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师尊他太难了(楚无玥秦非渊)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楚无玥秦非渊)

导读:小编带着反派师尊他太难了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楚无玥秦非渊,小说讲述了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首,在风云宗地位崇高的璇玑尊者。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反派师尊他太难了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楚无玥秦非渊,小说讲述了楚无玥穿进了他年少时写过的一本爽文小说《魔尊》中。他的身份,是实力绝伦的正道魁首,在风云宗地位崇高的璇玑尊者。

楚无玥秦非渊小说简介

璇玑尊者此人,相貌清隽,性格淡漠,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十分牛叉。
这本该是件好事,但糟糕就糟糕在……他同样也是《魔尊》中,被男主记恨多年的刻薄师尊,是本书出场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反派。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全文阅读

斗篷人摘下帽兜后,缓声娓娓道来。
原来,他是一名魔将,在几年前因为一次偶然机会,从被封印着的魔域逃出。
但他不敢大肆张扬怕引来修真者,便化作人类模样,找了半块面具戴在脸上遮着白骨,收敛魔气在仙洲各个地界游走,等待时机。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掩藏身份被一名仙宗掌门勘破,直接出手要将他打杀。
斗篷人虽实力不敌,但逃命的本事大,他拼尽全力才从那位掌门手下逃脱,却也身受重伤,飞在半空,却因为伤势太重而从空中跌落,落入了一片深山老林。
……
深山丛林,绿叶掩映的树枝灌从,黑色人影直直从天空坠落,掠过树枝,惊起一片飞鸟,硬生生的砸入灌木丛中,他费力翻过身来,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血模糊了元寒的眼,他隐约中看到了一个娇小姑娘靠过来,像是好奇的站在原地望着他,长发将她的半边脸盖住,但能从另半张脸依稀看出……这是个水灵漂亮的女子。
然后元寒便不省人事的晕过去。
待他在一次醒来时,躺在间破旧的小屋内,这是一间用泥土石头堆砌的房子,连地面都是凹凸不平的土地,但胜在打理的干净,没有任何杂乱感。
之后,元寒晕倒前看到的那名女子,端着碗药从外头走入,被他目光一看,先是在原地僵住半响,然后她才低下头,小心翼翼的上前,递过手中的碗。
碗中散发着浓浓的药味,女子一只手端碗,另一只手比划着,指了指碗,又指了指元寒的嘴巴。
她在叫他喝药。
但这药闻上去就平淡无奇,对他的伤势无丝毫帮助,他被修仙者的灵气伤及根本,没有灵药,只有靠他自己吸收魔气才能调理伤势。
在女子的注视下,元寒沉默了会儿,想着他昏迷时这女子应该没有揭开过他的面具,否则早就知道他是魔族中人,又怎么还会带他回来治疗。
接下来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疗伤,不能引来还在追杀他的仙宗掌门,此地能给他很好的掩护。
就这样。
元寒接过药碗,将药喝了,也在这儿住下了。
平日里元寒极少出去,都呆在屋内疗伤,而女子每日都早出晚归,回来时都会带点食物,只是这些食物里,皆无荤腥。
元寒毕竟是魔族魔将,虽说修为并非顶尖,却大小也是个将领,从来就没有吃素的习惯。他趁着哑女不在家时,偷偷出去过几次,也因好奇,跟踪了芊芊几次。
也在这几次的跟踪途中,元寒得知了哑女名叫芊芊,是个孤儿,一出生便丧父丧母,居住在清古县。
芊芊的脸上有一块红色胎记,怕被人瞧见,所以以长发遮了半边脸,她也被县民视为不祥之人,避着她犹如避蛇蝎。
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的芊芊,依旧心向光明,虽性子软糯可欺,可心地极好。
她在清古县找不到活计,便每日早早的起来,爬山摘菌菇摘草药又在自家院里种菜,徒步跋山涉水走两三个时辰,送到云锦城去。
云锦城有户人家不嫌弃她,每每送新鲜的菜过去都收,只是她一人总归换不到几个钱财,原本就只够芊芊一人勉强生活,如今又多了个元寒。
她常常看着云锦城内街道两旁的烧鹅烧鸡流口水,闻着肉香又摸摸兜里的钱,忍着饥饿,为元寒买药,尽量在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
元寒瞧着心里不是滋味,他是魔,这些凡间草药对他来说毫无用处,可芊芊以为对他有帮助,宁愿饿肚子,也要为他买药。
他们魔族素来重欲,但凡有什么好的都以自身为先,就连父母也不例外,最是无情。
元寒不明白,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痴傻的女子,对一个捡来的人都如此心善,元寒不乐意欠着这份情谊,干脆直接带着两只烧鹅回到芊芊的住所。
等芊芊回来,看到桌上的烧鹅,脸色大变,对着元寒就是一通比划手势,半天元寒才看懂,他没被面具遮住的半张脸涨的通红,怒视芊芊:“你以为本将是什么人?怎可能去偷!”
芊芊先是松一口气,随后担忧皱眉,她张张嘴发出了一个沙哑无力的“啊”,说不出话,只能作罢。
元寒因被误会,冷傲一哼扭头不愿搭理芊芊,等芊芊来轻扯他袖子道歉时,他嘀咕着:“罢了罢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不能在胡说八道污蔑本将。”
闻言,芊芊眉眼弯弯,抿唇对着他笑。
那瞬间,元寒心动了。
之后的日子,元寒往小屋里带的东西越来越多,除了吃食,还将芊芊屋内的摆设都翻新了一翻。
因元寒的出现,清古县内流言蜚语四起,元寒虽带着半块面具,可看气度也是不凡,另半张脸英俊帅气,又时常出入芊芊家,自然就惹人嫉妒。
有的人在背地骂。
有的则就直接当着芊芊的面骂,怎么难听怎么来。芊芊脸上的笑也一日比一日少。
后来。
芊芊先提出,和元寒成亲的意愿。
元寒愣怔许久,他傻了,他想过无数种安置过芊芊的法子,唯独没有想过,和她在一起,因为,他是魔,不安定。
他慌了,选择转移话题,没有回答芊芊。
芊芊眼中的光亮化为失望,就这么又相处了几日,一次偶然的机会,元寒在做木椅时,意外将脸上的面具打落,又恰好让回家的芊芊撞到,看见。
元寒能清晰看到芊芊眼底倒映着的自己。
是一个半面骷髅,半面人脸的魔将。
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一个讯息——
他是魔。
他看到芊芊呆滞站在原地,菜篮从手中砸在地面,元寒发现……他的模样根本无法面对芊芊,芊芊许是会嫌弃他。
便当场落荒而逃。
他一走,就是两个月。
这两个月内,清古县发生多起盗窃案,皆查不到源头,又发生了虫灾,让庄稼损毁大半。
虫灾迟迟不散,县民们无计可施,猜测这或许是上天降罪,便想到了个古法——祭祀。
以活人祭祀,乞求上天原谅。
清古县没人愿意以身祭祀,他们七嘴八舌的,就将不会说话的芊芊推了出来。
芊芊在惊慌中被人捆在高高的祭台上,看着在做法的县民,呼喊着上天原谅的县民,用火把点燃她脚下柴火的县民,她绝望的闭上眼。
元寒回来时,便看到了在大火中被烧得已经熏晕过去的芊芊,他怒火冲脑,几乎化身为影子掠过,像一阵风般就将火中的芊芊卷带。
他将芊芊安置在郊外,悉心照顾,却不敢见她,只每日送一日三餐,命手底下的魔人悄悄守着芊芊。
之后。
元寒便对清古县的人展开一系列报复。
所有伤害过芊芊的,无论是曾经亦或是现在,都得拿命来偿还!
若非他想明白对芊芊的感情提前回来,如今的芊芊,便已化作焦土!这群人,必须付出代价!
……
“我将他们一个个的抓走,让底下的魔人,将这些人一个个的抽筋扒皮,受尽折磨而死。”
元寒平静的说,“谁知恰好云锦城那边也出了事,我不大愿意引起修真界的关注,便叫底下的魔人幻化成那些县民的模样,回到清古县。而且……”
他忽然笑了,笑的几近疯魔,“只单单把他们杀了,哪儿能弥补芊芊多年来受过的罪,我要让他们不知不觉的变成半人半魔的怪物,只有这样才够!”
这就是典型的极端性格。
楚无玥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如果他爱的人,差点被一群人愚昧无知的人烧死,他也会疯。只是他没有爱的人,这种感觉他注定无法感同身受。
听完所有,芊芊泪流满面,看着元寒满身杀气,她眼泪流的更凶了!她趁着元寒不注意,突然凑近俯身捧着元寒的脸就亲了下去,元寒大震,浑身呆住。
他的骷髅眼眶里的小火苗一下跳的比一下高,足以看出心情有多激动。
楚无玥:“……”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姑娘你也是个性子猛的,对着尖牙骷髅脸也能下嘴。
站在楚无玥身侧的秦非渊则是默默的又抓紧了一些师尊的衣摆,低下了头。
单惊风差点被这场面惊得拔剑,看了两眼后他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偏过头。
他对不杀元寒的意见倒是没之前大了,只是还皱着眉头不大高兴的模样。他忍了忍,额角青筋跳了两下,没说话。
等二人分开,元寒身上的杀气也消了。
楚无玥手上轻捻着个诀,不知道以他的修为,能不能让芊芊开口说话?就算不能说话,也要让元寒知道芊芊的心意才行,这样才能不留遗憾。
一道灵力从楚无玥指尖化作白光打入芊芊体内,元寒大惊失色,脸色一变就要暴起拼命,被后头的芊芊拉住衣角。
“元、寒。”一个细弱的女声响起,声音沙哑且微小,说的也艰难,一字一顿的道:“我、没、事。”
元寒呆住。
单惊风忍不住冷哼一声,“师叔祖心善,能叫她开口说话,不识好歹。”
楚无玥扫了眼单惊风,单惊风不大乐意的闭上嘴。
“只半个时辰,”楚无玥看向元寒淡淡道:“我非神佛,无逆转她先天缺陷之能,可说话,但只半个时辰的时间。”
“多、谢、仙、师。”芊芊满面喜悦感激,“半、个、时、辰,足、矣。”
随后,芊芊看向元寒,眼神温柔的摸着元寒的脸,“你、居、然、走、了、两、个、月,留、我一、人。”
“我。”
她哽咽了会儿,“又、不、是、没、见、过、你、的、样、子。”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免费阅读

原来。
芊芊早在捡到元寒的时候,趁着元寒昏迷过去时,就揭开过他的面具。
当时确实被元寒的脸吓到。
她脑子笨,不好使,没猜到元寒的身份,只以为元寒是和她一样,脸上有什么毛病。
她不忍心把元寒一个人丢在郊外,就把人带回家,后来也因为元寒不肯娶她而难过。
在后来,元寒离开的两个月里,她以为元寒不喜欢她,每日过得浑浑噩噩,听到点动静都以为是元寒回来了。
家里还摆着元寒离开前,做了一半的木椅,芊芊便天天看着木椅思念。
后来。
发生祭祀一事,芊芊被救了,醒来后躺在郊外的一座竹屋内,没人,可每日都不知道有谁送一日三餐来。
还有鲜红色的果子。
芊芊虽笨,但她不傻,她等了好几日才终于抓到一个来送果子的骷髅人。
她也才明白。
是元寒救了她。
芊芊想见元寒,想表明心意,想说她不害怕,但她无法出声,也不识字,没办法让元寒知道,她喜欢他,她也找不到元寒。
之后芊芊也偷偷去过清古县,也去了云锦城,发现元寒做的事,她很痛心,想弥补,不想让元寒在继续下去。
至于圣灵果,她吃过几次,又从送果子的骷髅人那儿得知,这果子是极好的东西,能消除人体内的邪气,预防魔族侵蚀。
芊芊就拿着果子,去云锦城里,想将果子给一个人,是一个,不要在造更多的杀孽了。
她只想元寒好好的,事情闹大,会有仙人追来,那么元寒必然免逃不了被追杀。
她不想元寒出事。
直到今日。
芊芊在云锦城内发圣灵果,看到了身带灵囊的楚无玥,她脑子一片空白。
她知道,仙人腰间几乎都会挂着一个灵囊,所以芊芊看到灵囊的那一刻,就知道。
有仙人来抓元寒。
……
“元、寒。你、要、好、好、的。”
“活、着。”
芊芊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吐出,将所有想说的话说完,忽然像放松了一样,露出个释然明媚的笑容,正如元寒当日所看到的一样,鲜明,璀璨。
没等元寒明白芊芊这句话的意思,一道温热的鲜血便飞溅到他脸上。
元寒懵了。
只见芊芊以极快的速度拔出一把匕首,狠狠***通入自己的心脏,又快速拔出,鲜血入泉水般喷涌而出,撒到了元寒的脸上。
若非楚无玥反应及时甩袖隔开一道屏障,血估计也要溅到他们身上。
没人想到,芊芊会选择自尽。
元寒满眼都是不可置信,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住了芊芊逐渐倒下的身体,芊芊一刀直接刺中心脏。
她躺在元寒怀中,还剩着半口气,奄奄一息,元寒颤抖着想捂着芊芊流血的伤口,拼命的往芊芊体内输送力量,眼神失去聚焦的喃喃自语,“没事的芊芊,你会没事的……”
芊芊望着他,笑容欣慰,她将目光缓缓投放到楚无玥身上,拼着最后一口气说道——
“一、切、因、我、而、起,我、用、性、命、赎、罪。”
“求、您、饶、了、他。”
话及此处,她从口中喷出一大口血,却还直直的盯着楚无玥,眼神已然开始涣散,依旧尽力喊着——
“求您!”
一刀刺中命脉,以楚无玥的修为是能施术令其起死回生……但芊芊已存死志,就算他将芊芊救回来又如何?让她在***一次?岂不浪费力气。
他到底还是不忍看着一个姑娘在她面前死去,楚无玥指尖微动,就要动手救人。
就在他想法刚出的一瞬间,脑海深处系统发出一串类似鸣笛声的警报声:【警告,警告!!ooc!!璇玑尊者人设ooc!!】
这一喊,把楚无玥在指尖悄悄聚起的丁点灵气给喊没了。
他看着芊芊的生命气息逐渐流失,微微一叹,璇玑尊者极端厌恶魔族,换做璇玑尊者在此恐怕就算是芊芊死了也不会放过元寒,更别提救人。
系统发出ooc警告,是在阻拦他救芊芊,但没明说他不能顺应芊芊的要求,饶过元寒。
末了,在芊芊期翼的注视下,楚无玥面无表情阖眸,微微颔首应道:“好。”
听到这个字,芊芊眼角泪滑下,笑容欣喜,又看了眼陷入疯狂的元寒,迟迟压抑着不肯吐出的最后一口气,也散了。
芊芊死了。
她嘴角挂着弯弯的笑,软绵绵垂下头,耷靠在元寒肩上,浑身都是血,乖巧的不像话。
元寒像是疯了一般往她体内输送力量。
……
须臾。
元寒停下救芊芊的动作,缓缓将人笼抱在怀中,低着头神色晦暗道:“还有什么,都一并问了吧。”
亲眼看到一个人在面前***,楚无玥心里也不大好受,但若换个角度思考,元寒也并非完全无辜。
他掳走县民杀害,派魔人潜伏打算长期报复,又抓他们风云宗弟子,还试图吃了秦非渊。
属实罪大恶极。
芊芊为了帮元寒赎罪,自尽而亡,再看看元寒的样子,已心如死灰,已然知错,可惜领悟的晚了。
他再也找不回那个心地善良的哑女芊芊,也永远没有弥补的机会。
楚无玥不***他,问道:“云锦城最近出现的人变妖的现象,与你可有关?”
元寒:“无关。”
楚无玥又道:“是何人救你逃出魔域?你又听命于谁?”
破除魔域封印极难,若外头无人帮忙楚无玥是不信的,而且元寒离开魔域后的一段时间都在仙洲各地暗中探查,摆明是受人指使。
元寒:“魔族机密,无可奉告。”
这话一出,忍了许久的单惊风炸了,虽未拔剑,却横眉冷对,“大胆魔族,不得放肆!”
“无碍。”
楚无玥不计较,抬手拦下看起来随时要动手的单惊风,垂眸看着元寒,选择跳过这个话题,既是魔族机密,他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反正楚无玥也不是很感兴趣。
他问:“那你可知云锦城之事,是谁所为?”
“魔族蛇女,潭姬。”元寒虽眼无焦距,回答的却很干脆,“潭姬以豢养魔蛊闻名,只有她的蛊能令普通人变成一个毫无人性的怪物。”
楚无玥道:“可知目的?”
元寒:“不知。”
对话到此也就结束,楚无玥该问的都问完了,见元寒痴痴看着芊芊的尸体。他轻叹一声,忍不住对元寒说:“莫辜负她对你的一片心意。”
言下之意,好好活着。
然后楚无玥又交代了几句让元寒尽快把清古县内的魔人撤出,又问了为何风云宗的弟子们身体虚弱原因。
元寒道:“我在他们体内种下一缕魔种,不严重,只是让他们不能够使用灵力罢了,吃圣灵果即可恢复。”
他说完,将怀中的芊芊搂的更紧了些,闭上眼,两个人靠在一起,安静极了。
楚无玥看着二人,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衣摆处突然有拉拽感,他垂眸,只见秦非渊抬起一张苍白的小脸,虚弱道:“……师尊,我冷。”
楚无玥牵起秦非渊的手,果然一片冰凉,他也顾不上去看元寒和芊芊,让单惊风去统计外头的新弟子准备。
离去时,单惊风欲言又止回头看一眼抱着芊芊宛若呆傻状态的元寒,“师叔祖,他真的会将县内的魔人撤出吗?不会为祸人间了吧?”
“赔上芊芊一条命,他已生不如死,”楚无玥语调淡漠,回答模棱两可,“再者,既答应了放过他,又何必多造杀孽,与修行不利。”
对元寒来说,亲眼看着心爱之人死在怀中,他还不如死了的好,他既然愿意将事情一五一十交代,也代表他知道错了,在实现芊芊生前的意愿。
——让所有人都好好的。
更何况为了双重保险,楚无玥暗地留下一缕神识在元寒身侧,但凡有什么不对劲都能及时发现。
不过这个不要告诉单惊风,以免毁了他高深莫测的形象。
单惊风恍然低头,“弟子受教。”
闻言,站在楚无玥身侧的秦非渊,悄悄回头看向眼神失焦不停小声喃喃自语喊着“我错了错了芊芊我错了”的元寒,眼中划过不解之色。
何为……生不如死?
……
将掳走的新弟子们带回去,分发完圣灵果吃下后,这些弟子们的脸色都好了些,灵气也能够正常运转,楚无玥因此收获一大票崇敬崇拜仰慕的眼神。
只是在风云宗他天天都被这些目光洗礼,楚无玥应对这类目光已经处变不惊,甚至毫无情绪波动。
之前在山洞内,楚无玥和元寒的谈话,这些弟子也不聋,听的明明白白,清古县的事已经解决。
可是……
二三十个身穿风云宗宗服的白衣弟子排排站,羞愧的低下头,他们找了几天线索,线索还都是错的……他们还无用的被人掳走,差点就被活活吃了。
所以这次的试炼任务,几乎是躺着做完的。
站成两排的白衣弟子,统统眼含热泪,楚无玥看的闹心,就挑着冷淡的语气,遣派他们要站上门口站,别在他面前晃,像吊丧似的,怪难看。
之后,他和单惊风谈了谈关于云锦城的事。
奈何单惊风年纪轻,当上风云宗鹿武峰的西慕长老林林总总算下来也才不到五十余年,一问蛇女潭姬,除了摇头还是摇头。
蛇女潭姬,楚无玥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到,她是未来男主的手下这么个身份,按理来说潭姬应该等到秦非渊黑化后才会出现。
想着,他神识一散,直接传音给千里之外的尹士彦,打算询问一下情况。
此时的尹士彦正在书房看书,看到兴起之时,还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很突兀的,一个语调平静淡漠的声线在他耳边响起,威严中还带着些许回音。
——“士彦,可在?”
尹士彦:“……”
下意识反手就把书藏起来。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反派师尊他太难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