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每天都在作死(时于归顾明朝)

公主每天都在作死(时于归顾明朝)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时于归顾明朝,公主每天都在作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两个戏精相互演,不小心假戏成真时于归要不是有圣人宠爱,下一秒就会被赶出长安城,作为人娇话很多的作精,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时于归顾明朝,公主每天都在作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两个戏精相互演,不小心假戏成真时于归要不是有圣人宠爱,下一秒就会被赶出长安城,作为人娇话很多的作精,

时于归顾明朝内容介绍

逆流站着的时于归有些懊恼,变动发生得太快。那一声‘杀人了’惊得众人瞬间乱了起来,耳边皆是旁人言语。
人群涌动间,有说城外死人的,有说贼人入城的,各种流言蜚语瞬间传播开来。密密麻麻的人在和平的时候显得繁华热闹,但是在慌乱的时候便把弊端暴露无遗。
瞬间混乱的人群把时于归一行人全部冲散,所有人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不知被谁猛地撞了一下的时于归,只是一眨眼的时候,她哥便瞬间消失在眼前。她慌乱不知所措地摘了面具,着急地看着哥哥消失的方向,突然被人抓住袖子,她动作敏捷挣脱开那人的桎梏。
“是我。”
那个令人耳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距离极近的声音让时于归差点腿软,她气恼地拧了下自己不争气的大腿。

公主每天都在作死时于归顾明朝全文阅读

——没出息!
那人带着她瞬间躲进一个巷子里,巷子不大,是个死角落。时于归虽然差点被美色昏了脑袋,但是好歹在最后清醒过来,她一进巷子便迅速和他分开,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人。
“公主不必惊慌。吾乃刑部侍郎顾明朝。”他单膝跪地,见时于归依旧疑惑便继续说道,“去年冬至圣人宫中设宴,镇远侯府在入宫名单内,吾有缘见过公主一面。”
时于归脑中灵光一现,突然想起这个觉得耳熟的名字到底是谁,不由惊呼一声。
“啊,你就是镇远候的嫡子。”
要说镇远候嫡子这个名头可比顾明朝的名字要来得响亮,倒不是因为镇远候是煊赫贵族,而是他家烂事一堆。
现任的侯爷除了担着祖传的侯爷名称,并无任何实权,如果一直这样,倒也不过是富贵云集的长安城中落魄户的典型特征,但是偏偏侯爷剑出偏锋,把宠妻灭妻这等上不得台面的事迹做得风生水起,甚至已达圣人都有耳闻的地步,如今后院妾侍成群,美婢环绕,但奇怪的是,能者多劳的侯爷竟然只有两个儿子,一个便是眼前的顾明朝。
这个顾明朝倒是歹竹出好笋,虽然是贵勋子弟但一身功名皆是靠自己搏出来的。三年前由圣上钦点为状元,年仅二十便是大应朝最为年轻的状元郎,导致原本早已门可罗雀的侯府一时被踏破门槛,让人刮目相看。
顾明朝丝毫不介意别人对他的看法,见到千秋公主震惊的眼神,笑着拱了拱手。
“家中琐事,公主见笑了。”
时于归挠了挠发红的耳朵,收敛住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并无他意,顾侍郎人中龙凤,曾多次听父皇起侍郎破案如神,心中惊讶顾侍郎竟如此年轻而已。”
顾明朝也不知信了没信,只是笑了笑,岔开话题说道:“公主有所不知,为保千秋节安全,京兆府尹去各部门找了不少人来保卫治下两个县。发生命案乃刑部之职能,属下正好被放到长安县。”
时于归何等人精,当今圣人摸一摸下巴都能把他心思揣测得八九不离十的人,很快便明白顾明朝话外之意。她眼珠子转了转,装模作样地说道:“顾侍郎既然职责在身,若因我耽误公事可就不美了。”
她话虽如此说着,但是脚步不挪,堵着路口笑眯眯地看着他。顾明朝也不是直愣子,也很快明白千秋公主这是有话要说,主动递了台阶给她。
“不知公主有何指教。”
时于归满意地点点头,她拍了拍手,大义凛然地说道:“父皇五十大寿,举国欢庆,竟有人顶风作案打算破坏十日后的千秋节,当真是罪大恶极,我身为圣人亲女,自然不能姑息此类行径,定要亲自查看。”
顾明朝听她转了一大圈竟然是打算亲自去现场,吓出一声冷汗。之前他早就听闻千秋公主大名,作为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即使像他这种早已处在贵勋末流的人也听闻过公主光辉事迹。
今天捉弄国公府小郎君,明日率众坏了丽贵妃的牡丹宴,早上刚刚惹得圣人龙颜大怒,下午便讨圣人欢心大喜,可谓是长安城中一霸。奈何有天下第一尊贵的人替她撑腰,众人只得捏着鼻子受着,所幸公主还知分寸,每每在圣人怒气的临界点来回试探,且不论发生什么都卡着圣人的底线,也算是功夫了得。
“刑部办案一向现场可怖,微臣唯恐公主受惊。”顾明朝委婉地劝道。
时于归大气地挥了挥手,豪气地说道:“还是正事要紧,我得圣人庇护自是不怕,事情听说是发生在城外。走!”
顾明朝无奈只得看着她一马当先出了巷子,外面早已一片狼藉,为了迎接十日后的大事,长安县早已布满衙役,事情虽发生得突然,但县令很快便疏散人群,避免造***员伤亡。
千秋公主戴着面具大摇大摆走在路上,路上只剩下零星行人,都是胆大的人,留下来只为了探听点明日谈资,此时见有人戴着面具,姿态轻松地走在街上,便有人打着胆子问道:“这位小郎君是打算去哪里啊。”
时于归总的来说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她停下来回道:“打算去城外。”说话的人笑容一僵,顾明朝抿了抿唇,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一声,他出声忍笑说道。
“城外在这边。”
时于归猛地转身,恶狠狠地盯着顾明朝,手指虚点着顾明朝,憋着气转身离去。顾明朝嘴角泛开一丝笑意,很快便克制住了,跟在她后面。
原本正在府中温香软玉的京兆府尹听到属下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正要呵斥却见属下一脸惊恐地跪在地上。
“太……太……太子殿下来了。”

时于归顾明朝免费阅读

京兆府尹王齐猛地起身,还未说话,就看到一声便服的太子神色冰冷地走了进来。像极当今圣人的眼睛冷冰冰地扫视着衣冠不整的王齐。
王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趴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时庭瑜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两股战战的人,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长安县大乱,王府尹倒是好兴致。”
“我……属……属下……”
“封锁城门。”
王齐抖得浑身肥肉都不由自主地上下颤动着,他趴在冰冷的地上,***发软,大脑一片空白,他只听到自己的声音虚空缥缈地响起。
“丽贵妃下令……啊!”一把剑的冰冷地贴在他的脖颈间,初冬所带来的寒气透过这把剑加倍地传递到他的大脑,冷的他打了个哆嗦,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屋内一片死寂,京兆府尹的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太子带来的人低眉顺眼一声不吭。
“属下该死,一切以太子为重。”王齐能坐上这个烫手山芋的位置绝不是在任多年的政绩带来的,而是他墙头草两边倒,见风使舵的功力着实令人大开眼见。他明明是丽贵妃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但是如今太子在前,马上就会倒向太子,一点都不含糊。
“殿下欲寻何人。”王齐吩咐手下关闭城门后,脑子也很快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殿下之事岂容你置喙。”时庭瑜身后有人厉声呵斥。王齐立马跪拜之后立马连声说是,态度谄媚,举止浮夸,之前呵斥他的人紧抿着唇,露出一丝杀意。要不说王齐能走到这个位置绝对不简单,他几乎是立刻感受到那人的杀意,立刻收敛了神情,站到一旁不说话。
“殿下,郑右卫已领五队军府集合完毕。”太子身边的侍卫单膝跪在门口,原本一直沉默不语,表情凝重的时庭瑜冰冷中总算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
“只有一点,必须完好无损带回于归。”时庭瑜挥了挥手,一直沉默站在一旁的王齐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看到众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顿时觉得手脚冰凉。
他哆哆嗦嗦地想着,要是千秋公主真的在他的管辖区内出事,别说是***下的位置坐不久,便是脖子上的脑袋也呆不久了。他原本自以为只是贼人惊吓了太子,心中惶恐却还沉得住气,但是事情一旦涉及到千秋公主那真的是沾一下都不得了。
“王府尹,这事我不希望传出这个屋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时庭瑜摸着手中的玉板子,狭长上挑的眼睛斜了一眼站不起来的王齐,慢里斯条地说着,王齐脸色惨白,嘴唇不由自主地抖着,脸上的神情迷茫又充满惊恐。
这边被无数人寻找的时于归正绕着那架马车来回打转,她摇着扇子,神情轻松,不远处头身分离的惨状完全没有惊吓到她,这点倒是让顾明朝刮目相看。
“这马不简单,西域良马汗血宝马,这辆车的主人有点来头。”时于归摸了摸身躯在发抖的马,小心细致地安抚着它,郊区的初冬树多风大,马也不知站了多久,一身皮毛也经不得冻。
背为虎纹龙翼骨,青海龙种骨更奇,这是品鉴一匹大宛马的基本标准,这匹马显然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大宛马以战马闻名,全国优秀马驹全部都在军队,一般人得不到这样一匹骏马。这匹马品种优良,膘肥体壮,目光晶亮,这也是时于归断定死者不简单的原因。
初冬的风带着凛冽的寒风吹得人脸疼,这条路是从山里开辟出来的,处于通风口,且这条道位于长安县的东面,之前要经过很多山地,地势复杂,不属于***长安县的必经之路,再者长久无人翻修导致道路狭窄不平整。这也是守门人刚发现尸体的原因。
顾明朝已经检查过那具尸体,杀人手法干净利索,而且死者没有挣扎,伤口从后之前,可见不仅是速度快而且很有可能是毫无防备。
“咦,里面是个女人啊。”顾明朝听到千秋公主模模糊糊的声音,突然惊觉转身,只看到时于归从车厢里发出来,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这种未经过搜查的物证最怕暗藏玄机,千秋公主毫无防备地爬***万一受伤,顾明朝觉得十天后的千秋节别过了,现在马上回家直接收拾干净找个棺材铺吧。
“公主!”顾明朝一把把正准备下车的公主抱下来,把她一丝不苟地扫视一遍,见她全须全尾才松下一口气,回神后才发现大冬天背后活生生冒出一层冷汗。
——顾侍郎真好看!
时于归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又开始头晕腿软,脑子里要说的话顿时全逼了回去,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小编推荐理由

公主每天都在作死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