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魂(苏律引归)

度魂(苏律引归)

导读:苏律引归小说————度魂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梦非银所著,讲述了CP:闷***宠妻攻Xrenqi深柜受。感情线30章开始正式发展。突遇灵异事件,正当苏律以为自己要凉,却

小说介绍

苏律引归小说————度魂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梦非银所著,讲述了CP:闷***宠妻攻Xrenqi深柜受。感情线30章开始正式发展。突遇灵异事件,正当苏律以为自己要凉,却

苏律引归内容介绍那到底是何番梦境呢,说不清道不明,仿若沦陷于黑暗深渊,又仿若胸口压着一块***的石头,压抑得教人喘不过气,顷刻,麻痹感自四肢向全身蔓延,苏律的身体猛地抽搐了两下,顿时便感到一股似要撕裂身体般的剧痛如浪潮般向他袭来。
猛然惊醒,太过真实的痛楚好像还残留在他的身体内部,苏律心有余悸地动了动手臂,疼痛感仿若只是假象,唯有些微的酸麻在他四肢上留恋徘徊。
并不记得刚才做了什么梦,但是因为那个梦的缘故,苏律有那么一瞬误以为这是他的房间,但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此时已经入夜,黑漆漆的房间只能靠苏律桌上的一盏小夜灯来点亮。小夜灯的光线不算很亮,不过足够他看清四周情况了——
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只做了些简陋的装饰。包括苏律跟前的这张办公桌,这间办公室一共不过八张小小的办公桌。哦对了,他今天是在公司加班,苏律一下子想起来了。

度魂苏律引归全文阅读没错,即便今天在外跑了一整天的业务仍然一无所获,可是他手头上要处理的事情仍然很多。平时大约十点前就能回家了,可是今天却好像出了点意外。
不远处挂在墙上的时钟,分针还差十多分钟就要走到十二点的位置了。空调关了几个小时,办公室里已经感受不到丁点儿的冷气,也许也有刚才噩梦的影响,苏律出了一身汗,被汗水浸湿的白色衬衫紧紧地贴在他身上,隐隐地可以看到他身上精瘦的肌肉。
四不透风的小小办公室,闷热得教人受不了,所幸办公室现下只剩他一个,倒也用不着顾虑什么仪态。苏律连忙解开束着脖子的领带,连忙解开领口的几颗扣子,将衬衫从裤子内抽出,轻轻地扇了下风,然,感觉没好到哪里去。
“呼!”
遥控板藏哪儿去了?苏律找了一圈,却不知空调遥控器被谁收起来了。他猜八成是给他们部长收起来了。即便现在没人,但擅自去翻人家抽屉似乎也不好。
没有办法,只能开窗通风。
才一打开玻璃窗,一股凉爽的夜风便穿过窗子吹进室内。热极了的时候,就算只有一阵微风,都是***的,苏律不由得惬意地舒了一口气。
橙光与黑暗交织融合的城市夜景不顾苏律意愿地跃入了他的眼帘。来到这个城市两个多月,说起来这还是苏静第一次像这样远眺这座城市。
天上没有星星,空荡荡的天空只圆月占据了大半,孤零零地散发着柔和而诡谲的白洁月光。深夜的城市相较白日静了许多。没有喧嚣的车辆,空旷的马路上只有孤独的路灯将昏黄的灯光遍洒到公路上。在这初夏的夜里,连风都被热得犯了懒,没有风声的城市此刻静得像是一座死城。夜空之中,飘飘红絮如雪花般飞舞,美得略显不可方物却又如此妖冶。
嗯?雪花……?
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好一会儿,苏律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人工降雪?……也不可能吧?”且不说这颜色,怎么想都不会有哪个地方在夏天进行人工降雪。是从哪里来的?
着实不像是人为造成的雪花好像从天上落下的,但是细心点观察的话则又会发现,这些雪花似乎是按着某种轨迹向着某处飞去的——
就像是被吸引着、又像是在指引着什么。
苏律的目光追着雪花而去,却在那视线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与他所在大楼之间隔开一条马路的废弃大楼。因为隔得有些距离,他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只能从那长得会被夜风吹起的长发、一身长到脚踝的白色连衣裙以及红色的皮鞋,猜测对方应该是名女性。
女人向着天台边缘走近,被废弃了的大楼天台上堆积了不少的废弃物,本该有的栅栏自从台风被垂落过后更是被全部拆除。
一步、两步……毫不迟疑,数步而已,女人站上了天台的边沿。夜风吹拂过女人的身体,吹起的头发、裙子随风轻轻扬起,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错觉。缓慢得犹如电影慢镜头,女人缓缓回头,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可是苏律还是坚信他们在那一瞬间对视上了。心中的惊错来不及发作,却见女生无畏地向半空迈出了一只脚。
空中飞舞着的红雪的势头越发地大了,明明是炎热的夏夜,却有一阵令人冷到发抖的大风吹过。
*
“不要啊!!!”苏律大喊着探出身体,半探出的身体自然无法接到任何东西。
女人犹如一只断了翅的蝴蝶,白色的裙子在空中飘飘飞扬,而她的身体则被地面牵引着直直下坠。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结束得又是如此迅速,苏律的大脑登时一片空白。几乎是下意识地,苏律猛地转身,抓起桌上的手机,拔腿就朝着事发地点飞快地跑过去。
大楼里应该没人了,所以他并没有在等电梯上浪费时间。

度魂苏律引归免费阅读空荡荡的电梯里,苏律的心砰通砰通一阵狂跳,就算曾经演练过无数遍,然而现在他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他居然在一片混乱中无法反应过来正确的处理方法。
不,根本与训练实操有何关系,他本就是这种心理不佳、反应迟钝的人。
颤抖的手指在半空中空划了好几次,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手机都还没解锁。就在他慌乱之际,电梯到了一楼,苏律按下三位数就连忙跑出了大楼。
没有想象中血肉横飞的惨象,称不上有特别干净的路面上甚至连人影都见不到,更不要说是一点血迹。
掐掉了才接通的电话,苏律难以置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脸,伸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的双眼所看到的仍然跟刚才所见的一模一样。
“是我看花眼了?”从刚才那个人跳下来的位置来看,应该就在这附近才对啊?可是为什么会看不见人?
红色的大雪还在继续下着,完全没有要停的迹象。落到苏律脸上的红雪冰冰凉凉的,就好像真的大雪一样。是在这时,苏律才注意到,那纷纷扬扬下着的红雪竟然在它们要落到地面上的瞬间消失了踪影。
地面上干干的,没有一点雪印。
“喀沓”
“喀沓”
“喀沓”
有些拖沓、像是硬鞋跟与瓷砖相撞的声音将寂静打破。
苏律向声源处看去,目光微微一扫,只见在那废弃了的旧楼大厅里,不知何时居然多了一个人。
那人的头发很长,黑色的长发没有扎起,而是如瀑布般披散在身后。一条晕染红色的白色长裙款式很简单,但是显得她的身材更为纤细小巧。
明明应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苏律却莫名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有点眼熟。
女人不知是要做什么,在大厅内迟缓地走着——那样子看着乍似一个幽灵,寂静被她踩高跟鞋的声音所打破,踢踏、踢踏……缓慢却十分规律。
这个点,一个女人跑这废楼里干嘛?
“哎!这个楼已经被废弃了!禁止入内的!”
他的声音确实很大,空旷的大厅内回响着他的声音,可那女人却置若罔闻,只迟缓地自己走自己的。
这座大楼废弃已久,大约一个月前还有不知道哪儿来的人大晚上玩什么冒险游戏而在废楼里受伤,结果废楼彻底拉起了隔离线。大晚上的放着一个女人乱走乱跑的万一出事就不好了,这是出自于一个男人的责任感,苏律叹了口气便一个箭步追上女生,一把扣上女生的肩膀拉住了她。
“这里关了很久了,你大晚上一个人乱走会有危险的!”
女生一顿,头很不自然地缓缓向后转来,绝不是一张正常人的脸惊得苏律只觉一阵寒意顺着他的脊髓向他大脑涌来。

小编推荐理由

度魂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