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不及你(韩卿繁鹿时希)

星辰不及你(韩卿繁鹿时希)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星辰不及你》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半小九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鹿时希在完全懵逼的状态下坐上了韩卿繁的车,由于是私人行程,所以韩卿繁没有带助理和司机。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星辰不及你》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半小九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鹿时希在完全懵逼的状态下坐上了韩卿繁的车,由于是私人行程,所以韩卿繁没有带助理和司机,只有自己开着车一路往城西韩宅开去。小编为您带来星辰不及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鹿时希在完全懵逼的状态下坐上了韩卿繁的车,由于是私人行程,所以韩卿繁没有带助理和司机,只有自己开着车一路往城西韩宅开去。
见到韩卿繁的车的时候鹿时希着实吓了一跳。
和韩卿繁上班必备的商务车不同,韩卿繁自己开的都是一些跑车,五颜六色的。鹿时希不懂车,分不清哪种车好,但是光从这辆跑车的外观上看应该不便宜。

星辰不及你全文阅读

鹿时希在完全懵逼的状态下坐上了韩卿繁的车,由于是私人行程,所以韩卿繁没有带助理和司机,只有自己开着车一路往城西韩宅开去。
见到韩卿繁的车的时候鹿时希着实吓了一跳。
和韩卿繁上班必备的商务车不同,韩卿繁自己开的都是一些跑车,五颜六色的。鹿时希不懂车,分不清哪种车好,但是光从这辆跑车的外观上看应该不便宜。
为了显得端庄一点,鹿时希今天特地穿了一条米白色长袖连衣裙,还配了一双小高跟,头发扎了个低马尾在脑后,看起来成熟很多。
不过她这一身配韩卿繁的超跑着实有点不搭,韩卿繁的跑车底盘太低,她又是高跟鞋又是小裙子的,光是坐***她就调整了好几个角度。而韩卿繁这个人,居然就坐在车里看着她转来转去调整了好久,愣是不下车帮忙。
等鹿时希坐***的时候,头发还蹭到车框,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就这样乱了。
她气不打一出来,进了车也没跟韩卿繁打招呼,拿出镜子开始梳头发。
韩卿繁瞧她皱着张脸,没忍住笑了一声。
鹿时希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坐稳了。”韩卿繁搭上方向盘。
“你真是太不绅——呀!!!”
没等鹿时希话说完,韩卿繁一踩油门跑车就飞了出去,***的推背力将鹿时希瞬间压回了座椅上,鹿时希手上的镜子都掉了。
她紧张地抬手摸向车顶,摸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车顶没有把手。
“能...慢点吗?”鹿时希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看着路面。
韩卿繁瞥了她一眼,“要不我给你叫个黄包车?”
“......”
不指望韩卿繁这张嘴能说出什么好话。
不过之后的一段路,鹿时希倒觉得车速还真的慢了点下来。
——
鹿时希比赛结束之后直接住进了团体宿舍。从宿舍到韩宅差不多有一小时的车程,不过好在韩卿繁开的跑车,两人不用三十分钟就到了。
临近韩宅,沉默了一路的鹿时希才开口问:“那个,韩爷爷为什么要见我啊?”
开进别墅区,韩卿繁放慢了车速,他一边转弯一边说:“唔......见未来的孙媳妇还需要理由么?”
这就直接孙媳妇了?
“不是,”鹿时希坐起身,终于问出了那个她一直都很好奇的问题,“韩老师,你都不反抗的吗?”
韩卿繁偏头看了她一眼,“反抗什么?”
“家里没经你同意就给你安排了个没见过的未婚妻,你不会不高兴吗?你就没想过反抗吗?”
闻言,韩卿繁轻扯了一下嘴角,笑着问:“那你反抗了吗?”
“我......”
***反抗了,在听到未婚夫是你之前。
“我那是孝顺!”鹿时希才不会说出自己内心的龌.龊想法。
韩卿繁点点头,“嗯,我也是孝顺。”
“而且,我也不是没见过你。”
“啊?”
没等回答,跑车在一幢独栋别墅门口停下。
“到了,下车吧,别让爷爷等太久。”
鹿时希拎起小裙子下了车,眼前是一栋四层别墅,和她外公家不同,虽然也是中式风格,但是韩宅的装修比较简约大气,巍峨而立,不愧是三个男人住的房子。
冷冷冰冰,没有温度。
下了车,鹿时希突然“哎呀”了一声。韩卿繁转过身,疑惑地看着她。
“呀,我忘记买东西了。”第一次去未婚夫家,她总不好空着手去,说她没关系,要是说他们家没有家教就不好了。
“你才想起来?”韩卿繁懒懒地站在那儿,像是在看好戏。
“那个,我们先开出去买点东西吧,我总不能空着手去呀。”
鹿时希现在没空跟他扯皮,说着就要回车上。
“不用了,爷爷特意吩咐了叫我们不要带东西去。”
逗够了,韩卿繁才开口。
他们家没有那么多礼节,爷爷说看人就是看人,说不用带东西就是真的不需要带,要是带了反而还要惹他生气。
说了半天,鹿时希才放心下来。
跟着韩卿繁一路走到门口,他突然转身。
“等会儿在爷爷面前别叫我韩老师。”
“嗯?”鹿时希抬头,“那叫什么?”
韩卿繁歪头想了想,然后垂眸看着她笑,“阿繁?”
“......你杀了我吧。”
韩卿繁笑得开心,一脸坏样。
“行了,逗你的。随你怎么叫,只要别叫老师就行,太生分。”
——
家里的阿姨出来领两人进了门。
在门口换鞋的时候,鹿时希居然觉得有一丝丝紧张。
他们俩现在,是什么进展?
说在谈恋爱也不算,说是未婚***,但是也只是两家人口头商定的,他们俩可是连订婚都没有。
想来想去,鹿时希都捋不清他们两的关系。
“时希来啦!”
中气十足的男声传来,鹿时希抬头看去,楼梯口走下一个老人,虽然头发花白,但是精气神儿还是很足,看着鹿时希笑得很慈爱。
鹿时希对韩家的爷爷是有一些印象的,记得她刚跟母亲回钟家的时候,去过一次韩宅,那时候她才九岁,第一次见到韩爷爷便觉得亲切。
虽然之后几年她随母亲出国生活见的少了,但是她心中对韩爷爷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韩爷爷。”鹿时希在长辈面前就是甜甜的样子,眼睛一弯,笑起来可好看。
韩爷爷走过来仔细看了看鹿时希,笑着说:“哟,时希长高了,都是大姑娘了,越来越漂亮了!”
“这都多少年了,还不长高是侏儒吗。”
韩卿繁的嘴吐不出象牙,话刚说完就被韩爷爷拿拐杖打了一棒。
“时希啊,这个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啊?”
鹿时希被这爷孙俩逗笑了,看了看韩卿繁说:“韩...繁哥很照顾我,多亏他我在节目里才能这么顺。”
“哪里顺了,我看到你都被人袭击了。怎么样,还疼不疼?”
“早就不疼了,谢谢爷爷关心。”
韩爷爷带着鹿时希往里走,早就把他这个亲孙抛在了脑后。
被无视的韩卿繁摸了摸鼻子,心里竟然有些吃醋。
两人到家的时候刚好赶上晚饭,餐桌上只有他们三人。
鹿时希问道:“爷爷,就我们三个吗,韩叔叔不回来吗?”
韩爷爷看了眼韩卿繁,韩卿繁没什么反应。
“你叔叔公司忙,一般都很晚回来。没事,今天就是爷爷想见见你,不是什么正式的见面,你放松一些。”
提到韩中霖的时候,她能感觉到气氛的变化。之前听外公说过韩卿繁和他父亲关系不好,现在看来大概是真的。
鹿时希便也不提了。
一餐晚饭吃得倒也融洽,韩爷爷没什么架子,不一会儿鹿时希就放松下来,还能跟韩爷爷说几句玩笑话。
正餐过后,上来了一些点心水果。
“本来听说你回国了我就打算带阿繁来钟家,不过后来你去参加选秀了,这个见面就一直拖到现在。”韩爷爷开始跟鹿时希随意聊天,“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那时候你长得可爱,嘴也甜,我们这些爷爷奶奶都特别喜欢你。”
鹿时希小时候比现在长得更可爱,虽然那时才九岁,但是眉眼间就有了美人的样子。刚到钟家那会儿,周围的邻居都喜欢她。
“不过你对阿繁印象应该不深,你回来的时候他刚好出道了,后来他也不经常回家,你又跟你母亲去了国外。不然啊,你们要是一起长大那就是青梅竹马了。”
这话确实,如果韩卿繁没出道,鹿时希没出国,他们可能还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不过,没有如果。
韩爷爷看着现在的两个人,心里很是开心。
“不过你们两个应该还是见过一面的。”
“见过?”
在鹿时希的印象中,她根本没见过韩卿繁,要是见过她还能不知道韩卿繁的身份吗,那以前她就不至于天天***屏了,直接找韩爷爷要韩卿繁签名照就可以了。
韩爷爷笑道:“你刚到城西的时候,你外公不是给你办了场生日会吗,阿繁当时也去了。”
鹿时希转头看着韩卿繁,一脸疑惑,她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韩卿繁垂眸看她,语气平淡:“就是去了一下,没跟你打招呼,很快就走了。”
那时他刚出道两个月,正是最忙的时候,却被爷爷叫回来怎么都要去参加一个生日会,韩卿繁拗不过爷爷,就去了一会儿,当时只是远远地看了眼,当完成任务就走了。
这么一说,鹿时希也明白了。没想到她和韩卿繁冥冥之中还是有点关联的。
餐桌上欢声笑语,鹿时希和韩爷爷聊了很久,韩卿繁只是在一旁静静听着。他收回在鹿时希身上的视线,记忆回到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傍晚。
——
韩卿繁年少出道,刚出道他就因为其俊美的容貌吸了一***粉丝,但是并没有人知道他是韩家大少爷。爷爷让他去参加钟爷爷家外孙女的生日宴,他不想被人认出,去了就远远看了眼走了。
因为当时离得远,他并没有看清钟家的外孙女到底长什么样,只看到那姑娘穿着淡粉的的长裙。
韩卿繁在钟宅门口等车来接他回去,别墅区的路不是很好走,半天没等到车,韩卿繁就在院子里随处逛逛。
刚走过一个拐角,就感觉到一阵风吹了过来,带着点奶香。
没等他反应,他的怀里就撞进了一个人,他下意识扶住来人,等站稳了才看清。
怀里是一个才到他胸口高的穿着粉裙的小姑娘,小脸白白嫩嫩的,一双小鹿眼闪着光,水灵灵的。纵使还是个小丫头,但是五官已经非常精致,不用想也知道以后会出落得亭亭玉立。
韩卿繁愣了好几秒,最后还是小姑娘从他怀里出来,声音甜甜的说了句:“谢谢哥哥。”
然后小姑娘就往后面跑走了,迎面而来的是钟家的阿姨,在后面追着喊,
“小姐跑慢点!别摔了!”
女孩的声音远远传来:“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出来了!”
韩卿繁不禁失笑,觉得这钟家的小丫头和他以前见的千金小姐都有些不一样。
不过说到底当时那还是个才九岁的小姑娘,韩卿繁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在心里留了一个印象,就是——
钟家小姑娘,长得很漂亮。

星辰不及你免费阅读

漫天的彩带飞舞,《Future》欢快的伴奏响起,整个场馆都是尖叫声、欢呼声,到最后变成了一阵阵的哭泣声。
这四个月,鹿时希经历过无人问津,经历过一夜爆红,经历过污名谩骂,又经历了起死回生。几乎没有哪个选秀节目的选手有她的经历这么精彩的。
粉丝们心疼她,拼了命给她投票,因为他们知道鹿时希要强又拼命,所以他们能做的就是送鹿时希出道,让她开心,也让他们自己开心。
鹿时希想过自己可能会是第一,当时她觉得自己得了第一估计会哭出来。
可是真到了这一刻,她的心却平静极了,脸上还带上了甜美的笑容,她笑的那样灿烂,一点都不让人担心。
许晗得了第二名,作为赛前预测的C位大热选手,她在与第一名失之交臂的情况下仍然从容,在发表完自己的感言之后还恭喜了鹿时希,大将风范说的大概就是许晗了。
话筒递到鹿时希这儿,当拿过话筒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的手有些颤抖。
她将话筒递到嘴边,正欲开口,台下响起整齐的call声。
“鹿时希!”
“鹿时希!”
“鹿时希!”
“鹿时希”三个字响彻了整个场馆,是压抑了很久之后的释放,带着哭腔,带着这四个月受到的所有委屈的宣泄。
粉丝比她激动多了。
鹿时希看着台下哭了一片的粉丝,不禁失笑,她抬手,手掌朝下往下压了压,笑着说道:“你们冷静点。”
第一次见偶像得奖还要安慰台下粉丝的,大家纷纷笑了起来。
“时希,有什么想说的?”舒林烟问道。
“嗯......”鹿时希想了一会儿,浅笑开口,“我大概是有神仙眷顾吧,第一次参加选秀就出道了,还是C位。”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沙雕发言走来了!
鹿时希一开口就会搞笑的这件事情大家都了然于心,粉丝都说了,听鹿时希讲话能治抑郁。
“说实话我还真想过第一名的发言,本来脑子里都构思的好好的,被你们一哭给哭没了。”
顺带怼一波粉丝,鹿时希的基本操作。
沙雕过后还是要回一波正经。
“说实话,这个位置在四个月前我是根本不敢想的。我其实,不是一个特别有自信的人,容易自我否定,所以经常会自己和自己较真。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那时候我没有多少粉丝,有一次是粉丝读信环节,别人的信都是一大箱一大箱抬进来,我的......”
鹿时希抬起手,用两只手指比划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就这么点吧。”
说到这,她神情还是如常,没有半点悲伤的情绪,倒是台下的粉丝又哭了。
鹿时希视线跳向远方,灯光下,她的眸子变成透明的琉璃色,里面闪着光。
“但就是那么几封信,让我一个人在宿舍里哭了半天。我不知道当时给我写那几封信的粉丝今天有没有来到现场,但是无论你们在哪里我都想跟你们说一声谢谢,谢谢你们愿意支持我,愿意在那么多人中发现我,选择我。”
“鹿时希别哭!”台下一位女粉突然喊了一句,把鹿时希吓了一跳。
她本来还有点感动,突然被这么一吼她那点感动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没哭。”她看了一眼那个粉丝,毫不留情地嘲笑,“求你别哭。”
摄影大哥特别识趣地把镜头对准了那个粉丝,果不其然,那个粉丝哭得妆都花了。
台上台下笑成了一片。
鹿时希接着把能想到得人都感谢了一遍,从各个导师到工作人员,再到家人,最后她才说:“最后,感谢我自己。感谢我当时做了这个决定,我家人都说我冲动,可是有时候在追梦路上冲动一点不是坏事,幸好我还年轻,还可以去闯去拼。未来的路,我们一起跑吧!”
最后的画面,鹿时希冲着镜头明媚一笑,大大的小鹿眼中闪着光,满是星辰。
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上王座,一步一步踩得很稳。在镜头没有拍到的地方,鹿时希湿了眼眶。
王座上的女孩面带微笑,平静地望着远方。
所有人起身,掩在众人中,韩卿繁才能***鼓掌。鹿时希的优秀,他一直以来都很清楚,他对她是欣赏的,是喜爱的。
她不是花瓶,她是肆意盛开的鲜花。
他垂眸一笑,低声道,
“辛苦了,鹿时希。”
——
总决赛舞台到晚上九点正式结束,直播关闭后选手们在舞台上最后拍了一张大合照。
导演招呼了导师团过来一起拍照。
鹿时希侧头,就见韩卿繁缓步走上舞台,穿着白西装的他现在真有点白马王子的味道。
导师团站在中间,选手们在导师前面蹲下。
鹿时希刚才在和几个没有出道的练习生拥抱做告别,所以等她过去的时候已经没什么空位了。
“希希!”是齐雨杉在招呼她去旁边的位置。
鹿时希看了眼,齐雨杉旁边那个空位的后面站着的正是韩卿繁。
听见齐雨杉的招呼,韩卿繁也抬眼看过来,就这样鹿时希正好跟他撞上视线。
从上次医院里的那次见面后,他们俩就再没有见到过。鹿时希忙,韩卿繁也忙,他们之间那些暧昧的小东西好像随着时间也消散了很多,再次见面鹿时希也从容了一些。
鹿时希走到韩卿繁面前,恭恭敬敬叫了声:“韩老师。”
“哎。”韩卿繁笑着回她。虽然喊了这么久的韩老师,但是这还是韩卿繁第一次应她,这一声应的像是个老父亲。
鹿时希没忍住笑,赶忙转身蹲了下来。韩卿繁收回视线,嘴角翘了翘。
选手和导师们玩的兴起,开始变换pose摆拍,遇上个稀奇古怪的***大家笑得人仰马翻,鹿时希这一排的姑娘东倒西歪的,旁边的齐雨杉一下子倒在鹿时希身上,她本来就是单腿蹲着的,这下没了重心,往后一***倒了下去。
脑袋撞到后面的人的腿,摔倒的本能让她抬手想抓住点什么东西,扒拉中她还真抓住了什么东西。
咦,这个触感。
“——!”
鹿时希惊悚回头,发现自己的手中抓着的正是韩卿繁的手。
韩卿繁居高临下地垂眸,似笑非笑地看她。
“对不起韩老师!”鹿时希吓死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跟韩卿繁道歉。
要死,这一幕要是被拍到放了出去,她还不被韩卿繁的粉丝给屠杀了!
韩卿繁没什么别的反应,淡淡说了句,“没事。”
鹿时希转回身,捶了一把齐雨杉,然后蹲得规规矩矩的,一动不敢乱动。
她没看到的是,在她回身后,韩卿繁扬起了唇角。
韩卿繁说没事,是真的没事。因为其实根本不是鹿时希去抓的他,而是在鹿时希倒下来时韩卿繁主动去扶她的。
谁敢骂她。
一旁的舒林烟收回了吃瓜视线,眉峰轻轻跳了下,心想回去一定要跟池砚一起分享这个瓜。
——
下了台,鹿时希的灵魂才回到了她身上。
别人看舞台上的她非常淡定,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鹿时希现在才回过神。
灵魂回归之后的后遗症就是,在舞台上没流的眼泪在台下一股脑全流光了。
不过鹿时希还是很要面子的,就算哭也是自己躲到洗手间一个人哭。
哭爽了,她擦擦脸走出卫生间,刚走出一步就被吓了一跳。
“哟!”鹿时希往后一退,看清来人之后才回了一口气,“你怎么在这儿?”
韩卿繁靠在女厕门口的墙上,西装外套解开了扣子,露出里面质感极好的黑衬衫。见鹿时希出来,他就这样侧头看她。
鹿时希被看得心跳乱了一拍。
来了来了,韩卿繁带着他的***技巧走来了。
“等你。”韩卿繁回答地直白,这也在鹿时希的意料之内,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可太清楚韩卿繁是个什么坏胚子了。
鹿时希免疫了,她抬头看了看牌子,说:“这可是女厕,你在这儿待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说到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鹿时希的话一顿,脑子里突然闪过几个月前电梯里的那段对话,耳根子又红了。
韩卿繁也注意到了,他***唇角朝她笑,又开启了低音炮攻击,“所以啊,我们去个没人的地方。”
鹿时希都能猜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于是立马往旁边跑开,跟他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韩老师你别闹了!”她是真不高兴了,韩卿繁也不再逗她。
“行了,你***哭这么久,这边早就没人了。”
???
“你怎么知道......”
他怎么知道她是跑厕所去哭了。
韩卿繁点了点她的眼睛,“你看你那兔子眼。”
鹿时希摸上眼睛,虽然刚才在里面补了妆,但是现在摸上去还是肿肿的,眼底的红应该也还没消散。
鹿时希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说:“谢谢你韩老师,之前我跟毛巧儿的事情是你帮忙的吧?”
这件事她记了好久,就想跟韩卿繁当面道谢。
韩卿繁倒也没遮掩,大大方方地说:“嗯,是我。”
“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好多麻烦......”鹿时希皱了皱眉,“是我外公又麻烦你了吧。下次他再这样你别理就行了,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么——”
“没必要?”韩卿繁清淡的声音打断了她。
鹿时希抬头,“啊?”
韩卿繁垂眸看她,“帮你也是我自愿的,你做得好,我愿意帮你,就这么简单。”
嗯?韩卿繁这是在夸她吗?
可是......
“可是这样我欠你太多人情了。”她不想欠别人的人情,特别是韩卿繁的。
“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韩卿繁似笑而非地看着她。
这......
按照电视剧里的套路,接下来就是以身相许了。
鹿时希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垂头想了想,手里摸到了什么东西,她从口袋中拿出,张开手举到韩卿繁面前,明媚一笑,
“请你吃糖。”
女孩白嫩的小手里躺着一颗牛奶糖。
还真是个小孩子,行为是小孩子,吃的糖也是小孩子吃的。
韩卿繁哼似的笑了一声,抬手并起两根手指点了点鹿时希的脑袋,“留着自己吃吧,小朋友。”
鹿时希被戳地往后退了一步,嘴里哎哟了一声。
“明天有安排行程吗?”聊久了,韩卿繁差点忘了他来找鹿时希真正的目的。
“好像没有。”组合刚成团,节目组说给她们放一天假,过两天再去盛创签约。
韩卿繁点点头,“嗯,那明晚我来接你。”
“去哪?”
“我家。”
???
一上来就这么***的吗?韩卿繁这速度有点快啊,怎么这么快就约女生去他家了,这是个渣男吧!
不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跟这么个绝世大帅哥待在一起,名义上他们还是未婚夫妻,鹿时希在国外待久了思想也开放,想了想觉得自己也不亏。
呀,那明天要穿什么呢......
“想什么呢?”韩卿繁没有感情的声音打断了鹿时希脑袋里的天马行空。
咦?难道她龌.龊的思想已经表现地这么明显了?
韩卿繁看她的眼神有些嫌弃,“是去城西,韩宅。”
韩宅,那确实是韩卿繁的家,韩爷爷和韩叔叔就住在里面。
但是......
“我为什么要去那儿?”
说到这,韩卿繁才正经了起来。
“爷爷要见你。”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星辰不及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