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反派正确攻略方式(叶宁)

魔鬼反派正确攻略方式(叶宁)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都市小说——主角是叶宁的小说魔鬼反派正确攻略方式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类似瓜子所著作。叶宁被他扣住,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她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推门进来,应该是偷偷进来的.....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都市小说——主角是叶宁的小说魔鬼反派正确攻略方式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类似瓜子所著作。叶宁被他扣住,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她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推门进来,应该是偷偷进来的,但是动作显得有点慌乱。

叶宁小说简介

她穿的时机极妙。
正与大魔王面对面——
“交出灵魂,本座可完成你的心愿。想要什么?”
“我想有灵魂地活着。”
“……”
黑暗中的魔尊,忽而森寒一笑。
讨价还价?
好极了。

魔鬼反派正确攻略方式最新章节精彩试读

江寒离从水仙峰回到主峰,不发一言,只是他面上冷若冰霜,任谁看了都知道师兄心情不好。
牧重云自然也看出来了,不过别人不敢多嘴乱问,他就不一样了,平时挨的揍多了,脸皮也是最厚的。
这时候也就他敢嬉皮笑脸凑上去。
牧重云悄悄到江寒离跟前,问道:“师兄,你要送师妹去蓬云岛吗?”
江寒离冷冷地看他一眼。
牧重云立刻正色道:“还是师兄思虑周全,小师妹出去历练历练也好,免得她胡思乱想,再任性妄为。”
江寒离没有接他的话,垂眼看手里的卷宗,突然问了句,道:“这次你与师妹同行,你有没有觉得,她有哪里不对?”
是不对吗?
江寒离问的时候,也在心里自问。
她说失忆不记得了一些事,可他觉得她不止忘了一些事。
牧重云一愣,他没有想到江寒离会突然这么问。
他面色一沉,道:“是有点不对。”
江寒离手指微顿,抬眼看向牧重云。
牧重云认真且恳切地说道:“师妹比以前话更多了。我们去仙盟大会路上相谈甚欢,没想到师妹竟对我了解甚多,是我的知音。师兄,师妹她看开了,你终于解脱了啊。”
江寒离听得面色铁青,随后他的面色却变得平静淡漠了,道:“看开了?”
牧重云俨然一副老前辈的姿态,道:“可不是嘛。师妹这些年太执迷不悟,放手了也好,终究师妹也明白了,她那个天真烂漫的年龄,就应该喜欢年龄相仿的。”
在他看来,这是小师妹放手后最好的归宿了。
牧重云深知叶小师妹对江师兄的痴情,她执念成痴,眼看都快折磨成心病了。
从前的她眼里没有任何人,那股为达目的而不惜代价的气势,是真的很令人心惊。
可世上情之一字最不可强求。
江师兄是高山冰雪,他若无意,师妹怎么做都是枉然。
小师妹与其痛苦纠缠跟自己过不去,不如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左右是自己喜欢的,能够善终那就再好不过了。
再说了,师兄是宗门的希望,肩负重任。
眼下正是师兄要接任掌门之位的重要时机,以修炼为第一大业,无心儿女私情,师兄怎能因为不能拒绝一时脑子发热的师妹而被情所困?
所以牧重云三两下想明白了之后,便越看闻月楼和叶宁这俩人就越觉得般配。
江寒离听牧重云说完,冷笑一声,放下卷宗,没有再说话。

叶宁被安排了,即将要被流放,养伤期间她的心情就有些许忧郁。
在这期间,她也隐约知道了九天明宫处理秘境内鬼的后续。
秘境中丧生的百余名弟子尸骨无存,九天明宫负起重责,迅速处决了门内两个高阶圣使,揪出了十来个叛徒,全都处决了。
一个不留。
铁血手腕。
此外,九天明宫不知道处于什么考虑,秘境崩塌后,便开始找遗落在外的圣心莲子了。
叶宁猜测,大概是怎么长都不死的九天圣莲这次意外被毁,让他们措手不及,所以急需这唯一一颗莲子重新为其续命。
但不巧的是,这东西被她吃了。
叶宁听这个事的时候一直捂着胸口,没什么,就是觉得心口更痛了而已。
不用说,这东西要是生剖还回去,她绝对没命,她和闻月楼已经冒死试过了。
所以安全起见,她肯定不能被九天明宫的人发现,等人来解剖她就死翘翘了。
不过万幸的是,真正知道的圣心莲子在叶宁这里的人不多,除了穆见愁以及闻月楼,还有一个就是江师兄了。
至于白翎翎……当时她是亲自把东西交给叶宁的人,也算知***。
但叶宁拿了东西就被穆见愁那蛇精病绑走了,那后面发生的事白翎翎并不知情,这样一来,说辞就可以不一样了。
叶宁想都不用想,毅然决然地把锅扔给了穆见愁。
别问,问就是圣心莲子被穆见愁那丧心病狂的狗贼抢了!
反正所有的事都是他搞出来的,把他往死里打绝对不会有错。
这么一想,即将要被流放的叶宁心里就诡异地平衡了。她走了,避避风头也好。
叶宁控制不住圣心莲子的威力,目前就靠疯狂练门内心法和猛吃各色丹药来压制,总的来说,还是有点惨。
叶宁捂着心口,满脸忧愁地躺在院前的吊椅上晒太阳,看日落。
这次去蓬云岛也不知道她要去待多久。
一不做二不休,要不她干脆就不回来了?
叶宁心事重重地想着事情,忽然有一道黑影从树上一跃而下,定定地站在她的面前。
叶宁无奈地抬头。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的闻月楼扫了她一眼,便扔了一堆东西给她。
叶宁愣住:“这是什么?”
闻月楼神情懒散,道:“不知道。听说今夜你要被赶下山,你牧师兄给你的。”
叶宁拿到一个乾坤袋正要高兴,但是听清楚了他的话之后,差点呛死,“什么?今晚?为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怎么没人告诉她?
闻月楼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无情地说道:“现在你知道了。自己滚还是我动手?”
看样子是真的了。
叶宁也不虚弱捧心了,立刻就在椅子上弹起来,心中焦急。
这去修行还搞什么突击。
今夜就要下山,现在太阳都要下山了,时间这么仓促,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收!
近来宗门内一派风平浪静,叶宁原本以为离自己要离开的日子怎么也要个几天的,所以趁这空隙,她就把什么能用得上的武器都送去其他峰保修了,以备不时之需。
谁知道江师兄会突然把她踹下山。
这下不就什么都拿不到了!叶宁心里气急。幸亏消息灵通的牧师兄够义气,自己在江师兄手底下混得那么艰难,还不忘塞东西给她……
得到消息的叶宁手忙脚乱,可事发突然,她就问闻月楼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然而闻月楼根本不关心这个。
他只是将牧重云匆忙留下来的话转诉了,顺便跟她说一声而已。
事实上,叶宁要提前下山,并不是江寒离有意为难她。而是因为他要前赴紫灵派处理要事,得离开凌霄宗。
而他一离开,叶宁人就在凌霄宗难保不会出事。
譬如万一就在他这掌管宗门的师兄不在期间,她被九天明宫的人带走,那可能就有去无回了。
所以他才决定在这之前把不省事的叶宁一道送走,如此一来便是万无一失,同时他也……眼不见为净。
叶宁连夜被轰下山了。
她在山门前,见到了在那里一袭清冷白衣的江寒离,面色淡漠,静静地站在云布马车前,手持长剑,俨然是一副要押送囚犯的姿态。
他眼角余光扫了叶宁一眼,命令道:“上去。”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叶宁更心塞了,语气悲怆地质问道:“师兄你……如此信不过我吗?”
还要亲自押送,你还怕我还会中途跑路不成?
江寒离本来是打算‘嗯’一声就算了的,但是说时他犹豫了一下,便冷淡道:“顺路。”
说顺路其实也没有错,去紫灵派的方向,跟叶宁要去的蓬云岛差不多。
不过那也不完全是一个地方,所以说江寒离的顺路,估计要把叶宁顺到底,亲自押送她到目的地,怕她再出什么幺蛾子。
叶宁忧郁地爬上了云布马车,这车跟普通的马车不一样,走得快,日行几百里不在话下,如今她无法御剑,坐这个倒是省事。
不过她上了车没有立刻钻***,有些担忧地看了眼一旁沉默不语的闻月楼。
这跟江师兄同路的话,他这个沉重的大包袱可能得要先撤了……
江寒离这时也看了闻月楼一眼,他想说什么,但是还没张嘴,只见对方径自走了过来。
闻月楼慢腾腾地走向马车,不怎么怜香惜玉地将叶宁给推了***,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也顺路。”
江寒离:“……”
叶宁拉着垂帘一脸懵逼,而闻月楼却是温柔懂事地笑了起来,接着,他一把就将她怼进马车的最里面!
你给我轻点,我还是个脆弱的伤号!叶宁被挤到角落,悲愤控诉。
这魔鬼没空理她,而且偏偏戏很足。
他顶着一张少年无辜的脸,半挑帘子,朝着身姿如仙的江寒离微微一笑,道:“姐姐尚未痊愈,我来照顾她。有劳前辈,走快一点,我坐不惯马车。”
“……”
“……”
坐不惯你上来干什么???
这大概是清雅仙君江寒离第一次被人这么理所当然地当成马夫差遣,他那张清俊的面庞上神情变幻了好几瞬。
闻月楼长指挑着帘未放下,眉眼疏离,凉凉道:“前辈若是不顺路,那就算了。”
叶宁听得额角突突直跳,你大言不惭的鬼话都说了,什么不顺路就算了?你是要上天吗死魔头?
江寒离倒也没有失态,他慢慢地收回长剑,脸上还是冷冰冰的,道:“顺路。”
说着,他就跳上了马车,身上那清冷优雅的气质依旧。
江寒离面无表情地扬鞭奔马上路。

魔鬼反派正确攻略方式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叶宁坐在马车的角落,周围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围绕着她,头很痛。
江寒离在策马赶路,速度快得一批,灌进来的风都仿佛带着冷飕飕的怒意。
叶宁敏锐地感觉到了。
闻月楼这个搞事的却是若无所觉。他随意地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他那头黑发束得随意,散散垂在肩上显出几分漫不经心。
其实闻月楼安静下来,他不说话不抽风的时候,那画面是很赏心悦目的。
可惜。
他不是个人。
在叶宁想着事情想得出神的时候,闻月楼冷不防地睁开眼,跟她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叶宁有点尴尬,就干巴巴地笑道:“呵呵呵,江师兄这路赶得真快。”
闻月楼听她这么说,便伸手挑开车窗,露出一小道缝隙,他看了眼外头黑漆漆的风景。
快是挺快,不过江寒离为了避开其他门派的地界门阵,应该是绕了路。
闻月楼放下手,看了眼并不知情的叶宁,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明明拜的是同一师门,但她跟江寒离,真是天差地别。
而明明天资不够先天不足,她多年苦修的心法却偏偏又是跟江寒离是全然相同的一套,她不得要领,长此以往便走偏门邪路,越炼越损心性。
不合适非要强求,简直吃力不讨好。
所以她的修为一塌糊涂。
这是闻月楼在凌霄宗默默观察后得到的结论。
可看清楚了本质后,他心里更加想不通,像叶宁这种心性不定的凡修,为何那时他被唤醒,而后试图剥离她的魂魄,却无法成功?
她真的很奇怪。
叶宁感觉到闻月楼阴冷的视线,脸上的神情立刻就变得警惕起来,“看什么?”
“看你。”闻月楼很坦荡。
接着他就忽然靠近了过来,伸手抚上了她的脸颊认真地看了又看,幽幽道:“总觉得你带了面具似的。像假的。”
“……”
叶宁想翻个大白眼给他。
你个秒变脸的戏精好意思说我?你浑身上下都是面具!你才是假的辣鸡。
适时,马车像是撞到了石头,猝然颠簸了一下,闻月楼眼角余光掠过垂帘掀开的缝隙,顺势松开了手。
叶宁差点撞到头,却见他微微一笑,“姐姐小心啊。”
叶宁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哪里不正常?”闻月楼毫无自知之明地反问,他脸上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慢腾腾地说道:“最开始,不是你先说的吗?”
叶宁喉头一哽。
最开始她随便给他套个小公子的马甲,是为了在牧师兄面前过关,不是让他得了便宜还卖乖,来飙戏精分的!
她动了动身子,不过在她有所动作之前,闻月楼就握住了她的手,脸上的笑容依旧。
叶宁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动不了,就只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江寒离赶得很快,那是真的快。
叶宁连什么时候到了蓬莱岛地界都不知道,直到江寒离掀开帘子,面色冰冷地让她滚下去时,她才知道已经到地方了。
不知是不是天色微亮太早了,临江镇街上寂静无声,大概这附近也没什么人,有些萧条冷清。
叶宁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流放到生存环境艰苦的不毛之地,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山明水秀的地方。
她知足了。
江寒离望了眼水雾弥漫的江面,转而对她说:“渡船上岛,不久便会有人接待你。”
叶宁点头道:“知道知道,多谢师兄。”
江寒离看她一脸轻松的笑容,眼里也没有半点委屈的神色,全然没有因受罚而情绪低落阴沉,坦坦荡荡,但也没心没肺。
她变了的地方。
大概就是这里了。
江寒离默了默,这时手中催促他速去紫灵派的符令忽然在疯狂闪动,他眉头皱了起来。
他耽搁太长时间了。
江寒离直接将符令的微光掐灭,他顿了下,语气十分冷漠地对叶宁说,“修炼不可废,莫要辜负师尊一片苦心,你好自为之。”
叶宁点头。
“师兄所言极是。”她懂事安分地微笑,道:“师兄再见。”
江寒离大概还想说什么,但听到她来来去去就这一句客套话,脸色就更加冷淡了。
他就真的什么话都没有,直接丢给她一把剑,便很冷漠无情地转身离开了。
叶宁看着江寒离冰冷冷的身影,叹了一口气。江师兄,你就当我死了吧。
小师妹已死,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闻月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边,语气很低沉,道:“人都走了,你叹什么气?”
叶宁无神地看他,摇头道:“你不懂。”
闻月楼确实不懂,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地看她。
他们走到了江边,今日天气似乎不怎么好。天是阴沉沉的,而且雾气不散,就算是走到了江边,都几乎看不到三丈以外的地方。
“这雾是不是有点大?它是不散的吗?”叶宁扭头问闻月楼,有些迟疑,“那个……我们真的***吗?”
闻月楼扯了扯嘴角,然后他挑了挑眉,眼神示意,让她回头看。
叶宁回头看来时的路,发现那什么路甚至什么镇街都已经被漫天的白雾遮挡住了。
闻月楼笑着反问道:“你跑得了吗?”
叶宁顿住,然后就反应过来了。
这应该就是结界之类的东西了。
话音刚落,闻月楼微微眯眼,似看到了什么,随后便淡淡地开口了,道:“接你的人来了。”
叶宁惊讶,道:“这么快?”
她遥遥望去,只见一只破旧的老木船缓缓地从深雾中飘荡了出来,靠得更近了,她才惊诧地发现船上没有人。
这什么情况?
人呢?突然切灵异画风吗?
站在原地的叶宁惊疑不定,拿不准主意,而身后的闻月楼却是十分的干脆利落,他二话不说,直接上了木船。
顺便被他拽上去的叶宁:“……”
急什么急?人生地不熟的,你好歹先听我分析一波!
所以叶宁就急了,道:“你干什么?万一上错船怎么办?”
闻月楼凉凉道:“你害怕?”
废话!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慢条斯理地说:“进出仅此一条路,错就错了,你要是害怕,就自己游过去。”
“我怎么可能游得过去?”
“那就闭嘴。”
叶宁感觉自己手上的青筋乱跳。
真的……好想打死他。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叶宁抱着剑坐在船上,看着一望无际的白雾,忧心忡忡。
也不知道那岛上面有什么?
不过很快叶宁就发现,她的担心好像是有点多余,因为越往深雾里面去,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松。
这份轻松来得有点明显。
因为她自从不小心吸收了圣心莲子后,身体就有点出问题了,体内被一道力量压制着,那感觉不好受。
所以她***了蓬云岛后,明显就感觉到自己身上那层无形的负担,减轻了。
白雾是蓬云岛封印的结界边缘,里面灵力充沛,尤其是叶宁这种伤残病号,感受很强烈。
叶宁精神一下好了起来。
她顿时面露喜色,兴冲冲地转头对闻月楼说,“我感觉好了很多,你……你怎么了?”
叶宁愣住了,她转头就看到面色苍白的闻月楼,眉心那处泌出了一丝黑色的魔气,他身上的气息似乎也有点乱。
叶宁很震惊,道:“不是吧,蓬云岛你是不能去的地方吗?”
居然还有这个意外惊喜。
魔鬼这是你的弱点吗?
闻月楼大概是听出了她震惊的语气里带了一丝丝惊喜,唇角扯出一抹嗜血的冷笑。
是不能去。
这地方暗藏玄机,布了很古老的驱魔阵,有道隐形的力量在压制着他,甚至意图困杀他。
很有意思的是,这禁制力量跟封印他的枷锁,有些相似。
闻月楼眉间绕着黑气,眸子染了阴暗煞气,心里冷笑一声。
既然如此,那这所谓的仙门禁地,他非去不可了。
他抬手,掌心化出一道遁光暗芒,狠狠地劈向浮游在空中的禁制暗阵,狂风迅猛地从江面席卷而来,船身就剧烈地摇晃起来!
叶宁大惊。
不过那风浪猛烈的冲击比她反应更快,她甚至什么都没来得及做,那巨浪就冲过来了……
弱不禁风的破船说翻就翻了。
震惊不已的叶宁落水沉江了,心中简直一万匹***在疯狂奔腾。
不过在被狂浪卷走之前,她凭顽强的求生意志力抓住了救命稻草,顺势扑向了闻月楼。
破船不堪一击瞬间分崩离析,狂浪此起彼伏,而沉重的白雾却渐渐散退。
在水里颤巍巍发抖的叶宁什么都感受不住。
闻月楼被搂得死紧,冷冷道:“松开。”
她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搂得很紧。
叶宁恶狠狠道:“你休想!”
下一刻她就被无情地拉开了,不过她还是没松手,两人距离稍稍拉开了,然后她就对上了闻月楼的眼睛。
他衣发湿透,白皙的脸上表情肃杀,而眼尾也染了一抹血色,看上去邪气又莫名危险。
戾气横生。
仅仅一个眼神而已,叶宁几乎以为他控制不住自己要上手掐死她。
但是闻月楼没有。
他看叶宁僵住的脸,诡异地笑了,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你这是第二次了。”

小编推荐

魔鬼反派正确攻略方式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