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该孤独终老[***](周尧)

***活该孤独终老[***](周尧)

导读:周尧小说————***活该孤独终老[***]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严肃纪实陈二妞所著,讲述了逼呼:当人xiaosan是什么一种体验?周尧:谢邀。人在宇宙,刚下位面。体验很差,劝大家不要轻易尝试

小说介绍

周尧小说————***活该孤独终老[***]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严肃纪实陈二妞所著,讲述了逼呼:当人xiaosan是什么一种体验?周尧:谢邀。人在宇宙,刚下位面。体验很差,劝大家不要轻易尝试

周尧小说简介

“你多大的人了?能不能让人省点心!看看人家江溪,跟你一样大,跟你一样是童星出道,当年还没你红,现在呢?人家都获得影后提名了你还在这儿给我作!”
化妆室里,经纪人江秋馨又在数落周尧,助理见怪不怪,依旧干着自己手头的事情。
周尧现在最讨厌拿她跟江溪比,大大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拿我们的资源比?人家背后有金主,随便在床上浪几下,就有大把资源!我?就你手头的那点资源,还不够塞牙缝呢!”
提到这个,江秋馨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真有脸说?哦,你说想要金主,我给你介绍了张总,多好的一个人,出手还大方。你倒好,没聊几句往人家脸上泼水,真当娱乐圈是你家开的?”
周尧眼睛心虚的闪了闪,哼了一声:“他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儿,满头油一脸痘,年纪都能当我爸了还想占我便宜,恶心死了!”

***活该孤独终老[***]全文阅读

江秋馨气笑了:“你是找金主的还是找对象的?你要想走弯路,就给我记住:这个圈子只有人家挑你的份,没有你嫌弃人家的份!要是没有我在身后给你擦***,你以为张总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以后,给我收收你那公主脾气!”
周尧眼珠子一转,不满道:“凭什么只有他们挑我的份!我还就要挑一个帅气多金对我又好的金主。”
她想到上次在片场见到的江溪的金主,撇了撇嘴。江溪,既没她好看又没她会来事儿,凭什么那么好的金主就给她遇到了。
江秋馨冷眼:“你就作吧!”
她喝了口水,突然想起什么,眼珠子一瞪:“我警告你,不准打顾老板的注主意!”
顾老板,就是江溪的金主。
周尧斜瞟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江秋馨要看不出来她什么意思就白带她这么久了,她立马紧张起来,严厉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惹不起这人。不准把歪脑筋动到他头上,听到没!”
她的脸一板,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周尧心不甘情不愿的回了句:“听到啦——”
马上的,因为这次周尧的骂人事件,江秋馨又被人叫出去忙碌。
周尧见她出去,才小声的嘟囔:“不动歪脑筋——才怪呢!”
化妆室其他人都***了,她扑到镜子前看自己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怎么看怎么觉得美。那么这么美的自己,还抢不过一个男人吗?
周尧朝着镜子做个wink,媚眼如丝,当真美的跟个小妖精似的。
很快,她的表情就变了,由刻意做出的妖媚变得呆滞茫然,等再恢复过来之后,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确实换了芯子。
换了芯子的周尧看着镜子,挑了挑眉。镜子中的人,发丝凌乱,一道长长的伤疤横穿整张脸,猩红阴厉的双眼直愣愣的瞪着,形如厉鬼。
在她对上那双猩红怨毒的眼睛时,脑海中就多出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主周尧,是名演员。她自幼童星出道,演过一部国民热播剧中男主的闺女,因为演技和颜值出名,被誉为当年的“国民闺女”。那个年代的演员还不吃香,所以她家人无意让她往这方面发展,再长大点便送她去国外念书。
然而原主在国外书念的不好,反而交上了一群狐朋狗友整日瞎混,后来得罪那边的大姐头混不下去,再加上国内明星事业蓬勃发展。她便回国借着自己童星的身份重新踏入娱乐圈。
现在的她长开了,比幼时更好看,然而娱乐圈最不缺少的就是好看的人。原主本以为大火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谁知一等等了两三年,自己还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外界提起她——耳熟,但不知道是谁;再提起她小时候演的那个角色——哦,恍然大悟。再加上她在国外染上的恶性子,大锤没有,小黑料不断,路人缘也实实在在被败坏了不少。
原主非常不平衡——特别是在那个也是童星出道,被外界处处拿来和自己比的江溪飞升以后。她俩自幼长得就像,年纪、背景又差不多,难免被人比较。在她刚回国时,江溪的名气还不如刚回国的她。但短短一年半里,两人的距离就远远拉开了。原主观察的了一阵,才发现——江溪背后有个大金主!
原主先是轻蔑不屑,到最后看着江溪一步步飞升,那些情绪就沦为羡慕嫉妒。不就是金主么,谁不会找!经纪人确认了她的意见后,就为她找了第一个金主。原主心气劲儿高,看不上那个肥头大耳的油腻男,就把心思打到了江溪的金主顾老板身上。
顾老板据说是白手起家,目前三十岁不到,早已创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还有点黑道背景。他长相硬朗帅气,有男人味,是原主最喜欢的那款。
原主之前和江溪在一个剧组,顾老板偶尔会去探班,原主就趁机在他来探班的时候勾引他。顾老板基本无视她,偶尔会投了冷冷一瞥。让原主在害怕的同时更兴奋,更想来征服这个男人。
越是在顾老板那边受挫,原主就越讨厌江溪。于是暗中使小绊子黑她,开始只是小打小闹,那边也被怎么在意。再后来,在顾长风接受访谈时她才知道了一个大秘密!
——顾长风小时候在城南的一家福利院待过,他对江溪的好,也是因为她小时候去过那家福利院。原主从记忆中扒出来一段早就遗忘的过往,她五岁的时候跟家人去过一家福利院,遇见了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她还给他糖吃……
是江溪冒名顶替了她!这个认知让原主很是愤怒。她和江溪小时候长得很像,说是双胞胎也不会有人怀疑。顾长风见到的,明明是小时候的她,却把她当成江溪了!所以江溪有的名气、资源、男人,都该是她的,统统都是她的!
原主第一时间想跑去告诉顾长风,告诉他认错人了,那个小女孩是自己。然而顾长风已经无比厌烦她,此时更以为这是她勾引的新招数,根本不信。原主便似入了魔怔一样,把一切罪责都加到江溪身上,变本加厉的害她,最后竟然忍不住在公众场合拿硫酸去泼她。
原主的计划得逞了,江溪毁了容,她自己的面孔也曝光在镜头之下,那是一张比毁容的江溪更丑恶的面孔。她被全网封杀,演艺事业到此终结。接下来迎接她的,还有刑事责任和顾长风的报复……
周尧接收完了记忆,睁开眼睛,再度看向镜中人。

***活该孤独终老[***]免费阅读

“我要把顾长风从那贱人手里抢过来,我要让江溪那贱人身败名裂不得好死!”镜中人声音沙哑,恶狠狠地。那双猩红的眼睛更是紧紧的盯着周尧,大有她不答应就从镜子中冲出来杀了她的可能。
周尧沉思了一阵,缓缓开口:“抱歉。”
“你做不到?”那如实质般的目光刺到她身上。
“做不到。”
镜中人扭曲的脸色瞬间变得嘲讽而轻蔑。
周尧神情平淡,丝毫不受她的影响:“我们服务的宗旨是为了消除客人难平的意,不是制造更多的怨。”
镜中人咬牙,眼神如淬了毒一般:“只要那贱人不得好死,就能消除我的意!顾长风遇到的明明是我!他该喜欢上的也是我!都是那个贱人抢了属于我的一切!都怪那个贱人!”
“真的么?”周尧盯着她猩红的眼睛,缓缓道:“你还记得当年给顾长风递糖的小女孩吗?”
她的声音干净缓和,带着一种可以洗涤灵魂的力量。
镜中人一愣,这一刻,她再回想起那是的场景,想到的不再是被冒领的身份、顾长风对江溪的好,而是当时的那个自己。
那时她穿着漂漂亮亮的小裙子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福利院为里面的小朋友献爱心。听说这里的小朋友很可怜,她把自己藏了好久的压岁钱都捐出来给他们买礼物了呢!小朋友们分得了礼物都很开心,她也很开心。只有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缩在角落里幽幽的看着他们,不上前。
后来她迷了路,不知怎么跑到胡同口去,急得要哭时,就看到身后的小男孩。她有点怕他,不敢靠近,小男孩却伸出了长满冻疮的手,要带她回去。是个好的小哥哥!她想。她不再害怕,打开了话匣子,一路上蹦蹦跳跳地跟小哥哥说了好多。那天回去,她用稚嫩的字体在日记本里歪歪扭扭写下:今天和爸爸妈妈去福利院,遇到好多很开心的小朋友,我也很开心!
镜中人再想起,竟生出一种久违的轻松来,还隐隐回忆起当年那种简单的快乐。曾几何时,她越长大,就越瞧不起这种简单的快乐,便越难快乐。
在她晃神的这一刻,周尧说:“你可以选择更好的过好自己的一生,却因为嫉妒不甘而选择了一条最为糟糕的道路。你的意愿我拒绝接手,你等下一个执行者吧。”
她朝着镜面一抹,镜中人脸色一变,来不及说些什么,却如烟般在镜子里消散。
等镜中人消失之后,周尧瞬间收起正经的样子,毫无形象的躺在椅子上:“什么玩意儿!系统我跟你讲,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客人,你直接把她的意思转达给我就完事儿了,千万别让我俩对接。看她那样子怪渗人的。”
天知道她废了多大的力气才能保证自己端庄沉稳的人设不崩。
一直装死的系统没有理会周尧的这番话,冰冰冷冷地问:“宿主确认拒绝执行客人的意愿?”
“她的意愿?做***么?”周尧翘着二郎腿嗤笑,“别告诉我你看不出这个位面的天道偏爱。”
大千位面,每一个位面上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得天独厚,被天道所偏爱的“天选之子”。也就是俗称的“男主”、“女主”,这个面位的男女主正是顾长风和江溪。说得通俗易懂一点,这个位面,这个世界就是围绕着两人转的。而一切阻碍两人的人,都会受到惩戒。
周尧所绑定的是一个“意难平”系统,系统在宇宙中感应那些纵然是死亡,到底意难平的魂魄,完成他们的意愿,消除那些难平的“意”。“意难平”系统,本身就是逆天所为。执行任务的宿主在行动中,没有特殊情况,也不会选择站在男女主的对立面。
这是周尧不接受原主意愿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她相当看不惯这种腆着脸想要上前当***的。
系统沉默了好久才回复她:“已向总部提交申请,总部审批通过。因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均由宿主本人承担。”
“好啊。”周尧吊儿郎当的回复一句。意难平总部默认的执行者可以在任务开始前拒绝接手。此时,客人则将在系统空间内等待下一位意愿执行者。
但周尧现在并不能立即脱离这个位面,就像有句老话说的“来都来了”。起码要过个场子,在这位面中待上一辈子。
不过没有客人的意愿需要完成,这辈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对周尧而言完全就相当于度假了。
所以现在的周尧心情非常放松。
系统看她这幅样子,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最后一次任务了,宿主何必多此一举。”
周尧微愣,最后一次任务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她险些忘记了选择做意难平委托者的目的——重生,然后呢?

小编推荐理由

***活该孤独终老[***]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