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玩不起(叶晚晚蒋承烨)

你是不是玩不起(叶晚晚蒋承烨)

导读:抖音完结言情爆文——主角是叶晚晚蒋承烨的小说你是不是玩不起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星代表所著作。在叶晚晚与蒋野共度一顿盛宴后,陆庭泽送来了价值好几万的红酒。 对于他而言不值一提,他的礼服、他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可能都不止这个价.....

小说介绍

抖音完结言情爆文——主角是叶晚晚蒋承烨的小说你是不是玩不起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星代表所著作。在叶晚晚与蒋野共度一顿盛宴后,陆庭泽送来了价值好几万的红酒。
对于他而言不值一提,他的礼服、他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可能都不止这个价,但是对于叶晚晚来说,还是过于昂贵。

叶晚晚蒋承烨小说简介

蒋承烨买下第八夜酒吧的消息在圈子里掀起大浪,那个过着自律的和尚生活的男人开窍了?又听说他是看上了酒吧的调酒师,追女人花点钱可以理解,但一帮子朋友冲过去傻眼了。 穿高定西装的蒋承烨堵在面容清秀的女人面前,一拳撂倒了她身边的男人,脚上还踩着男人手臂发力,面上却是对着女人低声下气讨好,“晚晚,别走。”

你是不是玩不起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成岩路的烧烤是一绝。
沿路随便选一家摊位,烧烤味道都是上乘,所以越是到了凌晨,来这里吃宵夜的人越多,别说冬天天冷,那里一年四季就没有人少的时候。
能知道成岩路的烧烤,可见蒋野是真的有好好了解过金城这座城市,要了解一个地方,首先得从最接地气的吃食开始,高楼大厦是城市标配,小市民的生活却能学到更多。
不是每个人都活在上流圈子,这座城市80%的人都过着非常普通的生活。
正如叶晚晚的人生。
蒋野与烧烤摊主很熟,点了一圈吃的,老板附送了几份羊肉串和牛奶,对上叶晚晚时还不忘问一句,“野哥,女朋友?”
叶晚晚当时就愣住了,蒋野也体谅她,随即解释,“不是,是我老板,叶老三修车行叶老板的闺女,我在那上班呢。”
“那挺好。”
不知怎么,叶晚晚总觉得烧烤摊老板说这话有别的意思,但她没来得及细想,肉串的味道太香了,她忍不住吞口水。
蒋野开了一瓶凉茶,给她倒了果汁。
“你觉得冷,就换热茶。”
叶晚晚摇头,已经吃了三串烤肉、一串鸡爪,嘴角边沾了点油渍,蒋野拿着纸巾给她指示,“擦擦嘴。”
“哦。”叶晚晚没擦干净,蒋野一直盯着,她没好意思的放下肉串,“还有?”
“嗯。”蒋野替她擦去,动作还挺娴熟,正好老板亲自过来送烤好的串,“野哥,整挺好。”
叶晚晚挑眉,觉得他话里有话。
蒋野囔囔,“年哥,你可别误会,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嗐,谁误会了,正常的很!”
老板笑眯眯走了,叶晚晚在愚钝也读懂了其中的意思。
没等她开口,蒋野先给她解释,“我每次都是一个人来,这次带这么个漂亮的女人过来,当然会多想。但是你别误会就行。”
“哦,我不会误会。”
蒋野哈哈笑着,随口嘟囔,“有点酸。”
“嗯?”
他指着刚弄好的酸辣粉,“***”两声,“我说这份太酸了,回头我加点辣的。”
他去店里头拿酱料,叶晚晚边吃烤串边刷手机。
他们坐在店铺外面搭的棚子里,比较挡风,也不像店铺里暖和过头,但闻着烧烤味身上都会带一身,坐在外面就好多了,衣服穿的厚实,也不会觉得冷。
桌对面放下一串钥匙。
豪车车钥匙,还有皮质精湛价格不菲的铂金包。
叶晚晚抬头见到一个陌生女人,长卷发,穿皮草,胸口带着夸张的宝石项链,精致的妆容,佩戴着项链同款的耳环,怎么看都是浮夸的有钱人。
叶晚晚不认识对方,只说:“您好,这里有人了。”
“是吗?你和他很熟啊!”
叶晚晚这才放下手中的烤串,与她对视。
想来这妖娆的女人是认得蒋野的。
她没开口,对方先抢了风头,大晚上穿的精致,胸、围又***,一举手一投足都是自带***魅惑的气息,着实吸引人眼球,其他桌的男顾客都投来了惊艳的目光。
诚然,叶晚晚这样素面朝天,穿普通的黑色长款羽绒服,一副极其不将就的模样,就很不够吸引人眼球的。
两两一对比,彻底就败了。
但叶晚晚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
个人穿着是凭着自己的喜好而来,她喜欢浮夸皮草,她喜欢简单着装,不冲突。
“蒋野是你什么人?”
女人挑着眉,长发撂到一边,露出白皙的天鹅颈。
叶晚晚看向她身后的人,“他来了,你直接跟他说吧。”
女人一点都不胆怯,往后看了一眼,站起来就要往蒋野身上靠,蒋野躲开她,女人无所谓的笑笑,“哟,前几天还在一起玩呢,今天翻脸不认人啊!”
蒋野对她笑,“红姐,看您这话说的,我们那是在比赛,今天我陪朋友出来吃东西,就不用再提那些了吧。”
红姐收起笑,言语中带着些许的冷意,“蒋野,下次再来玩,那场比赛还没赢回来呢。”说完,拿着包和车钥匙走人。
叶晚晚没了吃东西的兴趣。
蒋野看出来了,“要不出去转转?”
“这么晚了,不转了。”
“走吧,跟你说清楚,不然你误会我做什么不正经的事。”
叶晚晚见他如此坦荡,笑出声反问他,“难道不是?”
“哎哟,你作为我老板总该对我放心吧。”
“这可不一定。”
蒋野没辙,提出个建议,“要不现在就去看看?”
“去哪?”
“金城跑圈。”
了解金城阔少的人,大多都知道阔少圈里十分流行的飙车党,他们有一个专门跑圈的地方,据说之前是陆家牵的头默认的场子。叶晚晚即便不知道飙车党,也知道这地,金城跑圈的地就在城北的郊区,叶老三修车行就是因为他们而知名。
以前叶老三修车行都是营业到凌晨两三点,自从叶晚晚接管,基本上就调整了工作时间,最晚只到晚上九点,如果没什么事要做就关门下班。
于是乎那边其他的修车行都开始抢生意,有好些飙车党都不来叶老三家了。
叶老三没了叶老板,生意少很正常,叶晚晚也在逐渐转型,想开拓更广的发展空间,以前修车行洗车都是员工洗,因为大部分都是来修车的,洗车只是顺带服务,要么就是改装为大头。
她想让修车行从改装车的项目中转回来,不然他们家生意只会越来越差,洗车倒是可以发展,搞那种智能的一体化,再加入些线上服务,现在直播很流行,她也有想过该怎样融合起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统统都还没规划好,如果要付诸实现必须花费很大的精力。
可她现在连账单都对不好。
一步步来吧,就像蒋野说的那样,慢慢来。
开往金城跑圈场地的路上。
蒋野边开车边介绍,“先前为了赚几笔快钱,去跑了几圈,那群阔少就是看着玩命,实际上技术都不太行,赢了几辆车,一半钱都交给了红姐。她算得上是圈子里比较玩得开的老手,大多数时候都是她们去牵头比赛。”
叶晚晚有自己的理解,“中介。”
蒋野走上高速,宽阔的道路只有他这一辆车在走,车灯划破暗黑的夜,像是撕开了一层浓墨重彩的幕布。
“可以这么理解。”
叶晚晚低头看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蒋野正好瞥见,嘴角的弧度快裂到耳朵边上了,“你放心,这辆车的安全带没问题。”
还是吉普,不过比之前的那辆要新,依旧是狂放派的最爱座驾。
“这也是你赢的?”
“通过赢的车换的,他们那些豪车改装后只能卖给他们自己人,一般人也不用那些装置,所以要么换成现金要么卖给同行压价。大部分阔少都会给现金,毕竟车子都开的会有感情。”
“车子也会有感情?”
“当然,像你爸很在意的那辆大众,一个道理。”
叶晚晚想起过往,扭头看向一片黑的窗外,现在是凌晨一点,她头一回还在外面转,换做平常早就睡了。
蒋野注意到她窗玻璃上的影子,侧脸也有些忧郁。
“你要是困了,就先不去了,反正我该解释的都说完了,信不信由你。”他停顿会,“叶晚晚,你应该是信我的吧!”
“那可不一定。”叶晚晚故意说。
蒋野在她面前忍不住要骂***,“叶晚晚,敢情我说这么多都纯属浪费唇舌?”
“也不算吧。”叶晚晚回头冲他笑,“蒋野,你是我见过的最传奇的一个人。”
“怎么说?”
“不好说。”
“选几点展开说说。”
“真不好说。”
蒋野突然加速,叶晚晚吓得抓紧安全带,“你别发疯啊!”
“这才哪跟哪,飙车的时候车影子都好几个分、身,抓紧了!”
叶晚晚遇到蒋野,她一开始觉得这人是真的混,从头到脚,连那张帅气的脸都是渣男的气息,可愈加接近他、熟悉他,会发现他这人其实远没有他表面看到的邪性。
至少现在她眼前的蒋野,活得血性且有意义。
叶晚晚羡慕他。
从任何意义上都是。
吉普在无人的街道飞驰,从城区开往郊区,叶晚晚打开窗户一角,寒风吹进来,乱了她的额前发,蒋野忽地开口。
“叶晚晚,我见过你。”
“什么?”
问话混着风声飘进耳里,有点不真切。
“临城大学北门曾开了一家修车行,隔着三家店铺有一家奶茶店,叶晚晚,你曾在里面兼职一年。”
蒋野顺着她疑惑的目光给出答案。
“所以我早就认识你。”
“白裙、长发,帆布包,偶尔是印花上衣,冬天喜欢穿长款羽绒服,南方的冬天湿冷且没有暖气,你怕冷,总是把自己裹成粽子一样,你喜欢独处,总是安安静静的呆着,如果有客人会笑着对人说‘欢迎光临’,叶晚晚,我记得你。”
那的确是她在临大上学时的模样。
她很中意奶茶店的香味,浓浓茶香和奶糖的香味融合,让她工作时会非常放松。闲起来可以自己呆会看看书背背单词,她也很享受兼职时可以填补学习以外的空档时间,很充实,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被好好利用。
只是她对蒋野没什么印象。
或者说她从来都不会去下功夫记住顾客是谁。
叶晚晚面上一顿,“难道你的修车行就开在那?”
“是啊。”蒋野闷声说,“可惜你不记得我了。”
叶晚晚手心都在冒汗。
“我有点伤心。”
蒋野说的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他嘴角一直洋溢着笑,叶晚晚只当他在说笑,他们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
“不过呢,咱俩有缘。”
叶晚晚见他对开车不太上心,左顾右盼,硬声道:“你好好开。”
“放心,我很稳。”
他是稳,但吉普却不稳。
抛锚了。
叶晚晚嘴角抽搐,“你这车是三手的吧!”
蒋野奇了怪了,捂着头有些尴尬,“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他压上车门把手,纹丝不动。
最惨的来了。
门也罢工。
“叶晚晚,这个叙旧总会让你记忆深刻吧。”
她黑了脸,使劲推门,“你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我保证一辈子都忘不了!”
蒋野笑到停不下来,“我得感谢同行卖给我这辆,不然,怎么会让你记住我?叶晚晚,要不重新认识一下?”
“……你给我想办法!”叶晚晚一拳迎上去,跟挠痒痒似的,蒋野嬉皮笑脸拨起电话,“你别急,我正叫人来。”
叶晚晚无话可说。
而蒋野说是拨电话,其实拨出去的都是无人接听的号码。
在他们等待时,叶晚晚坐在位子上睡着了。
蒋野的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
——哥,城北的项目下来了。
寒夜星空,越夜越迷人,他侧过脸看向叶晚晚白净素雅的小脸,眼角聚集着凌厉的光。
他回复。
——给我盯紧,特别是…陆家。

你是不是玩不起全章节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叶晚晚做了一个梦。
回到临城上大学那会的日子。
她自小性格淡漠,可以说是偏冷,不太能和人在短时间里熟悉起来,而且她也不是那种天资聪明的一类,临大在国内排名前十,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考***。
她的舍友都是临城本地人,各个都是尖子生,说话大多时候都用方言,软软绵绵,叶晚晚有时听不懂,也没去多问,再加上她们生活习惯不同,久而久之连朋友都没得做。
叶晚晚长得漂亮,却也不是第一眼美人,就是素雅干净,会觉得她很有内涵,但不熟悉她的人也会在背后议论说她高冷不好接触。
是以大学四年的时光,她都没交上几个贴心的朋友。
这是叶晚晚很明显的缺点,她也懂。
就是不知道怎么改。
反而很享受独处的时光。
做人有规有矩也不会累。
她原本可以考金城的大学,清大和金大都是国内顶级学府,本地人分数还会少点,但她偏偏选了南方城市,一个完全陌生的临城。因为在她最后的印象里,她的妈妈去了南方。
就为这事,她和她爸关系一度差到极点。
临城大学北门的确是有一家修车行,奶茶店里有时候会来修车行的员工,三五成群来买奶茶,叽叽喳喳很热闹,看上去都是很年轻的男孩子,身上有机油的味道,她兼职的同事都不太喜欢,觉得味道重。
但叶晚晚觉得熟悉到安心。
她与爸爸关系不够好,还是会时常想起他的拿手好菜,这样一想,鼻子就会泛酸。
蒋野说他也在那,叶晚晚是没有印象的,但这个梦里她好像真的看见了他,阳光帅气,手上一抹黑,穿黑色背心露出精壮的身体,与来往的顾客谈笑风生,等到下班就去喝一杯。
日子过得潇洒自如。
“叶晚晚,晚晚,醒醒。”
她听到了蒋野的声音,一下子没分清现实与梦境,揉了揉眼才发现他离自己的距离非常近,脑袋瞬间懵了一下。
“车已经修好了。”
“啊?”
叶晚晚起身看向周围,原来已经回到了修车行。
“我睡了多久?”
“一个小时。”
叶晚晚感觉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在梦里过得就非常慢了,竟然把大学四年里记忆深刻的情景都回忆了一遍,因为蒋野说他在车行,她有点记忆混乱,好像真的见过他。
心里好像有点,小窃喜。
她偷偷咬唇,低着头时,长发顺着她的脸颊坠落下来,她匆匆喊住蒋野,“你真的见过我啊?”
蒋野放在车门上的手收了回来,歪头笑,“那还能有假?”
“难道你记起来了?”
蒋野眼里闪着喜悦的火花。
叶晚晚只觉得记忆混乱,瞧见他期待的样子,实在是不想坏了他的兴致,更何况,蒋野帮了她。
“有点印象了。”她点头。
“嗐,我就说,我蒋野在北门一条街谁不认识?”
叶晚晚刚说完,他又得瑟上,真是本性难移,但她也会心情变好,蒋野很有魅力,他有一种放到哪都能大放异彩的魅力,哪怕他赤手空拳也会闯出一片天来。
这也是叶晚晚最羡慕他的地方。
蒋野还不知道,从此刻开始,叶晚晚已经将他放在了心里。
很难说清楚那种摸不着的情绪是如何开始发生的变化,总之,叶晚晚也想沾染上他生命里的鲜活与率真,过得肆意又嚣张。
*
叶晚晚给司小桃拨去视频通话。
两人时间对上的时候并不多,加上司小桃已经出道,为期两年的限定团让她巡演不断,全世界来回跑,有时候叶晚晚都感叹自己怎么会拥有一个顶级巨星当朋友,而且还无话不说。
司小桃刚结束一场演唱会,正在酒店休息,身后的桌上有一大束茱丽叶玫瑰。
“傅先生送的吧。”
司小桃点头,笑的时候有别样的机灵气儿,“除了他还有谁知道我喜欢这个啊,不过亏他有心,还知道送我茱丽叶玫瑰。”
叶晚晚跟着高兴,“傅先生是真的很有心,茱丽叶玫瑰多贵,而且冬天不好养的,他心里是记挂着你滴。”
“必须记挂着我,不然有他好看!”
叶晚晚问她,“那你们有进展吗?”
司小桃撇嘴,“有啥进展啊,就傅言昇那个榆木头,能主动表白就不错了,不然还等着我开口咩?”
大名鼎鼎的傅影帝,金城傅氏公子,榆木木头?
大可不必。
知道他们是互相喜欢,也不再多问。
司小桃问她最近的事,“你别光问我,说说你吧,叶叔叔有没有好点?修车行的人都怎么样了?最重要一点,那个徐毅鹏还有没有缠着你?”
她的问题一个一个抛出来。
想必傅先生有在她面前提过几句,叶晚晚挑了重点回她。
最后问到了新员工蒋野身上。
“晚晚,这人来头不小嘛,我问过我发小了,金城飙车党的阔少都知道他,你们车行是挖到宝了呀!”
提及蒋野是宝,叶晚晚莫名脸红。
司小桃多机灵的人,立马看出来,“哟,有人不对劲哦,快给我说说!快!到底什么情况,快说清楚,我晚上好做个甜蜜的梦。”
叶晚晚被闹的不好意思,“你还用听别人的故事?今晚就做有关傅影帝的梦,够不够甜?”
“过期糖,不够甜,我要听你的。”
叶晚晚执拗不过,简单说了点,司小桃却在那头土拨鼠尖叫。
“晚晚,无形中救了你好几回,这还不够甜吗?”
“也没有怎么样吧。”
“一起在闹市奔跑,最后坐摩天轮逛夜景,你告诉我哪点不偶像剧?”
“……是,是有那么一点不真实。”
“嗐,真的是旁观者清,晚晚,对于蒋野我真的太感兴趣了,等我明年回来我一定好好见见他。”
“什么时候?”
“大概在我***礼之前。”
司小桃的生日在冬天。
今年,叶晚晚已经将礼物寄送给她,司小桃从小生活奢华,见过的东西也多,叶晚晚送什么她都喜欢,礼物不重要,情谊最珍贵。
快下线时,司小桃提到自己在国外买的礼物,应该这几天就送到了,让她记得收。
叶晚晚和司小桃聊了快一个小时,这几天蒋野教了她许多东西,她睡前都有好好复习,真把自己当成了上学那会,蒋野也会定时抽查她学的情况,就更像了。
叶老板已经出院,在一楼住着时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练习,他的身体需要的是康复锻炼,但真要恢复成原来那样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叶晚晚没敢跟他说,只让他别放弃,多锻炼总是有好处的。
手机都放在身边,只要他摔了或者起不来,叶晚晚就让他拨给她,这样叶晚晚也好及时下去。
但他自从回来后,叶晚晚还没有在晚上接过他一次电话,白天还好,叶晚晚请了隔壁便利店的小工照看,她爸坐在那看电视、看人打牌一上午,基本没啥事。
到了晚上总有起夜的时候,叶晚晚也担心她爸上厕所不方便,可他没说她也忘了问。
叶晚晚总算觉得不太对劲,起床下去看看。
楼下还亮着灯,隐约有说话声传来。
“叔,你往前挪一挪,对,右腿先迈出去……挺好挺好……再左脚……好嘞,非常棒!”
叶晚晚站在楼梯间,小心翼翼探出去,蒋野搂着她爸的身体,正鼓励他锻炼,他爸撑着单杠,穿着单薄的睡衣,背后那块都汗湿了,也不知道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来回走了多少趟,他爸爬满皱纹的脸瞬间笑的跟孩子一样单纯。
叶晚晚鼻尖泛酸,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冒。
她一直在忙修车行的事,总以为自己嘱咐了爸爸要勤加锻炼,他就会慢慢好起来,可是她不知道,在她爸爸单独一个人时又该怎么锻炼,光靠每周去一次复建师那锻炼,效果远远是不够的。
她爸也从来不在她面前露出颓废的情绪,总是乐呵呵,叶晚晚都忘了去为他着想,那个一开始就以灵活手腕、能改车修车自豪的叶老三叶老板,现在变成了连走路都吃力的半残废,他心里又该有多难受。
叶晚晚怕自己的哭声打扰了他们,她转身上楼碰到了角落的盆栽,脚上被踢的咚咚响,随后蒋野的声音传来。
“晚晚?”
她没停下,而是逃似的跑了。
关上门,捂着被子哭了场。
叶老三修车行曾是叶老板的骄傲,叶晚晚曾经也把她爸当榜样,之后妈妈离开,他开始酗酒,忙于修车行的事,对她管的少之又少,虽然吃穿不愁,但总归没有话题可聊。
父女关系这样僵持着。
叶晚晚顶着大核桃熊猫眼去上班,情绪也不怎么高。
蒋野上楼跟她说事,她也是云游四海的模样,蒋野敲上桌面,叶晚晚眼眸轻抬,“你说到哪了?”
“有心事?”
叶晚晚微愣,“没有。”
他也不藏着,“昨晚都见到了吧。”
“叶老板每晚都在练习,这一个多月,我都陪着他锻炼,他挺有毅力,态度也很乐观,你也明白要想回到以前不太可能,但以后能不用拐杖了,走路会很……”难看。
叶晚晚翻阅文件,绕开话题,“你刚刚说到哪了?”
“叶晚晚?”
他双手撑在桌上,“他是你父亲。”
叶晚晚也压着火气,她也想爆发出来,“蒋野,你是我什么人?我爸怎么样,需要你管吗?我们家的事与你有关吗?”
蒋野收起手,直起身子,哑然一笑,“对,的确是与我没什么关系,你情绪不好,今天就不讨论事情了,我先下去工作。”
他走的潇洒,叶晚晚看着他背影消失,心里更加难受。
她不想对他发火,可她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解释自己对他的心意,那种情绪愈加放大,她也想好好跟他说话,但蒋野的过度关心真的会误导她。
就让她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比如,他……喜欢她。
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她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压根不值得人喜欢。
而蒋野呢?
从窗玻璃看下去,来的女顾客总会找他修车,哪怕是日常检修,他都能和她们说笑如熟人,他在哪都吃得开玩得开,是个样样都上手的人。
就连叶老三修车行也因为他帮忙管理而起死回生。
叶晚晚当天回去很早,蒋野又在和那辆老式大众较劲,改装车花功夫,要想改好,改到完美,不容易。听小陈说,他抽空改装,总是推翻前一次的工作,从头再来。
叶老板听到门外院子里的响动,“晚晚回来了吗?”
“是我。”叶晚晚有气无力的回他。
叶老板往后面看了一眼,叶晚晚知道他在找蒋野,不过谁都没有说开。
叶晚晚上楼,半小时后,房门敲响,她以为是蒋野,结果是她爸。
“晚晚。”
她爸额头上全是汗,都不知道他怎么上来的,想起来就心酸。
叶晚晚当着他面哭得好大声,她爸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晚晚……”哭出来就好了。

小编推荐

你是不是玩不起 完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