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她不凶残(高让 姜应许)

道长她不凶残(高让 姜应许)

导读:高让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活人,就像有人常爱调侃的那句:你真的是人吗?以前的他只会笑笑不说话,而现在嘛……或许这句话不应该问他,而该去问他身边那位雷厉风行的小道长,她倒是深有体会。……。

小说介绍

高让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活人,就像有人常爱调侃的那句:你真的是人吗?以前的他只会笑笑不说话,而现在嘛……或许这句话不应该问他,而该去问他身边那位雷厉风行的小道长,她倒是深有体会。……。

小说精彩章节

灵异小说《道长她不凶残》里面讲述了女主角姜应许幸福的一生,然而过程中却又遭受苦难,需要阅读的书迷可以点击本站试读:那人没想到这边这种反应,特别是注意到那娃娃脸旁边的那个已经开始拔剑了,结巴了两声嘟囔。

道长她不凶残第 8 章

倒是那边把玩着筷子给姜应许夹菜的高让先是动作一顿,随后抬眼过去笑了。

他像是听见什么有趣的,筷端翻转对准他这边挑眉,“我们?”

那人没想到这边这种反应,特别是注意到那娃娃脸旁边的那个已经开始拔剑了,结巴了两声嘟囔。

“这不废话吗,我还以为你们也是想去秋风寨。不是就不是呗,凶什么凶。”

说完还瞪了眼那边抽回剑的姜应许。

“秋风寨?”倒是旁边没做声的林禁来了点兴趣问道。

“嘿呀,你们还不知道?”

“咱们都是去投靠段大当家的哩。”

“对对对,明儿秋风寨招募弟兄们。算了,咱不跟你们这群不识货的废话了。

掌柜的!来几间房给爷几个准备着。”

“得嘞,您稍等。”掌柜见来人如此多,连忙笑应。

朝高让等人笑着弯了下腰就去后厨房了。

收好锋刃的姜应许竖起耳朵的同时,筷子也夹过了刚高让点的肉包,垂下眼大口咬块咀嚼着,在听闻那群壮汉说到什么段大当家时动作缓了下来。

想到了那晚听到师兄的名字,更加肯定这里怕是与师兄脱不了干系。

姜应许皱眉扫了眼那边几个背对她的人,心下有了几分计较的她也就不再多待了。

高让从只随意搭了句后就一直瞅着某处出神,又想起林禁在入客栈时跟他嘱咐的话,让高让的眉头始终未曾松开,特别是在察觉到身边的动静。

“你去哪?”

姜应许视线落到那被拽住的腰带上,无奈地扯了扯,“怎么,一起吗。”

“好啊。”

“……”她就不该问。

于是片刻过去,原本还热热闹闹的一桌,此时就只剩下林禁和林雁两人面面相觑了。

月光于高立的竹林枝叶间穿过,条条修长的竹隐照映在湿的泥地上,随着风声摇曳。

清凉的微风拍打在脸上,让人犯困的双眼都清醒过来,紧跟其后的高让揉着眼窝哑声。

“我以为咱们白天走,可现实永远扇我一巴掌。所以到底还有多远啊。”

姜应许淡淡地瞥了眼身后,“嫌麻烦就回去。”

看到那张脸又冷起来,高让立马直起背脊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姜应许身侧。

“到底去哪?”高让轻声表示疑惑。

“到了就知道了。”

等到了地方的高让才明白姜应许为什么不提前告知他,虽然他觉得完全没必要。

比如两人眼前那腐尸遍地的乱葬岗。

那股犯呕的味道***得他眨眨眼,结果谁知道就他眨眼的功夫,姜应许早已经用不知哪掏出来的手帕捂住口鼻走了上去。

只见她跨过一具身上衣物腐烂的尸身,顿了顿又像想到什么,掏出塞进袖袋里的葫芦从中取出另一块浸好的手帕,抛给了那边无处下脚的某人。

“捂着。”

高让忙伸手接过的时候觉得鼻尖有些痒。有股奇怪的味道,很熟悉。他看向手中团成一堆的手帕凑近细闻。

果然是这手帕传来的味道,还有道淡淡的酒香,可在这地方也不知是何缘故,那其中参杂的气味比酒香更加浓郁。

脑海里下意识划过一个红衣身影,不过很快他就抛向了脑后。捂住口鼻跟上了姜应许身后。

借身高优势的高让很清晰的看清姜应许接下来的动作,紧接着发生的一切完全可以称之为惊悚。

姜应许裹有帕子的手指搭在底下这具尚且新鲜的尸体,感受到指腹下脉搏毫无跳动的姜应许也不气垒。

她一手搭在其手腕,另一手则摸索向那盛满脓水腐肉冒气黑烟的脖颈。在处唯一能下手的皮肤摸下。

在指腹敏锐感受到的微弱跳动让她苍白的脸总算露出丝笑意,随即舒展开的眉眼又逐渐凝固。

只见她眼神攸地一变,匆匆扣住垂在她脸侧的手腕迅速退开。

……

已近深夜的银光像是薄纱,将下面的一切轻轻披上,轻柔而小心。

扶住急剧起伏的胸膛,姜应许很久才找回她的声音。

她低哑的声音像破风似的,干瘪瘪听起来浑身难受,“我们还活着?”

瘫靠在树干上的高让闻言,脑袋歪向一边在如柱的树上跟着晃滚了好几下。在脖颈酸痛得紧时连忙抬手稳住。

“是啊,还真***。我现在完全不想打瞌睡了。”甚至还想站起来绕这山丘再跑几圈。

闭上眼满脑子全都是刚才那诈尸的画面,全黑无白的朝他们扑来,要不是姜应许早有准备。

今儿他俩就算不交代在这,也得掉层皮。

想到这瞥了眼眼前人腰别的酒葫芦问道:“你这葫芦里面装得都是些什么?”

姜应许解下那早已空掉的丢过去,提醒他:“还记得你上次问我那晚听到了什么吗?”

揭开塞子半睁只眼瞅葫芦里的高让听到这,抬头看过去。

那张淹没在月光的轮廓看不清眼神,只听得见她说:“这家店有问题。”

“我在地窖碰上了个脸带刀疤的男人,亲眼目睹了他在酒缸里散入了某种粉末,其实我原本只觉得奇怪。”

姜应许说到这一顿,像是想到某件不愉快的事摇头,“那香味四溢让我瞬间想起当初在青山城在李娥娘,还有那个李氏身上的香。”

“我总觉得,”她捂着脑袋瞧了瞧,“总感觉我漏掉了什么……”

听到这儿让原本还作沉思状的高让骤然起身,在姜应许诧异的目光下紧紧握住了她双肩,“我想起来了!”

接着在她不解的目光下又松开了手摊开手掌,比划出那个人的封号,“襄王。”

下意识“嗯?”了声的姜应许顿时恍然,一点就透的她立马忆起当时在青山城所经历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在江家那个行为举止透露着违和的李氏。

那个李氏,为什么要告诉她那些,那个故事又有什么……

在她告诉高让后,却见他沉思片刻还是拍拍她肩膀,“别在这说,咱们先回客栈。”

总归是会知道的,可还是哪里不对。始终觉得脑海想被层薄布蒙住了。

更何况姜应许她爹娘去世那年襄王也不过与她同岁,一个三岁稚儿又能做什么。

怕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捣鬼啊,回去的路上高让面目严峻地抬头望了眼天将晓时的朦胧。

远在襄城的狩猎场上,红衣滚滚的少年脚踏马鞍,拧腕攥紧了手中的缰绳。

随着马蹄的“哒哒”声转首,面朝南方眺望,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姝姐姐,可不要让胤煦失望啊。

藤枝上滴落在手背的露珠让姜应许瞬间醒神,撤回那只扣门的手,盯着指缝的碎石渣总觉得哪里不对。

撇开那位襄王不谈,摊开另一只手握在掌心的手帕,那股诡香和酒香都淡了下去。唯独上面那三个小字清晰可见。

薛斐姝到底是谁,是她目前思虑最深的问题,这个人绝对是个关键。

或许还是个比襄王更重要的……

“姜姑娘?”

温柔的轻唤让再次走神的姜应许单手握住帕塞进腰侧,微侧脸看向来人。

“林姑娘。”她淡淡回应了声。

想起高让的叮嘱又问:“有事吗?”

只见她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身后就传来道惊叫声:“走水啦!救火了!!”

立马反应过来的姜应许闻言也没再管那欲言又止的林雁。

两手提起水缸让装满水的木桶,朝着火源过去就运力泼了过去。

烈焰熊熊***舐着周围焦忙的人群,眼看着火势越来越旺,姜应许凝眉就要再转去提水就被人按住了小臂。

顺势望去对上的眸子倒映出炎炎火光,“别白费劲了,没用的。”

什么意思?那些与姜应许擦肩而过的店家小二、住宿的客人都提水的提水,泼盆的泼盆。朝着火焰源源不断地泼洒。

客堂内溢出的惨叫声,像是当初让她后来无数梦魇中火光里的酒肆。她被人抱在怀里,与爹娘逆着方向离开,任她如何哭闹那个人也不放下她。

只是在完全离开青山城赶到村口后才放下她,揉着她脑袋无奈:

“小许乖,以后我和你林姨就是你亲爹娘了,你看那是你成渝哥哥……”

双手狠狠拽住就想要过去帮忙的小姑娘,高让敛眉沉下声提醒她,“没用的。你再仔细瞧瞧,这是场有预谋的纵火。”

很快冷静下来的姜应许转眼看过去,果然就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这火被他们这样扑都扑不灭,还有越渐燃烧厉害的架势。

“还会出事的,”身旁的高让低声喃喃,话在说到一半时突然停顿了一下,“好吧,或许不会了。”

什么?姜应许茫然地抬眼看他,结果发现对方的目光落在了远处。

顺着他目光看去,就瞧到了一队身着缝有秋风寨长袍,手举旗帜的约有数十人。

看他们这架势,还有那身装扮怕不是秋风寨的人。

这时,从客院匆匆赶来的林禁挠头:“这些人是?”

就见站出来个纹绣比其他人更精致的男人,瞧起来儒雅颇具书生气,倒与那身衣裳毫无违和感的相配。

“在下秋风寨三当家怀秋是也,”来人边说边抱拳,“实在抱歉让诸位受如此罪,我大哥让小弟带着诸位一同进寨。”

闻言后的高让与那边朝他暗暗点头的林禁对视一眼,又偏头看向旁边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姜应许。

他凑过去低声询问:“你想去吗?”

耳畔呼来的热气弄得姜应许耳根有些发痒。让她下意识压了压耳朵,对于旁边这位脸都快贴上来的家伙,抬手五指摁在其脸上一推。

“去。你别靠那么近。”

道长她不凶残小说点评

道长她不凶残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波澜起伏,由浅入深,层层推进,引人入胜的极佳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道长她不凶残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高让姜应许小说,道长她不凶残小说,道长她不凶残高让姜应许章节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