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爱情乐极忘形(姜朵迟倦)

有时爱情乐极忘形(姜朵迟倦)

导读:小编带着有时爱情乐极忘形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姜朵迟倦,小说讲述了迟倦是个穷困潦倒的插画师,艺术是很费钱的,姜朵其实不穷,但也不是个富二代,只能说手头有点余钱能养他一年而已。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有时爱情乐极忘形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姜朵迟倦,小说讲述了迟倦是个穷困潦倒的插画师,艺术是很费钱的,姜朵其实不穷,但也不是个富二代,只能说手头有点余钱能养他一年而已。

姜朵迟倦小说简介

姜朵是大名鼎鼎的驯服渣男师。一朝惹上了阅人无数的情场老手迟倦,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两人竟阴差阳错下结为夫妻。本以为是一场斗智斗勇、相爱相杀的大战,却不想婚后性情大变的迟倦化身为宠妻如命的绝世好男人,一路对她穷追不舍、步步攻心,怎样都不肯和姜朵离婚........

有时爱情乐极忘形全文阅读

姜朵一直觉得迟倦事后给她递烟的样子像是在喂糖。
比如现在,床头放着迟倦用来调情的白玫瑰,床尾两个人正咬着烟在对着笑。
不过姜朵不太笑得出来。
迟倦是个浪子,从不回头的那种,玩女人也是随着性子来,圈内的都给他分了个类。
迟倦玩女人,分为三种:年抛、月抛、日抛。
好死不死,姜朵对上了他的胃口,成了他为数不多的“年抛”对象。
作为一年的男友,迟倦还算收敛,不沾惹花花草草,微信也随姜朵翻,各种社交软件都注销了,怕姜朵不高兴。
但现在,一年到了,再新鲜漂亮的东西,也到了保质期了。
这次分手,还算华丽,他甚至花了十二块钱买了根白玫瑰送她。
姜朵心里五味杂陈,在床上算是卯足了力气,两个人疲惫的连多余的寒暄都说不出来,就那么静静的靠着,依偎着,抽着烟。
过了很久,姜朵慢腾腾的问,“你找好下家了吗?”
迟倦是个穷困潦倒的插画师,艺术是很费钱的,姜朵其实不穷,但也不是个富二代,只能说手头有点余钱能养他一年而已。
迟倦平时生活也不算太过奢靡,就是玩艺术、花钱找模特的时候,花的猛了点。
姜朵觉得自己有病,分了手还问对方有没有找好下一个,怕他没钱花。
迟倦吐了烟圈,恶意的喷在了她的脸上,笑意连连,“放心,无缝对接。”
四个字,有点把姜朵恶心到了。
等抽的差不多了后,迟倦掐了烟往垃圾篓一扔,情事结束,穿衣走人。
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他侧着身子照了下全身镜,然后痞痞的扭开了酒店的房门,朝着外面站着的人说,
“等很久了?”
那人回他,“还好。”
姜朵在床上慢条斯理的穿衣服,她不聋,听得出来门口那人是个女的,嗓子软软的,年纪应该不大。
不重的关门声传了过来,姜朵没忍住,望着奢华的套房,有点想哭。
迟倦要求的生活质量很高,她每次开房的时候,都要去照着价位最高的开,这里用的浴球都是三百块钱一个的。
姜朵自己用都舍不得,她恨不得找前台多要一点小样。
算了,太掉价。
她很快就穿好衣服,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把迟倦送给她的那支白玫瑰带走了。
好歹这是迟倦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等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姜朵却发现门外有一盆插花,上面都是白玫瑰。
她望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突然觉得自己脸有点烫。
迟倦连送朵花都是路边捞来的,多的一分钱也不愿意花她身上。
姜朵把花扔进了旁边的绿色垃圾桶,闷着头轻车熟路的去车库提车,然后准备打道回府。
结果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个熟人。
姜朵长得也漂亮,追求者不少,穷追烂打的更甚,姜朵老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她的小七。
小七不喜欢她,可小七背后的大佬喜欢她。
等看到姜朵后,小七连忙跑过来,手里捏着东西,慌里慌张的说,“朵姐,这是陆哥让我给你捎过来的,你再等他一阵子,他肯定会回来找你的!”
陆北定。
他送过来的是一把瑞士军刀,不是崭新的,上面染着早已经干掉的血液,那红痕仿佛一摸一吹就能变成渣。
而刀柄上刻着一个字——朵。
姜朵没有拒绝这个礼物,但脸上没什么表情,声线恬淡,“知道了。”
小七还想说点什么,姜朵却扭着腰走进了小区内,随着铁门的落下,小七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姜朵走远。
要说陆北定跟迟倦,以前算得上是勾肩搭背的狐朋狗友,要是没姜朵这一茬,现在估计能拜把子。
她可是陆北定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结果陆北定一走,迟倦对她抛个媚眼,她“一不小心”就被迟倦勾了魂。
出了这件事情,怨不得迟倦,她不否认自己也动了心。
谁让迟倦长得太好看,好看到她压根没办法把持住自己呢?
这样想着,姜朵不着痕迹的把刀放进了包里,然后顺带着掏出钥匙开门。
不得不说,迟倦这个人很会给她制造惊喜。
迟倦玩艺术的,不是那种借着玩艺术乱搞的,他是正儿八经的美院毕业,出来当插画师的。
也许玩艺术的人总有那么点异样,迟倦喜欢蓄头发,不烫不染自然卷,有种欧洲范儿,加上他五官立体又耀眼,整个人看起来忧郁又邪性。
迟倦对自己的形象管理很严格,额前碎发不能挨到眼睛,后脑勺头发不能超过下巴的高度。
不过此时此刻的姜朵没心情欣赏他,她冷眼望着全身赤裸的女模,挑眉,“搞到我家来了?”

有时爱情乐极忘形免费阅读

迟倦不急不缓的把旁边的衣服扔给了那女的,然后扔了个媚眼给姜朵,声音沙哑,
“你这里光线好。”
姜朵一直都知道迟倦的性格,他毫无逻辑,行事全靠随性,整个人骨子里透着不羁,做什么都一副理所应当的鬼样子。
就算分了手,他或许也觉得姜朵为他付出是应该的。
姜朵没有看他那双过分妖冶的眼,眸子挪了挪,瞥到了正在一丝不苟穿衣服的女人。
那女的身材很好,即使是裸模,面上也看不出分毫的窘迫,大抵是迟倦的常客。
等她把衣服穿的差不多的了,姜朵才开口问,“你叫什么?”
“白溪。”
她没避讳自己的名字,但她的声音,姜朵不会认错。
之前在酒店听到的那个软糯嗓子的女人,八九不离十就是面前的这个白溪。
迟倦虽然喜欢四处留情,但他找的女朋友都是又漂亮又有钱的,因为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愿意跟人走的货色。
迟倦找女人,看脸。
窗外的夕阳打了进来,给迟倦镀上了一层近乎温柔的光,他稍一眯眸,在画布上提好了名字,然后从身旁拿出松节油,一点一点耐心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
姜朵没见过比迟倦更经看的男人。
就这副皮囊,想跟他来一场翻天覆雨的女人大有人在。
白溪站在旁边,从包里抽出一张卡,然后放在了迟倦身旁的桌子上,声音柔柔的,别有深意,
“我在半山别墅给你准备的房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半山别墅?
姜朵的心微微一怔,那是四九城赫赫有名的富人区,面前这个白溪却不以为然的直接金屋藏娇,出手阔绰的要命。
迟倦逆着光,朝着白溪笑了笑,本来冷疏的脸上难得的流露出柔和来,“刚装修好,你要毒死我啊?”
变相的婉拒。
白溪没有逼迫他,而是蹭了一下迟倦的肩膀,随后踩着八公分的高跟打算离开,跟姜朵擦身而过的时候,不轻不重的睨了她一眼。
姜朵敢确认,那一眼里面,百分之九十九是鄙夷。
这圈子歧视链挺严重的,像姜朵这种只有颜没多少钱的女人,男朋友是迟倦这件事,估计被人笑了不止一天。
很简单,所有人都觉得姜朵打肿脸充胖子,非要跑到她们的圈子里抢男人。
迟倦慢悠悠的收着面前的东西,过分长的腿压在椅子上,整个人透着落拓的随意,就连那发梢都显得慵懒。
姜朵收拾好脸上的情绪,不动声色的将包放在了一旁,声音很淡,“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走?”
迟倦微怔,长腿一迈,从座位上下来,然后散漫的走到了姜朵的后面,双手蹭着姜朵的***,压抑住自己的嗓子,低低徐徐地,
“朵朵,赶我?”
姜朵只觉得自己的神经从小腿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上灼烧,她忍住不适,尽量不跟迟倦对视。
她确信迟倦要是放在古代,完全可以跟妲己媲美,而她削尖了脑袋也要当上纣王为他一掷千金。
这男人,太妖了,太会了,谁抵得住。
姜朵没能反抗,任由他不安分的手乱动,仅存的理智让她开了口,“迟倦,早上我们就分手了。”
男人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继续,一点都没被干扰,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勾魂,
“分了手就不能见面了吗,朵朵,看不出来啊,你挺保守的。”
看吧,迟倦出了名的道德感薄弱,但看着他的脸,谁也生不起气来。
从迟倦开始朝着她献殷勤的时候,姜朵就明白了,迟倦早把她已经谈恋爱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或许从一开始,迟倦给她的头衔就是“可以处处看的”而非“有对象的正经人”。
姜朵忍受着迟倦的撩拨,但还没那么快缴械投降,继续问,“刚才那女的怎么回事?”
迟倦的呼吸声渐渐加重,迅速的上下其手,
“朵朵,别嫉妒,她还没要我。”
迟倦说的是“她没要我”而不是“我没碰她”。
意思很简单,只要白溪张张嘴,迟倦八成就上了。
只不过现在白溪还没张嘴,兴许是不愿意当***,能名正言顺的事情,多等等也无妨。
姜朵醍醐灌顶,本来摇摇欲坠的理智一下给掰正了,迟倦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不好,很简单,因为她僵的像根木头。
迟倦腾了出来,没有留恋的走进了卫生间,过了一阵子才闲散的走出来,但姜朵看得出来,他并不高兴。
姜朵穿好衣服,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而她并没有去看,反而是迟倦略微冷淡的提醒了后,姜朵才打算看手机。
可儿姐给她发了十几条微信,有人找上门闹事了,店里的情况不容乐观。
姜朵黑屏后,先看了一眼冰箱里的食材,确认还算高档不寒酸了迟倦后,才开了口,“店里有客人打扑克牌出了事,我去看一眼,晚上你看着做点饭吧。”
迟倦没理她,姜朵也没时间跟他耗,轻轻的关上了门走了。
屋子一空,迟倦整个人的脊背就软了起来,他慢慢的靠在沙发上,望着画布上清晰的躯体,脑海里却映出了姜朵的脸庞。
不过半会儿,白溪发来短信——
【迟倦,为什么不肯来半山?】
迟倦瞥了一眼,眼底是显而易见的不以为然,他删了短信,顺便把白溪拉进了不常联系人中。
本就是逢场作戏,烦就烦在有人真情实感了。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有时爱情乐极忘形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