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来生不再相遇(若汐永焱)

只愿来生不再相遇(若汐永焱)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若汐永焱 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只愿来生不再相遇全文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嘉莉 ,讲述了若汐疯了般跑向书房,忽的感觉腿窝一痛,朝前栽倒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上。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若汐永焱 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只愿来生不再相遇全文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嘉莉 ,讲述了若汐疯了般跑向书房,忽的感觉腿窝一痛,朝前栽倒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上。一双黑底金丝云靴出现在她面前,伴随着“王爷万福金安”的恭敬喊声。

小说简介

若汐疯了般跑向书房,忽的感觉腿窝一痛,朝前栽倒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上。
一双黑底金丝云靴出现在她面前,伴随着“王爷万福金安”的恭敬喊声。
永焱挥退下人,修长的手指托起若汐的脸。

只愿来生不再相遇全文阅读

若汐疯了般跑向书房,忽的感觉腿窝一痛,朝前栽倒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上。
一双黑底金丝云靴出现在她面前,伴随着“王爷万福金安”的恭敬喊声。
永焱挥退下人,修长的手指托起若汐的脸。
若汐看向那双冷冽得令人颤抖的眼,不禁颤了颤。
“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
“脱胎换骨丸,滋味如何?纳兰府庶女若汐已经暴毙而亡,你只是王府最低贱的丑婢。”
若汐感觉一股冷气直接将她凝结成冰!
从今往后,在这个世间,她没有名字,没有身份,连容貌也不是自己的!
五日后。
“启禀王爷,丑婢此次躲在运送泉水的水车里,试图出府!”
侍卫押着若汐狠狠按住跪在书房门口,朝内禀报。
若汐咬唇,她不甘啊,她想回纳兰府去看看阿玛和姨娘是不是真的不要她了?
永焱看着那道还在挣扎不服的身影,凤目微眯。
自从那天他吩咐下去,她就被踩到了泥里,任谁不想干的脏活累活都塞了过去,不做完就连吃的都不给。
“花样真多。”永焱轻嗤,“如此不安分,杖责二十。”
她几次逃跑,他当是看猴戏,这次却有些不耐烦。
要不是这贱人,婵儿也不会身子虚弱,回到福晋之位却还是无法跟他圆房。
粗壮的老嬷嬷走过来将若汐拖到院中央,剧痛不停袭来,她紧咬牙关,别说求饶,连痛呼都不肯。
当二十大板打完,书房的帘子被掀开,永焱踱步而出,冷冷俯视着若汐。
若汐的衣衫被血迹沁透,却还是倔强说道:“妾……奴婢没有骗过王爷!”
永焱不禁皱眉,“本王倒要看你骨头能硬到什么时候,拖下去。”
若汐被丢回破旧偏院,很快就发起了烧。
可既然王爷没有吩咐找大夫,谁也不会多事。
图管事躬身说道:“王爷,丑婢还是不肯改口,不管奴才怎么盘问,她就一个答案,没骗过您。”
永焱心毫无预兆沉了沉,再不看大夫,人恐怕就没了……
让她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正要松口,就听到图管事又说:“福晋已经派了大夫去看。”
永焱笑了笑,“还是婵儿良善。”
偏院。
大夫开了药离开,金婵径直走到若汐床前,将一个玉瓶放在她手里。
“这是宫廷御药雪玉膏,三日后,你身上就会大好。”
“这一次,你又想做什么?”若汐气若游丝。
“我已不是之身,所以需要你替我去跟王爷圆房。”

只愿来生不再相遇免费阅读

金婵站在门外嫉恨得绞紧手帕,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看到若汐缓缓走出来。
她放低声音,恶狠狠地要挟:“别以为有过这一晚就能改变什么!你要是敢泄露出去,或者逃走,舒姨娘就没好日子过!”
说完就闪身进了寝居,脱光衣服弄散头发,躺到永焱身边。
若汐心底漫过苦涩,真该让永焱看看,究竟谁才是白眼狼……
“婵儿……”
永焱醒来,想起那销.魂滋味,不由轻笑,健壮的手臂一伸,将身边的女子搂入怀中,然后猛地顿住。
婵儿身上的味道,和往常一样是股浓郁的脂粉味,不是昨晚那种淡淡的清甜……
金婵抽出身下染了血的白绢,弱弱地拒绝道:“王爷,轻点,妾身还有点疼……”
永焱本来还有兴致,但莫名就偃旗息鼓了,闻言便松开她。
“那你好好休息。”
金婵换上含羞带怯的神情,自己早就尝到了情.欲滋味,却还要装出“破瓜”的娇弱,真辛苦。
她可还是记得永焱昨晚的勇猛无比。
可金婵没想到的是,几天过后,自己身子“休养”好了,永焱却开始忙起了公事,经常因为太晚歇在书房,就算回到寝居也是纯睡觉。
她有心暗示,永焱就说怜惜她身子弱。
金婵急得冒火,又怕太主动引起他怀疑。
永焱最近也莫名烦躁,明明他和婵儿有了完美的圆房,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再也找不到那晚的感觉,对着近在咫尺的婵儿,竟然毫无欲望。
他只能不停赏赐珠宝绫罗给她当做弥补。
永焱心事重重,独自在府里逛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偏院。
正要转身,就听到院内传来命令声:“丑婢,洗完这些衣服再把恭桶刷干净,才准吃饭!”
他心下一动,走到院门口朝里面看。
眼下已经入冬,水刺得皮肤发红,若汐时不时搓着手,却无济于事。
她将那些属于下人的粗布衣服洗完,拧干晾起来,掏出一块帕子蒙在脸上,朝院门口走来。
永焱闪到一边,跟着她拐了几个弯,然后他的脸就黑了黑,这女人是要去刷恭桶。
这里是王府最污秽的地方,但并没有永焱以为的恶臭冲天。
他看到四周悬挂着好些香包,冲淡了污秽的味道。
永焱达到了折磨她的目的,却不知道怎么的,莫名有点气闷。
若汐垂着脸,机械地刷洗,忽的看到一双黑底金丝云靴出现在眼前。
她平静地抬眸瞥了一眼,然后继续干活儿。
永焱的心莫名被撞了下,那双曾经清凌凌的大眼变得平平无奇,看自己的目光也变得平淡无波。
“你瞎了?”他气得一把拉下她脸上的帕子。
“奴婢以为是幻象。”若汐放下刷子,跪在地上行礼,“王爷万福金安。”
这段时间,府里天天在传王爷如何宠爱福晋,她听多了,心脏慢慢不再痛,有了麻木的趋势。
永焱见她这么不咸不淡更来气了,闻到帕子上的香味,冷冷道:“还敢熏香,你是来干活还是享受的?”
他鬼使神差地将帕子蒙住自己的口鼻,蓦地一怔,草木香中夹杂着一丝熟悉的芬芳……
若汐皱了皱眉,永焱身上传来的龙涎香让她有些不***。
一个没忍住,“呕——!”
带着酸腐味儿的呕吐物直接吐在了永焱的靴上。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