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睡美人(岑岁陆宴迟)

亲吻睡美人(岑岁陆宴迟)

导读:岑岁陆宴迟小说亲吻睡美人,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亲吻睡美人全文免费阅读。没想到岑岁竟然真的追到了陆宴迟。孟微雨好奇:“和陆教授谈恋爱是什么样的体验?”

小说介绍

岑岁陆宴迟小说亲吻睡美人,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亲吻睡美人全文免费阅读。没想到岑岁竟然真的追到了陆宴迟。孟微雨好奇:“和陆教授谈恋爱是什么样的体验?”岑岁想了想,一本正经道:“谢邀,刚上月球——”孟微雨:?

岑岁陆宴迟小说简介

陆宴迟,二十八岁,数学系最年轻的副教授。
戴着副眼镜,清冷疏离,不近人情,上课时不苟言笑,是最难以触碰的高岭之花。
岑岁想了想。
似乎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对她笑了。
在得知岑岁要追陆宴迟后,表妹孟微雨再三确认:“你确定要追我的老师吗,我们学校的人一致认为追他还不如登月,我觉得追他的难度比登月的难度还要高。”

亲吻睡美人全文阅读

空气有片刻的沉寂,只有细小尘粒在光影中浮动。
打破这片静谧的,是陆宴迟向她走过来的动作。他刚刚似乎在解衣扣,手放在身前,随着他慢条斯理走过来的步伐,他又把衣扣给扣上。
脸上的笑意不动声色地收敛不少。
可即便如此,举手投足之间也带着玩世不恭的散漫与矜贵。
他在岑岁面前站定。
他的个子很高,垂眸看着岑岁,嘴角牵起很淡的笑意:“送水果?”
理智回笼,岑岁把提着的果篮递了过去,她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是对门孟教授的外甥女,我舅舅让我给你送水果。”
陆宴迟:“孟教授?”
“对,孟教授和向教授。”岑岁指了指身后半敞着的门,笑容干净又纯粹。
陆宴迟于是把水果接了过来:“谢谢。”
吕慎泽看着二人,插话道:“外甥女,进来坐坐啊?”
岑岁局促地晃了晃手,“不了。”
话音落下,就听到身后传来的手机铃声,岑岁往回看了眼,匆忙着说:“我手机响了,我去接电话。”
等到她离开之后。
陆宴迟把门给关上,他提着沉甸甸地果篮往厨房走去。
身后,吕慎泽恋恋不舍地说:“不是我说,你这什么运气啊,搬家第一天就能遇到这种美人?而且还住在对门。”
“不过长得再美又有什么用呢?”思及此,吕慎泽沉痛不已,“在你眼里,女人对你吸引力还不如孪生素数。”
闻言,陆宴迟不置可否地笑了下。
岑岁接到的是助理粥粥的电话,她有半个月没有发视频了,助理叫苦不迭地求她:“求求你更新视频吧,哪怕做个简单的三明治也行啊。”
她这段时间失眠严重,连平日的饭食都是草草解决,更别说做美食视频了。
她自己也知道半个月不发视频会损失多少流量,“我买了螃蟹,先研究一下怎么做吧,不出意外,一周内会发视频给你。”
粥粥感动死:“呜呜呜吃吃美人你下凡真的辛苦了,我爱你!”
电话挂断,岑岁就看到舅舅舅妈抱着两箱东西上来。
岑岁上前想要去接,却被孟建军拒绝了:“红豆,你把门打开就行。”
红豆是岑岁的小名。
岑岁打开门,“我来拿吧。”
“不用,就几步路的事儿。”孟建军额头上却沁着汗,他乐呵呵地把两箱大闸蟹放下,“这可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我特意找人从苏州买来的,一个足有一斤多,我买了两箱,够你做美食视频了吧?”
孟微雨听到了动静,也从卧室里跑了出来:“哇,这么多螃蟹,晚上吃什么啊姐?”
岑岁打开箱子,看着里面的螃蟹,很快就有了想法:“我先清蒸一盘螃蟹,然后再做份肉蟹煲,正好家里有莲藕和鸡爪,主食的话,就做生滚蟹粥吧。”
已经是下午四点,岑岁挽起袖子就开始处理螃蟹。
她做菜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在厨房,因此向琴和孟建军都没有进来打扰她。
天边被橙光层层叠叠地晕染出渐变色彩,霞光璀璨,泛着独属于秋日温柔的光,世界像是被笼罩上一层橙色的滤镜般美好。
厨房里,岑岁条理清晰地做着一道又一道的菜。
真正做完,快到六点了。
四个人吃两道菜显然是不够的,岑岁还炒了一盘蒜香荷兰豆和白灼菜心。
孟微雨第一个坐在餐桌上,她咬下一只蟹腿,含糊着说:“姐,你做的菜真的太好吃了,一个螃蟹能折腾出这么多花样,以后谁娶到你真是幸福死了。”
岑岁给她盛了一碗粥,“行了,好好吃你的吧。”
四个人围着餐桌坐下。
闲聊了几句之后,向琴突然说:“孟微雨,你把水果给对门的陆教授送过去了吗?”
孟微雨很是心虚地应了声:“啊。”
向琴:“陆教授可是你接下去的高数老师,你以后高数课可得积极点儿,遇到不会做的问题,主动提问,知道了吗?”
“什么?不是,我王教授呢?”
“你高数课本来就是陆宴迟上的,只是他国外那边有个项目没结束,所以由王教授暂代,现在项目结束了,这高数课肯定是陆宴迟上的。”向琴解释完之后对孟建军说,“不过我真没想到陆宴迟会来咱们学校教书,国外好多研究院要他来着。”
孟建军:“那国外再好,他也是中国人。”
孟微雨扯了扯岑岁的衣袖,不死心地问她:“陆教授真的长得那么可怜吗?这种研究院都争着抢着都要的学霸,真的没有头发吗?”
想到陆宴迟。
岑岁***了***唇,眼里含着意味不明的光。
对上孟微雨的视线,岑岁面色自若,语气平静地说:“挺帅的。”
孟微雨愣了下:“真假的?”
岑岁:“嗯。”
“难道我的梦想要实现了吗?”
“什么梦想?”
孟微雨一脸憧憬:“和英俊帅气的老师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
岑岁盯着她看了几秒,许久之后,凉凉地说:“我觉得他可能不太想和一个连高数都没考及格的学生谈师生恋。”
“他可能更想和你谈一谈为什么你高数只能考三十分这件事。”
当天晚上,岑岁睡在孟家。
她在孟家有自己单独的房间,虽说她每个月只在这边待几天,但是每次过来,她的房间都是干净又整洁的,空气里有好闻又助眠的薰衣草香。
不过再助眠也没有任何用。
岑岁还是失眠了。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许久。
忽地,窗外传来雨水拍打窗户的声音,她下床,拉开窗帘,窗户没有拉实,露出一小道缝,凉风裹着冷雨吹了进来。
岑岁把窗户拉好,换了套衣服出门去了。
教职工宿舍出来再拐一条街就是学校的堕落街。
此时还不到十一点,堕落街上热闹喧嚣,学生扎堆地坐在小吃摊上边吃小吃边聊天,红色的棚子里白炽灯亮着,被朦胧雨帘遮盖,显得昏蒙。
岑岁的目光突然定住。
不远处的烧烤棚里摆了好几张圆桌,靠在路边的那张桌子上几乎是满座的,陆宴迟就坐在那一桌。
他低头拧开矿泉水,仰头喝着,脖颈和下颚线拉出纤细流畅的线条,随着喝水的动作,喉结上下滚动。
莫名的,岑岁觉得自己的喉咙干哑。
一群人坐着,尤为热闹。不知道聊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岑岁看到陆宴迟的眉眼慵懒地舒展出笑意。
岑岁抿了抿唇,钻进隔壁烧烤摊的棚子里。
隔着两片塑料膜,岑岁听到身后的交谈声。
意外的是,那堆人竟然在讨论她——
说话的声音很熟悉,是在陆宴迟家给她开门的那个男人,“她刚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什么来着?对门孟教授的外甥女是吧?”
陆宴迟:“怎么?”
“要个联系方式呗。”
正好这个时候烧烤摊的老板拿着菜单走过来,问她要点什么,岑岁应付着老板,因此也没听到后面的对话。
另一顶棚子里。
陆宴迟眼眸懒洋洋地掀起,眼尾上挑,脸上带着散漫又轻佻的笑,喉咙被冰水浸渍,笑意变得很淡:“怎么,我去给你要?”
“行吗?”
“那我给你去要了联系方式,”他眼梢轻佻地挑起,声音里带着还没散的笑意,“万一人看上我了怎么办?”
吕慎泽没有半点儿被横刀夺爱的痛楚,他回答的很果断:“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
“看上你的人多了去了,大学的时候,多少个女的追你啊,你不也都拒绝了吗?”吕慎泽振振有词地说,“就算这女的真看上你了又怎么样,你又对她不感兴趣。”
陆宴迟低头点了支烟,脸上情绪晦暗不明。
吕慎泽察觉到了异样,低声说:“不会真有兴趣吧?”
他懒懒地睨了一眼过来,嘴里含着烟,以至于说话稍显含糊,语调闲散,慢悠悠地说:“你不说了么。”
“什么?”“在我这儿,女人对我的吸引力还不如孪生素数。”
吕慎泽:“……”
吃完烧烤,一群人去喝奶茶。
岑岁也跟着进了奶茶店。
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奶茶店里的人并不多,一群男人呼啦啦地涌进来,太过安静的奶茶店里,他们的说话声尤为清晰。
吕慎泽嗓音带笑,“大家随便点,今晚全场消费由陆公子买单。”
众人笑着。
岑岁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闻言,也低头笑了笑。
一群人点完单之后找了个位置坐下聊天。岑岁小心翼翼地往那边瞅了眼,正好对上了陆宴迟似有若无的目光。
以为是偷看被发现,她心虚地收回视线。
陆宴迟收回目光,起身离开位置,他回来之后,吕慎泽问他:“干嘛去了?”
他回答二字:“买单。”
很快,他们点的奶茶都做好了。
一群人拿着奶茶离开。
因为他们的离开,奶茶店里骤然安静下来。
岑岁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眼前突然多了杯奶茶出来。她一知半解地看向奶茶店店员,迟疑着:“这是……”
店员解释:“这是刚才,”顿了下,男生说,“那位陆公子给你点的。”
岑岁:?

亲吻睡美人免费阅读

岑岁离开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
路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就连路灯也都熄灭大半。岑岁撑着伞慢悠悠地往回走。
教职工宿舍并没有路灯,光线瞬间暗了许多。
这边没有停车场,一条马路,一半拿来停车,路极窄,地面坑坑洼洼的,岑岁小心翼翼地跨过水洼。
身后有一辆车驶过来,车灯在细细密密的雨丝中构成一道昏黄色的光柱,车子经过她的时候,车速缓慢,然后在她面前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
岑岁抬了抬伞面。
往前走去,经过那辆车的时候,听到身后车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紧接着,是仓促的脚步声。
岑岁下意识地往后瞥了一眼,隔着淅淅沥沥的雨丝,陆宴迟的脸就这样闯入她的视线中。漆黑的雨夜,衬得他眉眼更加深邃,桃花眼微敛,多了几分不近人情的疏离。
视线往下滑。
岑岁发现他没有带伞。
她张了张嘴,想要叫他的名字。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或许是夜晚将人的大脑都吞噬,她的脑海有瞬间的空白,而刚才奶茶店里众人揶揄他的话在那瞬间填补入缺。
于是她脱口而出,
“——陆公子。”
话音落下,她看到陆宴迟脚步一顿。藏在漆黑夜色中的眉眼万分深邃,眼里却滑过一丝荒唐笑意。
不止是陆宴迟觉得荒唐。
岑岁自己也觉得荒唐。
她刚刚叫他什么?
陆公子?
呵呵。
呵呵呵呵。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这么叫他?
要不破罐子破摔再补一句:“富婆重金求子?”
岑岁在心里天人交战八百回合,觉得自己还能够再抢救一下,于是磕磕绊绊地岔开话题:“你没带伞吗?要不一起?”
陆宴迟眼里有若有似无的笑意浮过,低声说:“谢谢。”
往前走了一会儿。
他主动开口:“这边车太多了,我没法开到楼下。”
“你以后可以把车停在礼堂那边。”岑岁顿了几秒,怕他不知道礼堂在哪里,和他说明,“出了小区右转,左手边就是礼堂,礼堂正门那儿很空,可以停车。”
“是吗,谢谢你了。”他的眼睑懒洋洋地垂着,嘴角挂着笑。
岑岁小声说:“不客气。”
她举了举手里的奶茶,“谢谢你的奶茶。”
他礼尚往来地回她:“不客气。”
到了单元楼楼下,陆宴迟收起伞,似是漫不经心地一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岑岁,”她看到他另一边的肩上被雨水淋湿,棉质衣服沾在皮肤上,她抿了抿唇,“你的衣服都湿了。”
陆宴迟挑了挑眉,并不在意:“没事。”
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二人上楼的声音亮起,陆宴迟又问:“是哪个岁?”
岑岁:“岁岁长相见的岁。”
她礼貌性地问他,“你呢?”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或许是为了弥补刚才的事情,想让他明白自己确实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岑岁很刻意地说:“我刚刚听到你朋友叫你陆公子,你是叫陆公子吗?”
陆宴迟显然没想到她会说这句话。他似乎是真觉得好笑,嗓子里溢出细碎又愉悦的笑声,笑的胸腔都在震,声音里带着还未散的笑意,自我介绍:“陆宴迟。”
“哪个宴?”
他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春日宴的宴。”
“……”
恰好到了楼层。
陆宴迟把伞递给岑岁,“对了,替我谢谢孟教授。”
接过伞的时候,岑岁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味道很淡,并不难闻:“什么?”
他说:“水果。”
岑岁“哦”了声,她慢吞吞地拿出钥匙开门,门打开的时候,背后传来男人好听低沉的嗓音,和从楼道里传来的瓢泼雨声糅在一起,带着笑:“还有,谢谢你送我回家。”
她慢半拍地转身,却只看到对面关上了的门。
隔天是周一,孟家一家三口都上课去了,家里只剩岑岁一个人。
她吃早餐的时候收到孟微雨的微信:【我要去见陆教授啦!】
岑岁:【哦。】
孟微雨:【你这什么反应?】
岑岁:【哇哦,希望你上课的时候会被陆教授点名回答问题呢。】
孟微雨:【……这也是不必哈。】
过了几分钟。
孟微雨:【啊啊啊啊啊啊啊!】
岑岁:【?】
孟微雨:【他好帅!】
孟微雨:【.jpg】
孟微雨:【你品,你细品,这是什么斯文败类啊?】
岑岁点开图片。
照片的像素并不清晰,甚至有些模糊,估计是距离太远,孟微雨把画面放大了几倍导致的。但也能看到,男人站在讲台上,黑色西装勾勒出他宽肩窄腰的身材。
投影仪的打光显得他面容深邃又立体,高挺的鼻梁上架了幅眼镜。
身上散发着温和又疏离的冷淡气场。
岑岁总觉得这张照片怪怪的。
是陆宴迟。
又不像陆宴迟。
她前几次见他,他都是笑着的。
可照片里的陆宴迟,面无表情的脸显得分外寡冷,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似乎因为冰冷的镜片而显得漠然又冷淡,看着极为不近人情。
隔了几分钟。
孟微雨:【教室陷入一种紧张的氛围中。】
岑岁也跟着紧张兮兮地:【怎么?陆宴迟放屁了吗?】
孟微雨:【?】
孟微雨:【……陆教授好严肃。】
孟微雨:【我现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岑岁给她支招:【那你喘小气。】
孟微雨:【……】
岑岁反复地点开那张照片,确实,非常的斯文败类。单单站在那儿,背景粗粝简陋,也像是在拍禁欲大片似的。
她心念一动,走进孟微雨的房间,拿起桌子上的课表,用手机拍了下来。
岑岁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她竟然会重返大学课堂,而且是去听她大学时最深恶痛绝的高数课。
南大这些年建了不少教学楼,陆宴迟这节课就是在新建的工科楼上的,岑岁毕业之后就没进过教学楼了,因此找教室都找了不少时间。
好不容易找到教室,她还没***,就听到打铃的声音。
好在教室不是阶梯教室,只是大教室,有前后门。
岑岁小心翼翼地打开后门,弯着腰,试图减弱自己的存在感。把门关上之后,她转过身想要找空位坐下,甫一抬眼,就听到一个嗓音响起。
穿过偌大的教室,声音质感冷冽,如窗外随风抽开的雨丝般:“站在后门的那位女同学,赶紧找空位坐下。”
因为他的话,全班所有人都回头看了过来。
岑岁:“……”
我能是男同学吗?
岑岁僵硬着身子直起腰来。
陆宴迟:“快点坐下,我要开始点名了。”
她扯着嘴角:“好的,老师。”
可是!为什么!最后几排!都!坐满!了!人!啊!!!
岑岁要崩溃了。
只有前两排还有零星的空位。
她就这样迎着一百多号人的注视,从最后一排走到了第一排。
等她坐下之后,意外的和边上的人对上了视线。
孟微雨:?
岑岁:“……”
还没等岑岁想好怎么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借口,讲台上的陆宴迟开口了:“既然坐下了,那我就开始点名了。”
“我每堂课都会点名,一次没来,平时分扣光,三次没来,期末考试不用参加。”
教室内一阵***动。
岑岁嘀咕着:“那两次没来的岂不是血赚?”
她说完,察觉到有一个凉凉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似乎看到陆宴迟眼里有笑意一闪而过。
他扶了扶镜框,看向教室里坐着的学生,眼神很淡,却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压迫感,淡声开口:“两次没来,那就争取期末考试你的卷面分能有九十分,否则还是按重修处理。”
忽视所有学生的抱怨,他又说:“行了,开始点名了。”
他每叫到一个名字,都会抬起头看喊“到”的学生一眼。
……
……
“陈康俊。”
“到。”
“孟微雨。”
“到。”
“易修泽。”
“到。”
这个声音很熟悉,岑岁回头,竟然是奶茶店的店员。
他笑着,低声和她打招呼:“好巧。”
岑岁点了点头。
点完名之后,陆宴迟说:“四个班一共一百十三个人,点名的时候有一百十一个人喊了到,谁给别人喊到了?”
死寂。
教室里陷入一阵死寂中。
陆宴迟放下手里的名单,扣指轻敲了几下桌面,像是凌迟前的击鼓声,一声一声,敲在人心上最脆弱的地方,眼神凌冽又严肃,一句话没说,也轻而易举地将人击溃。
有人站了起来,“老师……”
“老师……”
陆宴迟口中快速地吐了四个名字出来:“谁帮谁点到的?”
二人吞吞吐吐地说出对方的名字。
陆宴迟语调清淡地说:“行了,下不为例。”
二人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岑岁和孟微雨对视了一眼。
孟微雨倒吸一口冷气:“他的记性也太好了吧?我们班三十个人,我花了一个月才把人全都记住,他就点个名的工夫?他的记性为什么这么好啊,是因为他每天都喝新盖中盖吗?”
岑岁很认真地纠正:“我觉得是因为他每天都喝六个核桃。”
“……”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说完那句话之后,她似乎觉得讲台上的陆宴迟的唇角往上扬了一下。
很细微的弧度。

小说推荐

转眼间亲吻睡美人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