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女婿(叶枭唐婉)

暴富女婿(叶枭唐婉)

导读:都市小说——抖音热推主角是叶枭唐婉小说暴富女婿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汤圆本尊所写;“还有事吗?”沐宇晨冷冰冰地问道。叶枭搓了搓脸皮,喉咙发干道:“那个……你在哪儿呢?我请你吃饭。”“姓叶的,你给我听好

小说介绍

都市小说——抖音热推主角是叶枭唐婉小说暴富女婿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汤圆本尊所写;“还有事吗?”沐宇晨冷冰冰地问道。叶枭搓了搓脸皮,喉咙发干道:“那个……你在哪儿呢?我请你吃饭。”“姓叶的,你给我听好了,你以后九点以前再给我打电话,我生撕了你!”沐宇晨咬牙切齿说了这一句,挂掉了电话。

小说简介

叶枭曾经也算是个富二代,但自从父亲出事昏迷不醒后,叶枭的境遇便一落千丈了。虽说之后曾靠着自身努力发了笔小财,但却在中途被合作伙伴卷走千万资产再次一贫如洗,只能回故乡给曾经同学打工。可谁知这家伙也是人面兽心,竟设局逼叶枭交出妻子唐婉,不然就让他坐牢背债,就在叶枭几乎走投无路时,他的账户突然多出了近两亿美金,紧接着一个电话打入,那头竟说这钱是当初那笔投资的分红……

暴富女婿免费阅读

第一章:钱,收到了吗
江城。
金融街,科创大厦。
“大力,你开什么玩笑,咱俩是大学同学,是兄弟!你就这么玩我?”
叶枭的面前,老总张大力正坐在老板椅上抽着雪茄,办公桌上,是七千块钱,叶枭的遣散费。
半年前,在张大力的授意下,叶枭成为了公司理财项目组的负责人,做了一个理财平台,半年正常集资两千万。
但三天前,投资人要取现,叶枭却发现平台里已经没钱了,细查才知道,整整两千万资金,全被张大力以做假账的形式抽走了。
叶枭的理财平台,暴雷了,如果不把这两千万补上,就得坐牢。
张大力面带讥笑地看着叶枭,不屑道:“兄弟?……槽,你也配!还以为自己是叶家大少呢?再说了,你也搞金融这么多年了,这事儿见的还少吗?你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你得有觉悟有义务承担这个项目所带来的风险!”
“为什么呀?我得罪你了?”叶枭难以接受道。
“没得罪啊,我还得谢谢你呢,当年要不是你拉我一把,我张大力哪会有今天?”张大力一笑:“不过,我看上你老婆了,让你老婆陪我睡两年,两千万给你平了,另外再给你升职加薪,讲理吗?”
叶枭上头了,看向了办公桌上的烟灰缸。
想动手。
张大力见叶枭一脸怒气,却全然没把他当回事,继续道:“人,既然落了难,就得认清现实,大二那年,老子肄业,下海七年,现在多了不敢说,身家上亿是有的,你呢?”
“知道你本科毕后去南港混了四年,还发过一笔小财,可现在不还是回来给我当狗吗?”
“要不是看在你老婆的份儿,我当初能收留你?”
“操行!”
叶枭曾是江城有名的富二代,但大三那年家道中落,父母又出车祸,大学毕业后,一猛子扎去了南港,凭着天赋与机遇在金融业捞金上千万,却因一次投资失败,一贫如洗。
重重打击下,叶枭如今屈居人下,早已没了当年那股子最穷不过要饭的冲劲。
“话,也跟你说明白了,老婆让睡,要什么给你什么!不让睡,滚蛋!别回头被经侦抓了,牢底坐穿!”张大力豪横道。
叶枭的眼睛通红。
办公室里,还有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叫管小丽,是张大力的秘书。
“张总,您就这么让他这么滚蛋,也太便宜他了,别忘了,这窝囊废一年前买房,还仗着您的面子从财务支走十二万呢,到现在还差着八万多呢。”管小丽落井下石道。
“那十二万的事你不提,我都忘了。”张大力道。
“您哪会在意那点小钱!”管小丽咯咯发笑:“那这七千块钱,就别给他了?”
“成,这钱你拿去买化妆品,晚上画仔细点儿,按照叶枭他老婆的样子画,让我痛快痛快。”张大力色眯眯地笑。
“讨厌!”管小丽白了张大力一眼,一脸***。
嘀咚!
这时,叶枭的手机忽然响了。
是一条交易短信。
账号:*1076。
金额:173760021.00美金。
类型:外币出入账交易。
时间:08月9日15:44。
叶枭感到一阵好笑。
刚被大骗子摆了一道,现在又连小骗子都觉得我好欺负吗?
叶枭收起手机,冷冷注视着张大力。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空看手机,你还真是窝囊到家了!”张大力讥讽道:“怎么着,这个月又该还房贷了?听我一句劝,别挺着了,给爷磕一个,把你老婆借我,什么事帮你应着,而且下周同学聚会,让你开上宝马,显摆显摆,车主写你的名!”
“窝囊归窝囊,但你今天办的这事,不地道。”叶枭终于开口道:“从今往后,你我不再是兄弟了!”
“刚刚都说了,你不配,你现在连给我提鞋都不配。”张大力骂道:“我也忍了好些年了,大学那会儿就喜欢唐婉,但你那会儿还是江城首富的儿子啊,我比不了!可现在呢?你在我眼里,算个什嘛东西!”
“你确实不是个东西!”叶枭道。
随着这话落下。
“嗡”一声!
叶枭猛然推了办公桌一把,直接将张大力挤在了里面,又迅速抄起桌上的烟灰缸,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开花了!
在场的管小丽,懵了。
没想到在公司一向窝囊的叶枭,竟然真会对张大力动手!
砰!
砰!
一下接着一下。
“啊!啊!”
张大力在惨叫。
乓啷!
出完气,叶枭随手将烟灰缸丢在了一边,转身朝管小丽走去。
“你要干嘛?!”见叶枭怒气腾腾,管小丽惊恐万分。
啪!
叶枭扬手落下。
耳光响亮!
管小丽的脸被打歪了。
“哎呀!我刚打的针!”管小丽抱怨。
吐!
叶枭又往她脸上啐了口唾沫:“你就算往你脸上打再多的玻尿酸,你也是个烂***!”
话落。
他扬长而去。
管小丽抹了一把鼻子上的血,脸上的唾沫,冲着门外的办公区大叫道:“来人啊!叶枭个混蛋把张总开瓢啦!都死光了是不是!谁拦住叶枭,张总给他涨十倍工资!”
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拥而上。
叶枭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办公区,走出公司的时候,已是鼻青脸肿。
公司内。
张大力捂着一脑袋血,在众多员工的搀扶下,去了附近诊所,气急败坏道:“给行业协会打电话,把叶枭那混蛋拉黑,从今往后,老子让他寸步难行,汽车金融的路也给他封了!”
另一边。
叶枭走在裹挟在钢铁森林的道路上,没回家,而是去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当年那场车祸,母亲死了,父亲没死,却成了植物人。
嘀咚!
又一条短信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是一条房贷催款信息。
3276元。
不多,但对现在已负债两千万的叶枭来讲,却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步一步,走在路上。
夕阳西下时,叶枭一身疲倦地坐在父亲的病床前,看着已是瘦骨如柴的父亲,潸然泪下:“爸,醒醒成吗?儿子熬不住了。”
曾身为江城首富的叶国正,躺在病床上,还是一动不动。
身后,传来护士长的声音:“叶枭,住院费该结了啊,都欠两个月了,要不是你爸跟院长认识,早给你撵出去了。实在不行,你也别充孝子了,你爸都躺八年了,醒不过来了,把他弄回家得了!”
叶枭吸了吸鼻子,轻声道:“成,我回去跟我媳妇商量商量。”
晚上。
叶枭刚进家门,就看到老婆唐婉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刚热过的剩菜,身上的职业装还没来得及换,明显是刚下班。
两人是大学同学,唐婉是江城大学的校花,也是江城出了名的大***,倾城之貌,艳名远播。
唐婉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却也是妥妥的中产阶级,父母都是企业高管。
当初她要嫁给身处低谷的叶枭,父母死活不同意,可她死活要嫁,于是跟家里闹掰了。
跟着叶枭过了两年苦日子,唐婉没有过半句怨言。
小两口去年才买了这套两居室。
不大,温馨。
在叶枭眼里,她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
唐婉见叶枭鼻青脸肿,微微一怔,但没多问,还是如往常一样:“回来啦,赶紧洗手吃饭,晚上公司开网络会议,南港那边有个大财团要并购我们公司,我得表现好点,不然有被劝退的风险。”
叶枭轻声道:“婉,我失业了。”
唐婉又发了个怔,挤出一个笑,柔声道:“没事,大不了我养你几个月啊,都大半年了,看你整个人状态都不好,在家休息休息也好。”
叶枭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咱俩离吧。”
唐婉如遭雷击。
叶枭咬了咬牙,说道:“房子归你,房产证也下来了,卖了以后匀给我点就行,我爸住院费该交了。”
哗啦!
唐婉手中的剩菜,落在了地上。
叶枭不敢与她对视,换上拖鞋,走向了阳台。
嘀咚!
这时,叶枭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还是一条短信。
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显示是南港地区。
“钱,收到了吗?”

暴富女婿全文阅读

第二章:暴富归来
钱?
叶枭忽然想起下午收到的那条交易短信。
但,又没往心里去。
棱角分明的脸上,又一次浮现出一抹苦笑。
可不觉间,泪水已从他的脸上滑下。
刚刚对唐婉说要离婚,是发自内心的。
一句话,受得了自己穷,自己被人看不起,受不了老婆跟自己一起穷,一起被人看不起。
她挺好的,真挺好的。
就让她回娘家吧,真的没必要跟着自己这个穷鬼过日子。
况且,自己还有坐牢的风险。
房子是十六层。
站在阳台上,叶枭第一次想一了百了。
两千万的窟窿啊,怎么办!
自己进了监狱,老爸怎么办,谁管!
啪!
叶枭狠狠抽了自己一记耳光。
“你干嘛呀!”身后传来唐婉的哭声。
叶枭转身把阳台门拉上了,背对着唐婉,倚着阳台门,沙哑道:“滚!”
“张大力傍晚给我打电话,我都知道了!”唐婉大声道。
叶枭没说话。
“我信用卡还能透两万呢,咱爸的住院费不是缴不起,你欠的那些账,我也陪你一起还,实在不行我们跟张大力打官司,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唐婉哭道。
叶枭还是没说话,只敢在心里说一句。
我爱你。
唐婉哭了一会儿,看了看阳台窗户,抽泣道:“混蛋,我怀孕了,你要有能耐你就从阳台跳下去,然后我也别活了,一尸两命!”
说完,她转身离去。
砰!
身后传来唐婉摔门的声音,叶枭心里一突突。
怀孕了?
叶枭脑袋一片空白。
愣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追了出去。
但跑到楼下,却已不见唐婉的身影。
叶枭连忙拿出手机,给唐婉打电话。
却在这时,那个南港地区的陌生号码又打了进来。
叶枭心烦意乱地接通后,吼了一声:“没完了是吧!你他妈用这点伎俩骗人,就为了那俩钢镚,丧良心吗!”
吼完,挂掉了电话。
然后,拨打了唐婉的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
叶枭挂掉电话,着急的冲着周围大喊:“唐婉!唐婉!”
好似一条疯狗啊。
与此同时,江城枫叶国际酒店。
一个一头齐耳短发的中性女子,愣愣地看着手机。
旁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长发女人,忍不住问道:“小姐,什么情况?”
中性女子摊了摊手,发懵道:“不知道啊,这货神经病吧!居然把我看成骗子了。”
“是不是打错了?”长发女人问道。
“没错啊,就是这个号码。”中性女子说道。
“再打一个?”长发女人道。
“算了,以前在南港跟他共事那么长时间,知道他什么狗脾气,可能在气头上呢。”中性女子想了想道。
“那明天我上门找他。”长发女人道。
“我自己去就好了,这两天你把宏洋控股盯紧点,并购的时候别出什么岔子。”中性女子说道。
“好。”长发女人应了一声,然后又想到点什么,轻声道:“对了,除了叶少今年该得的这些分红,他父亲当年的信托基金分红也快到期了,您打算自己操作,还是交给叶少?”
“见了面我问问他吧。”中性女子说道。
另一边,叶枭找唐婉找了大半夜,电话仍然打不通,快要急死了。
午夜十二点,叶枭站在经常与唐婉散步的广场上。
无尽绝望,但又有一丝希望。
自己和唐婉有孩子了?
做梦一样。
叶枭深吸了一口气,给岳母林美琴打了个电话。
通了。
“妈,唐婉回家了吗?”叶枭问道。
没人应声。
叶枭顿了顿,怀疑道:“婉,是你吗?”
还是没人应声。
“我错了。”叶枭说道。
“错哪儿了?”果然,耳边传来唐婉的声音。
“你别生气了,我明天再去找工作。”叶枭半天憋出一句。
“没用了,我没想到你那么蠢,我以为你和张大力共事,只是被坑了几十万,没想到是两千万。”唐婉哽咽道。
叶枭傻在了原地。
唐婉又道:“既然你说要离,那就离,这些年你爸住院,都是我出的大头,家里事也没让你操过心,我不亏欠你什么。”
“另外,你爸确实挺重要的,重要到能让你把咱俩辛苦供的房子卖了。”
“枭,你知道那房子在我眼里是什么吗?”
“是希望。”
说到这里,唐婉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叶枭也眼眶通红。
唐婉继续道:“一切到此为止吧,正好我弟也要订婚,对方是公务员,不能摊上一个坐牢的姐夫,那房子我挂到网上去了,我弟订婚缺钱,明天我妈和我弟就去把我的东西收拾收拾……”
“你,保重。”
说完,唐婉把电话挂了。
这一刻,叶枭彻底绝望,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天塌地陷。
星空璀璨,他却像一只孤独的飞鸟。
“啊!”
在广场上沉默了好久,叶枭突然哀嚎了一声。
然后,回家了。
一夜没睡。
还是想不通。
堵得慌。
叶枭一大早起来,第一时间查了查手机银行余额,就是想看看里面还有多少钱,买点啤酒,去医院跟老爸说会儿话,然后去死。
但看到账户总览上的外汇余额,叶枭愣住了。
173760021.00美金
叶枭以为手机银行出了差错,大拇指向下一滑,又刷新了一下页面。
仍然是……
173760021.00美金
叶枭愣了好久,翻出昨晚那个来自南港地区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
“你是谁?”叶枭紧张地问道。
“我还没起呢,你能九点以后再给我打电话吗?”另一头传来一个中性的声音,雌雄难辨。
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曾去南港捞金那四年的往事,如潮水一般涌入叶枭的脑海。
“沐宇晨?”叶枭惊讶道。
“我再睡会儿。”另一头的沐宇晨含糊不清地说道。
叶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别啊,你当年不是卷款潜逃了吗?我账户上这些美金是怎么回事?”
“三年的分红,要吗?不要还我。”沐宇晨慵懒地问道。
“枭晨投资不是没了吗?”叶枭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我家老爷子后来往里注资了,你投的那一千万是原始股,没怎么被稀释,你还是枭晨的老板。”沐宇晨说道。
“你家老爷子谁啊?”叶枭茫然道。
“沐震远。”沐宇晨回答。
叶枭倒抽了一口凉气,咽了口唾沫:“哦。”
“还有事吗?”沐宇晨冷冰冰地问道。
叶枭搓了搓脸皮,喉咙发干道:“那个……你在哪儿呢?我请你吃饭。”
“姓叶的,你给我听好了,你以后九点以前再给我打电话,我生撕了你!”沐宇晨咬牙切齿说了这一句,挂掉了电话。
叶枭怔怔地看了手机好一会儿,从床上下来了。
哗啦!
因为太震惊,太欣喜,身体发软,呼吸不畅,摔在地上了,床头柜上的东西散了一地。
呕!
呕!
加上昨天中午到现在没吃饭,胃里亏得慌,还干呕了两声。
大悲大喜之后的叶枭躺在地板上,发呆地望着天花板,呆了得有十分钟,才又把手机摸了过来。
先给银行打了个电话。
“房贷提前一次性还款,需要什么手续?”
问完这事,叶枭又打了三个电话。
第一个。
蒂芙尼钻石专柜,订了一枚价值1500万左右的鸽子蛋钻戒。
第二个。
江城房产销售中心,订了一套价值6000万的花园式别墅。
第三个。
柯尼塞格江城总经销电话,订了一辆价值4000万的超级跑车。
却在这时,岳母林美琴打来了电话。

叶枭唐婉

小说暴富女婿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