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你甜(洛行)

不及你甜(洛行)

导读:主角是洛行小说《不及你甜》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不及你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洛行吃痛的捂住脑门,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湿漉漉的眼睛透着一股不知道哪儿来的可怜。

小说介绍

主角是洛行小说《不及你甜》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不及你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洛行吃痛的捂住脑门,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湿漉漉的眼睛透着一股不知道哪儿来的可怜。

洛行小说简介

“校长,周老师,我只跟老师请了三个小时的假。您好好休息,等我周日再来看您。”洛行规规矩矩的弯了下腰,说完快步离开了病房。
“洛行,洛行!”校长叹了口气,看着床上的信封,余光瞥见洛行带来的那个果篮,忙道:“周老师你把果篮拆了。”
周老师蹙眉:“干什么?你还想吃他带来的水果,这母子俩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谁知道有没有毒,我看丢了……”

不及你甜全文阅读

洛行把果篮放在一边,歉疚的说:“对不起校长,我妈妈……”
校长呵呵呵的笑了几声:“不碍事不碍事,周老师总说我血脂厚血糖高,放点儿血指不定还健康呢,倒是你,你妈妈一定打电话怪你了吧。”
洛行摇了摇头:“没有,她知道我去二中不会耽误学习,也没多说什么。果篮是我妈妈让我买给您的,她说自己太冲动了,让我替她向您道歉。也谢谢您没有报警。”
校长知道这孩子是有意隐瞒,自己受了委屈从来都是往肚子里咽,不肯说出去。
道歉,估计是他自己说的。
至于没有报警,他也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伤影响洛行的学业。
最重要的一年了。
“我倒是不担心你成绩,其实洛行啊,学习成绩不是最重要的,你长大了也该有几个朋友,试试接受别人的好意,别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校长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说这些还有没有用:“将来出了社会,你总不能也一个人做所有的事,对不对?”
洛行乖顺的说:“我知道,谢谢校长。”
校长看着他,从心底里泛出一股心疼来,这孩子从小就瘦,明明高三了却还是显得很小。
赵久兰想必也没给过他多少爱,而且就那天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是有病的,洛行既要承受还要照顾她,小小年纪。
苦了他了。
校长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信封来,朝洛行招了招手。
洛行走过去,他把信封放在洛行手上,拍了拍他的手背:“你妈妈近期应该不会给你生活费了,你先拿着。”
洛行抽出手,把钱放在病床上后退了两步:“校长我有钱的,谢谢您的好意。”
周老师一看校长给洛行钱,立刻又冷嘲热讽:“是啊,你们家有钱的,所以人也敢随便打,反正付得起医药费。”
校长脸一沉:“你在孩子面前说着个干什么!”
周老师水果刀一拍:“我怎么不能说了,她敢冲到学校里来打人,我看她也敢杀人,扶植计划安排什么人,她自己有能耐直接把儿子安排进一中。来我们面前逞什么凶斗什么狠。”
“别说了,我说了这件事跟洛行没关系,你……”
“校长,周老师,我只跟老师请了三个小时的假。您好好休息,等我周日再来看您。”洛行规规矩矩的弯了下腰,说完快步离开了病房。
“洛行,洛行!”校长叹了口气,看着床上的信封,余光瞥见洛行带来的那个果篮,忙道:“周老师你把果篮拆了。”
周老师蹙眉:“干什么?你还想吃他带来的水果,这母子俩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谁知道有没有毒,我看丢了……”
“你快点。”校长说着就要扯输液管,“你不拆我自己拆。”
周老师忙按了下他的手让他别动,拎起果篮拆挨个儿把水果拿了出来,结果在那底下发现了十六张折的整整齐齐的百元红钞。
“这……”周老师也愣了,校长一拍床要起身:“我就知道是这样,这孩子……”
周老师捏着钱说:“这么点钱,还不够你这两天的住院费呢,总算他还有点良心,不像他妈简直是个泼妇。”
校长叹了口气:“你知道什么!”
他看着病房门口。
洛行终于被他的妈妈强行调试成了一个完美的机器人,受了委屈不往外说,被嘲讽也依然能保持沉静礼貌。
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破他的极致自律。
**
洛行只请了三个小时的假,趁着现在能坐公交,再晚了回去就要打车了,从这里打车回学校少说也得要二十块钱。
坐公交来回才四块钱。
幸好市教育局统一用一样的学习资料和练习册,他不需要再买,他是过来交换,学校免费给了一套生活用品。
除了吃饭暂时不需要花什么钱,这几天他稍微熬一会夜,应该可以支撑。
他背着书包坐在公交站台的长椅上,入夜了,不锈钢的凳子有点冷。
公交二十分钟一班,洛行按照下午去学校时候的时间点稍微推算了一下,应该还有十分钟左右。
他拉开书包的拉练,从里头取出一个小本子,看着挺残旧了,小心翼翼的打开,里头夹着一张糖纸,被压得整整齐齐的,折痕像是掌心纹路,浅浅的。
洛行摸了摸,又小心的盖上,放回了书包里。
**
回到学校还差五分钟到十点,他直接去了教室,叶俏俏锁门的时候见他回来,疑惑了下:“你有东西要拿吗?”
洛行说:“班长,我想在教室写一会作业,能不能把钥匙给我,明天早上我过来开门。”
叶俏俏点头:“那行,明天早上开门的时间是六点半,你记住别迟到了。”
洛行坐在很靠后的位置,只开后面的灯就能看见,可他还是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他算不上什么天才,中考能有全市第一的好成绩是因为曾一遍遍的学过,这些知识像镌刻在他的脑子里,看到题反射性的就答出来了。
等他写完卷子,再抬头一看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又从书包里取出一个略旧的笔记本电脑。
他接了一个翻译的活儿。
从记事起,他就被强制学各种知识,有些也派上了用场。
从上了高中开始,他就没再跟妈妈要过一分钱,虽然自己赚的不多,但他省一省用,不仅够他生活还能稍微攒一点。
有一天,他也许就能攒够钱做手术了。
-
霍行舟跟冯佳一个宿舍。
昨天晚上晚自习之后,程利民特地喊了他去办公室说把洛行安排进他宿舍了,让他把生活用品帮忙搬回去。
三令五申的说洛行是好孩子,千万别欺负他。
霍行舟早晨醒来看着对床陷入了沉思,我夜不归宿,但我是好孩子?
闹着玩儿呢。
冯佳被霍行舟翻身下床的声音吵醒了,人还在被窝里没动,眼睛倒是第一时间往对面瞥了下。
“卧槽,新同学这么牛逼,第一天来就夜不归宿啊。”冯佳从被子里扒拉出脑袋,看着地上的生活用品确实没动过之后,又躺回去感慨:“是个狠人。”
**
二中的高三上课很早,早上六点半就开始早自习。
霍行舟破天荒的第一次比太阳还早到教室,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喊着不适应。
没办法,今天他老子霍叶山作为学校的特聘教师,第一天来二中上课,表面功夫,要做一下。
他一到教室后门,正好张悬也从卫生间里出来,一只手揽住他的肩膀边走边开始噼里啪啦的说:“舟哥,我们班真他妈来个牛逼货色。”
霍行舟最烦别人搭他肩膀,动了下:“起开。”
张悬也不在意,收了手跟在他旁边***:“就我边儿上那个,妈的写了一夜作业我.操,我听班长说早上过来的时候,他还在写课时训练。”
霍行舟眉尖一挑,夜不归宿是写了一夜作业?
张悬敲着手臂感叹:“这人有毛病吧,为了写作业连他妈觉都不睡了,是不是学傻了啊。”
霍行舟探头看了眼教室,他的座位上是空的,桌上摆着一堆试卷和练习册。
“哎舟哥你上哪儿去?”张悬看他脚步一停,不仅不进教室,怎么还拐弯儿了?
霍行舟扬了下手,头也没回的说:“卫生间。”
一拉开门,迎头撞上了刚准备出来的洛行,额前的头发和睫毛都湿漉漉的,两丸浅浅的瞳眸也仿佛润着水汽。
他大概是被吓了一跳,微微的张着嘴,呆呆的看着他。
霍行舟从他的眼睛一路看到嘴唇,再到饱满泛红的耳朵尖,心上仿佛被人挠了一把,又软又痒。
“昨晚怎么没回去睡觉?”
洛行先是茫然了一秒,然后发现自己的失态,赶紧小心的掩藏住自己的情绪:“二中的进度有点快,我想早点补上。”
这小孩儿别是学傻了,那破试卷有什么好写的。
霍行舟看着他略微局促的脸,抬手两指一并在他额头上敲了下:“学傻了。”
洛行吃痛的捂住脑门,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湿漉漉的眼睛透着一股不知道哪儿来的可怜。
霍行舟喉咙发干的咳了声,见他还傻呆呆的站着就故意逗他:“还不出去,想看我方便?”
洛行一听,脸色乍然一红立刻就跑了。
霍行舟在后头勾了下嘴角,这小白眼儿狼除了没什么良心之外,还挺有意思。

不及你甜免费阅读

上午的课结束后,胡佳文又转过来邀请洛行一起去吃午饭。
他有点话唠,吐槽这个吐槽那个,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不满,好像整个班里就没几个好人。
洛行静静地听着没发表意见。
“就我们班副班长丁超,我最烦他了,一天到晚想往上爬争做班长。”胡佳文压低声音说:“我跟你说他每天都学到大半夜,绞尽脑汁的跟叶俏俏争第一,不过没用他只能考我们班第二,年级组十几名都没有他。”
洛行静静地吃饭,一向不喜欢说别人的八卦。
“还有那个,叶俏俏,我听说她爸爸是同性恋呢,好恶心啊,上次填档案的时候,她写的是她爸爸叫叶壬,未婚。我当时还以为是单亲家庭有点可怜,结果我有一次东西丢在教室,找她要钥匙的时候,听见她喊一个男的叫老爹。那个人我认识,上过电视的,就是我们市那个刑警队长,叫商什么的。”
洛行吃饭的时候很安静,******的不发出声音,在嘈杂又狼吞虎咽的食堂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胡佳文压低了声音,费解似的:“哎洛行,你觉得好好的男人,为什么要做同性恋啊,男人不做非要去被人X,变态吧。”
“啪!”洛行放下筷子。
胡佳文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事。”洛行站起身,端起餐盘放在了门外的水池里,洗了手走出食堂。
胡佳文也吃完了,小跑了几步追上来揽着洛行的肩膀问:“哎你为什么转我们九班来啊,我听说你中考是我们全市第一,你怎么没去市一中作交换啊。”
洛行不动声色的避了下说:“二中的教学质量也很好。”
胡佳文点了点头:“这倒也是,我们学校说起来历史比一中还长呢。”絮絮叨叨的,他又开始说霍行舟。
“只要有他在,别的班就不敢欺负九班的同学,幸好他不是弯的,要不然这世界上还有没有正常人了。”
学校种了栀子花,隐隐约约的飘过来一阵香味,经夏日阳光一晒,暖烘烘的。
“啊啊啊啊霍行舟!”
洛行突然被撞的一个踉跄,女生回头道歉:“不好意思啊。”说完也没等回应就跑了。
洛行跟着她跑的方向侧头看了眼,校园的一圈绿色防护栏驻在那里,隔了个楚河汉界出来。
尖叫的方向是球场,在食堂和教学楼的中间偏左的位置。
霍行舟身上穿着校服,可身上那股压抑不住的迅捷凌厉,洛行没看过球赛,不懂他这个动作的意义,但单从姿态上来说,他就足以引发所有人的注意力和尖叫。
胡佳文伸长脖子往那边看,他虽然不会打球,但是看着也挺激动的,“哎洛行,还有一会才上课,咱们也过去看看吧。”
洛行还没说话就被他一把扯了过去,边走边说:“霍行舟是我们学校篮球打得最好的,可给我们班争光了。”
胡佳文见洛行面无表情,以为他没get到霍行舟的帅点,又说:“就八班他们那些重点班,老是瞧不起我们班,有次在考场上就开始嘲讽我们,说将来毕业了也是废物一个,还是回去养猪吧。”
洛行破天荒主动问:“然后呢?”
胡佳文一见他有兴趣了,赶紧说:“然后这话就正好传到霍行舟耳朵里了,当时他也没说什么,后来考完试,哦就你来的那天,他上午才把人约出来,四比零横扫。”
“霍行舟把篮球往他面前一扔,就很凉的笑了一声,说,菜比,篮板放点菜叶,猪打的都比你强。”
洛行在心里脑补了下,他微微挑着眉毛,凉凉的笑着嘲讽的样子,轻轻地眨了下眼睛。
怪不得那天他来接自己的时候,身上的衣服有些潮的贴在身上,头发也有点湿。
才刚打了球。
他们两个人站在场外,霍行舟一偏头忽然看见了他,一脸营养不良的跟要飞升了似的。
“哎。”霍行舟站直身子,朝他喊了声:“洛行。”
洛行抬起头朝他看过去,下一秒篮球笔直的朝他飞了过来。
他不会打球,自然也不会接,本能的伸出手,结果就这么笔直的撞上了他的左手手指。
霍行舟的力气大,所以这个球来的力道也非常大,洛行的手立刻钻心的疼,紧接着就麻的失去知觉了。
篮球掉到地上滚了滚。
“同学,你怎么连个球也接不住。”球场上有个个子挺高的男同学嘘了一声,“给我们扔过来啊。”
洛行的左手止不住的发颤,弯腰将球捡了起来,***扔了过去。
立刻又是一大片笑声:“卧槽哥们儿你是当实心球扔的吧。”
胡佳文发现他的脸色有点难看,以为是他被起哄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但仔细一看他鼻尖上都有汗了。
“你没事吧。”
洛行摇了下头说:“没事,回教室吧。”
霍行舟见他扭头走了,正巧也快打上课铃了,没什么意思的收了球说不打了,三两步的跑了过来把球扔在他怀里。
洛行手忙脚乱的接住,抿了下嘴角往旁边走了走,不着痕迹的离他远一些。
“没伤着你吧。”
洛行摇头。
霍行舟发现他老往旁边躲,再躲就到石沿子上了。
“没伤着你往那边躲什么。”伸手捞了他肩膀一下:“过来点儿。”
洛行触电似的避开他,霍行舟看着自己陡然一空的手臂,忍不住蹙眉看了眼旁边的小雀斑同学,怎么洛行跟他一块儿走的时候就有说有笑,还能一块去球场看球。
一跟他走,就一脸冷漠一言不发?
**
每天午休后有一小时的午间练时间,留给学生们写老师自己出的试卷,晚自习的时候再写当天的作业和其他试卷。
洛行从来不跟人主动聊天,严格按照作息时间学习。
张悬也没见他玩过手机,百无聊赖的吃完零食把袋子往桌肚子里塞了塞,发现没地方了,又团成一团往后一丢。
手机上是个游戏直播。
声音大的从耳机里漏音出来,他看到激动的时候,还要跟着主播一起愤怒暴躁,“卧槽这他妈打个蛇皮,你队友都死了你还在演?菜的抠脚还打尼玛的比赛啊。”
他动作大,又不知道顾及别人,洛行一让再让,都快贴到墙边了,忍无可忍的说,“同学。”
张悬还在喷人,洛行敲了敲桌子:“同学。”
张悬摘了只耳机,还没从自己喜欢的战队输比赛里头没回过味,没好气的问:“干嘛?”
洛行轻声提醒:“麻烦你往旁边让一让,打扰到我了。”
张悬正愁没地方撒火呢,这就有个撞枪口的,立刻把炮火对准了他,“老子不是插耳机了吗!哪儿就打扰你学习了,找抽是吧。”
洛行搁下笔,抬起眼看着他:“自习课看游戏直播,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但是你占用了一张课桌的四分之三,侵占了我的学习范围。”
“卧槽他这说的什么玩意啊。”张悬茫然了一秒:“放屁呢吧,什么玩意就学习范围。”
一道懒懒的嗓音插/进来:“吵什么呢。”
张悬一看霍行舟回来了,气焰顿时消了一点,扭过头说:“他刚刚说我侵占了他的学习范围,跟我侵占他领土了似的,舟哥你说他不会是个娘儿们吧。”
张悬说着觉得不大过瘾,又回过头不怀好意的笑:“哎,要不要搞个什么三八线啊?小娘们。”
洛行垂了下眼睛,不想惹事。
霍行舟向来不爱搭理张悬,更何况他爸这两天一直在学校,他也不想在给太岁翻土,就没参与这个话题,到自己位置上坐着了,长腿一伸,抵在了新同学的椅子上。
洛行坐下,开始默默的翻笔袋。
霍行舟看着他侧脸白白净净的,和那些青春期来了总长痘的同学不一样,和他球场上打球的也不一样。
校服穿的一丝不苟,侧头的时候,甚至能看见脖颈处浅浅的血管。
眼角的泪痣,活像不小心溅的一滴墨。
张悬以为他怂了,张扬的笑了起来:“要不是你来老子还不用分给别人四分之一的领土呢,知足吧你,你再哔哔明天连四分之一都……卧槽你干什么!”
张悬迅速蹦了起来,在他手边是一把不锈钢尺子,砸向了课桌一半偏左的位置,张悬反射性收手,猝不及防对上洛行冰冷的眼睛,“你有病吧,开个玩笑你就他妈动手。”
洛行收起尺子放回笔袋,淡淡说:“我也是开个玩笑。”
“有他妈你这么开玩笑的吗,我看你……”张悬刚一扬手,椅子就被踢了下,霍行舟。
“行了。”
张悬憋着一股气坐下去,眼神大喇喇的往洛行那儿看,一脸的没安好心。
霍行舟视线一转,洛行却已经开始一脸淡定的写卷子了,仿佛刚才的差点见血的事儿跟他没关系似的。
小孩儿脾气还挺大。
“洛行。”
他没反应,甚至笔尖连停都没停。

霍行舟看着洛行的背影磨了下牙,张悬还能让他发两回脾气呢,难道在他眼里,自己比张悬还烦人?
脚尖一抵将他椅子挪了个位置,没人能无视自己,他也不行。
洛行转过头。
霍行舟朝他勾勾手指,洛行顿了顿才往前凑了下身子,隐约听他说:“考不考虑,换个同桌?”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不及你甜洛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