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生游戏里和情敌绑定之后(江岸雪楼渡)

在逃生游戏里和情敌绑定之后(江岸雪楼渡)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江岸雪楼渡,在逃生游戏里和情敌绑定之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江岸雪和楼渡是竹马,也是死对头,小时候为成绩拼得你死我活,长大为同一个暗恋对象撕的头破血流。后来,江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江岸雪楼渡,在逃生游戏里和情敌绑定之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江岸雪和楼渡是竹马,也是死对头,小时候为成绩拼得你死我活,长大为同一个暗恋对象撕的头破血流。后来,江

江岸雪楼渡小说简介

什么鬼!?
刚才还说可以卸下防备身心信任,现在就要背叛?
搭档的小船说翻就翻!
既然他有可选隐藏任务,那么别人也不会例外。背叛搭档这个任务,楼渡是不是也有?
别人的隐藏任务又是什么?会不会出现“阻止玩家江岸雪通关”、“12小时内暗杀玩家江岸雪”等等之类的任务?

在逃生游戏里和情敌绑定之后江岸雪楼渡全文阅读

江岸雪四下张望,他此时身处教学楼一层,走出走廊,在中央大厅那有通往上层的楼梯,楼梯正对着的中央空地上放置一张展示柜,里面有本校的荣誉证书,历届评选的优秀教师,在玻璃镜框上还贴着一张学校平面图。
江岸雪注意到,教学楼三层有空中回廊,回廊直通学生宿舍,从那里走可以省不少时间。
“只要咱们成功存活12小时,就可以通关回家了?”
声音是从二楼传来的。在这种空寂的教学楼里,回声特别清晰。
江岸雪循着动静走上楼,站在楼梯口,看见了聚集在高二(3)班门口的几个人。
江岸雪敏锐的注意到,除却那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另外五个人都是生面孔。
或许那辆黄泉列车并非唯一,如果将黄泉列车比喻为游戏大厅,那么***游戏的入口有很多很多。游戏内容随机,指不定谁被分到哪里。
说起来,方才在火车里江岸雪也没看见楼渡,说明楼渡是从其他入口***到这个游戏里的。
“又一个?”穿夹克的中年男人靠墙站着,他第一时间看见江岸雪,露出一个既不热情也不冷漠的笑容,“新人吧?”
江岸雪唇角一扬,温良恭俭让:“您是老玩家?”
“没有没有,也就玩过两关而已,谈不上老。”中年男人十分谦虚,江岸雪很有眼色,根据众人的神色和状态不难分析出,在场唯一一个老玩家就是他了。
两个女人抹着眼泪抽泣,一个男人强作镇定站在走廊抽烟,两条腿直哆嗦。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他穿着棕白相间的熊宝宝睡衣,眉清目秀,很是俊俏。比起其他吓破胆的新人玩家,他还算镇定自如,眉宇间所浮荡着的不知是恐惧还是激动。
他转眼的功夫,正巧对上江岸雪的视线,莫名其妙的打开了话匣子:“总算找到个同龄的了!我叫南柯,反过来念就是柯南,你哪儿人,高几了?”
江岸雪身高近一米八,可天生显嫩,尤其是将刘海儿放下来的时候,凤眸润泽如碧泉,十分减龄。
面对少年的“他乡遇故知”,江岸雪一棒子捶下去:“成年人。”
“真的假的?”不止少年,其他几个玩家也吓了一跳。
南柯有些失落:“行吧,那你有搭档吗?”
江岸雪:“嗯。”
“真好啊!”南柯两眼放光,羡慕的不行,“我是一个人死的,身边没人。”
南柯心神不宁,以说话来转移注意力,化解紧张压抑的气氛:“你们都是怎么死的?我是熬夜猝死。”
老玩家同情道:“备战高考吗?用功学习是好事,但也要量力而行……”
“不是。”南柯诚实道,“我是熬夜打游戏。”
老玩家:“……”
学生模样的女孩坐在地上,抱着双膝说:“我叫白静,***。”
看她的样子明显不愿多说,大家也有眼色的没有多问。南柯看向走廊里抽烟的男人,男人感觉到视线,皱了下眉头,窘迫的说道:“不小心滑到自己的尿。”
“……”
老玩家问江岸雪:“你呢?”
江岸雪很是配合:“车祸。”
“……”总算有个正常点的死法了。
老玩家理所当然的做起了主心骨,他张罗着喊道:“有搭档的就和搭档一起行动,没有搭档的就凑合组队,怎么样?”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头。
***的女孩和滑到尿的男人是搭档,剩下的玩家都是自己死的,便和同样身为光棍儿的老玩家组成五人团队。
“那个,我还是跟着他吧!”南柯走到江岸雪身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要去找搭档吧,一个人太危险了,我陪他去,这样安全些。”
听了南柯的解释,老玩家也没挽留,毕竟这是生与死的真实游戏,没有关机重启一说,说是组队互相帮助,可真有了危险,生死自己负责,谁管得了谁的死活?
对于南柯的好心,江岸雪既没有露出感激之色也没有表现的冷漠,他依旧保持那不冷不热不深不浅的态度,既不会让人感觉生疏,也不会让人觉得热情。
江岸雪一边上楼一边问:“为何跟着我?他们人多,跟着他们安全吧?”
南柯摇摇头:“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跟着你更安全,对比一下就知道了,你是第一次参加游戏吗?”
“嗯。”
南柯倒吸一口冷气:“你居然这么镇定?”
江岸雪走着走着,驻足在走廊里张贴的荣誉榜前,心不在焉道:“还好吧。”
“同样是新人,他们什么样,你什么样?虽然他们人多,但就靠着老玩家一个人照应,根本管不过来,更别提有什么意外状况发生,新人玩家会不会乱作一团拖后腿。”南柯一本正经的解释说,“所以,还是跟着你更保险。”
“是么。”江岸雪一目十行的浏览荣誉墙上的名字。
其中最为瞩目的是二年(3)班名叫乐小谷的女学生,她是学校的形象大使,长相漂亮,才华出众,连续三届获得全省歌唱比赛的冠军。
“你有隐藏可选任务吗?”江岸雪冷不丁问出这一句,毫无防备的南柯楞了一下,正要作答,江岸雪回眸一笑,容色莹然生辉。
江岸雪本就生的清俊,肌肤白皙,容颜如玉,狭长的凤眸勾勒出妖娆妩媚之态,不言不语之时便是个纯天然无公害的安静美男子,更别提他特意勾唇浅笑,亏得南柯是个直男,不然保不准当场中毒晕过去。
“你这么跟着我,就不怕我的隐藏任务是“杀了玩家南柯”吗?”江岸雪温润的眸光冷了一度。
南柯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江岸雪:“又或者,你的隐藏任务是“杀了玩家江岸雪”?”
南柯一听这话,连忙摇头否认道:“不是不是!我的隐藏任务和你没关系,再说了,我也才知道你叫江岸雪,怎么可能图谋不轨的提前跟着你?”

在逃生游戏里和情敌绑定之后免费阅读

江岸雪看向远处学生宿舍内时不时闪烁的微弱红光,说道:“这个游戏特别贴心,生怕玩家完不成可选任务。将任务目标定位,既防止目标藏起来,也防止目标隐瞒姓名。”
“哦。”南柯get到了新知识,乖巧的记下,忽然想到什么,急忙辩解道:“真不是!我没有隐藏任务,真的,我对天发誓!如果我有所隐瞒,就惩罚我这辈子都连不上WiFi!”
江岸雪:“……”
可以说十分有诚意了!
南柯站的笔直,眼中溢出坚定的光,若非他演技逆天,便是真的没撒谎了。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空气——
*
“孙哥,你好了没有啊?”
“催什么催?正尿着呢!”孙周不耐烦的呸了声。
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啊?死的憋屈就不说了,死后还来到这种鬼地方受罪,是谁说死后的世界比活着的世界好来着?
靠!
孙周放完水,抖抖***,一边提裤子一边发牢***。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孙周突然觉得有点冷,他往夹克里缩缩脖子,心里莫名发毛,只想赶紧离开。
孙周握上门把手,朝外推。
推,推不开?
孙周后勃颈汗毛倒立,他忙加大力度去推门,甚至用身体去撞门,一边大声叫嚷门外候着的同伴:“白静,白静!这门锁死了,你赶紧给我开开!”
没有人回答他。
他与世隔绝,和整间男厕一起,被丢入到另一个空间。一个没有人,却可能存在其他生物的空间……
不对,肯定是白静那死女人害怕,她被吓跑了!
胆子比蚂蚁还小,居然将他丢下了!
孙周强作镇定,反复在心里念叨试图说服自己。那股诡异的恶寒越来越强烈,孙周只觉头皮发麻,浑身骨头架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突然,上方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孙周头发一炸,几乎是猛地抬头看向天花板——什么都没有!
“哒、哒哒”……
下面!?
孙周猛低头看脚下——没有!?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孙周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整个人贴在门板上,汗如雨下,浑身发抖,每一颗毛孔都在叫嚣着恐惧。
这里有东西!
“救,救命……”孙周脱口而出的惊叫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掐死在了喉咙口,他一双眼睛瞪得凸大,额角青筋暴起,手脚徒劳的乱踢乱挥。
“哒哒哒哒哒哒”……
*
“孙哥,你还没好吗?”白静胆子小,唯恐自己再被骂,她等了半分钟才忐忑的敲敲男厕的门,“孙哥……”
门被她轻轻一碰就开了。
白静犹豫着走***:“孙哥,你好没……”
白静的瞳孔骤然紧缩!
鲜血,放眼见到的全是鲜血!地上,墙上,门上,洗手台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
孙周躺在地上,他的四肢以一种奇特的角度扭曲着,鲜血正源源不断从他眼耳口鼻以及脑袋里溢出,更混合着***白色的脑浆糊了一地。场面***残忍,触目惊心!
“啊!!!”
距离最近的老玩家是第一个到的,已经走上三楼的江岸雪和南柯是最后到的。
只见卫生间里全是鲜血,白静瘫在地上哭不出声,双手扒着老玩家的裤腿凄惨的叫道:“是孙哥,他死了,他真的死了,我看见了!”
男厕里到处都是鲜血,却没有尸体,连人体组织碎片都没有。
白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求求你们相信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尸体,尸体突然消失了!”
江岸雪忽略到那些惨不忍睹的血迹,清冽的目光落在小便池下的瓷砖地上,那里有着一小滩黄色的***,不仅是地上,在墙砖上也有喷溅。
尿液?
江岸雪心中一颤。
他记得孙周是不小心踩到自己的尿滑到摔死的……

小编推荐理由

在逃生游戏里和情敌绑定之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