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威武夫君请小心(顾元元沈正凌)

娘子威武夫君请小心(顾元元沈正凌)

导读:小编把娘子威武夫君请小心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顾元元沈正凌,小说讲述了顾元元可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她在自己牛车的那一堆东西上一顿翻找,最后找出个小盒子,从里面翻出一张婚书来。

小说介绍

小编把娘子威武夫君请小心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顾元元沈正凌,小说讲述了顾元元可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她在自己牛车的那一堆东西上一顿翻找,最后找出个小盒子,从里面翻出一张婚书来,这张婚书,是张金花当时威胁原主嫁人的时候丢给原主的。

顾元元沈正凌小说简介

一觉醒来,目之所及是古香古色的建筑物,当她捋清思绪,原来是穿越了!她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古代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不过二人的命运大不相同,原主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但是却得不到爷爷奶奶的喜爱,终于爷爷奶奶去世,他们一家才熬出头,但是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她的父母又双双去世。

娘子威武夫君请小心全文阅读

第二天就是顾元元嫁去灵湖村的日子。
原本早就定好,今早由顾海和顾成杰两人用牛车把顾元元送去沈家的,只不过顾元元昨天把家里的屋子和地捐给村里,昨晚上张金花在家闹了一宿,今天早上顾家大房索性大门紧闭,根本不管顾元元出门的事,让顾元元自己走着去。
灵湖村和青山村中间隔了两个村子,四十多里地,牛车要走一个时辰,走路要花半天,顾元元连路都不认识,怎么走过去?
再说两个村子隔得这么远,这又不是她的前世,交通发达且安全有保障,这路上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顾元元嘴角扯起一丝冷笑,转身去了村正家里:“村正爷爷!元元想请您帮个忙。”
村里昨天才收了顾元元屋子和地,这会儿村正看到顾元元,自然无比热情,呵呵笑道:“元元……”
刚想问顾元元有什么事,忽然想到今天是顾元元出嫁的日子,这个时候,按道理应该已经出发了,怎么还有空跑到他这里来?
想到那五间青砖大瓦房和六亩地,村正心里一紧,急道:“元元,你,你不是今天出嫁吗?怎么还没走,也不怕耽误了吉时。”
顾元元露出一脸委屈的神色,道:“村正爷爷,元元正是因为这个才来找你的。”
“大伯家里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今天到这会儿都还没开门,我,我不认识灵湖村。”
顾元元说着,露出一个人羞赧的表情,两只手更是不安的绞着,期期艾艾的对村正道:“听说灵湖村离我们村子很远,所以,我想麻烦村正爷爷,能不能请村子里的哪位大叔,赶牛车送我一趟。”
“我怕自己走去,被人笑话。”顾元元急急道:“牛车我自己家里有,我就是不会赶。”
村正一听,哪里还不知道这是顾家大房对昨天的事情不满意,故意整治顾元元。
可顾海他怎么就没想到,顾家大房这么做,不仅仅是整治顾元元,而且是在狠狠打村里的脸。
哦,顾元元把屋子和地捐村里,你顾家大房就要对付顾元元?这是不把村里当回事啊!
而且,顾元元是青山村嫁出去的姑娘,她要是自己一个人走去灵湖村,被灵湖村和沈家的人看轻,岂不是连累整个青山村的人都丢脸?
到时候,外面还不定传出什么闲话,说青山村的姑娘不值钱,不然怎么会自己上赶着走去婆家?
这口气,村里一定要争!
村正心里怒气勃发,“蹭”一下站起来道,对顾元元道:“顾海一家不给你送嫁,村里来。”
“我这就叫人去帮你赶车,再多安排几个人手去送嫁,村里绝不叫你自己走去灵湖村!”
顾元元乖巧点头:“多谢村正爷爷。”
有村正出面,加上顾元元昨天捐出来的屋子和地,村里响应去送嫁的人非常多。
不过因为牛车一共只有三辆,顾元元满满当当的“嫁妆”一辆牛车都装不完,另一辆牛车还装了大半车才算数,这么一来,就坐不下多少人,所以最后,送嫁的人就只去了十多个人。
村正也跟着一起坐上车,亲自前往灵湖村送嫁!
这个过程,顾家大房的人一直没出现,等三辆牛车驶出村子一会儿,确认顾元元已经走了的时候,顾家大房的大门才打开。
张金花喊上顾海,动作飞快的往顾元元家走去。
她要趁村里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把顾元元家里那些东西全都搬走,反正,顾元元只是说把屋子和地捐给村里,又没说屋子里的东西一起捐给村里!
张金花一边想着,一边熟练的进了顾元元家的大门,紧接着,屋里传出一声尖叫……
慢了她一步的顾海连忙冲***,冲***之后,顾海也想尖叫,差点怀疑自己走错地方了。
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几件搬不走的大型家俱和灶台等物,其他东西,连锅碗瓢盆都收干净了,一块多余的帕子都没给他们留下来。
张金花拍着大腿嚎起来:“不要脸的贱蹄子,拿着顾家的东西去贴补男人……”
顾海被她嚎得心浮气燥,不耐烦喝道:“行了,嚎什么嚎,要不是你蠢,当着众人的面说房契地契在你手里,哪有现在这回事?”
张金花大怒:“你怪我?你现在倒来怪我?是谁说把房契地契还给那个小贱蹄子不要紧的?”
“要不是你死要面子,不肯让我把她卖了,现在怎么会人财两空?”
“你自己蠢,倒有脸来怪我?!”
顾海本来就因为到手的房子和地飞了心情极差,现在还被张金花骂得下不来台,气得直接一巴掌打过去,怒喝道:“我让你给我闭嘴!”
张金花冷不丁挨了一巴掌,脸被打得歪向一边,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反应过来之后,想也不想,当场就一把挠回去。
顾海的脸一下子被她挠出几道鲜红的指印,尖锐的疼,伸手一摸,竟然破皮流血了,当即大怒,一边骂着毒妇,一边打回去。
张金花又不傻,肯定不能站着不动让他打,自然是要还手的。
两人很快打成一团,边打边骂,动静闹得越来越大,惊动了村里人,倒让大家又额外看了一场好戏。
最后,还是顾成杰听说这事,跑来制止,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个人这才停下来。
陇海和张金花两人,一个脸上全是抓痕,一个脸上是高肿的巴掌印,差点让人连本来面目都看不出来,顾成杰看得眼皮直跳,觉得简直丢尽了自己这个读书人的人,强忍着才没当着村里人的面发火,回去后少不得又闹了一场。
顾元元可不知道顾家大房的闹剧。
之所以把用得着的东西全带上,是因为她想过了,如果灵湖村沈家是个好的,仅仅只是穷了点的话,那她带过去的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拿出来抵用一阵,改善生活条件,努力发家致富。
如果那个沈家不是什么好人家,那她有这些东西,也完全可以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才是王道。

娘子威武夫君请小心免费阅读

灵湖村是个有着一百多户人家的杂姓大村,村正就有两个。
牛车满载着人和物驶进灵湖村,一下子就吸引了灵湖村村民的注意。
村正让人去问沈家的位置,被问到的青年瞅着他们这奇怪的一行人,说道:“沈家是灵湖村的大户,我们村有三分之一的人家都姓沈,你们要找的是哪个沈家?”
青山村众人:“……”
最后,还是村正道:“就是今天家里娶亲的那个沈家。”
这下不止那个青年,就连周围的村民都大吃一惊。
“有沈家人今天娶亲吗?没听说呀。”
“别说沈家,我们整个村子今天也没人娶亲啊。”
青山村众人齐齐变了脸色,村正的心更是一下子直沉到底。
青年道:“你们说沈家今天有人娶亲,你们告诉我,娶亲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我才好给你们指路。”
叫什么名字?他们怎么知道叫什么名字?!
要不是昨天顾玉梅去找张金花闹了一通,青山村的人根本不知道张金花已经急着把顾元元许了人,现在顾家大房的人没有跟着一起来,他们连顾元元的结亲对象是谁都不知道!
这下可真是闹出大笑话了。
村正的脸色时青时白,急得差点闭过气去。
最后,是顾元元不慌不忙道:“等我看看他叫什么名字哈。”
她之前坐在后面的牛车上,被村正等人挡着,没人注意到她,此时一开口,声音婉转清冽,有如黄莺,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齐齐往她看去。
只一眼,就被她的容貌惊得失了神。
顾元元的五官本来就长得好,眉眼可以用精致来形容,加上从小被顾河夫妇俩娇养,她的肤色不同于农村姑娘那种带点蜜色的偏暗肤色,而是非常白皙,更没有风吹日晒后的粗糙,非常细腻,连一丝毛孔都看不到。
这么美丽的姑娘,竟然嫁到他们灵湖村来?
也不知道是谁,福气竟然这么好!
顾元元可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她在自己牛车的那一堆东西上一顿翻找,最后找出个小盒子,从里面翻出一张婚书来,这张婚书,是张金花当时威胁原主嫁人的时候丢给原主的。
顾元元看着婚书上的名字,念道:“沈……正凌。”
沈正凌?竟然是沈正凌?!
原本还蠢蠢欲动的灵湖村村民一阵诡异的沉默。
村正等人心里咯噔一下,村民的反应让原本想要问些什么的他们,一下子问不出口了。
顾元元等了半晌,没等到村民们回答,不由再次看了一眼手里的婚书,确定自己没念错,婚书上写的,就是沈正凌!
顾元元看向灵湖村的村民,再次说道:“他叫沈正凌!”她问:“你们村,有没有这个叫沈正凌的人?”
她这一抬眼,眸光流转,不可方物,那青年无意中对上她的目光,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竟不敢再看,连忙移开目光,声音仓促:“有,有的,沈正凌是我们村的人。”
顾元元完全不知道自己那一眼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冲击力,“哦”的一声,把婚书收回盒子里放好,说道:“那麻烦你给我们指个路,沈正凌家里怎么走。”
青年热心道:“沈正凌家里不太好找,我带你们过去好了。”
顾元元对他笑了笑,道谢道:“那就谢谢你了。”
牛车在青年的带领下,继续向前,往沈正凌家里走去,除了青年,年车旁还跟着不少村民。
想到方才灵湖村村民听到沈正凌这个名字诡异的沉默,众人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生怕顾家大房做事太缺德,给顾元元找的结亲人选有问题。
万一是个糟老头子,那他们村里这么多人大张旗鼓来送嫁,传出去可就让人笑掉大牙。
村正连忙趁机向青年打听沈正凌的情况,心里已经暗暗决定,要是情况不对,就让顾元元自己一个人过去沈家,他马上带着村里人回去,绝不跟那个沈正凌打照面。
到时候外面就算说起来,也好有个托辞,就说他们是怕路上不安全,所以护送顾元元一层,至于男主的情况,他们又不是顾家的长辈,不知道也正常不是?
顾元元安静坐在牛车上,听着灵湖村的村民你一言我一语,把沈家的情况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沈家人口众多。
沈老头沈全福和沈老太刘月娥共生了五个儿子,三个女儿。
三个女儿已经全部出嫁,暂且不提。
五个儿子当中,大房沈长兴,今年四十一岁,娶妻赵水仙,生有三子一女。
大儿子沈正仁,今年二十二岁,已经成亲生子,儿子都三岁了。
二儿子沈正义十九岁,在酒楼学厨。
小儿子沈正礼,十岁,沈长兴和赵水仙闹着老沈家把他送去读书。
闺女沈娇娇,今年十六,沈正义帮着说了一门镇上的亲事,正在备嫁当中。
二房沈长盛,沈长盛三年前去服兵役,一直未归,虽说没收到死信,但去服兵役的人素来九死一生,何况兵役结束已经一年,沈长盛还没回来,众人其实已经默认他死在战场上,其妻在他服兵役的当年去逝。
顾元元要嫁的,就是二房长子沈正凌,今年十八岁,上个月刚刚出孝。
沈正凌底下有一个十三岁的妹妹沈宝儿和一个八岁的弟弟沈正则。
三房沈长富,三十六岁,娶妻郑金枝,生有二子一女,据说肚子里,如今还揣着一个娃。
长子沈正文,今年十七岁,深长富找了门路送他出去学木匠。
小儿子沈正武,今年才十一岁,整天在村子里追鸡撵狗,十分皮实。
闺女沈珍珠,年方十五,三房正卯足了劲想给她张罗一门好亲事,正四处打听人家。
四房沈长贵,今年三十四岁。他算是沈家最老实本份的一个,生性木讷,沉默寡言,只知低头种地,在老沈家存在感极低。
沈长贵娶妻方丽娘,因为一连生了三个闺女,在老沈家根本直不起腰。
三个闺女老大叫沈招儿,十四岁,老二沈盼儿,十一岁,老三沈来儿七岁。
四房的小姑娘跟他们爹娘一样,在老沈家也不受待见,但凡家里的家务活,洗衣服做饭,喂鸡鸭,挖野菜,割猪草,等等等等,基本上都是她们在干,就这样,还成天被沈老太指着鼻子骂吃白食的赔钱货。
五房沈长荣,今年十八岁,是沈老头沈老太的老来子,受尽两个老的宠爱。
从小没让他干过一天活,吃的用的,都把好的先紧着他。
等到了八岁头上,就把他送去读书,一直读到现在,读了十年,连个童生都不是。
就算这样,沈老头沈老太依然还是觉得,沈长荣是读书人,有出息,以后是要考秀才当大官的。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娘子威武夫君请小心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