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想和离(元决叶欢颜)

王妃每天想和离(元决叶欢颜)

导读:主角是元决叶欢颜的小说王妃每天想和离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小说讲述:叶欢颜穿越到了一个不受待见的人身上,现在开始,她发誓没有人能够再欺辱她。

小说介绍

主角是元决叶欢颜的小说王妃每天想和离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小说讲述:叶欢颜穿越到了一个不受待见的人身上,现在开始,她发誓没有人能够再欺辱她。

小说简介

叶欢颜穿越到了一个不受待见的人身上,现在开始,她发誓没有人能够再欺辱她。

王妃每天想和离全文阅读

余光一扫,瞥见正面含笑意的叶无双,叶欢颜思绪一动,随即扬唇一笑,挽起宽袖,伸出手接过谢氏的酒,却未曾喝,笑说:“都说世上无不是的父母,母亲怎么会错呢?赔罪的话女儿是不敢受的,所以母亲这赔罪的酒,女儿却之不恭,却也是不敢当真喝了去,这样岂不是认了母亲有过?”
说完,她一为难的看了一圈桌上的人,最后锁定在叶无双身上:“这样吧,不如我借花献佛,这杯酒就敬给姐姐,多谢姐姐过去对妹妹的照顾,姐姐请。”
手中的酒,递向叶无双。
谢氏变了脸,勉强稳着。
叶无双脸色也瞬间煞白如雪。
其余人看好戏的姿态,却不见任何人有丝毫担心,反正是谢氏母女和叶欢颜的恩怨,不管怎么闹,对在场的人都没有坏处,也就叶老太太老眼深沉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叶无双到底还有点道行的,很快恢复神色,温婉笑了笑:“王妃,这是母亲给你敬的酒,我怎么能喝呢?这是僭越不懂事,还是王妃喝了吧,而且我是姐姐,照顾王妃是应该的,不用王妃致谢。”
“既是我给姐姐的,那就不是僭越,母亲赔罪的酒,我是不敢喝了的,否则便是认了母亲错待于我,传出去岂非不孝?本该回敬给母亲,只是这般终归不妥当,若给别人或是放着不喝也是拂了母亲的美意,所以,就借花献佛给姐姐了,致谢只其次,主要是姐姐作为母亲的嫡生女儿,替母亲受了这杯酒,才是名正言顺的。”
见叶无双又想开口,叶欢颜忙又说:“姐姐推脱,莫不是不愿替母亲和我喝了这杯酒,还是觉得这杯酒喝不得?”
叶欢颜意有所指的话,令谢氏母女都变了脸,其余人亦是没想到叶欢颜会这般直接道出酒有问题,皆满脸怪异的看她。
叶无双虽然有些道行,到底比不上谢氏稳得住,立刻就呛声到:“王妃慎言,母亲的酒怎会有问题。”
叶欢颜做出一副惘然之色:“姐姐此话何意?我何时说过母亲的酒有问题了?”
叶无双一噎,脸色僵了僵。
叶欢颜无措道:“妹妹的意思是,姐姐莫不是觉得妹妹出身卑贱,经手的酒喝不得,所以才推诿着,姐姐怎的就扯到这上头去了?母亲的酒怎么有问题呢?若是这话传了出去,岂非让人误会母亲要害我?”
她看向谢氏,局促的为叶无双辩解:“母亲,您可别怪姐姐胡言乱语,她定不是有意的。”
谢氏笑得格外牵强:“王妃,你姐姐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
叶欢颜谨小慎微的样子,眨了眨眼不安的问:“那姐姐是什么意思?”
谢氏皮笑肉不笑:“她只是觉得既是我给王妃的酒,自然是只能王妃喝了才是正理,她不好代喝才推诿的,王妃实是想的多了。”
叶欢颜满目无辜:“可是怎么办?我就想让姐姐喝。”
说着,把酒递给叶无双,巴巴的等着她接过去。
叶无双还是不肯接:“王妃,这酒……”
她看了看谢氏,谢氏却一时不知道如何才好,虽然大家都看的出这杯酒有问题了,可她也不能公然露出端倪。
叶欢颜咬了咬唇,模样有些委屈:“姐姐既然叫我一声王妃,那我给姐姐的酒,姐姐拒绝了也不好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叶无双咬了咬牙,正要出言说什么,叶老太太忽然说:“王妃身份尊贵,她给的东西便是皇家恩赐,不可推诿,八丫头,还不快多谢王妃美意?”
叶无双惊呼:“祖母!”
叶老太太态度强硬不容拒绝:“喝了!”
叶无双知道这杯酒是有问题的,哪里敢真的喝了,要是喝了,被叶家这些人当笑话是其次,可酒里……
她忙把目光递向谢氏。
谢氏只得起身说:“既然王妃不想喝了这杯酒,不如我来喝吧,就像王妃方才所言不敢受所以回敬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是个理儿了。”
说完,伸手过来就要接酒。
叶欢颜避开谢氏,双眸清澈坦然,轻声道:“可是母亲,女儿就想让姐姐喝。”
谢氏脸一僵。
叶无双咬牙,目光怨恨的看着叶欢颜。
叶老太太这时看了一眼叶欢颜,又对叶无双说:“八丫头,我老太婆的话你听不懂?王妃所赐不可推辞,快喝了罢!”
叶无双递了眼神给谢氏求助,可谢氏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让叶无双先喝下:“双儿,既然王妃坚持,你便替母亲喝了罢,总不好因为一杯酒让姐妹之间生出不快,也不能这般僵持着了,大家还等着用膳呢。”
叶无双怒目圆瞪,没想到谢氏会让她喝。
酒有问题,万一是毒……
看随之,谢氏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叶无双半信半疑,也只能接过去喝了。
叶欢颜勾起唇角笑着赞道:“姐姐当真是爽快。”
叶无双恨得几欲咬碎一口银牙,对叶欢颜的厌憎愈发的深,她不知道酒里是什么,可极有可能是致命的东西,希望母亲稍候能补救。
经此一遭,这对母女消停下来,其他人也再不敢招惹叶欢颜,一顿回门宴顺当的吃完了。
本也没有什么好叙旧的,只是谢氏另有目的才把叶欢颜叫了回来,现在计划败露,自然不好留人,吃了饭,叶欢颜就告别了叶老太太等人离开了叶家。
散了场回到谢氏的院子,遣退左右,叶无双立刻拉着谢氏泪眼婆娑:“母亲,那酒里有什么?会不会要女儿的命?您可要救救女儿啊。”
她可不想死,她还那么年轻,如花一般的年纪,怎可就这么死去,她还要嫁给雍王殿下,日后做皇后。
都怪叶欢颜那个贱人,竟然当众逼她喝了那杯酒,她若有个好歹,绝不放过那个贱人,拉着叶欢颜陪葬都是便宜她了!
谢氏说:“这是皇后娘娘之前给的,母亲也不知道是何物,只是怕是和晟王那之前的王妃暴毙缘由有关,只是先前叶欢颜出嫁之前也曾吃过,她不是也还活着?你且放心,我立刻让人入宫询问皇后娘娘,讨要解药,应该无碍的。”

王妃每天想和离免费阅读

叶无双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悲喜交加:“那,那母亲快派人进宫去找皇后娘娘,一定要救救女儿。”
谢氏不做犹豫,立刻叫来心腹,拿着她的牌子去找皇后。
刚吩咐了人去,母女俩还未来得及多说什么,叶老太太就派人来叫谢氏去一趟。
谢氏暗道不好,可也不能不去,让叶无双在这里等着后,去了叶老太太那里。
慈和堂,谢氏进门,便看到叶老太太半倚在暖榻上,依旧是刚才的衣着装扮,手中拿着一串佛珠一颗颗的数着,老眼半阖,老脸微微绷着,显是不悦。
正堂内没别人,就老太太与她的心腹桂嬷嬷,连谢氏的人,在门口就被拦着了。
谢氏想起刚才来时撞上从慈和堂出去的叶归宏,似是满脸羞愤难当,怕是被老婆子训诫了,那她怕也是……
她正想着,还未来得及见礼,叶老太太已经睁开了眼,叱喝一声:“跪下!”
谢氏依然跪下。
“母亲息怒。”
叶老太太忽的站了起来,在桂嬷嬷的搀扶下走了来,谢氏见她走近,心下一个咯噔,正欲说什么,甫一抬头,迎面而来便是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谢氏被打的瘫倒一边,跪都跪不住。
叶老太太虽年纪大了,可还精神矍铄十分健朗,又是满腹怒意,这一掌是用尽了力气的,她都因为挥出这一巴掌险些站不稳,桂嬷嬷扶着。
谢氏不曾想叶老太太竟然敢打她,一时难以置信的瘫坐地上捂着半边脸,脸上火辣辣的疼着,耳边嗡嗡作响,发髻松垮甚是狼狈,可怎么着都不如心里的羞愤不甘。
她蓦的抬头,失声质问:“母亲,你怎能打我?”
叶老太太怒哼:“打你又如何?若非顾及你当家主母的颜面,老婆子我哪怕对你动家法也不为过!”
谢氏心下愤恨,却一时不知如何辩驳。
叶老太太心头犹自怒不可遏:“你是嫌叶家安逸太久了?竟敢当众做出这儿等愚蠢的事,当着全家的面给王妃敬毒酒,你当她还是那个命如蝼蚁任你磋磨的庶女?还是觉得你能只手遮天,哪怕毒害王妃也无人敢处置你?”
谢氏放下了手,露出印着掌印的脸,撑起来跪直身子,咬牙否认:“母亲慎言,我不过是给她敬了杯酒,如何能说那是毒酒?如此罪名儿媳不敢领受,请母亲明察。”
反正那杯酒怎么查都是查不出问题的,否则她也不会堂而皇之的亲自给叶欢颜,毕竟亲自给一杯怎么也查不出端倪的酒却能要了那贱种的酒,她觉得更有意思。
叶老太太转身回到暖榻上坐下,拎着佛珠的手往小几上一搁,摆出一副威严,凛然着脸色道:“你少在这里狡辩,当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手段,你不过是仗着那杯酒查不出任何问题才敢公然敬酒,笃定了怎么都查不到你头上,但是你糊弄得了其他人,可逃不过我老婆子的眼,前日那丫头在宫里和明安公主起了龃龉,使得公主被陛下处罚,开罪了皇后,当日下午皇后的人就来寻了你,你昨日便派人去了晟王府,你们打着什么主意我心里明镜儿似的,以前你做什么我是懒得管你,可如今你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见老太太说的直白,谢氏索性也不辩解了,挺直了腰身沉声道:“既然母亲知道这些,那就该明白,那丫头留不得!”
叶老太太浑浊的老眼凝聚起了一抹幽光,忽明忽暗,不置可否,只是捻算佛珠的动作越发快,心绪有些浮动。
谢氏说:“那丫头以前藏拙伪装,多年来受尽冷落和欺辱,如今一朝得了势便坐不住了,先是宫里开罪皇后和公主,如今回来便绵里藏针的与我们为难,心机之深可想而知,她对叶家的怨怼仇恨不用儿媳说明,母亲应该看得明白,如同母亲所言,她到底是王妃,倘若留着她,焉知日后不会对叶家暗中下毒手,岂非后患无穷,儿媳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叶家!”
叶老太太定定的看了一会谢氏,蓦的冷笑:“是为了叶家不错,可更多的是为了你自己吧!少在这里冠冕堂皇的。”
谢氏肿了半边的脸僵了一瞬。
“这么些年,府里上下对她欺辱颇多,皆源于你的默许和暗示,你是个不能容人的,这原本也没什么,同为妇人,你不愿与他人分享夫君的心思我很是明白,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所以也由得你苛待妾室庶出,甚至对你草菅人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还当老婆子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一直以为老大心里有九丫头的生母,才将她藏在外头养着,还生了个女儿,故而多有嫉恨,哪怕她死了你也不肯罢休,假装贤惠把九丫头接回来磋磨,将老大来安排照顾她的人赶尽杀绝,若非老大对这个女儿并不在意从不过问,让你觉着他不在意那个女人,她早就没命了,说她恨叶家不假,可更恨的是你,她第一个不会放过的便是你!”
这些谢氏无言辩驳,因为都是事实。
叶老太太不耐烦的警告:“那丫头是留不得了,但是你记住,就算她必须死,也不能和叶家和你沾上干系,你就算容不下她也得动动脑子,今日这样愚蠢的事情,日后不可再做,你活腻了不要紧,可别牵累了叶家全族,别忘了,你还有儿女得活着!”
谢氏咬牙,她岂会听不出老婆子的意思,就是暗示她除掉叶欢颜,但是,不可以牵扯叶家,所以只能暗地里想办法,但是,哪怕是为了她的两个孩子,她也必须要除掉叶欢颜。
不然,别说叶欢颜不会放过她和孩子,这老东西自己也绝对不会让她的孩子好过,
呵,老虔婆,明明自己也一样恶毒,却不敢出面,还玩一出借刀杀人。
偏生她只能领受。
叶老太太这时一脸关怀的问:“对了,八丫头喝了那杯酒,眼下如何了?”
谢氏心里把叶老太太骂了千百遍,面上却恭谨的回话:“暂时无碍,只是那是皇后娘娘给的东西,儿媳已经派人入宫求见皇后了。”
呵!明明是她逼着双儿喝了那杯酒,现在装什么关心孙女的慈祥祖母!

小编点评

王妃每天想和离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