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夫人软甜爽口(陈之瑶岳谨明)

我家夫人软甜爽口(陈之瑶岳谨明)

导读:小说我家夫人软甜爽口讲述的是陈之瑶岳谨明的故事,小编分享我家夫人软甜爽口全文免费阅读。季慈的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纷纷称好。屋内,躺在床上的陈之瑶从假哭变成了真哭,她忽而想起自己这么些年的遭遇。

小说介绍

小说我家夫人软甜爽口讲述的是陈之瑶岳谨明的故事,小编分享我家夫人软甜爽口全文免费阅读。季慈的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纷纷称好。屋内,躺在床上的陈之瑶从假哭变成了真哭,她忽而想起自己这么些年的遭遇,妈妈去世,继母与带来的女儿折磨自己,***虐待自己,而一到法定结婚年龄的第二天,还被送来这个陌生的鬼地方。

陈之瑶岳谨明小说简介

岳谨明,岳家高高在上,权势滔天的三少爷,富可敌国,坐拥一切财富,却身患残疾,终日里坐在轮椅上,他不近女色,对谈恋爱,结婚,没有兴趣。岳谨明虽然有钱,却过得很***,很孤独,每天只能闲得撒钱玩儿,那天,岳谨明认识了一个叫陈之瑶的女人,这个女人跟之前认识的女人都不一样,她不会奉承他,更不会哄着他,他用钱砸她,陈之瑶就用更多的钱砸回去,岳三少的爱情就要来了……

我家夫人软甜爽口全文阅读

季慈的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纷纷称好。
屋内,躺在床上的陈之瑶从假哭变成了真哭,她忽而想起自己这么些年的遭遇,妈妈去世,继母与带来的女儿折磨自己,***虐待自己,而一到法定结婚年龄的第二天,还被送来这个陌生的鬼地方。
岳谨明无措地看着她,脸上的冰冷减了三分,语气柔和下来。
“瑶瑶,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陈之瑶翻了一个身,继续趴在被窝里哭。
被窝里带着一种淡淡的香气,陈之瑶闻来似曾相识,想到岳谨明似乎比自己年长七岁,今日所见他的猴急样,猜测在今天自己来到之前,也不知有多少个女人往这床上躺过了。
而自己,又是他第几个女人?
“瑶瑶不要哭了。”岳谨明看她哭成那样,心软下来,不急于强迫她,从轮椅过渡到床上,爬去了她身边。
陈之瑶大惊失色,逃开已经晚了,被他手快抱上后,抗拒地推了几下他的胸膛,直听到他把嘴贴在自己耳边说:“瑶瑶不怕,我不碰你,不碰你……”
陈之瑶这才把推着他胸膛的手,化成抓住了他睡衣胸襟的纽扣,被他强搂着。
岳谨明只觉怀里的这具身体软得像八月的棉花,闻着像初冬的栗子,哭起来能让他的心颤了又颤。
岳谨明在她耳边又说了几句好话,两人紧密地贴在一起,不像初见那样生冷了。
岳谨明又同她许诺道:“你哪怕是打碎了一百个碗,我都不怪你,只会怪碗碍你手了,不哭了,好吗?”
陈之瑶哭得脑袋晕,也哭得差不多了,知道见好就收的理,看岳谨明不像个难相处的人,手指玩着他睡衣上的纽扣,问道:“三哥哥,刚刚带我进这房间里的那个姐姐是谁啊?”
岳谨明被一声‘三哥哥’给叫得浑身舒坦,擦起她脸上湿漉漉的泪痕。
“这房子里有很多个姐姐,你说的是哪一个姐姐?”
“就是高高瘦瘦的,比我还高的,穿着黑色露脐上衣,红色短裤的姐姐。”陈之瑶描述起带自己进来,关上门后,转身就和别的佣人嘲笑自己,打赌自己会不会被岳谨明赶出来的那个漂亮女佣。岳谨明对这招摇的穿着有了印象,说道:“是孙芸,她是专门打扫二哥房里卫生的人。”
孙芸。陈之瑶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记下了。
此时正是下午三点过的样子,陈之瑶哭累了,没一会儿就因为午困在岳谨明怀里睡过去了。
岳谨明近几年失眠严重,没有安稳睡过一次觉,搂着睡得香甜的陈之瑶,岳谨明伸手摸索到床头的某个按钮,卧室门传来叮咛一声,门就从里面被反锁住了。

我家夫人软甜爽口免费阅读

这惊天动地的吵闹声让住在二楼的方心以为家里进了贼,开门走出来,就见蔡智高抬着头,被关姨扶着向外走去,走向停在外面,闪着红***的救护车上。
“妈!你怎么了?你去哪儿啊?”方心沿着楼梯,穿着拖鞋蹬蹬从二楼走下。
蔡智声音发虚:“心儿,妈没事,妈就是摔了一跤,去趟医院,很快就回来,你在家好好看着那傻子,一会儿……
蔡智给方心使了使眼色,示意过会儿有男人上门,记得给人家开个门。
方心领会,说道:“好勒,妈,你放心,等你回家后,你就看着那傻子光着***被爸打的样子吧。”
蔡智忘了和方心说,自己还没看着陈之瑶把牛奶喝下。
方心也没问蔡智,以为那加了药的牛奶已经被陈之瑶喝下。
一个没说,一个没问,站在三楼的陈之瑶把她们母女倆的小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待蔡智一走,方心回身看向三楼,见那傻子蹲在三楼,双手抓着栏杆,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叫道:“姐姐,瑶瑶的头好晕啊,好困,瑶瑶想睡觉。”
此时陈家别墅就只有陈之瑶和方心两人,方心听陈之瑶说困,估计是起药效了。
方心双手抱胸,没个好声音的,仰头冲蹲在三楼的陈之瑶说道:“困就去床上躺着,和我说有什么用?”
“瑶瑶腿软,走不动,姐姐能扶瑶瑶回房间吗?”陈之瑶眨巴眨巴眼睛,故作虚弱无力昏昏欲睡的模样,瘫成一片。
方心不想碰那傻子,想等那傻子彻底晕倒过去,然后叫蔡智喊来的男人抱那傻子进房间。
“姐姐——”
“姐姐——”
陈之瑶一声声地呼唤着方心,方心被她叫烦了,双手捂住了耳朵:“这大晚上的,你鬼叫什么? 别叫了!”
“姐姐——”陈之瑶叫不停。
“……我真是服了你这个傻子。”方心想要一个清净,只好向着三楼走去,去扶坐在地上的陈之瑶。
方心托过陈之瑶的腋下,将陈之瑶拖了起来。
陈之瑶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方心身上,自己一点力都不使,虽是骨瘦如柴,但也压得方心直喘气。
“邪了门,为什么你看着那么瘦,还那么重?”方心扶着陈之瑶,步伐沉重。
好比是扛了四十斤的水泥在肩上,本几十秒就能走完的路,被方心走出了三分钟。
一进房间,方心就把陈之瑶扔在了床上,手扇着风:“累死老娘了。”
那杯被蔡智端进来的牛奶,还放在那里的。
陈之瑶余光瞄见那牛奶。
牛奶,不能不喝,但不能由自己喝,而是——
“姐姐渴了吧,辛苦姐姐了,瑶瑶给姐姐倒水喝。”陈之瑶从床上爬下来。
牛奶旁放了一壶白开水。
依照陈之瑶对方心喜欢争抢的性格的了解,如果直接给了她牛奶,她不一定会喝,但如果先给了她白开水,她说不定会……
陈之瑶倒了一杯白开水给方心,自己捧起了那杯牛奶,装作要喝下。
“哎,等等。”方心抢过陈之瑶手里的牛奶,敲了下她的头,说道,“你还喝得好,喝牛奶?来,拿着,你喝白开水,我喝牛奶。”
说罢,方心捧过那杯牛奶,一饮而尽。
端着白开水的陈之瑶笑了,笑方心的愚蠢,笑方心总认为别人手里的才是最好,非要抢过来不可。
给自己下药?呵,没门。
由谁种的恶,那就由谁吃。
药效很快就起作用了,晕过去的方心被陈之瑶搀扶到了床上,刚扶好,楼下门铃声响起。
陈之瑶前去开门,一个戴鸭舌帽,个头极矮满脸长了麻子的男人站在门外。
男人并不认识陈之瑶,也没见过方心,蔡智只告诉了他需要做什么。
看见陈之瑶,男人语气恭敬:“是陈太太叫我来的。”
“三楼。”陈之瑶内心的魔鬼在偷笑,她指着自己的房间,“人在里面。”
男人搓着手道:“好的,我保准搞得她走路都疼。”
陈之瑶不理其意,侧身让他***。
早点***,早点完事,省得蔡智回来碰上。
陈之瑶坐在一楼客厅,看起了电视,给自己削起了苹果吃,约半个小时后,男人一脸满足地出来,同时还递给陈之瑶一部手机,说道:“这是陈太太交代我,要把她的照片拍下来,然后交给小姐你。”
还拍了照片?
陈之瑶拿过手机,翻看起照片,里面全是方心的裸|照,满身的咬痕与牙齿印,被摆成各种耻辱的***。
陈之瑶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这要是今天没有清醒过来,这照片中的人,就是自己了。
陈之瑶暗叹:这对母女,好狠。
晚上十一点,陈放的车停在了门外。
回到家的陈放看见陈之瑶抱腿坐在墙角,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小小的。
一看见他回来,陈之瑶就小声地喊了爸爸。
“瑶瑶,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房间睡觉?”陈放看了看周围,问道,“你蔡阿姨呢?还有关姨呢?”
陈之瑶的眼睛已经提前点过眼药水了,只需眼睛一眨,眼泪就滑下来了。
她委委屈屈地说道:“蔡……蔡阿姨和关姨去医院了,姐姐和一个男人把瑶瑶的房间占了,瑶瑶回不了房间,睡不了觉觉。”
“男人?心儿和一个男人进你房间了?”陈放放下公文包,不太相信,但已然往三楼跑去,推开了陈之瑶房间的门。
家风一向严谨的陈放看见地上那两个用过的安全套,再看见身上搭了一层被子的方心还睡着,捂住后脖颈,步子退了退,气得一股血直往脑门上蹿。
站在楼下的陈之瑶看见陈放从房间里出来,没多久,陈放手里拿了一个棍子,重回了房间。
未几,嘶声痛叫从方心嘴里传出,其中,伴随着陈放的打骂声。
走到大门外的蔡智老远就听见了惨叫声,乐得合不拢嘴,拖着关姨走快点,好去看陈放打陈之瑶的好戏。
可当进门后,蔡智看见陈放追着方心在打,傻了眼。
蔡智反应过来后,向三楼冲去,阻止道:“老公,不要打了,有话好好说嘛——”

小说推荐

我家夫人软甜爽口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