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生花(陈默)

照生花(陈默)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陈默,照生花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风流成性招蜂引蝶的陈默在现代刚甩了一个痴情种,就因为摸了一块墓牌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醒来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陈默,照生花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风流成性招蜂引蝶的陈默在现代刚甩了一个痴情种,就因为摸了一块墓牌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醒来

陈默内容介绍

志远八年,洛芸城,冽王府。

在王府偏院的一处角落,原本安静的柴房中忽然传出一阵细微的声响,正值孟冬,阴冷潮湿的柴房更显寒意,本应只是放置一些木柴的房间,此时地上却蜷缩着一个身影,一身白衣,尽管身材纤细,也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男子

男子似乎很是痛苦地皱着眉,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一只手臂毫无生气地垂在湿冷的地上,另一只手无意识地向身旁的木柴堆摸去,而当他这只手向上扬起时,手腕上显出一道骇人的伤口,尽管血迹已经干涸,但伤痕足足两寸长,似乎是用锋利的物件割破了血脉。

“嘶!啊……”男子艰难地撑起上半身坐了起来,靠在一旁的木柴堆上,捂着头缓缓睁开眼。

这是哪里?这么暗,这么冷,味道好难闻……

照生花陈默全文阅读

安静的柴房里只有虚弱的***声,男子总算恢复了一些意识,站起身来环顾着四周,除了堆得比人还高的木柴,其余什么也没有,高处有一个小铁窗,门是锁住的,只有一些亮光从铁窗和门缝中透进来。

男子蓦地反应过来,难道他被绑架了?让他想想他是怎么失去意识的,他记得……

男子一边回忆一边伸手抓了抓头发,发觉自己的头发变得那么长,竟然已经及腰,***扯了扯头发,还很痛,不是假发,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长衫长袖,分明就是古人的装扮。

呆站在原地良久后,男子歪着头自言自语道:“陈默啊陈默……你穿越了?咦,我的声音怎么变这样了,这不是我的声音……”

是的,陈默,他穿越了。

前一秒他还蹲在地上摸着一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墓牌,下一秒他就身穿古装躺在一间又阴又冷的柴房,尽管很不可思议,但似乎只有这一个理由才能解释得了,他也许真的是穿越了,就因为那块莫名其妙的墓牌。

柴房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直觉告诉陈默现在自己的处境一定不太好,否则绝不会是这种装扮躺在这种地方,脚步声越来越近,陈默赶紧在木柴堆旁躺好,刚等他闭上眼,就听到锁链碰撞的喀嚓声,门开了。

来人是一个小厮,只在地上放了一碗水,并未再多看一眼,便准备转身走人,陈默趁着小厮转身的空档,操起一根木棍就朝小厮头上打去,没成想这一棍下去没有伤及要害,反倒被小厮按着脖子狠狠抵到墙上:“好你个小倌儿,胆子也太大了,你是想偷袭我逃出去吧,没门儿!”

陈默根本没顾得上听清这小厮叫自己什么,自己的力气仿佛弱了许多,换做平常他能把眼前这小厮一脚踹出老远,可如今他用足全身的力气也几乎动不了分毫。

行吧,硬拼不行,那就只能智取了,陈默所谓的“智取”,就是一埋头在小厮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这一招果然行得通,小厮吃痛地大叫一声松开手,陈默又趁着这空档一溜烟儿逃了出去。

回过神来的小厮赶紧叫喊道:“快抓住他——!那小倌儿跑了!抓住他——!”

抓住他?既然让他逃出来了,那就别想再抓住他。

陈默更加确定自己的确是穿越了,这偌大的殿宇,宽阔的庭院,以及周遭正傻眼看着他的丫环小厮们,陈默觉得自己心真的大,在逃跑的时候竟然还有闲心分析观察自己此时所处的环境,这么豪华的地方,虽然比不上皇帝的金銮殿,至少也应该是个王府吧。

此时那小厮已经追了过来,那些丫环也回过神来,自己会在一间阴冷潮湿的柴房里醒来就证明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或许自己被囚禁了,或许自己立刻就会小命不保了,此时浮现在陈默脑海中的只有一个字——逃!

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陈默依然头也不回地跑,谁曾想面前突然向外推开一扇房门,陈默来不及反应就和那人撞了个正着,陈默被撞得一踉跄,而被他撞的人则痛苦地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那是个绝美的女子,纵是向来自称已经看尽天下所有美人的陈默,还是不由得盯着那女子发了呆,全然忘记自己现状危急,根本由不得他半点耽搁,也正是因为这一眨眼的功夫,后面追来的小厮把他抓了个正着。

“絮嫣姑娘,你没事吧?”几个丫环赶紧把地上的女子扶起,战战兢兢地查看她手上的伤势,陈默这才发觉女子的右手掌缠了一圈白纱。

被叫做絮嫣的女子并未作声,只是万分惊讶地瞪视着陈默,在小厮按着陈默的脖子正打算把他押回去时,絮嫣开口道:“等等。”

“絮嫣姑娘,有什么吩咐么?”

“怎么回事,他怎么跑出来了?”

“絮嫣姑娘,是这样的,小的方才去给这小倌儿送水,没成想他居然趁我转身的时候偷袭我,还逃了出来,絮嫣姑娘请放心,小的绝不会让他再伤害絮嫣姑娘,小的这就把他带回去。”

“你们先退下吧,我和他单独说几句话。”

几个小厮和丫环面面相觑,似乎觉得有些不妥,但碍于这女子如今的地位非同一般,只能颔首退下了。

陈默眼看着这女子朝自己越走越近,这么美的一张脸,此刻却阴冷地盯着自己,仿佛把他视为仇人要将他生吞活剥了,絮嫣朱唇微启,狠狠地说道:“花照,你怕了吗?”

花照?叫谁?叫他吗,怎么会,他叫陈默,花照是谁?1

“我问你,你怕了吗,你怕王爷真的杀了你,所以你才逃,是这样吗?”

“我……”陈默在心里酝酿了一遍又一遍的措辞,最终艰难地吐出一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告诉你吧,王爷答应了我,无论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一定会满足我,我说要他杀了你,王爷也应了,”絮嫣勾起一边嘴角,既厌恶又怨恨地嗤笑道,“现在,你明白了么,你和我,在王爷心里是怎样的地位。”

照生花陈默免费阅读

陈默就只听清“王爷”、“杀了你”这几个字,看来他真的是有生命危险,这个鬼地方必须马上离开,什么都没有他的命重要。

“你逃不了的,就算你自作聪明逃出去了,我也会让王爷追你到天涯海角,不亲眼看到王爷亲手了结你的性命,难解我心头之恨!”絮嫣气急,冲上前用左手死死掐住陈默的脖子,纤长的指甲钳进细嫩的皮肉里。

陈默感觉自己被掐得快窒息了,***推开眼前的女子,自己也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还没等陈默站稳,整个身子就犹如被重击,狠狠朝外飞了出去,一头撞在庭院一角的石柱上,陈默眼前一花,他以为自己会这样晕死过去,但仅剩的意志还是让他有一丝清醒,至少足以让他看清把他甩出来的人是谁

是一个男人,一个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身躯凛凛的男人,此时他正搀扶着女子询问伤势如何,而絮嫣也娇弱地靠在他的胸膛,捂住右手紧抿着双唇,一副痛苦的模样。

这个男人,就是王府的主人——冽王南熏。

这变脸变得可真快啊,此时性命堪忧的陈默还有空感叹道——真是好一朵矫揉做作的白莲花。

絮嫣用凄怨的目光望向陈默,而南熏的双目也透着刺骨的寒意,怒斥道:“是谁把他放出来的!?”

霎时庭院里的丫环小厮跪了一地,寻声赶来的那小厮赶忙跪下认罪:“王爷息怒!王爷息怒!是奴才方才不小心让那小倌儿逃出来的,还伤了絮嫣姑娘,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陈默终于还是憋不住了,撑起身子用仅剩的一丝力气大喊道:“什么我伤了她?我就推了她一下,我都快被她掐死了!”说着还仰起脖子给众人看脖子上被掐出来的血痕。

就这一嗓子,把庭院里众人震得鸦雀无声,没有人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喊出这样的话,尤其是南熏,双手都不由得紧了紧。

陈默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他全身都在痛,身体每一处都像要散架一般,但他还是强撑着缓慢走了过来,就这么几步都让他走得直喘粗气。

眼前这对男女站在一起真是绝配,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简直天作之合,但此时的陈默管不了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莫名受了委屈,而他陈默从小在蜜糖罐子里泡大的,最受不得委屈!

“你这女人真好笑,你刚才是这副可怜样跟我说话的吗?啊?”陈默指着絮嫣的手被男人一掌挥开,陈默气不打一处来,又将矛头指向了南熏,“还有你,动不动就上来踹人,我招你惹你了,我爸都没动过我一根指头,你居然对我上脚,你他妈算老几!”4

陈默愤恨的双目和南熏惊愕的双目对上,南熏皱着眉盯着陈默的眼神仿佛要在陈默脸上剜出一个洞。

这不是花照,这怎么可能是花照……花照根本不会说出这种话,更不会……对他说出这种话。

陈默满口的“你他妈”“我他妈”,全然不觉南熏的一只手正向他的后颈伸去,一记手刀劈下让陈默立刻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没人敢出声,只有从方才起就一直站得老远的老管家默默上前去,叫了两个小厮把倒在地上的陈默抬回了柴房。

陈默被抬走后南熏还立在原地,剑眉皱起若有所思,絮嫣抬手轻唤道:“王爷……”

南熏并未作出反应,直到絮嫣说出接下来的一番话,男人才终于被拉回了思绪,“王爷,您还是不忍心,对么,您下不了手,对么?”

南熏叹道:“不是……”

絮嫣追问道:“那王爷之前为何不动手,方才又为何不动手?”絮嫣满眼悲戚地望向南熏,尽是柔情,也满是失望,“王爷留着他,就是留着一个祸患,他一天不死,我就要担惊受怕地熬过一天。”

“我会护好你。”

“可王爷已经食言了。”絮嫣摸了摸自己缠着白纱的右手,失神道,“再也无法弹琴,再也无法拿起纸笔,他让我变成这副模样,我现在和一个废人有什么区别。”3

那一层又一层的白纱异常刺目,南熏看在眼里又何尝不心痛,从此痛失一个才女,一个知己,而这一切都是因为……1

“歇着吧,你还需要养伤。”南熏吩咐着身边的丫环,转身拂袖离去。

絮嫣在心里自嘲道:养伤,养什么伤呢,心里的伤无法愈合,再养又有什么用呢

小编推荐理由

照生花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