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之下是云亭 (云亭轩辕青琉)

玉树之下是云亭 (云亭轩辕青琉)

导读:云亭轩辕青琉小说————玉树之下是云亭 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阿追所著,讲述了女装大佬受×温柔深情攻这么多年,胸前塞了两团软丝絮这么多年,到头来,云亭想不明白,这意义何在啊?没能

小说介绍

云亭轩辕青琉小说————玉树之下是云亭 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阿追所著,讲述了女装大佬受×温柔深情攻这么多年,胸前塞了两团软丝絮这么多年,到头来,云亭想不明白,这意义何在啊?没能

云亭轩辕青琉小说简介

——【扶风而来,沁入心扉。】
“玄鸟,请你一定要将此信送往朝歌轩辕家。”
玄鸟的叫声,还有玄鸟衔帛书振翅而飞的模样,以及母亲侧身而立,那惊艳时光的脸庞,轩辕云亭至今都还记得。
“云亭,你要记住了,从今往后你就叫姬雪玉树,你背负的是你妹妹的名字与命格,他不会再找你麻烦了,你要好好活着,忘了这里的一切,你知不知道?”
那一天深夜,整个院落犹如人间地狱,那烈火映红了母亲的脸,轩辕云亭不知道母亲的脸上到底是沾了多少血,但是当时母亲的所有神情与动作他都记得,尤其是怒气拔剑而起的模样,云亭记得。

玉树之下是云亭 全文阅读

“快走,快到南山以南之山去,会有人来接你的,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云亭,一定要开心的活下去啊。”
云亭记得母亲推开他时的那个力道,那个力道足以让他忘却过去。待他醒来时,入眼的是层层叠叠,郁郁葱葱的枝叶,以及缝隙中可见的昏暗天空,不见母亲,不见族人,不见院落。耳边那阵阵鸟语虫鸣,还有呼啸入耳的风声,令他很惊惶无措。
不知是过了多久,云亭被一阵风吹醒,那风,不急不缓的吹着,令人舒心无比。
清风拂来,浓雾撕开了一条道,纷纷向两边散开。
只见不远处,有三个人影渐渐向他这边走来,还模模糊糊的听见他们喊着:“玉树。”,“云亭”,“雪儿”。
三个声音,他们每人叫着不同的名字。
云亭知道应该是母亲说的朝歌轩辕家的人来救他了。
云亭记得,那天,清风吹散浓雾,晨光劈开乌云。那九岁的男孩,一脸焦急的跑向他。
他记得,那男孩有着如清风皎月一般的容貌。他记得,那人说:云亭,我来带你回家。
那年,云亭四岁。
他失去了一切,却拥有了日月般璀璨的未来。
从那一天起,他成了朝歌轩辕家的大小姐,姬雪玉树。而那一天起,云亭有了一个叫做轩辕青琉的家。
十一年后。
云亭一身白蓝交织衣裳,及腰的青丝绾起漂亮的发髻,拨动琴弦的双手没有停下,五指修长,手背皮肤白皙细腻,指甲修成椭圆形状,颜色较白且有光泽,一双好看的杏眼澄明灵动,秋水无尘,黛眉如画,嘴角稍稍上翘,不笑似笑,整个人显得很平和。
他一身富贵小姐打扮坐在琴案前,和着琴音轻轻哼着小曲。
声音带着笑意,音调刚柔并济,清澈嘹亮。
自从来到了轩辕家,为了让身份对上这个名字,云亭穿上了女装,并模仿女子的声音。
以前小的时候还好,不用刻意伪装,毕竟是小孩子,随随便便是能应付外人的。
现在不一样了,他也是有十五岁了,按照小姑娘的身形,他胸前确实该***来了,因为那个一直往他闺房里凑的欧阳家大小姐,欧阳落御的那胸,啧啧。
于是云亭只能让子缘在自己的里衣缝上两团软乎乎的丝絮,让自己在外人面前看起来挺女人。
他还记得那天他挺着胸前两团丝絮出现在青琉面前时,青琉的神色奇怪了一整天,他知道,青琉是在忍笑。
人生啊,悲催如斯;
人生啊,虚虚实实;
人生啊,女装公子。
说的就是他轩辕云亭没错了。
——
“小姐,欧阳小姐来了。”丫鬟子缘走至楼阁内,恭敬地站在云亭身后,出声打断了云亭那即将飘远的思绪。
云亭继续拨弄琴弦,道:“快请她进来。”
欧阳落御是这么多年来,与云亭走得最近的外人,她人很好,云亭很喜欢。
“是。”子缘弯腰后退两步走了出去,不久便进来一身着淡粉色少女,容貌虽然不及女装的云亭,却也算得上美人,她便是欧阳落御。
欧阳落御抬手示意子缘及跟随的丫鬟退下,自己则慢慢走近云亭,笑道:“玉树可真是好雅致,如此闷热的天气却好好端端的坐在这弹琴。”
虽笑着说,但是却不见脸上有任何笑意,反是皱着眉头,典型的大小姐气派。
云亭没有立马回话,只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奏一曲终了,双手渐渐平放于琴弦上,转头道:“欧阳姐姐,其实在我这座楼阁上并不闷热,看你今日好似心情不佳,想必是遇见什么烦心事了吧,若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
欧阳落御娇气冷哼,看样子很是不高兴,坐于云亭的身边,幽怨的看着他。
云亭调皮一笑,道:“是不是哪个丫鬟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事儿啦?”
欧阳落御瞥了他一眼,趴在琴案上闷闷道:“方才在你家门前见到你哥哥了,想同他多说几句话,他却匆匆忙忙的走了。”
云亭随意拨弄琴弦,微微笑道:“哥哥定是有急事,你不必为此生气啦。”

云亭轩辕青琉免费阅读

欧阳落御:“哼!你就知道帮你哥哥说话。”
抚琴的手指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好看的光泽,楼阁的窗棂外有高大的绿树,树尖差不多与窗棂平齐,云亭眉目清秀,眸中笑意甚深,道:“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为什么不帮他说话?”
“你啊!”欧阳落御甚是嫌弃的伸出手指戳云亭的脑袋,道:“哥哥再好,你终归还是要离开他的呀。”
“怎会?”云亭歪着脑袋,认真的看着欧阳落御回道:“玉树此生都不会离开哥哥的,要一直一直和哥哥在一起的。”
世上最好的那个人,叫做青琉。他一定会一直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笑,听着他的声音,直到永远。
欧阳落御皱了皱眉,死死盯着他那眼中的缱绻,良久似是开玩笑道:“以后我可是要嫁予你哥哥的,要一直在一起也是我和他一直在一起啊。”
此话一出,琴弦骤地断开,划伤了手指,云亭却好似没有察觉一般,双手轻轻搭在琴上,陷入了许久的沉思。
“你不能嫁给青琉哥哥。”许久云亭闷闷回答,差点都忘了自己现在是在假扮女子,语调都刚***几分。
欧阳落御看着他的侧脸,眼底似乎有嘲弄的意味,但嘴上却用哄小孩子的语调:“玉树你啊,还小不懂事,待过个一两年,你出嫁了便会明白了。且说在这朝歌城也就只有我才有资格嫁予你哥哥。”
“不可能!”云亭陡然动了怒,他最好的青琉哥哥怎么能娶欧阳姐姐呢,就算是别人也不行,娶谁都不行。
“我绝对不允许哥哥娶你的。”若是青琉娶了欧阳落御,青琉就不再会只对他一个人好了吧?
欧阳落御本就是欧阳家的大小姐,从小便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的脾气很大,最受不得的便是他人对她的不认可,被云亭如此一说,也管不得什么对方是自己巴结的对象了,拂袖站起身来,咬牙骄横道:“你说不许就不许啊,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反正我倒是听说你父亲同我的父亲已暗地里说好了。”
说完便头也不会的出了楼阁,留下云亭一人怔怔的跪坐在琴案前,从窗棂照射进来的阳光将他的身影渐渐的拉长。子缘就站在楼梯走廊上,没有听到云亭的传唤也不敢擅自***。
直到夕阳渐下,子缘硬着头皮走***了,微微弯着腰站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道:“小姐,您已经坐在这里一个下午了。”继而又看到断了弦的琴上有凝固的血迹,连忙慌张的拿起云亭的手,道:“小姐你的手……”
说着就要给玉树包扎,虽知道这个已伺候多年的主子根本不是什么小姐,这种小伤理应不必如此紧张,但是这要是让大公子知道‘小姐’受了伤,她还不予理会,那还得了?
“不必了,弹琴之人这点小伤并不算什么?”云亭抽回手,看着血已凝固的伤痕,神色恍惚。
子缘略微心疼的看着他,她家主子的心思她明白,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但是终归不是正经啊。方才她在走廊上候着的时候模模糊糊的也是听到了主子与欧阳家小姐的对话,若是换位思考一番,自己是主子,应是也是会很难过的吧。
“小姐,已经日下了,外面的天气也不是很热,咱们到院中走走罢。”子缘试图想让云亭分散一下注意力。
已经日下了,云亭苦笑,双手交叠站起来,动作从容优雅,夕阳打在他的侧脸,唇上似点点星辰,转身之际,发丝飘扬。是一副天上人间,羡煞芳华的画面。
在庭院中,信步走着,云亭始终没有说话,子缘也不敢多说些什么,默默的走在他的身后。
“哥哥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你说是不是子缘。”许久,云亭驻足于小木桥上,嘴角噙着微笑。
子缘:“是。”
轩辕云亭将之前随手扯下的嫩叶丢进湖中,湖面泛起层层涟漪:“所以是不是在朝歌城中有很多女子都想嫁给哥哥?”
一时之间,子缘都不知怎么回答,主子对公子的情谊并不像是一时兴起或是从小的依赖,她看得出来,主子是喜欢大公子。
最终,子缘还是说:“是的,毕竟公子这么优秀,而且也快到了成亲的年纪了,看来夫人和老爷很快就可以抱孙子了。”
子缘就想让主子快些看清楚,看清楚他与大公子之间是不可能的,希望他快些脱离这无边的苦海,如今的主子当真是让她看着很是心疼。
云亭有些站不稳,为什么,明明……明明青琉本就是属于自己的,这是青琉自己说的,青琉以前说:从今往后,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我是你的青琉。
那句话,是青琉自己说的。
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说青琉是要娶妻的?不娶妻,不行吗?就他和他一直在一起不行吗?
“雪儿。”声音清润,朗朗悦耳,击散了云亭的满腹悲愁。
子缘:“见过公子。”
轩辕青琉勾起嘴角,面若桃花,让人如沐春风,赤色的衣,墨色的发,璨若星辰的眼,“雪儿不开心吗?”走上前,轻轻揉了揉云亭的头,口吻宠溺。
云亭深吸一口气,勉强笑了笑:“之前是很不开心,现在看到哥哥一切都好起来了。”
说完云亭很是自然的挽起轩辕青琉的手。
子缘见他们聊得正酣,便也退下了。
“怎么我一不在就有谁惹你不高兴了?即是不开心的事就不要惦记着了,忘记便好。”青琉面上虽笑,但眼底切是若有所思。

小编推荐理由

玉树之下是云亭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