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湖 (杜白)

渡江湖 (杜白)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杜白,渡江湖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主CP:清冷腹黑攻×侠义洒脱受副CP:呆头直男师兄攻×深沉心机师弟受忠心深情死侍攻×单纯坚强皇子受少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杜白,渡江湖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主CP:清冷腹黑攻×侠义洒脱受副CP:呆头直男师兄攻×深沉心机师弟受忠心深情死侍攻×单纯坚强皇子受少

杜白内容介绍

七月七,杜府。
窗棂未关,稀微的晚霞趁着缝隙溜进屋内。屋内一个酒坛突然被一只手放开,滚了几滚,颤颤巍巍的在桌沿晃了几晃,最后终是停了下来。“嘭!”一声巨响,屋门被粗暴的推开。那酒坛又开始晃,这次没这么好运了,掉下去,碎了。
接二连三的声响终于惊动了趴在桌上醉的不省人事的杜白,他用手在桌上摸索了一会儿,没找着那在地上已粉身碎骨的可怜坛子。
里面还有些许的酒水洒在桌下,杜白嗅了嗅,寻着味就要往地上倒去。
闯进来的上巳实在看不下去了,扯着杜白的衣襟将他提了起来,瞪着眼睛,隐约有着哭腔,对杜白吼道:“公子,您醒一醒啊!不要再这样醉生梦死了,我求求您,求求您了……”吼到最后,哽咽的说不出一个字,脱力的带着杜白倒在地上,他自己也跪在杜白面前,泣不成声。

渡江湖 杜白全文阅读

门后赶来的尾牙,看着这般场景,一向稳重早熟的她也红了眼眶。公子这样整日泡在酒里已经半月了,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杜白爬起,费力的睁开眼看着眼前人,甩了甩头。环顾四周,遍地都是喝光的酒坛,唯一剩了点,现在陨灭在地面,都快蒸发完了。
他有气无力地道:“上巳啊,没酒了,给公子我拿酒来!”“公子!”“怎么?”杜白一脸疑惑的转过头,狭长的眼尾微微挑了挑。这时尾牙一脚跨了进来,对着杜白重重跪下。直视着杜白不太清明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公子,你不可再如此糊涂下去了!世道艰险,如履薄冰,将军尸骨未寒,曾经意气风发的杜家小公子也就这样死了吗?”这话不可谓不重,连悲拗的上巳也惊得转头看着尾牙。
尾牙挺着背,看着杜白,死死地咬住了牙。
杜白撑着身子的手忽的一松,瘫倒在地上,无言半响。“你们先出去。”“公子,我……”上巳还未说完,尾牙就拽着他的手退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一下子视线就暗了下来,杜白用手臂挡住了眼睛,在一片静谧中,记忆开始回涌……“墨儿,为父无悔!”“子墨,杜家的忠心朕从没怀疑过。朕从小看着你长大,朕信你”“江湖险恶,此行须小心谨慎……”“去方壶岛,找……”
“啊……”痛苦绝望的嘶吼,最后声消泯灭,只余细微的呜咽,两臂的袖衫不易察觉的湿了一大片……“小妹,公子不会出事吧?”上巳担忧的看着房门,欲再次夺门而入。尾牙反而似是松了一口气,微微一笑,也看着房门,轻声说道:“公子,该是醒了。”
走在洛阳夜市的街上,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翩翩风流的公子,上巳还是难以置信,这还是下午像一滩烂泥似的公子吗?!瞥了旁边举止万分规矩的尾牙,心里默默想:小妹着实凶悍!
走在前面的杜白,一袭黑衣,修长的身形,怀中抱着一把同样通体黑色的长剑,腰间还别着一酒葫芦,只是束发的发带却是素白的,与服饰格格不入。
杜家白郎,少年意气,剑指奸邪,酒醉断肠。未出事之前的杜白,也是洛阳城内的有名风流公子。不仅长的俊美,难得可贵的是他的侠义心肠,遇不平之事,无论权贵,就算是面对在世时的先皇,他也是不惧的。而“酒醉断肠”,说的就是他爱酒如命,真可谓是不可一日无酒。酒醉之后,更是狂妄不羁,引得这洛阳城内的姑娘相思断肠。
此时的杜白,想起下午尾牙的一语,犹如当头棒喝。自己不可能永远逃避,父亲并无悔,这条路也本来就是自己该走的。既如此,又何必自扰,这江湖的水,平静的太久了。
想通之后,自是痛快许多。回头对尾牙说:“回府后收拾好东西,明日我们就出发!”“收拾东西?出发?公子我们要去哪啊?”上巳一听,一头雾水,完完全全摸不着头脑。眼神询问式的看了看尾牙,尾牙回他一个“我也不知”的眼神,这下子上巳更疑惑了。心想:连小妹也不知,莫不是公子被小妹骂过后脑子不好使了,开始说胡话了?
杜白可不管身后小厮的心理活动,心情舒畅的逛着街市。今日是乞巧节,洛阳民风开放,各家女郎都出了门,或是会情郎,或是希望巧遇意中人,自是一道风景。
兴致上来了,杜白施展轻功,一个眨眼间便上了街边最高楼的房顶,正打算取下酒葫芦畅饮一番。突然,余光中掠过一道黑影,有人?!他朝那方向望去,一个黑衣人正在房顶上疾奔纵跃,蒙着面,不时往后看,似是身后正有人在追他。
杜白眯了眯眼,放下了摸在酒葫芦上的手。不好意思,算你倒霉,你杜爷爷最看不惯的就是偷鸡摸狗,行事肮脏,不光明磊落的小人。大晚上的不睡觉,不过节,蒙着个面,难道是要在乞巧节的房顶放飞自我?
揉了揉久不活动的手指,转瞬间人就不在原地了。那边逃亡中的黑衣人却猛的一顿,僵硬的转头,就看见身后的杜白一脸“善意”的看着他,一把透亮的剑还搭在他肩上,离脖颈不过毫厘。“阁下这么好的美景美人不赏,反倒在屋顶跑来跑去的,也是很不解风情了”说完还故作***状,偏过头去抿唇一笑。
黑衣人从支楞中缓过神来,眼神一冷。迅速一闪,手中暗器从袖口射出,趁杜白躲闪的功夫,到了杜白身后,两袖的暗器一齐发射。杜白持剑阻挡暗器,一一接下,可也无余力再去进攻。黑衣人看局势不利,他没有足够的暗器撑到杜白体力耗尽,正欲借着杜白应付刚发出的暗器的时机逃脱,脖子感觉一凉,一丝琴弦已绕住他的脖颈。
猛的一拽,黑衣人被甩出,重重的跌下,压垮了屋顶青瓦和梁木,摔在了房下屋内地面。黑衣人自觉此次在劫难逃,迅速抽出靴中匕首,在二人跳下之前,引颈而亡。
“诶,诶,老兄你也犯不着啊”杜白边说边去探黑衣人鼻息。“死了”长叹一口气,才转身看身后人。
来人一袭白衣,纤尘不染。五官精致,眉眼淡漠,身材修长,似是比杜白还高些,背后背着一物,看轮廓似是一把古琴。此时和杜白站在一起,夜黑风高,死尸横陈,一黑一白,倒是分外像黑白无常来索命。

杜白免费阅读

杜白心里暗暗想到,同时俯身一揖,礼数周全,问道:“兄台,在下杜白,敢问此人你可识得?”琴楚打量着对面的男子,确定对方是真不识得黑衣人,再观此人看似彬彬有礼,实则狂妄自大。不知缘由便阻拦他人,更是刀剑相向,不是狂妄自大是什么?但不管如何,这位杜公子确实帮了自己。便同回礼,淡淡道:“在此谢过。”
说罢,便去黑衣人身旁,开始搜身。杜白愣在原地,似是没想到这位兄台的话就如此简洁明了的结束了,结束了吗?等了一会,不见背后有什么反应,才缓缓转过身去。看这白衣兄台搜完身后,眉头紧促,便又自来熟的问道:“可是兄台家中失窃了?东西没找到吗?”琴楚抬头望向杜白,凝视半晌,回道:“嗯。”一股凉风突然从破碎的屋顶灌入,透心凉,穿着单薄的杜白觉得前胸后背都是冷的,这位兄台也是“惜字如金”!
琴楚起身,杜白才注意到他手中之物,是刚才黑衣人所用的暗器,刚刚也是让他记忆犹新。他不假思索就问出来了:“这是何物?”
琴楚拿出用手帕包住的暗器,这个暗器形似一花,花蕊处却全是银光闪闪的尖刺。“牵机蕊”琴楚答道。
牵机蕊!这是牵机宫的独门暗器,虽没亲眼见过,杜白也是听说过的。牵机宫是武林五大门派之一,善使毒和暗器,行事狠辣。牵机蕊的独特之处在于它见血入骨,一旦被击中,花蕊的银针就会快速***人的体内,难以取出,更何况针里浸有剧毒。
这位白衣兄台到底是何人,为什么会惹上牵机宫的人。还未等杜白想明白,抬眼一看,哪里还有人。琴楚走出屋内,在融入喧闹街市的前一瞬,“兄台,还未问你高姓大名呢?”顿了一顿,琴楚抬脚继续走 眨眼间就消失在拥挤的人潮里。
搞半天,还是不知道他是谁?杜白有点遗憾,毕竟这样的风姿必不会是寻常人,而且牵机宫?看来武林确实开始不太平了……看了一眼眼前的尸体,此地不宜久留,杜白纵身一跃,又从房顶的破洞上到了房顶。
望了一圈,终于是看到自己身边跟着的上巳和尾牙,笑了笑,落在了他们背后。
“上巳,还没找到吗?”
“没呀,小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子的轻功,我们哪追的上啊?”
“那就再去找!”
“不是,我……”上巳语音未落,眼前的尾牙就一脸恭敬的对自己身后施礼,“公子,你回来了。”
上巳转头一看,站他身后的不就是他找了许久的公子嘛!“公子,你跑哪去了,我可是……”
话又没说完,杜白就打断他,对尾牙说:“走,回府!”
“是要收拾东西吗?”尾牙问。
“对,我们明日出发!”
说着,杜白就朝着杜府方向走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上巳,看了看已经走远的两人,嗯?什么情况?我辛辛苦苦找了这么久的公子刚到底去哪了?明日又是要去哪?

小编推荐理由

渡江湖 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