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的年华(夜萱卡索)

再见我的年华(夜萱卡索)

导读:夜萱卡索小说再见我的年华,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再见我的年华全文免费阅读。年华老去,一去不复返,珍惜当下,让过去的过去,让未来更好的到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小说介绍

夜萱卡索小说再见我的年华,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再见我的年华全文免费阅读。年华老去,一去不复返,珍惜当下,让过去的过去,让未来更好的到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夜萱卡索小说简介

大多数人的青春就跟夜萱的青春年华一样,并不完美,总是伴有缺憾,却最让人向往和留恋的。万物皆有缝隙,因为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每个人都从自己的青春年少走过,那段青涩的岁月里,有美好,有遗憾,有回忆,当我们回顾自己的青春岁月时,遗憾也好,不完美也好,那都将是我们生命里最珍惜的记忆。

再见我的年华全文阅读

夜萱还没等回答,邵雨蔷却先跳了起来,她一把将陆羽豪扯到一边,把胸一挺,像是不屈不挠的革命烈士:“你不是还要送人家回家的嘛?”
陆羽豪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果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竟然忘了夜萱身后坐了这么一个拦路虎。
“你不是和曼琳一起走的吗?”
“曼琳去补课班了啦!”邵雨蔷嘟起嘴。
“那你就自己回去吧。我们两个只是刚好顺路,你家离学校太远,就不折腾了。”陆羽豪觉得自己怎么解释都不对。
“你还是送她回去吧。”夜萱终于收拾好书包,站起身来,“天也有些暗了,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终归还是不安全。”
“那你呢?”陆羽豪有些急了,追问道。
夜萱愣了一下,陆羽豪语气中的急促似乎有些过了头:“我没关系,我从来都是自己回家,早就习惯了。”
夜萱说着,从陆羽豪身边挤过去:“我先走了,明天见。”
夜萱走出校门,天色有些暗了,粉色的红霞和灰色的云层各占一半,在天空中划出一道不算明显的分界线,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灰暗起来。
“夜萱!”身后传来喊声,夜萱应声回过头去,申斯瞳紧跑了两步,头顶的棕黄色头发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像是一个鸡毛掸子。
看不出究竟是哪里好看。
“回家啊?”申斯瞳看似无意地问道。
夜萱抿嘴轻笑:“当然。”
“你家在哪儿?要不要我顺路送你?”
“可惜,不顺路。”夜萱耸耸肩,语气里似乎真的带着一丝惋惜。
“你不说说看,怎么知道不顺路?”
“那好吧,星河路。”
“嗯……还真的不顺路。”
“你看,我就说。”夜萱转过身,脚步轻快,有些得意。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要往哪边走?”
申斯瞳突然冒出来一句,夜萱却差点脚下一绊摔在地上。看来,不光是自己的年龄变年轻了,智商也跟着年轻了。
怎么说?总不能说自己是从未来来的,所以什么都知道吧?

再见我的年华免费阅读

夜萱翻了个身,一把将响得正欢的闹钟拍在地上,往被子里蹭了蹭,继续睡。
可只过了一秒,她却又像被突然迎头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弹了起来,飞快地穿衣洗漱,又给自己化上一个老师根本看不出的精致淡妆。
因为在那一秒,她忽然反应过来,她不再是那个每天都被人骂得狗血淋头的女客服,而是一个有机会重新追求梦想的女高中生。
是的,梦想!闹钟是叫不醒一个人的,它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拉着你逃离懒惰的,从来都只有梦想。
只可惜,这个道理,在该懂得的年纪,却怎么也理解不了。
夜萱迈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只零星地坐了几个人,前排大多数人的桌子上,都是光秃秃的,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每晚都能用到那么多书,还是怕招了贼,宁愿来回背着也不愿摆在桌面上;相反,倒是后排的桌子上,卷子和书本铺天盖地,堆了高高一摞——比如夜萱的同桌段有志。不过,夜萱猜想,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只顾学习忘了时间,而是来不及整理书包。
显然,曾经的夜萱不懂的道理,现在的他们也同样不懂。
这样想想,也就平衡多了。
夜萱环视了一圈,见屋内的几个人没有和她打招呼的意思,便径直回到了座位。
她将手伸进桌堂,手指似乎触到了不属于她的东西。
夜萱低下头,将桌堂内的东西拿出来:一份早餐,一个礼品盒,盒子上贴着一张便利贴,上面的字笔笔成峰,大方好看。
“欢迎你加入高一五班。”
落款,陆羽豪。
夜萱抬起头看了看,陆羽豪的书包随意地丢在桌子上,应该是已经来过又出去了。
夜萱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抱着礼品盒朝门外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一个短发女生正好拐进来,两个人差点撞上,夜萱连忙向旁边闪了一步,让女生先进。女生也没推辞,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大步走了进来。
擦肩而过的瞬间,女孩还是侧过头,用最快的速度将夜萱上下打量了一遍。
夜萱笑着扭过头,回敬给女孩同样的注视。
女孩的皮肤很白,下巴尖细,嘴唇纤薄,一双丹凤眼又细又长,像是一只眯着眼睛的猫。若是配上一个***浪和一抹烈焰红唇,女孩绝对是大叔鲜肉通杀的类型,可偏偏,女孩选了最令人敬而远之的打扮——嘻哈的卫衣和裆裤将她的身材衬得十分臃肿,纤瘦的锁骨在衣领里若隐若现,却从没有人注意;军绿色的书包松松垮垮,随着走路的***在***上一颠一颠,布料看起来像是有了些年头,破破烂烂;就连头发,也剪得比男生还短,至少,比申斯瞳和陆羽豪的要短。
夜萱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女孩,竟然会和邵雨蔷是好友,甚至亲密到连上厕所都要同进同出。托邵雨蔷的福,她和另一个叫李佳的女孩,也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经常提及的几个“名人”之一,不管怎么说,以后若是有男生想要给校花送礼物递情书,总要找到自己的盟友;而若是有女生和校花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也可以精确地判断出,究竟该把“原子弹”丢到哪里。
不过,这三个人亲密归亲密,性格却是截然不同。邵雨蔷骄傲、张扬;李佳文静、木讷;而张曼琳,夜萱对她的评价只有两个字:冷漠。
可就在这一秒,夜萱又忽然觉得,张曼琳其实远不如自己看起来的那般不近人情。
张曼琳扭过头,把视线从夜萱身上移开,目光平静,波澜不惊,似乎刚刚的她只是随意一瞥,倒是夜萱自己,自作多情地在心里上演了一场春秋大戏。
不知道,可不可以收回刚才的那个评价。
“张曼琳。”很突然的,夜萱叫住了女孩。
“什么事?”张曼琳转过身,扯下一侧的耳机,另一个依旧塞在耳朵里。
夜萱不动声色地扯掉礼品盒上的便利贴:“早上陆羽豪给了我一个礼盒,让我帮他转交给邵雨蔷,但是我和邵雨蔷不太熟悉,你可不可以帮我交给她?”
张曼琳愣了一下,视线在夜萱脸上停留了几秒,确认夜萱并不是恶作剧之后点了点头:“好吧。”
“谢谢。”
张曼琳接过礼品盒,没说话。
夜萱心里很清楚,张曼琳是个聪明人,断然是不会相信自己刚刚那个漏洞百出的理由的,夜萱也没想过要她相信,她想要向张曼琳传递的,只有一个讯息——我从未想过要和邵雨蔷争抢什么。
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全用在勾心斗角上,多没劲。
夜萱将肩膀上的头发掸到身后,大步走出了教室。
清晨的操场上,已经有了青春的朝气,男生们三五成群地在篮筐下运球、投篮,谁若是投中了一个三分,一定要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迎着阳光,将头发从前捋到后,似乎他们在争抢着的,不是篮球,而是女生们爱慕的眼神。
操场上的确围着不少女同学,只可惜,她们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这几个男孩的身上。
不过,运动运动,总归是好事,这样,上课的时候,才能睡得香。
夜萱径直走向操场上围观人群最多的区域,能有这样号召力的人,恐怕非陆羽豪莫属了。夜萱拨开人群,陆羽豪正弓着身子,和王飞翔僵持着,王飞翔盯着篮球,小心翼翼地防守,陆羽豪却忽然跳起,帅气地将手中的篮球投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王飞翔想要拦截,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篮球擦着自己的指尖飞过,精准地落入篮筐里。
“耶!”
“好帅!”
“陆羽豪!好棒!”
场边欢呼声四起,显然,她们从来没有通过两个人的身高来审视这个问题——以王飞翔的身高,陆羽豪就是不用跳起来,他也一样截不住那个球。
一个女孩子羞涩地递出一瓶矿泉水,陆羽豪对女孩笑了一下,拧开瓶盖仰头喝了起来,喉结上下窜动,阳光将他的轮廓勾勒成耀眼的金色,还真的是很好看。
刚刚送水的女孩子尖叫起来,明明是她搭了一瓶水,她却反倒高兴成这个样子,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吧。
陆羽豪喝完水,视线向场边扫过来,夜萱连忙招了招手,示意陆羽豪过来。
陆羽豪愣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将水瓶塞到飞毛腿手里,朝着夜萱的方向跑过来:“早。”
“早。”夜萱笑了笑:“你的球打得不错。”
“谢谢。”陆羽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你来得蛮早的。”
“是啊,待着没事,就正好随便逛逛。”夜萱感觉到有无数道目光炙烤着自己,让她的笑都变得尴尬起来:“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啊?这么神秘?”陆羽豪笑着,跟着夜萱走到操场边,声音听起来,带着一点小期待。
夜萱转过身,看着陆羽豪的眼睛,目光里的温度急速流逝:“陆羽豪同学,谢谢你的早餐和礼物,你的早餐和心意我收下,至于礼物,请原谅我已经擅自把它转送给更适合它的人。认识你很高兴,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我的出现,而改变这个班级里的一些什么。”
夜萱说着,微微欠了欠身,就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走出几步,又忽然回过头来:“还有,快上课了。”
云淡风轻,仿佛刚刚那些绝情的话,都只是陆羽豪的幻觉。
陆羽豪望着夜萱离去的背影,愣了三秒,回过神来,猛地一脚踢飞了地上的小石子。陆羽豪叱咤情场这么多年,从来只有自己拒绝别人,却还是头一次,被这样一个“不过如此”的女孩子拒绝。
飞毛腿抱着篮球,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豪哥,咋了?”
“没事。”陆羽豪随口说着,又忽然想到了些什么,开口问道,“对了,你把礼物塞到夜萱桌洞的时候,看没看到一份早餐?”
“早餐?什么早餐?”
“哦,没什么。”陆羽豪懒得和飞毛腿解释,心里却已经隐隐有了答案。难怪她对自己的追求那么漫不经心,原来,她还有其他的追求者。只不过,她也未免把自己看得太低了,他陆羽豪,不管做什么,都不可能屈居人下。
当然,考试成绩除外。
“豪哥,走啊,接着打球啊。”飞毛腿什么都不懂,傻乎乎地开口道。
“不打了,上课了。”陆羽豪说着,大步朝前走去。
整整一天,陆羽豪都如坐针毡。
夜萱早上的那句话,像是一颗种子,他吃下去,也排了出来,却没想到,在椅子上生了根发了芽,让他坐立不安,总是忍不住想要回头看看,那个始作俑者,究竟有没有一丝愧疚,或是一丝懊悔。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陆羽豪用了一天的时间,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没有欲迎还拒,没有欲扬先抑,也没有欲擒故纵,她只是单纯地不喜欢自己。
不过,接受并不等于屈从,从小到大,只要是陆羽豪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陆羽豪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抓起单肩书包带,大步流星地朝着夜萱的座位走去,颇有些讨伐的意味。走出了两步,却又觉得太过于急切,会让自己处于被动之中,便停下来,将书包背在肩上,这才摇摇晃晃地挪到了夜萱面前。
夜萱正在整理书包,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陆羽豪:“有事找我?”
“也没什么事,这不是放学了嘛,顺路一起回家。”陆羽豪的语气淡淡的,他对自己这副独善其身的样子感到很满意。
“不顺路!”
夜萱还没等回答,邵雨蔷却先跳了起来,她一把将陆羽豪扯到一边,把胸一挺,像是不屈不挠的革命烈士:“你不是还要送人家回家的嘛?”
陆羽豪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果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竟然忘了夜萱身后坐了这么一个拦路虎。
“你不是和曼琳一起走的吗?”
“曼琳去补课班了啦!”邵雨蔷嘟起嘴。
“那你就自己回去吧。我们两个只是刚好顺路,你家离学校太远,就不折腾了。”陆羽豪觉得自己怎么解释都不对。
“你还是送她回去吧。”夜萱终于收拾好书包,站起身来,“天也有些暗了,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终归还是不安全。”
“那你呢?”陆羽豪有些急了,追问道。
夜萱愣了一下,陆羽豪语气中的急促似乎有些过了头:“我没关系,我从来都是自己回家,早就习惯了。”
夜萱说着,从陆羽豪身边挤过去:“我先走了,明天见。”
夜萱走出校门,天色有些暗了,粉色的红霞和灰色的云层各占一半,在天空中划出一道不算明显的分界线,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灰暗起来。
“夜萱!”
身后传来喊声,夜萱应声回过头去,申斯瞳紧跑了两步,头顶的棕黄色头发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像是一个鸡毛掸子。
看不出究竟是哪里好看。
“回家啊?”申斯瞳看似无意地问道。
夜萱抿嘴轻笑:“当然。”
“你家在哪儿?要不要我顺路送你?”
“可惜,不顺路。”夜萱耸耸肩,语气里似乎真的带着一丝惋惜。
“你不说说看,怎么知道不顺路?”
“那好吧,星河路。”
“嗯……还真的不顺路。”
“你看,我就说。”夜萱转过身,脚步轻快,有些得意。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要往哪边走?”
申斯瞳突然冒出来一句,夜萱却差点脚下一绊摔在地上。看来,不光是自己的年龄变年轻了,智商也跟着年轻了。
怎么说?总不能说自己是从未来来的,所以什么都知道吧?
“嗯……我随便说说的。”夜萱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合适的理由,只好有些尴尬地打了个哈哈。
“我知道了,你是不想和我一路走,才这样说的吧?”申斯瞳的语气沉了下来。
“不是,你别误会,我只是……”夜萱急切地解释道。
申斯瞳却笑了:“我也只是随便说说的,你紧张什么?”
夜萱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申斯瞳摆了一道,却不怒反笑,看来论唇枪舌战,自己永远都不是申斯瞳的对手。
“没想到,还真让你猜对了,看来,我是真的不能‘顺路’送你回家了。”申斯瞳摊了摊手,一脸惋惜地说道。
夜萱笑了笑,不置可否。
“不过,我倒是不介意,在晚饭之前多运动运动,比如,多绕一点路,送你回家。”申斯瞳话锋一转,忽然笑了。
“好啊。”夜萱转过身,连步子都变得轻快起来。
申斯瞳追上夜萱:“你是从哪所学校转过来的?”
“我吗?上海。初中的时候,因为我父母的工作调动,我转去了上海,没想到,等我高中的时候,他们又调去美国了。我就想,既然到哪里都是一个人,不如就回来了。”
“那这么说,你是一个人住在这边?”
“是啊。”夜萱点点头。
“这样的话,会很孤单吧?”
“孤单?”
“难道不是吗?”
“没有。”夜萱摇了摇头:“只是,还是第一次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其实,孤单是可以习惯的,毕竟,总有一天,我们都要独自长大。”
“是啊,没有人能永远依赖别人,也没有一个人,可以永远让你去依赖。”申斯瞳附和着点了点头,“不过,如果,你需要一个肩膀,我可以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谢谢。”夜萱愣了一下,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记忆里,申斯瞳似乎总是这个样子。温柔好像已经成为他身上的烙印,从他好看的琥珀色眸子里蔓延开来,一点一点地将夜萱包围。
只是,夜萱并不想就此沉溺。
“前面就是我家了,我先走了。”夜萱微微欠了欠身,转了个弯,消失在这喧闹的街市里。
“换吧!”
“不换!”
“我给你买一周的早饭!”
“不换!”
“那我给你买一个月的早饭!”
“一年也不换!”
……
夜萱刚走到门口,便听见班级里传来熟悉的吵嚷声。拐***,刚好看到飞毛腿站在段有志的桌旁,扯着段有志的一只手***地拖着,段有志则紧紧地抱住桌子,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夜萱不解道。
见夜萱来了,陆羽豪挑挑嘴角,起身凑上去,眼神里带着一丝势在必得,还有一丝不屑:“说吧,你到底怎样才肯换?”
“换什么?”夜萱把书包放在座位上,不明所以地问道。
“飞毛腿要和我换位置!”段有志一副见了救星的模样,“我是夜萱的同桌,你想和我换位置,也要问过她同不同意吧!”
“换位子?为什么要换位子?飞毛腿,你坐在前排,不是很好吗?”
“哎呀,我实话跟你们说了吧!”飞毛腿一副不得已的表情,“我这个人本来就不爱学习,来学校也就是想多交几个朋友,可是我个子矮,排座位的时候,永远都是坐在第一排的。这次,我使劲垫脚,也才坐到第二排,我做梦都想过那种和同学嘻嘻哈哈的日子!你看,我这个头,坐第五第六排,也太说不过去了,我只能坐第四排,可这第四排,就段有志的个子最矮,我怎么也得为其他同学考虑一下,不能挡了人家的视线吧?”
“这样啊。”夜萱淡淡应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阐释。
“他说的都已经很清楚了,你总不会是一个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的人吧?”陆羽豪忽然开口。
夜萱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当然不是,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什么笃定我不相信飞毛腿的话呢?”
“看来,想多的那个人是我。说起先入为主,我应该算是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所以,现在的你,只需要回答愿意或者不愿意就好。”陆羽豪露出一个吃定对方的笑容。
“我无所谓,都可以。”夜萱耸耸肩,坐了下来。
陆羽豪的嘴角勾勒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夜萱既然没有反对,那事情就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了:“那你呢?究竟怎样才肯换位子?”
“哎呀!我也不想换嘛!”段有志一副为难的样子。
“给你一百块,跟飞毛腿换座。”
“不行。”
“二百。”
“哎呀!这不是钱的问题!他的位置那么靠前,我上课睡觉、不写作业,都很容易被老师发现的!”
“嗨,我还当什么大事呢!”飞毛腿爽快地拍了拍段有志的肩膀:“这样,以后你的作业,我都包了!总行了吧!”
“真的?”
“一言为定!”
“那成。”段有志说着,“腾”一下站起身来,生怕对方反悔。
飞毛腿坐到夜萱身边,带着些腼腆***一笑,似乎在思索着怎样才能说出一个完美的开场白。没想到,上课铃刚好在这个时候打响,飞毛腿只好将这个傻乎乎的笑容又延续了两三秒,接着从桌堂里掏出书本,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身子绷得很直。
夜萱有些想笑,陆羽豪还真的是连说谎都不打草稿。
夜萱将校服拉链拉到顶头,差点夹到下巴上的肉。
又在手心呵了口气,将手搓热,暖了暖冻得发麻的膝盖。
北方的秋天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季节,干燥、萧瑟且寒冷,在夜萱的记忆里,每个秋天,几乎都是在等待迟迟不肯到来的暖气中度过的,可是,等待,并不是一件令人***的事情。
夜萱扭头向窗外看看,深灰色的云层压得很低,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雨滴毫不留情地拍打着窗子,单是听声音,就已经足够让人心烦意乱。
教室内,有一半的同学都去赴了和周公的约会,而且迟迟没有归来的意思。也不知道他们在玩些什么,毕竟,踢足球用不了这么多人。
不过,倒是也不怪他们,这样的天气,的确很适合睡觉。
更何况,是一节“可有可无”的历史课。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高中都是这样自相矛盾——学校始终坚定不移地贯彻着“重理轻文”的政策,似乎,在高中生涯里,学文就是奇耻大辱,只有学好数理化,才能走遍天下都不怕。明明胜负已定,可科任老师却还是在课堂上孜孜不倦地强调着文科的重要性,气急败坏的样子,有些像秋后垂死挣扎的蚂蚱。
周一到周五,五天的晚课,语数英物化一人轮一天,挤得满满的,完全没打算给史地政留余地。身教胜于言教,无需多言,文科甚至连打都不需要打,直接被取消参赛资格。
多亏语文老师今天请病假,才给了历史老师一个为自己代言的机会,关键时刻,能拉一把的,还得是自己的同僚。
只可惜,一般情况下,小范围的“起义”,都没有好下场。
这次也不例外。
历史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说着,台下的学生们却该睡觉的睡觉,该玩手机的玩手机,就连那些坐在前排的尖子生,也都只顾着把练习册垫在历史书下,偷偷写其他科的作业。
没有人聊天,算是历史老师唯一的威严,也是大家留给他仅有的尊重。
不过,夜萱倒是挺喜欢历史老师。这历史老师叫周善禅,年纪不到三十岁,却已经谢顶了,面对学生们的嘲笑,他永远都是一副自嘲的语气:“俗话说得好,有毛就不叫秃!”
就冲这对自己的乐观和对学生的宽容,夜萱就知道他是个好老师。
窗外打了一个雷,很响,惊醒了班级里一半睡觉的同学。
飞毛腿显然也被吓了一跳,猛地直起身子,打了个哆嗦,椅子重心不稳,险些栽倒在地上。夜萱眼疾手快,连忙扯了飞毛腿一把,这才避免了一场惨剧的发生。
“谢谢啊。”快放学了,飞毛腿才终于开口,对夜萱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夜萱没回头,只是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春困秋乏,还真是有道理,我都快困死了,怎么也睡不醒。”王飞翔又自顾自地说了一句。
“我相信刚刚那个小插曲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你可以继续睡。”
“不睡了不睡了,快放学了。”飞毛腿趁老师回头写板书的时候伸了个懒腰,一张脸上写满了满足,“***,你是从哪儿转过来的啊?”
“你叫我什么?”夜萱侧过头来。
“啊,我说,饺子,我想吃饺子!那个,夜萱你是从哪儿转过来的啊?你们学校食堂的饺子好吃不?”飞毛腿语无伦次地说道。
“上海。不好吃,我不爱吃饺子。”夜萱尽量让自己不笑出声来。
“这样啊!上海……哎!你们上海有个包子特别好吃是不是?”
“王飞翔,你为什么不听历史课?”夜萱猛地扭过头来,语气里带着一丝不耐烦地质问。
飞毛腿却浑然不知:“嘿,历史课听了有啥用?学到高二就不学了,也就是糊弄糊弄会考,这玩意,不用听课也能过……”
夜萱恨不得缝上自己这张多事的破嘴。
“哎,要我说,你也别听课了,我们来聊聊天吧。我一直想去上海,我听他们说,上海有个蟹黄的包子……”
“夜萱。”历史老师忽然叫了夜萱一声,把夜萱吓了一跳,不明所以站起身来。
“唐朝三省六部,三省都包括哪三省?”
“中书省、尚书省和门下省。”
“好,坐下。”历史老师摆摆手:“同桌。”
飞毛腿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蟹黄包子,夜萱用手肘碰了飞毛腿一下,飞毛腿才意识到老师是在叫自己,连忙站起身来。
“六部分为哪六部?”
六部?飞毛腿一愣,用眼神求助夜萱。
“吏部。”夜萱小声提醒道。
“吃素?”飞毛腿愣了一下,随即连忙反应过来:“啊,是,吃素戒杀、诵经消业、忏悔解怨、放生还债、行善积福还有……念佛成佛!”
全班安静了三秒,接着哄笑起来,比刚刚的雷声还要响。
历史老师抬了抬手,竟像给嘈杂的收音机按下了停止键一般,让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历史老师压着步子,缓缓走到飞毛腿面前,放学铃声不合时宜地打响,却没有一个人敢收拾东西。
飞毛腿低着头,双手将衣角揉得皱巴巴的。
历史老师却忽然笑了:“虽然我的名字去了姓就是一道号,但是你要记住,我这是历史课不是佛学课。行了,不耽误大家时间了,放学!”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历史老师已经夹着历史书,匆匆走出门去。
飞毛腿一***坐在椅子上,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吓死我了,真不愧是聚英最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师。”
夜萱笑了笑,抬起头,教室里的人竟然已经走了一大半,果然,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放学的确是比上学,更具有吸引力。
“陆羽豪,你等我一下好不好?”
身后突然冒出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吓得夜萱连汗毛都竖了起来。顺着声音的传播轨迹望过去,陆羽豪板着一张脸点了点头,将已经搭在肩膀上的书包又取下来,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夜萱犹豫了一下,将最后一本书塞进书包里,大步走到陆羽豪面前:“要一起回家吗?”
陆羽豪一愣:“你这算是在邀请我吗?”
“算是吧,你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做决定。”夜萱朝门口的方向扫了一眼,生怕去上厕所的邵雨蔷会忘了带纸半路杀回来,“我可不想被你女朋友追杀。”
陆羽豪笑了,一把拉起夜萱的手:“我们走。”
雨下得很大,夜萱忽然觉得有些疯狂。
陆羽豪拉着夜萱,在雨中奔跑着,伞只有一把,陆羽豪尽量倾斜到夜萱那侧。可尽管是这样,风卷起的雨滴还是将二人浇透了,陆羽豪知道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左右张望了一下,眼疾手快一把将夜萱拉到一家关门商铺的屋檐下。
“雨下得真大。”陆羽豪脱下湿透了的T恤,一边拧着水一边说道。
“是啊。”夜萱拨弄了下被雨水打湿黏在脸上的头发,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
陆羽豪背对着夜萱,把湿透的T恤重新穿上,转过身,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
“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陆羽豪歪着头问道。
夜萱也扯扯嘴角,却并不像是在笑:“那你听过亚瑟王和巫婆的故事吗?”
“没有,那是什么?”
“你应该看一看,故事里的那个巫婆,白天和黑夜,有两副完全不同的面孔,倒是和你很像。”夜萱扭过头,将目光浸染在茫茫的夜色里。
“和我像?我很像巫婆吗?”
“巫婆你还差了点,不过你现在的样子,和早上那副怂恿飞毛腿换座的样子,着实是判若两人。”
“哦,你说这个啊。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是我让飞毛腿坐在你身边的?”
“很简单,首先,飞毛腿的理由太过于牵强;而且,飞毛腿听课很认真,所以绝对不可能想要换到后排来;最后,早上我进门的时候,你的情绪比他急切得多。”夜萱抿了抿嘴:“既然这样,你自己直接坐过来不就好了?何必要这么大费周折?”
“你还真是敏锐。”陆羽豪有些惊讶地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不想?我和申斯瞳的座位,是老师特定的,或者说,是我们的父母,和老师内定的。我想坐在哪里,实际上我自己说了不算,老师说了也不算。你说,我该怎么和我妈开口,告诉她我想换座位,因为喜欢一个女孩?”
“喜欢?一个女孩?我吗?”
“不然呢?你以为我会大晚上的不回家,躲在屋檐下和一个我不喜欢的女孩一起看雨、看星星、看月亮吗?”陆羽豪摊了摊手。
“喜欢我?陆羽豪,其实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夜萱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你现在对我做出的这一系列类似追求的举动,都不过只是源于你的新鲜感。因为我是一个转校生,你又恰好觉得我还不错,你不了解我,所以你更想要去了解我。等到你的新鲜感褪去,我就变成了第二个邵雨蔷,那个被你蒙在鼓里的可怜女孩。说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太过于大言不惭,把自己和校花相提并论。的确,我可能还到达不了她的高度,毕竟现在,你还忌惮着她的存在,而我,指不定就会被你一脚踢开。”
“你是在介意我没有和邵雨蔷分手吗?如果你在意,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她。”
“你就这么喜欢用你的好胜心来满足你的新鲜感吗?别白费工夫了,我现在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事。”
“那你在考虑的是什么?”陆羽豪靠在墙上,有些玩味地说道。
“嗯,期中考试吧。”
“什么?”
“刚刚融入一个新集体,恐怕谁也不会想要被贴上一个败絮其中的标签吧?你多少也要为我这个转校生考虑一下,不是吗?”夜萱灿然一笑,转身一头扎进细细密密的雨帘里。
她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可她不想回头。
夜萱提着一盒酸辣粉走进教室,脚步微微有些凌乱。
在计划生育高度普及的今天,多所中小学生源不足,不得已走上了合并撤校的道路。不过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比如聚英高中的校长,便在这场变革中嗅到了商机,迅速接盘了隔壁街道的一所小学,并将聚英高中原有的校舍高价抛售,狠狠地赚了一笔。
如此强大的经商头脑,要是去做房地产,说不定早就发家致富了。
只是苦了这帮学生,这所小学的校舍虽然不算破,可也毕竟只是小学,对一群高中生而言,硬件设施难免跟不上,连操场都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什么语音室和图书馆了。最后,校长还是在学生的抗议下,建了几个篮球架,这才算勉强平息了民愤。
然而还有另外一个困难——没有食堂。
起初,学校还会装模作样地给学生们订上一份统一配送的盒饭,后来,便索性放任自流,也算是大发慈悲,给周边的小餐馆一条生财之道。
一到中午,学校附近的几家小饭店便全部人满为患,想要从中抢到一份外卖,已经是难上加难,至于坐下来好好吃一顿午饭,根本连想都不要想。
其实,除此之外,夜萱不想挤在小饭馆里吃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她不想一个人吃饭。
去小饭馆吃饭的人,多是三五成群,至少也是成双入对,夜萱若是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那里,总觉得全世界都在朝自己翻白眼,做什么都没底气。
可没想到,回到班级里,班里的同学也还是聚在一起有说有笑,互相品尝着饭盒里的食物。相比之下,她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的背影,显得那么突兀。
她头一次发现,原来孤单是可以被放大的。
而且,孤单有罪。
在这样的年纪,孤立一个人的理由可以很简单,长得太漂亮会被孤立,长得太丑也会被孤立;家境太过于优越会被孤立,徘徊在低保线还是会被孤立;考试成绩太好会被孤立,排名永远垫底依旧会被孤立……只是,没有一个人会去关心你为什么茕茕孑立,孤单的原罪,你只能自己来赎。
夜萱用筷子挑起几根酸辣粉,没有***,酸辣粉却断了——在汤里泡了太久,失去了韧性。
夜萱用手撑着下巴,随意地抬起头,习惯性地看向那个熟悉的方向。他的桌子上,摆着一瓶蜂蜜柚子茶,很诱人,可她却清楚地知道,即便自己伸长了胳膊,也依旧是够不到。
夜萱把筷子搭在一次性餐盒上,忽然就没了胃口。
“烫死了!烫死了!”飞毛腿端着一碗泡面,一路小跑进来,把泡面重重撂在桌子上,手指不断地揉搓着耳朵,以减轻指尖灼热的痛感。
“你今天没和陆羽豪他们一起吃饭吗?”夜萱侧过头去,飞毛腿的出现让她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来终结在别人眼里略有些尴尬的孤独,尽管这种再普通不过的交流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豪哥和瞳哥一会儿要去打球,我还有大事要做,就先回来了。”飞毛腿一边呼噜呼噜地吃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呼噜呼噜。这种不太雅观的声音竟然让夜萱多了丝饥饿感,她重新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挑起几根酸辣粉,粉条断了一半,另一半被夜萱吸进了嘴里,粉条充分吸收了汤汁,反倒比原来更好吃了。
“什么事啊?这么重要?”
“***。”飞毛腿神秘一笑,用袖子抹了抹嘴角的泡面汤:“夜萱,你能不能借我几本书?”
“可以啊,要哪本?”
“哪本都行,越厚越好。”飞毛腿一边说着,一边从桌洞里掏出一摞一摞的书,在自己面前筑起一道城墙,又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抱枕,摆在桌子上,脸朝着抱枕直直砸了下去,表情写满了惬意。
“设备很齐全。”
“这算什么?压箱底的在这儿呢!”飞毛腿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外壳的机器,献宝似的在夜萱面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夜萱伸手就要去拿,飞毛腿似乎有些不太情愿,可想到夜萱的“特殊身份”,还是递了过去。
“你小心点,这PSP可是我求了豪哥好久,豪哥才答应借我的。这是豪哥妈妈从美国给豪哥带回来的,国内可没有卖的。”
夜萱拿在手里看了看,兴趣寥寥,又还给了飞毛腿:“你这样,不怕被老师发现?”
“嘿,他们哪有工夫管我啊!你看今天下午这课,生物、体育、自习、自习,都不是啥重要的课,我又不说话,他们总不至于为难我吧?更何况,我还有我的秘密武器呢!”飞毛腿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城墙”。
“你当真以为,你坐在这里看不见老师,老师站在那里就看不见你?”
飞毛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无异于掩耳盗铃,却依旧强词夺理:“那我能怎么办?我已经很有诚意了,他总不至于为难我吧?我这人本来就不是学习的料,要是再不给自己找点乐子,生活岂不是太没趣了?”
夜萱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是啊,人生苦短,的确该找点乐子。”
说着,她利落地站起身来,把油腻腻的餐盒收拾好,又从桌洞里掏出两本练习册,塞到书包里。飞毛腿全程直勾勾地盯着夜萱,下巴似乎要掉到地上:“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和你一样,去给自己找点乐子。”
“你该不会是要逃课吧?”
“当然。”
“Oh my god!***!你简直是我的偶像!”
飞毛腿由衷地赞叹着,却换来夜萱的一双白眼。
“那个……夜萱,你这个酸辣粉,不吃了吗?”
“不吃了。”
“那你给我吃吧,我还有点饿。”
夜萱笑了笑,把酸辣粉往飞毛腿面前推了推,提起了书包。
“你变脸还真是比变天都快。”陆羽豪抱着篮球走进教室,摆了一个投篮的***,将手中的篮球轻巧地丢给飞毛腿,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子口袋里,挡在夜萱桌前,颇有些不依不饶的意味,“你这是要去哪儿?如果我没看错,现在应该还不到放学时间吧?”
“你的好朋友刚刚给我上了一课,我打算举一反三,出去找点乐子。”
陆羽豪伸出手指,在鼻尖上蹭了蹭:“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你这样做不太好吧?我记得好像有人昨天刚对我说过,要全力备考呢?”
“是啊。”夜萱笑了笑,“对于你如此关心我的成绩,我表示感谢。不过,如果你时间充裕的话,还是应该多关心一下你的PSP,毕竟,它现在的处境,可是比我危险多了。”
说着,夜萱提起书包,从陆羽豪身边挤了过去。
藏匿着危险的丛林。青面獠牙的怪物。穿着系统赠送铠甲的小人。
这样的对弈,怎么看怎么不公平。
不过飞毛腿不怕,他娴熟的按着按键,操控着小人助跑、起跳,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之后,轻盈地落到了怪物的肩膀上。笨拙的NPC还没有做出反应,飞毛腿手中的双股剑,已经刺穿了怪物的胸膛。
完美KO。
飞毛腿得意地扭了扭脖子,短暂放松一下。他喜欢电子游戏,在这里,他是一个英雄。
飞毛腿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身边的桌洞里,却忽然发出了沉闷的震动声,在安静的教室里显得十分突兀。
飞毛腿吓了一跳,连忙把手中的PSP丢进桌洞里,想毁尸灭迹。
老师听到震动声,原本不确定是谁,正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搜寻着,刚好撞见飞毛腿“此地无银三百两”,便迅速锁定了目标,气汹汹地从讲台上走下来:“拿出来。”
“老师,不是我……”飞毛腿无力地辩解着。
“拿出来!”
飞毛腿一脸苦相,不情不愿地从桌洞里掏出PSP,紧紧地握在手里,用眼神向老师做最后的求饶。
老师不管不顾的一把抢过PSP,转身大步走回讲台。
飞毛腿连忙低下头去,他不敢看老师的眼睛,更怕看到陆羽豪的眼睛。
完了,这下,陆羽豪一定会把自己打死的。
都怪那个该死的夜萱!
飞毛腿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把手偷偷伸向夜萱的桌洞,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让他手里不明不白就多了一把“通往天国的钥匙”。
飞毛腿在桌洞里仔细摸索着,终于,在桌板和书本的夹缝里,摸到了一个坚硬冰凉的金属物体——手机。
飞毛腿回忆了一下,中午的时候,夜萱走得匆忙,许是因此没有注意到手机掉在了夹缝里,可也就因为这样,手机紧紧贴着桌板,才让刚刚的震动声拥有了和响铃不分伯仲的音量。
飞毛腿掀开手机盖子,手机提示收到了一条新消息。飞毛腿想也不想,顺手点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落款是申斯瞳。
飞毛腿愣了一下,将手机牢牢地攥在手里,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老师前脚刚刚离开教室,后脚一本书就飞了过来,正好打在飞毛腿的额头上。飞毛腿疼得直抽气,却不敢表现出来,甚至不敢摸一摸自己的额头是否破了皮,只是一味赔着笑,样子看起来有些尴尬,也有些可怜。
“你怎么搞的!”陆羽豪大声呵斥道。
“豪哥……息怒,豪哥。我有个好消息……”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让你妈妈给老师打电话,就说东西是你的。”
“豪哥,你先听我说。”飞毛腿左右望了望,迅速站起身来,踮着脚,把嘴贴到陆羽豪耳边,“我知道那个追求夜萱的人是谁了!”
“是谁?”陆羽豪快速扭过头来。
“豪哥,那个PSP……”
“我自己去要。”
飞毛腿***一笑,把手机递给了陆羽豪。
陆羽豪接过手机,随手翻了翻,脸色一下子缓和下来,伸手揉了揉飞毛腿的头发:“不错啊!记你一大功!刚才打疼了吧?”
“没事儿!不疼!豪哥你高兴就行!”飞毛腿傻呵呵地笑了笑。
“等PSP要回来还给你玩!”
“***,谢谢豪哥。对了,豪哥,那这事,你打算怎么办啊?”
“这好说,当然是……”陆羽豪忽然不说了,他扭头看向申斯瞳的座位,申斯瞳刚从厕所回来,掏出手机看了看,又合上塞回裤子口袋,看样子,似乎有些失落。
陆羽豪忽然就没了主意。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变脸比变天还快。
陆羽豪走上前,大大咧咧地把胳膊搭在申斯瞳肩上:“哥们儿。”
“怎么了羽豪?”
“跟我去个地方吧,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好。”申斯瞳点点头,站起身来,将身后的椅子拖出刺耳的音节。
一路上,陆羽豪走在前面,申斯瞳不紧不慢在身后跟着。他不知道陆羽豪要去哪里,却也不问,就这样一直跟着陆羽豪,爬上了教学楼的楼顶。
终于,陆羽豪在天台停了下来。
北方的深秋,天一天比一天短,柔软却算不上温暖的夕阳像是淡淡的水粉颜料,将两个人的身影涂抹得很长很长。申斯瞳和陆羽豪面对面站着,谁也没有注意到,阳光就这样不动声色地,把他们的影子拉成了两道平行线,完全没有了兄弟之间原有的亲密。
“怎么了羽豪?这么神神秘秘的。”申斯瞳终于开口,问出了他早就该说出口的疑问。
陆羽豪没说话,把一个精巧的粉红色外壳的翻盖手机举到了申斯瞳面前。
申斯瞳笑了:“难怪她没有回我的信息。”
“你很失落吗?你喜欢她吧?”陆羽豪毫不遮掩地脱口而出。
“是啊。”申斯瞳愣了一下,随即大方地点了点头。
陆羽豪也对申斯瞳的坦诚有些意外,随即却又歪歪嘴角笑了:“好巧,我也是。”
“我知道,不过我一直以为你只是玩玩而已。”
“的确是这样。”
申斯瞳顿了一下:“好巧,我也是。所以,如果你很想要,我让给你好了。”
“没那个必要。”陆羽豪摇了摇头,“让来让去的,别为了一个女人伤感情。不如,我们公平竞争吧。”
“公平竞争?”
“是啊,我们两个同时追求她,赢了的那个,和她在一起;输了的那个……就请客吃饭好了。”
“这主意不错。”申斯瞳笑了,“不过,如果你赢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你跟邵雨蔷之间的关系啊?”
“拜托,你总要让我权衡一下再做决定吧?”
“也对。”
“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了。”陆羽豪再次将胳膊搭在申斯瞳的肩膀上:“晚上一起包宿去啊?魔兽。”
“好啊。”申斯瞳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好像明天还要期中考试?
谁管它呢。
及时行乐才最重要,反正,还有大把的时光。

小说推荐

再见我的年华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