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玩不起(叶晚晚蒋承烨)

你是不是玩不起(叶晚晚蒋承烨)

导读:主角是叶晚晚蒋承烨小说——你是不是玩不起叶晚晚蒋承烨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讲述了蒋承烨买下第八夜酒吧的消息在圈子里掀起大浪,那个过着自律的和尚生活的男人开窍了?又听说他是看上了酒吧的调酒师。

小说介绍

主角是叶晚晚蒋承烨小说——你是不是玩不起叶晚晚蒋承烨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讲述了蒋承烨买下第八夜酒吧的消息在圈子里掀起大浪,那个过着自律的和尚生活的男人开窍了?又听说他是看上了酒吧的调酒师,追女人花点钱可以理解,但一帮子朋友冲过去傻眼了。

叶晚晚蒋承烨小说简介

穿高定西装的蒋承烨堵在面容清秀的女人面前,一拳撂倒了她身边的男人,脚上还踩着男人手臂发力,面上却是对着女人低声下气讨好,“晚晚,别走。”
叶晚晚眼角清冷反问道:“调了几杯酒就能让你动心,蒋总,你是不是玩不起?”
两年前,蒋承烨还叫蒋野,是叶老三修车行人气爆棚的穷修车工。他也曾望了一眼地摊货,神色漠然道:“百来块的戒指就能让你动心,晚晚,你是不是玩不起?”

你是不是玩不起全文阅读

叶晚晚做了一个梦。
回到临城上大学那会的日子。
她自小性格淡漠,可以说是偏冷,不太能和人在短时间里熟悉起来,而且她也不是那种天资聪明的一类,临大在国内排名前十,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考***。
她的舍友都是临城本地人,各个都是尖子生,说话大多时候都用方言,软软绵绵,叶晚晚有时听不懂,也没去多问,再加上她们生活习惯不同,久而久之连朋友都没得做。
叶晚晚长得漂亮,却也不是第一眼美人,就是素雅干净,会觉得她很有内涵,但不熟悉她的人也会在背后议论说她高冷不好接触。
是以大学四年的时光,她都没交上几个贴心的朋友。
这是叶晚晚很明显的缺点,她也懂。
就是不知道怎么改。
反而很享受独处的时光。
做人有规有矩也不会累。
她原本可以考金城的大学,清大和金大都是国内顶级学府,本地人分数还会少点,但她偏偏选了南方城市,一个完全陌生的临城。因为在她最后的印象里,她的妈妈去了南方。
就为这事,她和她爸关系一度差到极点。
临城大学北门的确是有一家修车行,奶茶店里有时候会来修车行的员工,三五成群来买奶茶,叽叽喳喳很热闹,看上去都是很年轻的男孩子,身上有机油的味道,她兼职的同事都不太喜欢,觉得味道重。
但叶晚晚觉得熟悉到安心。
她与爸爸关系不够好,还是会时常想起他的拿手好菜,这样一想,鼻子就会泛酸。
蒋野说他也在那,叶晚晚是没有印象的,但这个梦里她好像真的看见了他,阳光帅气,手上一抹黑,穿黑色背心露出精壮的身体,与来往的顾客谈笑风生,等到下班就去喝一杯。
日子过得潇洒自如。
“叶晚晚,晚晚,醒醒。”
她听到了蒋野的声音,一下子没分清现实与梦境,揉了揉眼才发现他离自己的距离非常近,脑袋瞬间懵了一下。
“车已经修好了。”
“啊?”
叶晚晚起身看向周围,原来已经回到了修车行。
“我睡了多久?”
“一个小时。”
叶晚晚感觉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在梦里过得就非常慢了,竟然把大学四年里记忆深刻的情景都回忆了一遍,因为蒋野说他在车行,她有点记忆混乱,好像真的见过他。
心里好像有点,小窃喜。
她偷偷咬唇,低着头时,长发顺着她的脸颊坠落下来,她匆匆喊住蒋野,“你真的见过我啊?”
蒋野放在车门上的手收了回来,歪头笑,“那还能有假?”
“难道你记起来了?”
蒋野眼里闪着喜悦的火花。
叶晚晚只觉得记忆混乱,瞧见他期待的样子,实在是不想坏了他的兴致,更何况,蒋野帮了她。
“有点印象了。”她点头。
“嗐,我就说,我蒋野在北门一条街谁不认识?”
叶晚晚刚说完,他又得瑟上,真是本性难移,但她也会心情变好,蒋野很有魅力,他有一种放到哪都能大放异彩的魅力,哪怕他赤手空拳也会闯出一片天来。
这也是叶晚晚最羡慕他的地方。
蒋野还不知道,从此刻开始,叶晚晚已经将他放在了心里。
很难说清楚那种摸不着的情绪是如何开始发生的变化,总之,叶晚晚也想沾染上他生命里的鲜活与率真,过得肆意又嚣张。
*
叶晚晚给司小桃拨去视频通话。
两人时间对上的时候并不多,加上司小桃已经出道,为期两年的限定团让她巡演不断,全世界来回跑,有时候叶晚晚都感叹自己怎么会拥有一个顶级巨星当朋友,而且还无话不说。
司小桃刚结束一场演唱会,正在酒店休息,身后的桌上有一大束茱丽叶玫瑰。
“傅先生送的吧。”
司小桃点头,笑的时候有别样的机灵气儿,“除了他还有谁知道我喜欢这个啊,不过亏他有心,还知道送我茱丽叶玫瑰。”
叶晚晚跟着高兴,“傅先生是真的很有心,茱丽叶玫瑰多贵,而且冬天不好养的,他心里是记挂着你滴。”
“必须记挂着我,不然有他好看!”
叶晚晚问她,“那你们有进展吗?”
司小桃撇嘴,“有啥进展啊,就傅言昇那个榆木头,能主动表白就不错了,不然还等着我开口咩?”
大名鼎鼎的傅影帝,金城傅氏公子,榆木木头?
大可不必。
知道他们是互相喜欢,也不再多问。
司小桃问她最近的事,“你别光问我,说说你吧,叶叔叔有没有好点?修车行的人都怎么样了?最重要一点,那个徐毅鹏还有没有缠着你?”
她的问题一个一个抛出来。
想必傅先生有在她面前提过几句,叶晚晚挑了重点回她。
最后问到了新员工蒋野身上。
“晚晚,这人来头不小嘛,我问过我发小了,金城飙车党的阔少都知道他,你们车行是挖到宝了呀!”
提及蒋野是宝,叶晚晚莫名脸红。
司小桃多机灵的人,立马看出来,“哟,有人不对劲哦,快给我说说!快!到底什么情况,快说清楚,我晚上好做个甜蜜的梦。”
叶晚晚被闹的不好意思,“你还用听别人的故事?今晚就做有关傅影帝的梦,够不够甜?”
“过期糖,不够甜,我要听你的。”
叶晚晚执拗不过,简单说了点,司小桃却在那头土拨鼠尖叫。
“晚晚,无形中救了你好几回,这还不够甜吗?”
“也没有怎么样吧。”
“一起在闹市奔跑,最后坐摩天轮逛夜景,你告诉我哪点不偶像剧?”
“……是,是有那么一点不真实。”
“嗐,真的是旁观者清,晚晚,对于蒋野我真的太感兴趣了,等我明年回来我一定好好见见他。”
“什么时候?”
“大概在我***礼之前。”
司小桃的生日在冬天。
今年,叶晚晚已经将礼物寄送给她,司小桃从小生活奢华,见过的东西也多,叶晚晚送什么她都喜欢,礼物不重要,情谊最珍贵。
快下线时,司小桃提到自己在国外买的礼物,应该这几天就送到了,让她记得收。
叶晚晚和司小桃聊了快一个小时,这几天蒋野教了她许多东西,她睡前都有好好复习,真把自己当成了上学那会,蒋野也会定时抽查她学的情况,就更像了。
叶老板已经出院,在一楼住着时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练习,他的身体需要的是康复锻炼,但真要恢复成原来那样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叶晚晚没敢跟他说,只让他别放弃,多锻炼总是有好处的。
手机都放在身边,只要他摔了或者起不来,叶晚晚就让他拨给她,这样叶晚晚也好及时下去。
但他自从回来后,叶晚晚还没有在晚上接过他一次电话,白天还好,叶晚晚请了隔壁便利店的小工照看,她爸坐在那看电视、看人打牌一上午,基本没啥事。
到了晚上总有起夜的时候,叶晚晚也担心她爸上厕所不方便,可他没说她也忘了问。
叶晚晚总算觉得不太对劲,起床下去看看。
楼下还亮着灯,隐约有说话声传来。
“叔,你往前挪一挪,对,右腿先迈出去……挺好挺好……再左脚……好嘞,非常棒!”
叶晚晚站在楼梯间,小心翼翼探出去,蒋野搂着她爸的身体,正鼓励他锻炼,他爸撑着单杠,穿着单薄的睡衣,背后那块都汗湿了,也不知道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来回走了多少趟,他爸爬满皱纹的脸瞬间笑的跟孩子一样单纯。
叶晚晚鼻尖泛酸,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冒。
她一直在忙修车行的事,总以为自己嘱咐了爸爸要勤加锻炼,他就会慢慢好起来,可是她不知道,在她爸爸单独一个人时又该怎么锻炼,光靠每周去一次复建师那锻炼,效果远远是不够的。
她爸也从来不在她面前露出颓废的情绪,总是乐呵呵,叶晚晚都忘了去为他着想,那个一开始就以灵活手腕、能改车修车自豪的叶老三叶老板,现在变成了连走路都吃力的半残废,他心里又该有多难受。
叶晚晚怕自己的哭声打扰了他们,她转身上楼碰到了角落的盆栽,脚上被踢的咚咚响,随后蒋野的声音传来。
“晚晚?”
她没停下,而是逃似的跑了。
关上门,捂着被子哭了场。
叶老三修车行曾是叶老板的骄傲,叶晚晚曾经也把她爸当榜样,之后妈妈离开,他开始酗酒,忙于修车行的事,对她管的少之又少,虽然吃穿不愁,但总归没有话题可聊。
父女关系这样僵持着。
叶晚晚顶着大核桃熊猫眼去上班,情绪也不怎么高。
蒋野上楼跟她说事,她也是云游四海的模样,蒋野敲上桌面,叶晚晚眼眸轻抬,“你说到哪了?”
“有心事?”
叶晚晚微愣,“没有。”
他也不藏着,“昨晚都见到了吧。”
“叶老板每晚都在练习,这一个多月,我都陪着他锻炼,他挺有毅力,态度也很乐观,你也明白要想回到以前不太可能,但以后能不用拐杖了,走路会很……”难看。
叶晚晚翻阅文件,绕开话题,“你刚刚说到哪了?”
“叶晚晚?”
他双手撑在桌上,“他是你父亲。”
叶晚晚也压着火气,她也想爆发出来,“蒋野,你是我什么人?我爸怎么样,需要你管吗?我们家的事与你有关吗?”
蒋野收起手,直起身子,哑然一笑,“对,的确是与我没什么关系,你情绪不好,今天就不讨论事情了,我先下去工作。”
他走的潇洒,叶晚晚看着他背影消失,心里更加难受。
她不想对他发火,可她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解释自己对他的心意,那种情绪愈加放大,她也想好好跟他说话,但蒋野的过度关心真的会误导她。
就让她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比如,他……喜欢她。
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她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压根不值得人喜欢。
而蒋野呢?
从窗玻璃看下去,来的女顾客总会找他修车,哪怕是日常检修,他都能和她们说笑如熟人,他在哪都吃得开玩得开,是个样样都上手的人。
就连叶老三修车行也因为他帮忙管理而起死回生。
叶晚晚当天回去很早,蒋野又在和那辆老式大众较劲,改装车花功夫,要想改好,改到完美,不容易。听小陈说,他抽空改装,总是推翻前一次的工作,从头再来。
叶老板听到门外院子里的响动,“晚晚回来了吗?”
“是我。”叶晚晚有气无力的回他。
叶老板往后面看了一眼,叶晚晚知道他在找蒋野,不过谁都没有说开。
叶晚晚上楼,半小时后,房门敲响,她以为是蒋野,结果是她爸。
“晚晚。”
她爸额头上全是汗,都不知道他怎么上来的,想起来就心酸。
叶晚晚当着他面哭得好大声,她爸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晚晚……”哭出来就好了。

你是不是玩不起免费阅读

叶晚晚哭了一场,情绪总算缓和过来,她爸住院那会她都没这样放肆哭过,顶多是默默流眼泪,却也没让她爸看见过,就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只有在父母身边才会这样哭出来。
父母不会笑话你,反而会抚摸着你的头发安慰你。
“晚晚,我也不是不想告诉你我在偷偷锻炼,但你也晓得你爸这人,天生倔脾气,就怕让人笑话。”
叶老板说话还是有些含糊不清,但仔细听还是能懂。
叶晚晚每听一句眼泪便往外冒。
“我让你接手修车行,也是怕万一我不在了你也好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给别人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你爸书读得少但道理还是懂的。”
叶老板给她擦眼泪,手都在哆嗦,放到她面前又愣了愣,“我这爬上来的,手脏。”
叶晚晚握着他的手没放,也没再掉泪。
叶老板提到了蒋野,叶晚晚咬唇眼角愈加酸涩。
“他人挺不错,听说以前就见过你,要是我知道以前你在临城上学,学校附近还有个修车行,我一定会去瞧瞧,但……”世事无常,叶晚晚脾气倔,她爸脾气更倔,叶老板也就只在开学那一年去过一次,其余几年从未踏入过临城。
南方城市对于他来说是一段不怎么愉快的过往,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去提了。
他说一段停一段,额头的汗往外冒,叶晚晚拿着纸巾给他擦拭,叶老板又继续,“你不要怪蒋野不告诉你他帮我这事,是我让他不要说的,晚晚,你爸老了,不想在你面前失去太多……”
尊严吗?
他还真是到老了都这么大男子主义。
叶晚晚平心静气与他说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跟妈妈性子相似,你觉得当着我的面会想到她,你不想输给她。”
叶老板被说中心事,咧嘴笑时口水落下,叶晚晚不着痕迹给他擦去。
“老了,真的老了……”他有气无力开口,尽是怅然。
叶晚晚扶着他下楼,楼梯下到一半,她已经失去大半的力气,她爸说自己下去,叶晚晚硬是一声不吭咬牙坚持,转角时正好遇到蒋野,他们互看一眼,叶晚晚先一步移开视线,手心在冒汗。
“我来吧。”
蒋野不容她拒绝,叶老板也松开她的手,任由蒋野背下去。
他身材高大,背着叶老板异常轻松,叶晚晚跟在后面,看到他熟练的放她爸到椅子上,拿起毛巾擦拭嘴角、手,然后再问:“叔,今天锻炼了吗?”
“练了,还行。”
“挺好,这几天我都会晚一点回来,你记得练习。”
“好呗。”
蒋野从浴室拿水盆,路过叶晚晚身边他也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叶晚晚却被惊到,眼眸收缩,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她像个局外人,好像蒋野才是她爸的儿子。
叶晚晚心里头翻腾倒海,话就到了嘴边却蹦不出来。
直到蒋野帮叶老板收拾好身子,又将湿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他自己都累的一身汗,叶晚晚走到他跟前,蒋野却说:“离我远点。”
“?”叶晚晚右脚刚迈出去,觉得超受打击,低头收回眼角都盛满了晶莹。
蒋野在她面前脱了衣服,背对她才说:“身上沾的味道很重,怕熏到你。”
叶晚晚那颗掉下去的心才稳了些。
她走出客厅,来到院子中。
就迎风坐在台阶上,偶尔回头看里屋,虚掩的大门隐约可以透出他晃动的身影。
今晚夜色一点都不美。
她还记得以前院子里有她爸亲自做的秋千,叶晚晚可喜欢爬到那上面玩了,她就是坐在那里看妈妈提着行李出院门,她爸在后头放狠话,“你走了就不要回来。”
而叶晚晚什么都不懂,只觉得秋千也不好玩了。
再来,秋千被他爸砍了,木材连着妈妈剩下的东西都被一把火烧了。
叶晚晚捂着脸,小声哭泣。
她不知道别人会在这世界上怎么过,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眼就看到了尽头,甚至在这条路上她都没法大胆的往前走。
她胆小,宁愿像包粽子一样把自己包起来。
“又哭了?”
蒋野坐在她旁边,身上有一股奶香味。
是叶晚晚借给他的沐浴露,这人厚脸皮的一直没还。
寒风送来奶糖味,叶晚晚忽地失神。
“我父母关系也不好,我妈离婚后带我独自闯荡也吃过不少苦,后来我有了点本事她又跟赌博好上了,这玩意谁碰谁遭殃。”
蒋野手上拿着打火机,叮一下,火苗在明暗中交替。
叶晚晚双手撑着脸,说话还带着隐隐的哭腔,“你刚才吓到我了。”
“什么?”蒋野抓一把湿透的发,“离我远点,那句?”
“嗯。”叶晚晚点头,“怪吓人的,眼光还有神情。”
蒋野低声笑了,“你也知道吓人?你前几天是怎么凶我的,忘了吗?”
叶晚晚自觉情绪失控,“对不起。”
这下轮到蒋野失神,“也不用这么严重,恶语伤人六月寒,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尤其是面对关心你的人,你无意说的一句伤人话可能就会让他失眠好久。”
“你失眠了?”叶晚晚侧头看他。
蒋野冷不丁被她盯着,眼神越是柔和,“你更应该问,我为什么要关心你。”
为什么?
叶晚晚不想问。
她瞥见他手上的打火机,“有烟吗?”
“有。”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拿在手里没给她,“你想抽?”叶晚晚伸手要去抢,蒋野借着长臂移开,而后抖抖眉头,“你会抽吗?”
“不会可以学啊!”叶晚晚不信邪,一副“今晚我就要抽,不会也要抽到嘴”的架势。
蒋野身体往后倒,叶晚晚扑腾着往前压,就在那一瞬,叶晚晚的手腕被他握住。
“叶晚晚,你别抽。”
“给我。”
“抽烟的滋味不好受。”
“那你为什么抽?”
“我不抽,以后都不抽了。”
叶晚晚眼神躲闪,小声囔囔,“放开放开。”
蒋野规规矩矩坐好,放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小铁罐,“奶糖吃吗?”
叶晚晚没拒绝,只是不甘心的盯着他的烟。
蒋野笑着,“闻闻味就好。”
他总会在修完车后抽上一支,但从不在车库里抽,他会在店门外抽上一支,随着袅袅上升的烟雾连眼神都多了几分奇异的光彩,每一秒都在述说着他不同寻常的经历。
蒋野把自己的道路走得非常精彩。
如果她也能参与其中……叶晚晚都快被这不怎么美的月色闹晕了,不然她怎么会有那样的奢望?
他俩坐在风口上,还真是会选位置,蒋野的打火机一直点不燃,“靠,一点都不防风。”
叶晚晚当即扭转身体,蒋野抬眸瞧她一眼立马会意,两人都偏着身子,叶晚晚双手拢着给他挡风,那支烟就被点燃了,微弱的火苗光照在他俩脸上,彼此眸中都印着对方。蒋野借着第一口呼出烟圈,烟雾扫在她面上,叶晚晚当下咳嗽出声。
蒋野拿着烟离她远远的,“我说,你这下信了吧。”
叶晚晚没这么近距离闻烟味,立马被呛住,“真不好闻,你少抽是对的,最好以后都不抽。”
蒋野看着那缓缓上升的火苗应了。
“以后不抽了。”
“你不喜欢就不抽了。”
叶晚晚听着这暧昧的话,始终不敢再偏头看他,她紧盯着那圈烟雾,到半空就散了一大半。
寒风中蒋野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叶晚晚笑他,“赶紧去吹头发,等会别感冒了。”
“行。”他俩往屋里走,蒋野在她身后合上门,暖意袭来,叶晚晚哈欠都打了好几个。
蒋野去浴室吹头发,叶晚晚上楼洗澡。
刚脱掉身上的衣服,水温也试好了,房门被敲响。
叶晚晚惊讶的很,她房间里就有浴室,因为是在自己房里她没有关上浴室的门,这会敲门声格外的响。
“晚晚,楼下的吹风坏了,能借我吹风吹头发吗?”
……怎么晚不坏,现在就坏了!
叶晚晚裹着浴袍,头发打湿了一半,额前沾了水珠,显得整个人都特别水灵,她随口应着,从橱柜里拿出吹风机。
到了门口,她只开了一条缝,匆匆递出去,蒋野低声道谢后她才合上门。
再走进浴室,叶晚晚关上了浴室的门,下一秒,房门又被敲响。
叶晚晚要疯了。
“又怎么?”
蒋野在门外说:“我房间插座坏了,吹不了。”
“……你去楼下。”
“叔叔都睡着了,吹风机声音大会吵醒他。”
这个倒是真的,他爸生了病睡眠就不太好,要是吵醒了大半夜都睡不着。
叶晚晚就差说你随便找个地吹吧!
结果蒋野一只手挡住门板,“要不我在你房间里吹吧,吹完我就走。”
“你!”
她要洗澡的呀!
奇怪的感觉。
蒋野在她面前表现的太好,她压根没理由拒绝。
况且他说:“你洗你的,不放心我,就把门锁好。”明显有调侃的语气,都住了两个多月,还不是相安无事,换言之,蒋野的人品她还是信的。
蒋野进她屋吹头发,叶晚晚听着声响,打算泡个澡的心思也没有了,快速洗头洗澡,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才出去,房间里早已没有了蒋野,她松口气,一回头发现他在浴室旁的内嵌书柜那背对她站着,仰头看她的藏书,像是对哪本起了好奇心。
叶晚晚拢紧浴袍衣领,湿发从毛巾里掉出来,最后随着她走路的动作整个毛巾都掉下去,叶晚晚一头湿发披在肩上,发梢还在滴水,她微微皱眉喊他名字。
“你怎么还不走?”
蒋野听出她语气里的小埋怨,转过身刚好见到如***芙蓉般的精灵,愈加粉嫩的双唇透着对他的些许不满,一双黑漆漆的眼眸含着水润的光彩,蒋野的身子略微发硬,突升的欲、望让他措手不及,他的薄唇张了张,随意从书柜里抽了本书往外走。
“借我看看。”
他走得匆忙,拿着的那本书跟杂志一般大,正好挡在身前不会暴露他的想法。
而这一切,叶晚晚都没看出来。
她气呼呼的关上门,在他背后狠狠瞪他一眼,他拿的哪里是什么书,明明是她从小到大的相册!
杂物房,蒋野浑身燥热。
他很久没有这样暴露自己的情、欲,越是接近叶晚晚,该死的想法就会钻进他脑海里。
翻来覆去,单人床被压的发出吱呀声响,像是给他的想法添砖加瓦,就快燃烧。
他下楼又去洗了一个澡。
回来时见到叶晚晚房间门缝里的光亮,喉头一阵发紧。
蒋野坐在床上翻看他拿的“书”,全是叶晚晚的照片,从小到大,可可爱爱的长大,越长大性子越清冷,也只有像他这样的厚脸皮才会留在她身边。
想到这,蒋野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甜蜜,但那条突然收到的短信打消了他所有意图。
——哥,城北的项目有外人插手。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你是不是玩不起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