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一个我(姬妍)

两个世界一个我(姬妍)

导读:姬妍小说————两个世界一个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RainyDay所著,讲述了他是她的男闺蜜,七年相伴、形影不离;她是他的小姑娘,十载相逢、情愫暗生。七岁之前她被病痛折磨,挣脱病

小说介绍

姬妍小说————两个世界一个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RainyDay所著,讲述了他是她的男闺蜜,七年相伴、形影不离;她是他的小姑娘,十载相逢、情愫暗生。七岁之前她被病痛折磨,挣脱病

姬妍内容介绍

两个世界一个我 chapter one 你来时如梦
2025年1月1日,天阴沉沉的,远远看去暮色下的世界像是被昏黄油灯支撑着,似乎风一吹过,整个世界便摇摇欲坠,脆弱的不堪一击。
此时正静默着站在清园西北一角的众人正被一股悲伤包围,只觉秋季的凉风似乎从未如此刺人过。
姬妍的心里闷闷的,有一种窒息感慢慢将她裹挟。当凌晨一点收到老师去世的噩耗时,姬妍的睡意瞬间消失殆尽。
一直以来都生龙活虎的老树、对他们这么好的老树,就这么一声招呼不打地走了……

两个世界一个我姬妍全文阅读

听他家里人说:老树是肺癌晚期,坚持不住了才走的。可是这么长时间,他一点消息都没透露过。
可每次给他打电话问好,老头都笑眯眯的,只说自己哪哪儿都好,反而大部分时间聊得都是学生们的事儿:过的怎么样啊?谈朋友了没?工作如何了?注意身体之类的……
这么多年来,老树一直都像他们的老父亲,平常很少主动打给他们,出了啥事儿也从不跟他们说,因为怕给他们添乱。
记得老树常说:自己老了,未来多长,还很难说。但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我们这些老一辈未来的希望,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老树虽然平时上课对他们挺严格,但私下里就是一个幽默、和蔼又护短的小老头,每次班里有人受欺负了受委屈了他永远都是冲在第一个。
可就是这么温暖、可爱,对他们这么好的老树就这么没了……
下午六时,天空飘起纷纷扬扬的雪花,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和老树进行最后的告别礼一一献上手中的白色栀子花,他们永远记得那是老树生前最爱的花!
繁杂如花,可似乎也只有淡色的栀子花与他们的老树最为贴切了,都是那么纯洁、淡雅,用尽自己的生命在努力开花……
众人理好各自的黑色西装,就这样,在风雪飘渺中鞠了最后一躬。
姬妍突然想起来曾有一部电影里说过: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
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
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从人际关系网里消逝,你悄然离去;
第三次,而第三次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
她想:刘老师虽已离开人世,但他并没有真正地死去。
因为,刘老树还有他们这样一批学生,始终记得他。
姬妍站在那儿,只觉得,那高中三年的肆意青春似乎也就这样随着重要的人和事被埋葬在一抔黄土之下,待日后偶尔想起那些时光,似乎也只徒留隐隐的无奈与心酸。
多年后再回想起那段岁月,她会不会是微微笑着,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像是掀起了一段尘封已久的美好回忆。
毕竟,于她而言,那些年,有蜜糖,也有砒霜……
晚上七点,清园早已亮起了温和而又昏黄的橘灯,像是在给那些故人的灵魂赠以光亮,指引他们通向那个再也无病无痛、无牵无挂的天堂。
陵前除师母外只剩姬妍和丁嫄、苏子夜等关系很铁且目前尚保持联系的几人,除了迟迟未至的那人还没和老树同志告别,其他人都来过了。
而他会不会回来,她也不知道。
不过,应该会的吧……
‘呵,这么久了,这不自觉想他的习惯还是改不掉呢’
苏子叶几个大男人心思毕竟不如女生细腻,在安慰人这方面也显得经验不足。
加上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要兼顾,于是致完哀思后也都相继离开。
只剩还站在一旁的丁嫄用肩膀撞了撞仍笔直站着的好姐妹姬妍,对她长时间的静默失神略显无奈,也对自己这个看似开朗明达、实则情感细腻的闺密略感心疼。
但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
她明白,老树之于姬妍而言的分量,终究是和他们不同的,更难过一些也是人之常情,本想着多少再陪她一会儿,但腕间的手表时针已渐渐指向八。
丁嫄只能示意姬妍,天色不早了,表示自己还要去婆家接小豌豆,恐怕要早一步离开了。
“你要跟我们走吗?阿楚的车等在外面呢”。
“不了,你先走吧,还要去接孩子呢。”姬妍轻轻摇了摇头,略失血色的唇微微扯起一个弧度
“我想再陪老师和师母一会儿”。
丁嫄看了眼闺蜜苍白的脸,再看了眼大理石墓碑上老师温润慈和的照片,心里也不是滋味,伸手抱了抱她和师母,便走向门口那正安静的等待妻子归家的男人。
看到这一幕,姬妍的心里便有了些安慰,毕竟至少自己好姐妹找到了幸福的归属。
“妍儿呐,好孩子,你白天跟着师母前前后后忙活了一天,如今你们这群孩子也算是送了你们老师最后一程,老头子会感受到你们这份心的,
师母也谢谢你了,天也晚了,快回去吧,我们也该走了,就让这老头子好好在这儿睡一觉吧。教了这么多年书,他也该累了”。
刘师母拍了拍姬妍冰凉的双手,看向她的眼睛闪着泪光,充满悲伤却也有丝丝欣慰和释然,随后由子女搀扶着坐上车离开。
师母走后,就只剩姬妍独自在这儿充满寂静与孤离的墓园里走走停停。
不知为何,她看着空旷旷的陵园竟不感觉害怕,静下心来,仿佛能望到那些还存在于这世间的逝者的亲人,他们以后的路,又会有多***。
转念一想,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人生总是充满太多变数,将来怎样,又有谁能说得准呢?索性活好当下
她不是一个会为难自己的人。
姬妍摇了摇头,似是要把脑海中有关悲伤的种种思绪彻底清理干净,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甚至比起寻常人活出了几分乐天派的感觉。
深呼一口气,打起精神,笑了笑
她一直记得:老树同志是个喜乐的小老头。
没见到老刘生前最后一面,至少,她也要好好的送老师最后一面~
低头看了看表,已将近十点,她在车内望着墓园整整两个小时,直到所有人都***,她还是没等到想见的那个他。
姬妍不仅有几分失望,毕竟这是他们高中时代,直到不久前还保持联系的恩师,当年帮了他们很多,于情于理,她以为他再忙也会来看看的,可……
想到这儿,心里对他的怨念多了不少。姬妍无奈,驱车离开。可她没想到,自己走后下一秒,一辆暗金色的迈巴赫直接来了个大漂移,在姬妍刚开走的位置稳稳停下来。
从追悼会上回来后,本来新年工作的第一天该是新一番光景,姬妍却总有些有气无力、无精打采。
会计和审计工作向来要求严谨细心,她这情况恐怕会帮倒忙,于是结束了第一天工作后她便向总管申请批长假。
而蒋总管跟她关系向来不错,又念及年前刚结束的案子由她主管,办的也相当不错。而又有将近三个季度没允过她假期,又考虑到在新年伊始,公司业务也不多,也就爽快的准了她的长假。
姬妍道谢后,颇有些身心解放的感觉,放空脑袋坐电梯下了15层。
“滴”一声,电梯门打开。
“咦,小妍,你要下班了啊~”
“嗯呢~庞姐”姬妍听到有人打招呼,一时有些反应迟钝,停顿了两秒才回答。
庞婧看她脸色偏白,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一偏头盯着她颇为关心地问道:“怎么着,刚回来,怎么看你这么疲惫?”
“我修假了,庞姐”
“啊,怎么了?有啥问题跟姐说说?”
庞婧是R大大她几届的学姐,又是公司的直系上司,跟她关系一向不错,在公司也很照顾她。两人聊了会儿,庞姐关心了一番就放她走了。
姬妍回了办公属一趟,毕竟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还要麻烦同事们,怎么说也是自己原因增加了她们的工作量。
“麻烦你们了啊,下次谁请假我顶上!”姬妍满脸歉意,言语之间满是认真。
“行了,我们还不知道你啊,都认识两年了,不是我们说你,你哪哪都好,就是这么好的条件也不找个男朋友,上次、大上次案子那几个年轻的委托人,
还有托我们要你联系方式的那几个,个个帅气有多金,条件都不错,你也只是拒绝,我是真为你发愁啊~”,***浪***女人转过转椅,端着一杯茶意味深长地又接起上次没说完的话茬。
这位是她的好闺蜜夏末,两年前同批进的Slofer,年长她两岁,就已经是个已婚妈妈了。每天热衷于给她撮合对象,公司的八卦女神担当。
她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大堆,对方只是站在那儿低着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惹人怜惜。夏末还没说完,旁边的几个同事就看不下去了,纷纷开口劝道,“好啦好啦~人家小妍条件好,不急,咱们得慢慢找,夏夏你也是整天催她干嘛呀?”
夏末翻白眼,一时无语。果然人长的漂亮无论做什么别人都会帮着说话。
“算了算了,先不提这个了,让你这个‘拼命三娘’先休息一段时间了。不过,等你休假回来除非给我个理由不然你就得跟我去见见那几个~”
“这不就得了,妍妍你放心休假,这里交给我们了!”
“谢了啊,回头我请吃饭!”姬妍无奈,但都知道她们都是为自己好。她是真的很庆幸离开大学后,还能遇到一群这么好的同事和上司。
在这种单纯、简单的工作环境让她不需要再处处戒备。
虽然这份工作,并不是她一开始就热爱的,但这并不妨碍她把本职干好。
命运真是捉弄人,她是这样,他也是这样……
走出大楼,傍晚的天色昏昏沉沉、月色开始朦胧。长假就这么到手了,姬妍此刻还有些恍惚。
在什么休假计划都没有的情况下,姬妍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当然睡觉为先,但不妨碍她有时间约朋友搓一顿。
呼吸着室外的新鲜空气,姬妍倦怠地伸了伸懒腰。
几个月来的连续奔波,饶是常年锻炼的她,也有些经受不住。
“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两个世界一个我免费阅读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放弃去胡吃海喝一顿的想法,直接开着爱车以10迈的速度“龟缩”回公寓。
家里的Mr.white已经接收到指令,早已随时待命,为它“亲爱的”女主人服务。
但正是下班高峰,路上堵车已是常态。
姬妍看着前方排起长龙的队伍,趴在方向盘上只觉得无聊。随手把车载小白调成日常聊天模式,让萌宝小白和自己聊天解闷。
“小妍小妍,苏爸爸半小时前发来消息,邀请你和他共进晚餐,你去不去呢?”小白萌萌的声音像是丁嫄家的小包子
说起来,这高智商家居生活智能机器人——小白还是苏子夜那家伙设计的,一直苏爸爸苏爸爸的叫。
当时是作为生日礼物送她的,据说是内测版,功能不知比市场版完善了多少。
但同样的,看起来萌萌哒的小白也继承了他亲爹的腹黑,就连情商也高的每每都令姬妍这个人类生物都自叹不如。
“今天不去了,你跟你爹说我累了就行,让他自己去嗨吧,改日再给他赔罪~”
颇费周折的回到家,刚下电梯,姬妍一阵风似的冲出去,输入门禁密码后进了门。
大衣随手一扔,衣服零零散散地铺在洗漱间,白嫩纤细的大长腿迈进浴缸,享受着小白提前备好的洗漱服务。
正在姬妍***地想睡过去的时候,一阵舒缓的钢琴声响起,提醒她泡澡时间已足够,她挣扎地站起来,舒展着玲珑有致的四肢直奔卧室的大床而去。
戴好眼罩,本想睡她个天昏地暗,可是天不遂人愿。只睡了四个小时不到,一旁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大有你不接就势不罢休的劲头。
抬眼看了看钟表,时针才刚刚踩着午夜十二点的刻线悄然离去。姬妍彻底恼火了。
熟悉的人都知道她平常脾气虽好,可是有着严重的起床气,也因此一般没人敢有胆量去给她叫早或是深夜扰她清梦。
她又请了假,这个点儿也断然不是工作电话。
在她眼里,杀人越货尚还有机会执缓刑,但深夜扰人清梦这种行为必是死刑无疑了!
抄起手机,发现是陌生号码,否定了熟人作怪的可能性后后,姬妍深呼吸平静心神、稳了稳呼吸,平息怒火后按了接听。
咬牙切齿的‘礼貌询问’:“请问是谁?”
两个字底下暗藏风起云涌。
……
可对方只是沉默,姬妍忍不住了,刚想将对方判为广告商的***扰电话,通骂一顿,然后果断挂断。
话还没骂出口,对方一声熟悉的“小妍”已喊的她缴械投降。
听到那熟悉的低沉男声唤她名字,姬妍瞬间红了眼眶,连呼吸声也重了几分。姬妍哽咽,喉头的音节却怎么也吐不出。
他像是喝了酒,嗓音微醺,自顾自地说:“我回来了,小妍”
“我去见过老师了,在你们走之后,”
“我想见见你,明天可以吗?就在老地方”
“就算你生我气不想来,我也会一直等……”
一向冷静自持的人此时语气却隐约带有哀求,久别的思念,渐渐侵入姬妍的心房。
自始至终,直到挂电话前,姬妍都忍住了,赌气般地没说一句话。
手心冰凉的触感传来,脸上有泪珠滑落,卧室静的压抑。许久,沙哑的声音响起,‘一遇上他,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坚定啊,姬妍’。
一直以来,似乎也只有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疼她、伤她,然后转身离开,独留她一人在原地心殇。就像上次的不告而别一样。
那七年不止的时间使关心他,慢慢的变成一种本能。就像此时仅仅两个个字便可以牵动她脆弱的神经。
‘他是不是又没有休息好,才会听起来如此疲惫。
他总是这样,明明足够优秀却总是努力的让人心疼。’
而她,分明也不是他的谁,却会对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释放出的信号关心不已。有时候她也倦了,想要改变,但这种无法言语的爱,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是他让自己变得温柔起来,让情感上一片空白的她在漫长时间的考验中知道何为喜欢。
思念太深,只差,再深一寸,蚀骨……
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来电,她失眠了一整夜,用一夜时间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决定——去见他。
毕竟两人之间没有那种狗血桥段、深仇大恨,甚至在彼此心中关系一直如初,横亘他们之间的不过是时空。可恰恰就是这种东西,可怕如斯。
不过既然他回来了,于情于理,‘老朋友’回国总归是要去见一面的。
人一旦做了决定就会惊奇地发现思前想后、犹豫不决的一件事,原来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复杂。
想通后,姬妍开始有条不稳的把自己上上下下捯饬一通,从衣橱里翻出一条半新的长裙,突然就想起了当年一起逛街时他毒舌自己的场景。那时的他们青葱美好。
她微微笑了,‘承认吧,姬妍,你也想见他,太想太想’。
一路上并无什么坎坷。姬妍将车停好在湖新区地下停车场A区22号,她一直钟爱的车位。
奇怪的是:周围车位都很空闲,车旁却是停放着一辆暗金色迈巴赫,与她的银白色奔驰C-class恰好停在一起,凑了一对。
姬妍疑惑,这个车区比较僻,除非车位全满,寻常是不太会有人停在这儿的,所以一直以来她也乐的方便。可今天这车……
‘唉,算了,人车主乐意,干自己何事。’姬妍果断走开,像平常那样深呼吸平静心绪,准备去见那个多年未见的‘无情’男人。
上午的‘旧时光’咖啡吧里顾客并不是特别多,店主唐女士喜静,走的文艺风。只有一个女店员半身斜倚在吧台,正捧着本书在读,模样认真。
倒像是周围大学的学生来做兼职的。
也因此姬妍一进门便瞧见了那个清清冷冷的男人,打眼望去,依旧像是当年离开时的模样,一样帅气清冷,但却成熟了许多。姬妍看到他,眼睛里似乎有点点光亮,嘴角勾起一抹不自知的笑意。
“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人模狗样,看来没人管,你过的似乎也不错啊~”
听到姬妍熟稔的语气,他笑了,想当初的少年。
“小妍,多久不见你还是这么有个性,你,似乎没大变呢……”
像是在验证自己说的是对的,男人眸光温柔的看着那张日思夜想中的脸。
不说还好,一想起当年的不告而别,这么多年的疏远。姬妍心里涌上几分苦涩,怎么可能不变呢,这么多日日月月……
朱钰祺似乎意识到她情绪的变化,对来自她的怨念也照单全收。这让他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当时两人那种毫无顾虑的相处模式。
他知道这么长时间未联系,再见时,她的心情不言而喻。于是想等她开口说点什么,就是骂一骂他也无所谓。若是一直这般客气,倒令他心慌。
毕竟,情绪的爆发总要有个宣泄口。
所以,他一直在等她敞开心扉。他甚至想好了,在此之前,要打要骂,他绝不躲闪。虽然自己知道姬妍不会舍得伤他……
期间他就这样直直地、毫无遮掩地看着她。他的女孩长大了,模样也张开了,好像比他离开时变的更精致了,性格也沉稳了许多。
虽然知道她一直很独立,但比起看到今天有能力独挡一面的她,他还是更自私地想她在他的身边,活的像当初的小女孩那样……
他是熟悉她的,她的安静只是表象。果然,没一会儿,姬妍忍不住了。
“你这混蛋还是那样。在国外一个人过挺好的哈,我就知道你这死心眼、坏脾气,在国外也待不长,就要打道回府……”朱钰祺时隔好久又听到这种熟悉的叫骂唠叨,内心涌上几分暖意。
姬妍骂够了,颇为不雅地瞥了对面那个言笑晏晏的狗男人一眼,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上赶着找骂~
虽是这样,内心却是舒坦了不少,对某人的怨念也就消散了。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喝着咖啡坐了一会儿。
毕竟是离别后的第一次见面,姬妍以为会以双方的初步和好结束。要想恢复以往,终归是要有个过程让彼此缓缓。
她又是个记仇的,因此准备学他当初,不打招呼的潇洒离开。正要起身,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有些别扭地坐了回去。
舒了口气,又深吸气,问道:“那,你还回去吗?”明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姬妍却还是想要听到他亲口回答。
女人呐,永远都是这样对未来抱有无知的幻想。
姬妍不想两人就这样,在朱钰祺离开后,又断了联系;不想两人的关系,就这样保持不咸不淡。
如果说当初的拒绝,是时机不适合。那现在,她也认清了自己的心,可他呢?
是不是……还一如既往的喜欢她?
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她正想不死心地再问一遍,抬头却对上男人好看的桃花眼,听到沙哑克制的男声:“是会回的,但不是现在。因为这次我不想再带着遗憾回去……”
姬妍听了,不由屏住呼吸,内心有几分雀跃:会不会是,她想的那样?

小编推荐理由

两个世界一个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