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宠美人(陆念曦谢景离)

糖宠美人(陆念曦谢景离)

导读:主角是陆念曦谢景离的小说糖宠美人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陆离如今二十,比她大五岁。可他如今这么一说,却像是一个年长的长辈赞赏懂事的小辈似的。陆念曦压下心头的怪异感,顺着坡下,微微福身面带笑容地道∶“多谢兄长夸奖。”

小说介绍

主角是陆念曦谢景离的小说糖宠美人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陆离如今二十,比她大五岁。可他如今这么一说,却像是一个年长的长辈赞赏懂事的小辈似的。陆念曦压下心头的怪异感,顺着坡下,微微福身面带笑容地道∶“多谢兄长夸奖。”

小说简介

勇安侯府四姑娘生的花容月貌,性子却有些怯弱 一场风寒过后,性子怯弱的陆四姑娘将前来求亲的裴书生贬得一文不值 裴书生一朝成为昌国公府二公子,京中贵女皆嘲笑她放走了一个潜力股,还将人得罪得彻底,准备看她悔不当初 谁知一朝生变,陆府养子卫离成了失踪已久的二皇子谢景离 皇帝金口玉言,陆念曦成了二皇子妃 那些曾肆意嘲笑的人最终只能仰着头,看着陆念曦一步步往上走,母仪天下 * 陆念曦一直没有忘记,前世她难产濒死之际,家人丈夫皆弃她之时,是谢景离将她从鬼门关外拉了回来 江南初雪中,她看着面前清隽又孤寂的身影,她想,若是有下一世,她想陪着他,陪着他走过那段孤寂无人相陪的日子 后来,她陪着他走过刀光剑影,陪着他君临天下,终是没有食言

糖宠美人全文阅读

陆府有三房人,平时不觉得,一旦到了这种众人齐聚的家宴就尤其明显。所有人都挤在陆老夫人身边,或说俏皮话,或陪着笑,远远看去,就是热热闹闹的一团。
以往,陆念曦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更像是一个外人。只有二婶田氏会顾着她。
每次请安陆念曦也都是很小心翼翼,像是怕惹谁不高兴似的,又或者是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所以,当陆念曦不羞不怯地一一请安,甚至脸上还挂着得体的笑容时,别人就有些不习惯了。
陆念曦倒一点不自在没有,看着众人变化莫测的神色,静静地站在原地。
屋内一时气氛有些尴尬。陆老夫人看着底下得体大方,即使面对众人审视也不怯场的陆念曦,反倒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才是侯府嫡女该有的样子。
“起来吧,身子可好些了?”
陆念曦依言起身,浅笑回道∶“多谢祖母关心,孙女身子已经大好。若不是祖母体恤,孙女身子也不能好得这么快。”
这是变相地感谢陆老夫人当初免了她请安的事。
陆老夫人赞赏地点点头,看着陆念曦落落大方的样子十分满意。
丫鬟早在陆老夫人开口时就已经端来绣墩,陆念曦端正地坐到绣墩上,背脊挺直,双手交握在身前,浅笑看着陆老夫人的方向。
陆念筠看着陆念曦端正的样子,眉头皱得很紧,手指微微掐进丝帕中,面上还要端出无碍的样子。
陆念曦看着她这副强装镇定的样子,忽的唇角一弯对着陆念筠浅浅一笑。
陆念筠刚要呼出的一口气突然憋在鼻腔中,脸憋的有些通红。
陆念曦移开自己目光,仿佛刚刚笑的人不是她一样。
陆念筠最爱与她相争,平日里就是穿衣落了下乘都要气上好几天,更别说她突然大变,只怕陆念筠这一口气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散开。
她前世历经那么多事,到了昌国公府又屡屡被昌国公夫人为难,性子早被磨砺成另一幅样子。若是还像以前那般怯弱,她根本活不下去。
陆老夫人高兴,脸上笑容也多,根本注意不到旁边孙女情绪不对,“廷永怎么样了,我瞧着他近几日像是又长胖了些。”
陆老夫人问的人,是三房的七少爷陆廷永。
陆怀文和二老爷陆怀诚都没有纳过妾。只有三老爷陆怀定最喜烟花之地,靠着勇安侯府的名声混了个闲职做着,整日无所事事。
后院的小妾塞了一个又一个,陆廷永就是陆怀定最宠爱的小妾云氏所生,不满一岁,老夫人最是疼爱。
三夫人林氏听见陆老夫人问话,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答话∶“我们过来的时候,廷永已经睡着了。最近下雪,媳妇也不敢随意把他抱出来,怕受了凉。”
陆老夫人闻言点了点头,算是满意这个回答。
林氏低头松了一口气。
其实不管陆廷永睡没睡下,受不受凉,林氏都是不想他过来的。她自己有儿子,又怎么会希望一个得宠小妾的庶子再得老夫人欢心。
陆念曦原本还觉得这样的家宴枯燥,现如今看着林氏等人装出高兴的样子去哄老夫人开心,突然觉得也不错。
看戏的人总是比戏中人开心。
陆念筠又趁机说了陆廷永几个趣事,逗得陆老夫人直笑。
陆念曦低头用帕子掩了掩唇角,装出忍俊不禁的样子,遮住自己唇角讽刺的笑。
就算陆念筠和林氏再不满陆廷永的存在,到头来还不是要利用陆廷永去哄老夫人,可笑得紧。
陆念曦神情尚未收敛,忽听下人禀报侯爷等人过来。
陆念曦一抬头,就看见卫离跨进来。她拿着帕子的手还未放下去,一个不注意就撞到卫离的目光中。
陆念曦一怔,迅速反应过来,低头坐好,收敛脸上的笑容,重又挂上那虚假和善的笑。
卫离刚进来,便瞧见了这变脸般的一幕。
他挑了挑眉,看着恢复端庄的小姑娘随着众人一起侧身,看向他们一行人。
好像,刚刚她就一直端坐着从未有过失礼的举动。
陆念曦倒不觉得自己又被卫离抓住什么不好的把柄,等陆怀文等人向老夫人请过安,她便随着小辈们一起向长辈请安。
所有人请安问好的声音都落下,突然一声清脆的“兄长好”插入其中。
卫离都有些诧异,挑眉看向陆念曦。
陆念曦说完顿时意识到不对。
卫离没有上陆家族谱,外人又传他是陆怀文的私生子,加之陆念曦以前很仇视他,卫离并不常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些年也不知是谁默许的,陆府众人见到卫离大多不请安问好,大有一种把他当隐形人的感觉。
刚刚在陆怀文面前她请安讨好这种感觉还不明显,现如今面对众人齐聚过来的目光陆念曦才觉得不对劲。
不过,到底是谁默许这种奇怪现象存在的?!
陆念曦懊恼地低下头,正极速思考着怎么圆回来,就听见身前不远处那人说∶“四姑娘倒是懂事了。”
俨然长辈的口吻。
陆念曦一噎,险些没反应过来。
陆离如今二十,比她大五岁。可他如今这么一说,却像是一个年长的长辈赞赏懂事的小辈似的。
陆念曦压下心头的怪异感,顺着坡下,微微福身面带笑容地道∶“多谢兄长夸奖。”
说的人都不尴尬,她又有什么好尴尬的。
陆念曦这般想着,更觉得自己这一声道谢礼仪周全。
有陆念曦请安在前,又有卫离说懂事在后,其他人自然不好再装看不见,小辈们只能一一请安。
卫离在几道请安声中看向旁边端庄带笑的陆念曦。
陆念筠和陆廷实靠在自己母亲林氏身边,陆廷晖倚在叶彤身边,田氏更是看着刚刚过来的陆怀城和自己儿子陆廷哲笑意明显。
只有陆念曦,一个人得体地站在边上。
卫离看着,原本想要试探的心思忽然淡了。
面前的小姑娘,不过是想要自己活的更好而已。
*
三房人到齐,下人们将饭菜布上,陆老夫人终于宣布开宴。
因为是家宴,所以不分男女席。叶彤要照顾陆廷晖,自然无法顾着陆念曦。
陆念曦也不想和她坐在一处,就依着自己身份找了一处位置坐下。
陆念曦听见旁边座椅有动静,出于惯性抬头看一眼,这一眼却差点没挪开。
她的旁边,丫鬟正缓缓拉开椅子,而卫离就站在一边,低头瞬间和她目光对上。
卫离对上陆念曦惊诧的目光,眉峰一动。
他坐这儿,没什么不对吧?
陆念曦收回目光,面上不变丝毫,放在膝上的手指却下意识地握紧。
卫离坐在她旁边,确实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他还是自己明面上的义兄。
只是,她到底是知道身旁这位尊主身份的,要做到完全自在根本不可能。
陆念曦几乎嚼蜡一样吃着饭,也不敢随意侧头生怕对上旁边人的目光。
身体处于莫名的紧绷之中,用的饭自然少得可怜。
卫离侧头时便瞧见陆念曦碗里的饭菜几乎没有动过,他眉心一皱,手上筷子的方向忽得一转方向,一棵青菜就落到了陆念曦碗里。
那青菜绿油油的,绿得陆念曦嘴里一苦。
偏身旁的人还在说∶“你吃的太少了。”
言下之意,要陆念曦多吃点。
这种明显带着关切的话瞬间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众人目光一瞬间齐聚过来。陆念曦觉得自己头皮都有些发麻。
她看着碗里的青菜,手边的筷子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终于深吸一口气,将那棵青菜夹了起来,送进自己嘴里。
唔,果然不好吃。
陆念曦几乎嚼蜡一般嚼完自己最不喜欢的青菜,吃完还要抬头看着卫离,尽量真诚地道谢∶“谢谢兄长。”
卫离看着陆念曦苦大仇深地吃完那棵青菜,大抵猜到她不喜欢吃,低头看着她满脸不情愿地道谢,鬼使神差地,又夹了一棵青菜***。
“觉得好吃就多吃些。”
陆念曦脸上笑容险些僵住,筷子捏得太紧,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卫离看着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忽觉心情愉悦,笑了笑,“你正在长身体,别挑食。”
被迫不挑食的陆念曦低头看着碗里的青菜,第一次,有了以下犯上的想法。

糖宠美人免费阅读

一顿饭在两棵青菜的搅和下总算结束。
晚宴结束,陆念曦依着规矩告退完,迅速离开寿安堂。
卫离看着几乎落荒而逃的陆念曦,想起她刚刚鼓着腮帮子吃完青菜的样子,轻笑一声。
身旁的近侍庆瑞听见这一声笑,险些以为自己听错。
卫离很少在人前露出这么明显的愉悦。
庆瑞抬头看了眼已经走远的陆念曦,心里有了些想法。
另一边,陆念曦稳而快地往锦辞院走。
主仆两人走路都快,陆念筠跟在身后险些跟不上,最终只能喊道∶“四妹妹。”
陆念曦脚下未顿,依然往前走。
陆念筠无法,只能往前跑,终于追上陆念曦,一伸手就要扯陆念曦袖子,“我喊你你没听见吗?”
陆念曦像是刚刚才听到似的,轻巧侧身,避开陆念筠的手,无辜地看着陆念筠∶“三姐刚才喊我了吗?”
仿佛真的没听见陆念筠喊她。
陆念筠一口气差点没忍住,但想到自己要问的话,还是强压着,没好气地问∶“你明日是不是要去大佛寺?”
陆念曦心道果然,点了点头∶“是,明日我要去给母亲续灯。”
续灯是陆念曦每年过年前都要去做的事。她在大佛寺为杜夕玉点了一盏长明灯,每年都要过去亲手续灯,以寄对母亲的哀思。
这是陆府众人皆知的事。
但今日,陆念筠偏偏特地过来问了一句,就像是要确信什么一样。
“我明日也要去寺里求一块开过光的玉送给祖母,我和四妹妹一起去可好?”陆念筠自顾自地问道。
陆念曦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着陆念筠,带着些打量。
陆念筠被她看得发毛,不快地道∶“我不过是为了方便而已,你到底答不答应?”
陆念曦轻浅一笑,没有拒绝∶“当然可以。只是妹妹起得早,还望三姐到时候不要抱怨。”
“不过早起而已,也值得你思量这么久。”陆念筠哼了一声,目的达成也不耽搁,走另一个岔路口离开。
白薇见人离开,才皱眉道∶“姑娘,三姑娘这是……”
“无事。”
陆念曦收回自己的笑,看着陆念筠身影彻底消失。
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只要陆念筠想,自己坐一辆马车去不是更好,还能想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起,至于非要和她挤一辆?
心思摆的太明显,想让人看不出来都难。
不过不管陆念筠心思如何,她明日的行程都不会改变。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第二日,陆念曦果真起得很早。
陆念筠勉强撑着眼皮上马车时,陆念曦早已经收拾好自己,一身银红色的披风搭着雪白色的袄子,修长如白玉般的手指正捏着一页纸缓缓翻过。
陆念曦早已听见陆念筠上马车的声音,感受到外面吹进来的冷风,才抬头看向陆念筠,笑道∶“三姐睡得好吗?”
这句话一下子戳到陆念筠的痛脚上。
明明一起早起,陆念曦看起来就毫无困意,面上浅浅红意显得很有精神。反观她,她还记得镜子里那副毫无精气神的样子。
陆念筠觉得自己气得狠,几乎冲着回了一句∶“拖你的福,起得这么早。”
陆念曦倒无意和她争吵,吩咐车夫驾车,复又低头去看手中的书。
陆念筠自觉无趣,侧头看向静坐着的陆念曦。
虽在马车上,陆念曦的姿态也保持得很好,她翻着手中的书仿佛不受外界打扰。远远看去,就像一副美人图。
这不是陆念筠记忆中的人。
陆念筠记忆中的陆念曦一直是个胆小怯弱的人,在整个陆府根本没有人管她。可她偏偏长了一张惑人的脸,偶有外人过来,大家第一眼也都是注意到她。
陆念筠是嫉妒的,因为嫉妒而生的不满和怨恨越多,陆念筠就越看不得陆念曦好。
以至于她都忘了,其实她要比陆念曦幸福得多。
“你这一场风寒生的,怎么连性子都变了,莫不是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陆念筠不客气地问道,一点没掩饰自己心中的恶意。
不干净的东西?
陆念曦停住翻书的手,抬头看向一脸要挑衅的陆念筠,
她不说话,直直看着陆念筠,看的陆念筠都有些不自在。
陆念筠正要开口,她才慢悠悠地道∶“三姐真聪明,我确实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陆念曦说这话时笑容有些奇怪。
陆念筠显然没想到这个回答,背脊有点发凉,张了张嘴,只说出一个“你”字。
陆念曦就像是感受不到她的惊讶似的,继续道∶“三姐知道恶鬼长什么样吗?”
“他们通常都会留在自己惨死时候的样子,我见到的那只,头只剩下一半,身上到处都是刀伤,肚子里的内脏甚至都被挖出来,流了一地,还不停地追在人身后,要人偿命。还有一只一直在哭,夜里听起来就像是刚出生的奶猫在叫唤一样,但又阴森得很……”
陆念曦还没说完,陆念筠就吓到叫出来,“停车!停车!”
外面车夫还没搞懂发生什么事,就见陆念筠跟逃命一样跑下车。
陆念曦看她慌张地下车,将手中的书放到一边,整理完衣裳,才悠悠下了马车。
大佛寺,已经到了。
陆念曦下来时,陆念筠还惨白着脸,见她过来,立即后退,“你别过来,我回去就跟祖母说,定要你这个恶鬼好看。”
陆念筠已经自发理解成陆念曦被恶鬼附身。
旁边车夫听见陆念筠的话,一脸莫名地看向陆念曦∶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哪里像恶鬼了?
陆念曦早已换上端庄的笑容,听见陆念筠的话,噗嗤一笑,“三姐说什么呢,妹妹刚刚在跟你开玩笑呢。”
陆念筠依然不信。
陆念曦只往前走,上了一道阶梯才慢悠悠地道∶“恶鬼怎么可能进得了佛寺呢?”
陆念筠一怔,看着陆念曦离开的方向,一下子反应过来∶她被耍了!
陆念筠恨恨地跟上陆念曦,到底还是没发脾气,约了陆念曦之后在梅林见便疾步离开,像是再多待一秒都不行。
陆念曦眼见着陆念筠离开,漠然了神色,心中猜想八分的事如今成了十分。
陆念筠,还真是她的好姐妹啊。
陆念曦压下不愉快的情绪,往放置长明灯的屋子走。
要为母亲续灯,她不能带着这些糟糕的情绪。
大佛寺放置长明灯的屋子是由几个屋子相互打通,满屋子都是亮着微微烛火的灯盏,远远望去,就像是遗落凡间的繁星。
每一盏,都是对已故亲人的思念。
也只有在这里,陆念曦才能感觉到片刻的宁静。仿佛她还能回到五岁前,回到母亲还没有离开她的时候。
屋内的烛火光和外面的阳光到底不同,陆念曦出来时有些恍神,一瞬间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直到身边白薇问话∶“姑娘要去梅林等三姑娘吗?”
陆念曦闭了闭眼,面上恢复冷淡,“不,我们绕道走。”
陆念筠特意约她结束后在寺庙后的梅林相见,她偏偏要绕道而行,等下山后再让人去提醒。
陆念曦没有走过来的路,而是选择了从一片竹林绕道下山。
冬日已至,竹林却还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有尚未化干净的积雪铺在地上,踩上去有轻微的“咯吱”声。
陆念曦几乎在听见后方脚步声的一瞬间就冷了神色。
看来,是她低估裴子默了。
“陆四姑娘,请等一下。”
后方有男子声音叫住陆念曦和白薇两人。
陆念曦心中厌恶顿起,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快要压抑不住自己的厌烦之心。
她转身冷冷地看向后方的人。
裴子默像是匆匆赶来,面上带着明显的焦急之意,一身棕色衣袍显得他整个人有些颓丧。
他见陆念曦回头,顿时面露喜意,抬脚就要往前走。
陆念曦立刻后退,声音很冷地道∶“裴公子,请勿再上前。”
一句话说的客气又疏离。
裴子默有些急,想要往前但还是克制住,有些小心翼翼道∶“念曦,你怎么了?”
这下连白薇都皱眉了。
姑娘的闺名是外男能随意称呼的吗?
陆念曦不耐烦到了极致,“裴公子,我与你并不熟识,如此称呼是对我的不尊重,也会显得公子很轻浮,还请公子注意。”
裴子默没想到陆念曦会这么直接。
以往陆念曦对裴子默有意,但也不会很放肆,都在规矩之内做事,最多浅笑一下。
裴子默原先觉得她太守规矩,太沉闷,如今看她连笑脸都欠奉,又想起往日里那个娇怯的小姑娘。
他喊念曦,本就是为了拉进距离,谁成想会弄巧成拙。
“四姑娘,我知道你对有些误会,我这次就是来向你解释的,你一定不要听别人的胡言乱语。”裴子默说的很急,生怕陆念曦不听他解释。
谁知他话音刚落,就听陆念曦道∶“好,裴公子解释,我听着。”
裴子默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停了好一会儿,才将准备好的说辞说出来∶“我知道春婵的事一定要让你伤心了,但是那件事真的不是我有意。事到如今,我也不能为了她而让你继续误会我了。”
裴子默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继续道∶“其实,春婵一直喜欢我。”
第一句谎言出口,后面就更顺理成章。
裴子默觉得自己就是在说事实,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她向我表示过,我不答应。她为了能与我有亲近的机会,就告知我你的行踪。我知道,我不该听她的话。可每次听到你的消息,我都会忍不住想去看看你。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看看你最近过得如何。
“我知道,你继母对你不好,安勇侯又常驻边关。我是真的怕你受欺负。你不知道,没有你消息的日子,我夜夜难眠,只恨自己无法保护你……”
一番话既解释了春婵的事,又将自己洗白,将一切都解释为自己的深情。
陆念曦听着,觉得胸口的恶心感快要化为实质。
裴子默,当真是不要脸啊。
陆念曦理了理袖口,没被那所谓的深情感动一丝一毫,冷冷道∶“裴公子说春婵是有意于你才做下这些事,但春婵可不是这样说的。在她看来,你们之间是纯粹的交易。当然,你们各执一词,我也不好说谁对谁错。只是,裴公子不应该解释一下,你为何会知道春婵被罚的事?今日你又为何会恰巧在这里遇见我?或许,我可以理解为裴公子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还在打探我的行踪。”
有了陆怀文的话在前,春婵早已被发卖。只是出卖主子行踪这种事到底不好说,所以基本不会有人知道陆府少了个丫鬟。
可偏偏裴子默知道。
今日她续灯,陆念筠千方百计约她在梅林。若是她没猜错,她定会在梅林那里遇见裴子默。
只是裴子默学聪明了,大概是找人盯着她,她没能躲过去。
不过裴子默的出现倒也让她确信了一件事∶陆念筠和裴子默相识的时间原比她想象得早。
裴子默,或许从一开始就有共娶姐妹的意思。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裴子默被陆念曦的质问打懵,脑子里极速想着回答。陆念曦却不想再给他时间编造理由。
“裴公子,你不必再回答了。事实真相如何我不关心,我也只是处置了一个不听话的奴婢,不存在什么误不误会的话。裴公子若是无事,我便先离开了。”
陆念曦说完转身就要走,裴子默顿时着急。
昨日他收到叶彤传来的口信,才晓得自己之前做的一番努力都打了水漂。想尽办法才让人传给陆念筠纸条,让她帮着自己约陆念曦出来。
如今他什么都没挽回,怎么能让陆念曦离开?
裴子默这样想着,疾步上前就要拉住陆念曦。
他刚伸出手,就听到后方有男子清冷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压迫。
“这位公子,你想做什么?”

小编点评

糖宠美人 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