞭像是一条游蛇,绕向白无双的脖颈。
她侧过身子,手掌旋转着一把犀利的手术刀,轻轻一划,铁鞭应声断裂。
尔后她便来到了清平县主的面前,薄如蝉翼的小刀架在了她的脖颈上。
清平县主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白无双。
“你,你怎么会……”
“你修家是马背上打下来的天下,我白家也是马背上出来的丞相。你会武功,我也会,很奇怪么?”
白无双勾勒着唇角,眼底露出玩味。
刀,远远朝着清平县主的脸上比划着。
“你说,我是一刀一刀把你身上的肉片下来好玩儿呢,还是……以牙还牙的好玩?”
那柔和的杏眼里,隐隐噙着修罗般的嗜杀。
清平县主惊恐的睁大着眼。
“你、你敢,我是清平县主,你敢杀我?”
白无双浅浅一笑。
“是啊,整个京城的王法都是庆王府的,我怎么敢呢?”
“哈哈……白无双。没错,我父王权势滔天,你识相就赶紧放了我。跪下来,给我磕几个响头!”
清平县主猖狂笑着。
白无双眼眸一敛,手猛地扬起。
顿时清平县主的脸上多出一道纵横的血口。
“啊!”
“可惜,在风月楼,王法是我。”
白无双取了一粒药,塞进她的口中,挥袖站起身来。
“你给我吃了什么?”
清平县主惊恐低呼。
白无双冷笑:“你给我吃过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好好享用吧。”
她转身离去,路过陌君忧的时候,轻声:“还留在这里?是想参与?”
陌君忧一愣,仿佛从未认识过白无双似得,跟在她的身后离去。
四五个壮汉走了***,屋内传出难以入耳的声音。
“别过来,滚!你们别过来!”
“啊!别过来!”
“……”
“快,你们是废材么?快啊!不要停!”
……
白无双带着陌君忧上了天字一号房。
陌君忧由先前的震惊恢复正常。
白无双打了一个响指,两名丫鬟走了进来,端了两杯茶,放下。
“喝杯热茶。”

白无双修冥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邪帝宠妃太狂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