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凡尘识君(花卿言帝陌)

误入凡尘识君(花卿言帝陌)

导读:主角是花卿言帝陌小说是什么名字?抖音热推言情虐文《误入凡尘识君》又名《自毁情丝断姻缘》作者万小烟所著。卿言爱帝陌入骨,陪伴在他身边已经九百年了,然而九百年陪伴,九百年的痴恋,依旧没能够打动帝陌的真心,直到有朝一日,帝陌真的失去了花卿言,他才开始慌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花卿言帝陌小说是什么名字?抖音热推言情虐文《误入凡尘识君》又名《自毁情丝断姻缘》作者万小烟所著。卿言爱帝陌入骨,陪伴在他身边已经九百年了,然而九百年陪伴,九百年的痴恋,依旧没能够打动帝陌的真心,直到有朝一日,帝陌真的失去了花卿言,他才开始慌了。

小说简介

雪鸢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精致的脸上布满得意神色。
“来看你呀,花卿言殿下,你可是整个天界唯一一个能活着从诛仙台出来的神仙。”
“是你?”花卿言隐约觉察到了什么。
可没有十足证据,她亦不敢胡乱治罪。

误入凡尘识君全文阅读

"呲"***血肉的声音。
花卿言不敢置信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轩辕剑,又艰难抬眸看向那个撞门冲进来的男人。
"雪棠,你没事吧?"帝陌搂住雪棠柔弱的身躯,神情中满是焦急。
流星鞭已经被他用仙术甩至一旁,雪棠雪白的纱裙满是血痕。
"太子哥哥,好痛……"雪棠哭得梨花带雨,话说一半便直接晕了过去。
"别怕,我在这里!"帝陌用仙术护住雪棠还在渗血的伤口,然后将她抱了起来。
整个过程,他完全没有转眸去看踉跄倒在一侧的花卿言。
一眼都没有。
"帝陌,我……"花卿言虚弱唤道,她已经撑不住了。
"花卿言殿下,你是嫌当初害雪鸢一家还不够惨吗?"帝陌走到门边,眼神嗜血地看着倒地的女人。
花卿言缓缓摇头,她的仙器流星鞭伤到了雪棠,又被帝陌亲眼所见,就算她再多十张嘴都无法解释清楚。
"你最好祈祷雪棠不会有事,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说完这句话,帝陌便抱着雪棠转身决绝离开。
花卿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呼一吸间都是撕裂般的痛楚。
帝陌,这九百年来,你哪怕有一秒让我好过吗?
她闭上眼,任由胸口鲜血的流逝……
昏昏沉沉。
再次醒来,花卿言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榻上,房间里萦绕着浓郁的药香味。
她抬手在拂过胸口,剑伤的疤痕已经荡然无存。
只有药仙的神药才能迅速治愈仙器带来的伤痕,但那神药极其难炼,百年才能炼制一颗。
又是谁为自己去求的药呢?
花卿言恍了神。
"嘎吱"房门被人推开,一身寒气的帝陌走了进来。
他眼眶中布满了红血丝,像是许久没有休息好。
"为什么要伤雪棠?"他站在床边,开口便是质问。
花卿言艰难坐起来,面色依旧苍白。
"不是的,我没有……"她努力想解释当时的情况,但帝陌却没有给她机会。
"够了!又是狡辩!你杀了雪鸢让我痛苦近千年,现在又要至雪棠于死地,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帝陌眸中蒙着寒霜,尖锐的语气仿若冰渣。
花卿言眼底满是苦涩,她痛苦地蜷了蜷手指,近乎哀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帝陌,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伤她,就这一次,你信我好不好?"
看着这个满脸是泪的女人,帝陌心头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感受,像是朝着胸膛里伸***了一只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
帝陌身体一僵,猛地想起还在病床上躺着的雪棠,立即恢复了往常的厌恶神情。
"你去死,我就相信你。"他冷冷说完,便甩袖离开。
花卿言眼中薄弱的期盼变成绝望,直至最后,她的神情变得破碎空洞。
痛,是真痛啊!
就像仙根被人活生生剥离出来,再一点点扯断撕裂——
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帝陌,你真的恨不得我去死吗……
另一边,帝陌刚给雪棠疗完伤,便听到侍女小青在门外慌张叫喊。
"太子,不好了!太子妃一个人去诛仙台了!"
帝陌一震,她去处决死囚之地作甚?
心头莫名慌张,他挣扎片刻,命人照顾好昏迷中的雪棠,随即御剑飞去。
诛仙台。
阴气弥漫,寸草不生,四周皆荒芜。
一身素袍的花卿言站在深不见底的诛仙台边缘,清瘦的身子摇摇欲坠。
"花卿言,你跑这里做戏给谁看?"帝陌吼道。
听得那个男人的声音,花卿言缓缓转身,苍白的脸上透着迷茫。
"不是你……"约我来此地的吗?
花卿言话还没说完,腰间便感觉到一股重力将她狠狠往后推!
猝不及防,她整个人像折翼的鸟笔直坠落诛仙台!

误入凡尘识君免费阅读

雪鸢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精致的脸上布满得意神色。
“来看你呀,花卿言殿下,你可是整个天界唯一一个能活着从诛仙台出来的神仙。”
“是你?”花卿言隐约觉察到了什么。
可没有十足证据,她亦不敢胡乱治罪。
“什么是我?殿下可不要乱说,毕竟我才被你的流星鞭重伤,现在也是带伤在身来看望你……”雪鸢皱了皱眉,露出了手腕上被流星鞭勒伤的疤痕。
花卿言随意扫了一眼,不想再与这个女人多费口舌。
“那日流星鞭失了掌控,不是我伤的你。”一码归一码,该解释的她还是要说情。
雪鸢冷哼一声,上下打量着床榻上的花卿言,神情中没有一丝恭敬之意。
“你就是看不惯我在太子哥哥身边,所以要跟杀害姐姐一样杀了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姐姐跟太子哥哥有月老亲赐的红线,他们才是天生一对!就算再过九万年,你都得不到太子哥哥的心!”
花卿言眯了眯眼,淡淡的表情透露着几许潜藏于内的威慑力。
“本宫得不到他的心,也坐实了太子妃的位置。那你呢?你一没红线二没名分,你算什么?”
雪鸢怔住,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
半响,她才深吸一口气,勾出一丝勉强的笑意。
她弯下腰,在花卿言的耳畔低语:“就凭我跟姐姐这张一模一样的脸,我就赢了你。”
说罢,她看了眼花卿言惨白的脸,趾高气昂离去。
离开凌霄阁的雪鸢,心底依旧堵着一口气。
她不想一直被帝陌太子当成妹妹对待,她想跟姐姐一样,做帝陌的心上人。
回想刚才偷听到帝君对花卿言说过的话,雪鸢心底隐隐有了计划。
她趁着宫人不备,隐了仙躯,朝瑶池飞去……
瑶池畔,仙气缥缈。
雪鸢寻了好一会才找到那静静矗立的三生石。
她眼底划过一丝兴奋,只要自己趁人不注意,悄悄将花卿言和帝陌的名字划去,那花卿言就不能再纠缠帝陌了!
雪鸢如此想着,便准备朝三生石走去。
忽的,她看到石块边坐着两个白衣神仙,正在饮酒畅谈。
她慌忙屏住气息,隐身躲了起来。
喝酒的神仙,正是掌管姻缘的月老和掌管命格的司命星君。
他们也是听闻帝君之女因感情受挫,一气之下跳了诛仙台,被帝陌救起,才来此地感慨。
“哎……他们这对苦命鸳鸯,也真是够折腾的……当初我从姻缘树上取下来的红线本是要助他们一臂之力,没想到被玉女雪鸢使了手段夺去,红绳缠手化进血骨,没法取出来了……帝陌小子一颗真心全都给了雪鸢,现在依旧念念不忘……”
“是啊,花卿言丫头没了红线,就瞒着帝君来这三生石上刻她和帝陌的名字,还耗费了千年修为,真是用情至深。”
“傻孩子啊……”
听见他们所言之事,雪鸢惊得差点出声。
原来姐姐手上的红绳,是抢的花卿言的!
她是不是也可以学花卿言的,悄悄在这三生石上刻上自己和帝陌的名字,这样就能让他们的关系有质的变化?
雪鸢这样想着,悄悄后退离开。
她怕待太久,被这两个老鬼察觉,就惨了……
还在饮酒浇愁的两人,丝毫不知道背后有人来了又走,甚至饮完一壶又感慨起来。
“花卿言丫头和帝陌小子,本是天定的姻缘,却偏偏出了这些岔子,只是苦了那孩子,一直备受折磨都不愿放手……”
“可不是……我掌管三界命格,唯独不能改变皇家的命,若是可以,我早想让那丫头脱离苦海了!”
月老放在手中的酒壶,抬起宽大的袖口在三生石上一拂,金色的‘花卿言’二字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消散。
他叹了口气,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愁云。

小编点评

误入凡尘识君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