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花卿言帝陌雪鸢)

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花卿言帝陌雪鸢)

导读:抖音热推仙侠虐文《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免费完整版特别推荐,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千年的相伴,你对我当真没有一丝丝喜欢吗?”花卿言的声音,是那么卑微,透着万千恳求。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仙侠虐文《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免费完整版特别推荐,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千年的相伴,你对我当真没有一丝丝喜欢吗?”花卿言的声音,是那么卑微,透着万千恳求。她想,哪怕这个男人骗骗自己也好,她也不妄这近千年来的付出……

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简介

花卿言朝宫殿里走去,远远看到了腰悬长剑、身穿白衣的帝陌,正对着被蓝光仙术笼罩的冰棺发呆,眸光中满是悲恸。
一千年了,他看雪鸢的眼神从未变过,尽管眼前只是一副冰棺。
看自己的眼神,却是愈发厌恶和憎恨……

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全文阅读

花卿言苦笑一声,胸口传来一阵钝痛。
她爱了千年的男人,日日都在思念别的女人……
想起帝陌在千年之前大战魔族,身受重伤还未痊愈,不能在那种极寒之地久留。
花卿言叹了口气,将流星鞭缠腰,御风而行,朝忆雪殿赶去。
云雾缭绕,层峦叠嶂。
忆雪殿门前花草摇摆,鸟儿欢鸣。
相比她一直居住的凌霄阁,要热闹温馨得多。
花卿言朝宫殿里走去,远远看到了腰悬长剑、身穿白衣的帝陌,正对着被蓝光仙术笼罩的冰棺发呆,眸光中满是悲恸。
一千年了,他看雪鸢的眼神从未变过,尽管眼前只是一副冰棺。
看自己的眼神,却是愈发厌恶和憎恨……
“阿陌。”花卿言嗓音微颤,朝前走了几步。
帝陌晃了晃神,转眸看向她的眸子暗沉了几分:“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个女人的存在,会惊扰雪鸢的美梦。
花卿言心口的窟窿又开始隐隐作疼,她卑微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哽咽。
“这里太冷,对你身体不利,跟我回去吧。”
万年玄冰的寒气充斥了整个宫殿,若不是被仙术笼罩,只怕方圆十里都会凝结成冰。
花卿言进来没多久已经觉得手脚冰凉,更何况帝陌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夜。
“冷?你觉得冷吗?”
帝陌冷冷扫了她一眼,步步逼近。
他走到花卿言跟前,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透着丝丝暖意,但说出的话,却让她彻身寒凉。
“雪鸢在这冰棺中躺了一千年,你觉得她冷不冷?”
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从他嘴中亲口道出,花卿言的心口猛地一阵抽搐,密密麻麻的绞痛瞬间袭来。
她艰难吸了口气,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一千年的相伴,你对我当真没有一丝丝喜欢吗?”
花卿言的声音,是那么卑微,透着万千恳求。
她想,哪怕这个男人骗骗自己也好,她也不妄这近千年来的付出……
花卿言的脸上泪痕交错,那清瘦又倔强的样子让帝陌有些精神恍惚。
他心头莫名升起一丝怜惜之情。
但转瞬,他便立即撕裂那怪异的情绪。
可笑,自己心爱的雪鸢就是被眼前这歹毒之人害死,他不能被她此刻柔弱的外表欺骗!
想到这里,帝陌心中的愤怒之火燃得愈发猛烈。
他凝聚仙气于掌心,对着花卿言重重一挥——
没有任何防备的花卿言,就这么被他甩出了忆雪殿!
她趔趄倒地,碎裂的石块和荆棘扎得她血痕累累。
“滚出去,别脏了这里。”屋内,传来帝陌用内力发出的警告。
花卿言狼狈瘫坐在地上,所有隐忍的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泪如雨柱。
痛!痛到五脏六腑蚀骨灼心!
痛!痛到四肢百骸血肉模糊!
花卿言再也忍不住,喉中涌上一股腥甜。
“呕——”
刺眼的乌血涌了出来,染红了她的素袍衣裳。
花卿言抬手紧紧压住心脏位置,想缓解那里的疼痛。
凝聚上万年修为的三滴心头血,她为了救帝陌已经失去了两滴。
这千年来她没有好生休养,最后一滴心头血不足以护自身仙体。

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免费阅读

花卿言想等身子再好些,便着手调查那日诛仙台除了自己和帝陌,还有何人。
“拜见花卿言殿下。”身后忽然传来雪鸢的声音。
花卿言有些不悦地蹙起柳眉,那个女人太过神出鬼没,何时进了后花园,自己没有一丝察觉。
“出去。”她不想自己静心打坐时,被人打扰。
“太子哥哥让我搬来凌霄阁,还安排了侍女照顾我,以后殿下可要多多关照了。”雪鸢洋洋得意说道。
花卿言眼皮一颤,缓缓睁开眼。
这凌霄阁是天帝赐予她和帝陌的婚殿,如今他让另一个女人住进来,是何意?
她隐忍着心底的涩意,从玉石上起来,转身朝寝殿走去。
眼不见为净,这个女人的挑衅和刻意刁难,她不想搭理。
“站住!”雪鸢低吼着,袖中玉指一弹,一道红光嗖地朝花卿言弹去!
花卿言觉察到了背后的危险,连忙甩出流星鞭阻挡。
只是流星鞭迸射出的银光摧毁了射来的红光后,又失控地朝雪鸢缠去!
流星鞭像蟒蛇一样将雪鸢缠得严严实实,最后鞭头似利剑般直直穿透了她的琵琶骨!
“啊——!”雪鸢惨叫一声,口吐乌血。
花卿言震住,为什么自己的流星鞭每每遇到这个女人都会失控主动攻击她?
“花卿言,你找死!”帝陌一掌拍向花卿言,再用仙气护住雪鸢,拔出了流星鞭。
“太子哥哥,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在殿下面前提及姐姐,也不该搬来凌霄阁,殿下生气伤了我也是应该的……”雪鸢倒在帝陌怀中,肩膀下的血窟窿还在源源不断淌血。
帝陌看着雪鸢那张和雪鸢分外相似的脸,眼底的怒火肆意燃烧。
他转眸看向安静站在一旁的花卿言,眸光中皆是嗜血凶光。
“花卿言殿下,你一次又一次我的忍耐性,休怪我无情!”他愤声怒吼道,抱起雪鸢御风离开。
花卿言被拍向墙角跌落,她咬紧嘴唇,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
受了帝陌这一掌,她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难受。
可再难受,也不及心口的疼痛。
撕心裂肺,利剑刺心!
她的丈夫,又一次因为别的女人,狠狠伤了自己……花卿言闭上眼,眼泪无法抑制地涌了出来。
休怪他无情——
他又什么时候对自己有情过?
他终究,是不信她的。
他宁愿相信任何人的只言片语,都不愿意相信陪了他整整九百年的自己。
不爱就是不爱,穷尽千年追随他,都得不到他的半分怜惜。
……
另一边,雪鸢倚在帝陌怀中,服下仙药。
她肩膀下的血窟窿已经止血,但依旧血肉模糊。
“咳咳……太子哥哥,雪鸢快不行了……”她气若游丝,眼泪哗哗。
帝陌眸色沉了沉,轻声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雪鸢眼中划过一丝得逞,但依旧用内力逼得自己吐血,再奄奄一息道:“太子哥哥不必安慰我,被殿下的流星鞭连伤两次,根本没人能救得了我……”
除了花卿言的心头血,无药可救。
雪鸢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但帝陌心底却十分清楚。
流星鞭是花卿言的仙器,只有她才能救治雪鸢。
隐了隐神色,帝陌命人照顾好雪鸢,随即御剑离开。
看着远去的帝陌,雪鸢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花卿言帝陌雪鸢小说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