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帝君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青致幽隐)

这个帝君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青致幽隐)

导读:青致幽隐小说————这个帝君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砚玄所著,讲述了作为一个莫得金手指的虚假穿越者,青致历经地狱难度,但还是破界飞升,成为天外帝君,并把毁于大劫的修真界

小说介绍

青致幽隐小说————这个帝君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砚玄所著,讲述了作为一个莫得金手指的虚假穿越者,青致历经地狱难度,但还是破界飞升,成为天外帝君,并把毁于大劫的修真界

青致幽隐小说简介

青致不得不承认,作为一方帝君,享有无尽的寿元,固然是一件好事,但也很容易感到无聊。
好在,现在他多出了一个小号。
他的小号此刻正站在舷窗前,视线越过堕入气层时被烧灼得焦黑的舰翼,能够看到一柄巨剑斜插在不远处的山峰,直穿入云,几乎贯彻了天与地。
这柄剑形制古朴,幽青色的剑身爬满了道道裂隙。玄色的魔气自裂隙逸出,在剑身袅袅缠绕,吸引了一头头狰狞诡怖、难堪形容的魔物在周边逡巡来去。
科技感与玄幻感共同营造出极致诡谲的画面,不过青致对此倒是丝毫不感惊奇。

这个帝君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全文阅读

他心下更多的是恍如隔世之感——毕竟这是万年前便已经历过的事件。
万年前的一场舰船失事,使他穿越到了这个名为太吾的修真界。
不过,不同于各类穿越作品的主角,青致是一个虚假的穿越者。
虽然他也按照普遍套路,入乡随俗踏上仙途,但是金手指莫得,老爷爷莫得,修行资质莫得,外挂神装莫得,因为不是本土生灵,为世界意志所排斥,就连天道气运也为负……
总之历经各种地狱难度,但还是倔强地破碎虚空,成为天外帝君,并在太吾毁于大劫后,仁义至尽地回来把世界给重塑了。
随着世界重塑,历史的车轮也因此顺着原本的轨迹重走了一遍。
哪想,当历史重演到了当初他穿越太吾的时间节点,居然莫名复现出了破界而来的舰船,以及包括他在内……众多莫得牌面的虚假穿越者。
严格来说船上的乘客们也算是重生了,不过他们并没有上一世的记忆,所以一个个都慌得一批,这会儿正在讨论飞船究竟是堕毁到了哪里。
一个青致略略眼熟的小胖子说出了正确答案,认定这是一个修仙世界,因为他在往这边逃过来的时候,看见了有穿着奇装异服的人脚踩长剑在天上飞来飞去。
小胖子的发言引起了一片哗然,有人兴奋地尖叫说,既然穿到了这里,那岂不是可以修仙?
青致:……想桃子吃。
飞船堕毁在了魔气侵染之地,地狱难度的开局。
想修仙?先努力活下来再说。
不过,他就不用努力了。
青致离开舱室,施施然向外走去。
——上一次实在太苦了,眼下既然得到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他要当一个快乐的沙雕选手,把虐主升级剧本变成无脑爽文剧本,什么开心干什么。
比如,去一趟购物区。
……
购物区。
体表覆满玄色坚鳞的暗甲魔鼻孔忽地翕张了两下,把双爪中***的肉球给丢下了。
这个肉球是用人体拧成的,被它丢到地上,噗地一声散了架,残肢与污血溅了满地。
这些从天而降的人族,来得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却是前所未见的废物,体内居然一丝灵力也无。对它一个高阶魔族来说,连作为食物都不配,顶多也就是当当消遣的玩具。
而这玩具当得其实也不合格,因为实在太弱了,还没碰两下就死了。
好在,现在又来了一个新的。
暗甲魔***的魔躯在空中漂浮,缓缓迎向了这个新来的玩具。
新玩具要省着点玩,它故意把逼近的过程拉得漫长,以欣赏这个玩具绝望之下的极致恐惧。
但让它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玩具完全没有展现出什么恐惧。
他见它逼来,也就停步,神情淡淡地站在了那里。
然后,它就听到了直传识海、不受语言系统限制的精神讯息——
“你等下,我开大号送个装备哦。”
暗甲魔惊愕,旋即狰狞的魔脸上露出人性化的茫然。
这个人族居然还会传递精神讯息,不过话说回来,“大号”是什么,“装备”又是什么?
这就触及到它的知识盲区了。
想不明白它也就懒得再想了,会传递精神讯息的人族,总该比那些一般的人族要耐玩一点,暗甲魔饶有兴趣地向前逼近,伸出手爪……
没伸出去。
空间不知为何开始扭曲,极大的压迫感,把它固定在半空,完全失却了行动能力。
暗甲魔吃了一惊,旋即看见,无尽虚空水波般荡漾着,撕出了一道狭长的裂隙。
裂隙另侧,源源流泄出玄妙、幽邃,而又无比强大的神秘气息。
暗甲魔大眼睛瞳孔瞬间地震。
它看到一个虚影,一个飘渺空灵、风华倾世的虚影——
这道虚影隐蕴着世间至道至理,逸散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威压,更重要的是,他和站在面前的这个人族,眉眼别无二致,如若双生。
裂隙另侧,万法帝君屈指轻弹,一个储物戒指渡出虚空,落到了青致手中。
青致接过,戴上,随便摸了张符纸丢出来……
暗甲魔:“!!!”
作为拥有灵智的高阶魔族,暗甲魔瞬间便明白什么是“大号”与“装备”了。
它被空间之力压制得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符纸迎面飞来,极致的恐惧与绝望席卷而至,眼眶,逐渐变得丝丝湿润。
哭了。
怎么可以这样?
——这也太欺负魔了!
繁复的符文亮起,那坚比金石的玄色暗甲片片碎出细密裂痕,***的魔躯此刻脆弱的像是沙塑,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便化作了飞灰,扑扑簌簌,落了一地。
裂隙消湮无形,空间重归稳定。
青致甚至懒得多给它一个眼神,他从灰烬上踏过,走到食品区停下,转向那摆放着琳琅满目各类商品的货架。
冷白的灯光为他的五官投下深邃立体的阴影,缓缓扬起的双臂越发拉长了那的修长优美的身形。
倘若某位域外天魔在这里,凭着暗影生灵的天赋神通,必然可以听到他心中的喟叹:
『虾条、锅巴、辣条……咦,居然还有薯片?』
『啊!』
『一万年前的味道,还真是让人怀念。』
……
舱室里,对于穿越修真界的热切讨论还在继续。
直到一个穿着深灰半裙,有着颇为高挑的身材,兼容明艳但却丝毫不减飒飒英气的女郎站起来,***拍了拍面前的桌子:
“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低沉的嗓音把整个舱室震得一静,人们的目光纷纷看过来,直到这时才留意到,这个长相过分好看的小姐姐……性别男。
“我们穿越了,政府的搜救是不用想了。我刚往周边看了看,这一带似乎是怪物的领地,没有人烟,没有任何人能够给我们提供支援。”
相比修仙之旅,靳桑更加关注现实问题,“我们必须尽快搜索一下物资,尤其是武器,食物,水……谁知道武器库和食品仓库在哪里?”
舱室里一片安静,然后面面相觑。
舰船太大了,普通乘客被允许的活动区域有限,还真不知道武器库和食品仓库在哪里,是依旧存在,还是不幸随着坠毁时的爆炸而毁去。
“那就先去购物区取一些食物用具,路上看看上否能找到地图,”靳桑作出决策,“有没有人和我一起去?”
“那、那个,”一个中年男人唇颤目霎地向购物区方向看了一眼,“我就是从那边逃过来的,购物区……购物区……”
他声音颤抖着,把他在购物区的见闻说了一遍。
“正因如此,才更要去,看看能不能抢救出来些什么,眼下这般处境……物资没了,就全完了。”
靳桑把末梢微卷的长发扎成了马尾,已经在往外走了,“当然,是要格外小心一点。”
几个胆大的年轻人表示同意,跟着靳桑,蹑手蹑脚地移动到了楼梯的转角处,靳桑脚尖勾着扶手把身躯倒吊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看向斜下几层的购物区。
购物区一带被怪物肆虐过,缠绕着一层黯紫气息的尸体横七竖八倒伏了一地。
离尸体不远处是给顾客准备的桌椅,一个年轻人正坐在那里。
颀长的身形让人想起清涧旁雅逸的修竹,淡泊的气度则有若似即似离的风烟,一本古雅的书册摊开在他面前,他正一边在书册上写着些什么,一边优雅潇洒、矜贵疏漠地品鉴……
品鉴桌子上一字排开的多种口味的薯片。
“???”
靳桑脚尖一滑,险些从扶手上倒栽葱掉下来。
他大力眨眼刷新视野,觉得刚刚一定是看错了些什么。
于是,他也就因此看得更清楚了——
摊开在桌子上书册页面正中画着一盒薯片,和这家伙目前正在吃的那盒一模一样,根据逻辑推理这应该是个手帐本,他就这么坐在尸山血海里,一边吃薯片,一边做手帐……
靳桑懵圈。
再往远处扫一眼,购物区的食品货架整个儿已经全空了,显而易见,就剩下了那么几盒薯片!
懵圈之余,靳桑的头顶有点冒烟。
他一个倒翻下来,几下起落,便下完了扶梯,落到了一层的地面上,冲过去拉着青致一顿摇晃。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这个帝君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免费阅读

怀旧零食品鉴大业,惨遭打断。
看着气得冒烟的靳桑,和跟在他背后的那一双双懵逼的眼睛……
青致:“!!!”
——试问,身为一方帝君,开小号吃零食被一大群人抓了现行并强势围观是什么体验?
青致:谢邀,不知道别的帝君是什么体验,作为一个社恐选手,他选择当场社会性死……
『不对,不行,要坚强。』
『不能因为这个就社会性死亡。』
青致在内心疯狂给自己打气。
『反正他们又不知道我是万法帝君小号……』
『再说都决定要放飞自我了,吃点薯片怎么了?』
『——明明应该理直气壮!』
青致坚强地一脸理直气壮。
靳桑微怔了一下,把他给放开了。
点了点头:“我懂了。”
青致:“?”
你懂什么了?
“我们去取物资了,你先在这里坐着,待会儿跟我们一起回去,”靳桑的声音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得无比温柔,“这里不安全,千万不要乱跑哦。”
青致:“??”
不是,你到底懂什么了?
作为一位社恐……不,高冷人士,遇到不懂的地方,当然是绝对不会问的。
于是富有探索精神的青致,为了弄明白靳桑到底懂什么了,也便乖巧地又跟他回去了。
取回了物资,接下来便是对其清点分配,以及对后续事务进行安排。
眼下靳桑已经成了穿越者们的领导者,他同情地没有给青致安排任何任务,非常照顾。
对此当然会有人提出异议,靳桑把人拉到一旁,悄声说了几句。
提出异议的人:“我懂了。”
然后跟着也向青致投来了关爱的目光。
青致:“???”
你怎么也懂了?
青致看着靳桑琢磨,究竟是懂什么了,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对他这么照顾?
等等,这家伙好像有点眼熟!
一万年前的事情,很多已经记得不很清楚,青致艰难回忆,差点开大号用推演之术作弊,好在终归还是想起,当前,他曾见过靳桑。
——更确切地说,是见过靳桑的尸体。
当时他第一时间逃出了舰船,后来荒野生存缺少物资,又回船上来取,哪想舰船却已被一伙全副武装的人所占据。
他没有贸然与他们进行接触,而是首先隐藏在外围进行了一番细致的观察,然后便在舰船不远处发现了靳桑的尸体。
靳桑死状极惨,全身不着寸缕,遍体鳞伤,尤其是下身血肉模糊,不用想便知道他死前承受过何等的痛苦与屈辱。
这给了当时的他以极大的冲击。
这是有关靳桑的唯一一点回忆,完全无法解释他为什么对他这么照顾。
但不管怎么说,看在他对他这么照顾的份儿上,这一次不妨看着一点,别让他再死了。
于是……
穿越者们加强防御,青致看着;
穿越者们搜寻物资,青致看着;
穿越者们修理小型救生舰,青致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
穿越者们:“???”
这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不过这些穿越者并不知道,青致在一旁看着,也是很辛苦的。
因为实在太无聊了。
所以当有一个年轻人向他走来,看起来对他颇有些不满时,青致立刻期待地抬起了头。
无脑爽文的剧情,往往是从一次小矛盾开始的。
很显然,接下来就是遭受质疑,然后强势打脸的套路展开了!
然而,年轻人还没走到他身前,就被小胖子给拉到了一边。
小胖子低声和他说了一番。
年轻人点头:“我懂了。”
然后他看向青致,原本不满的神情变得无比温和,眼底满是同情与怜悯之色:“瓜子嗑多了渴,你要喝水么?”
青致:“?????”
你们怎么都懂了?
到底懂什么了?
……总感觉懂的是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呢。
在一道道“我懂得”的目光中,青致认真负责地看到了这天,一个一身冲锋衣血迹斑斑的男人来到门外,想要上船。
这个男人卑微又可怜地说起,自己和同伴当时因船上危险,就逃了出去,在外面辗转了几天,哪想魔物肆虐,实难生存,不得已又逃了回来,希望靳桑能够准许他们融入,给他们一条活路。
“你同伴呢?”靳桑询问。
“他们在远处躲着,因为不确定船上还有没有怪物,也就没敢带大伙儿过来,我先探探路,”男人说,又心有余悸道,“还好已经没了,你们是怎么控制住局面的?”
“怪物好像对我们失去了兴趣,没有再来袭击,”靳桑并没有听出这个男人询问中的试探之意,反倒因为他只身探路的胆气对他产生了挺不错的印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元伟。”
“好的元伟,”靳桑点头,“你去招呼大伙儿赶紧上船,外面不安全。”
元伟千恩万谢地走了。
由于他背过了身,靳桑完全没有发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狠戾与贪婪。
不过,某个过分任性的不想努力人士从廊道里走来,倒是饶有兴味地把他多看了一眼。
他身上自带着一种与环境不甚相融、大大有别于常人的独特气质,让元伟心间略略有些慌乱。
于是便拉过了一个中年人打听:“那个人是……”
中年人低声给他说了几句。
元伟愣了一下:“喔喔,懂了。”
……难怪看起来和一般人不大一样呢。
元伟放下心来,回想着青致适才那惊鸿一瞥,以及靳桑那容色逼人的女装扮相,喉结滚动了一下,大大地吞下了一口馋涎,下了舰船,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夺了船,别的不管怎么,这两个人肯定要留下来。
真他娘的好看。
元伟是个荤素不忌的人,更何况如此末日场景,怎么搞都不会怀孕的男人,显然比女人要耐玩得多。
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
舰船上。
青致取出本手账,找了个角落,拉了张椅子,安安静静坐了下来。
倒是并没有对靳桑进行提醒。
因为他一提醒靳桑就会小心,一小心把入口一封,元伟一行人就上不了船了。
作为一个谨慎的人,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正确的做法当然是在这里等着,让元伟送货上门……
然后照单全收,一锅端了。

小编推荐理由

这个帝君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