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终极任务(林白)

***之终极任务(林白)

导读:都市爽文——主角是林白的小说***之终极任务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朱颜倾卿所著作。“林白,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停了下来,程斐然眼见林白要下车了,急得脱口而出,“林白我是在乎你才这么说的!”

小说介绍

都市爽文——主角是林白的小说***之终极任务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朱颜倾卿所著作。“林白,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停了下来,程斐然眼见林白要下车了,急得脱口而出,“林白我是在乎你才这么说的!”

林白小说简介

林白:导演好!
渣作者:嗯,好,我先来给你说一下戏,这是剧本,你同步看一下。
林白(翻开剧本大纲):嗯嗯。
渣作者:你所要饰演的这个角色本是千年男二系统里的悲惨男二,固定模式走程序的套路人生让你总是BE收场,终于有一天你爆发了,于在你的抗议下,转接到了终极任务系统。这个系统的自由度非常的高,只要任务者完成系统发布的终极任务,别的啥也不管,就是有一点不好,这是个纯爱系统,这让自认为钢铁直男的你非常蛋疼,不过万万想不到,所有的剧情,开始往谜一样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开来……

***之终极任务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挂掉沈誉堂的电话之后林白拿着鼠标看了会,突然没了兴致,把鼠标一丢,就靠在车后座上不说话了。
“林哥,你没事吧。”小月小心地问道。
“没事。”林白长叹一口气,闭上眼睛轻声道,“我有点累了,到了你叫我。”
小月看着一脸惆怅的林白,心里很是伤感,她十几岁就跟着林白给他做助理,林白对沈誉堂的感情她是知道的,看来,还是不能说断就断啊。
当然,如果小月知道林白内心真正的想法的话,估计会翻个***的白眼吧。
此刻的林白,脑子里的想法是:真是日了狗了,蝴蝶效应貌似有点过啊,这原主离开,沈誉堂理论上应该很开心才对啊。诚然沈誉堂对于原主还是有些感情的,要不然原著里也不会用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篇幅来描述曲笙歌、沈誉堂和林白三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了。现在他走了,这对于主角曲笙歌和男二号沈誉堂而言应该是直接减少了阻碍才是,怎么现在直接变成了渣男反悔顿悟这种奇葩戏码?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不行,为了防止因为蝴蝶效应造成的什么无法预料的剧情崩坏,《杀人游戏》的男一号必须拿下!
有了强大危机感的林白下车之后就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他转身皱眉一脸痛苦地对小月道:“小月,给我把王者农药删掉,《剑魂》也不玩了,以后我问你要你也不要给我,你一定要在我懈怠的时候时刻提醒我要当影帝这件事!”
小月一听,连连点头,然而眼神中的担忧更甚,她想着林白能够化悲愤为力量是好事,希望他能够快点达成心愿,到时候可以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圈子,去找到真爱。
“怎么了,怎么这幅表情?”程斐然早早地就等在了走廊的门口,一见林白上来了,连忙上前,正好看到林白这么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
“没事,就是想把游戏戒了,毕竟要好好演戏才是正事。”林白惆怅地说道。
“可是……打游戏和演戏……有冲突么?”程斐然深邃的眉眼盯着林白,略微地撅起嘴,一脸无辜。
“有的,毕竟对手是你嘛。”林白打着哈哈。
程斐然听到林白这么说,猛地笑了起来,精致俊美的五官瞬间明亮了起来,他伸手一把揽过略微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林白,笑道:“嗯,这个理由我接受,毕竟我还以为是你被人举报太多次被强制封号,所以怒而删游戏的呢。”
林白一听,脚下一滑,整个人一失去平衡,眼看着就要一头载倒在地上,所幸程斐然眼疾手快,伸手去捞,一把把林白揽进了怀里。
“哎哟,谢谢。”林白连忙道谢。
程斐然低头看着还被自己恶意摁在怀里的林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噗,不会真的被我猜中了吧。”
林白:“……当然不是,小小的封号怎么能阻挡住我的脚步!”林白不悦地从程斐然的怀里钻出来抗议道,虽然确实被封号了。
“好啦好啦,走吧,方正他们在公司都等急了。”程斐然笑着拉着林白走了出去。
等众人都走出去之后,一个轻微的咔嚓声从楼道口传来,一个穿着灰色外套的中年男子举着手机将一张林白和程斐然抱在一起的照片传了出去。
苏长英收到照片的时候正被自家老爹苏浩关在房间里禁闭,看到照片的他气得当场就砸了自己的手机,他愤怒地大喊道:“林白,林白,林白!你竟敢抢我苏长英的人,我一定要你好看!”
坐在车上,林白突然觉得脖子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感冒了?”程斐然关切地问道,同时整个人都靠了过来,将林白挤到角落,居高临下地看着林白。
此刻车后座的隔间里只有林白和程斐然两个人,小月坐到了后面的那辆车里,林白被程斐然深邃如星辰般的双眼盯得心底发毛,磕巴着说道:“没,没有啊,大概……是有人在念我吧。”
两人正说着,林白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曲笙歌打来的,想了想,接了起来。
“喂,小曲,什么事呀?”林白问道。
曲笙歌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激动:“林哥,你为什么要和公司解约!”
林白想了想,这一世他没有按照剧情到处无脑怼男主,故此正能量的善良男主关心自己倒也正常,于是说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
“是不是因为程斐然!”曲笙歌叫道。
“啊?不是啊!”林白连忙说道,“这和斐然有什么关系啊,我……额……我就是不想在s公司了!”如果真的要说关系,应该是和你有关系吧!
“你别骗我了!我都在电视上看到了!你们,还拉着手!你……你竟然,竟然做出这种事!”曲笙歌觉得自己永远忘不了集训回来之后在食堂看到昨夜娱乐新闻回放的时候那种惊讶和心痛,以及震惊。
“我……我没有……我……”林白简直无语死了,论如何说服一个基佬,男人之间的手拉手只是一种纯真的友谊表现。
因为程斐然就挤在林白的身边,因此非常容易地就听到了曲笙歌歇斯底里的声音,他挑了挑眉,想起那夜在酒吧见到林白冒险救曲笙歌的那一幕,内心有些不爽,转了转眼珠,猛地伸手抢过林白的手机,眼波如丝地对着电话说道:“白,我已经洗好啦,等你哟~大坏坏~”
程斐然说完后,就把电话塞进了已经石化了的林白的手里,自己抱着手笑盈盈地坐在一边做了个无辜的手势。
林白:“……”***,神经病啊!
“喂,小曲啊……那个,刚刚斐然是在开玩笑,我们没有那个啊!”林白连忙解释,毕竟曲笙歌是自带主角光环的男主,以后小月的视频爆出来,还是需要通过刷脸来解决的。
电话那头先是沉寂了一会,而后传来曲笙歌颤抖的声音:“林哥……你……太让我失望了!想不到我一直以来都很尊敬的人,竟然也会做出这种事!”
为了制造出压抑的氛围,剧组把好多主要场景都设在了深山老林里,能看电视已经是不易,曲笙歌为了给林白打电话,特意举着手机跑到了顶楼,这才找到了信号。
曲笙歌挂掉电话后,转身看着身侧空荡荡的天台,四周都是层层叠叠的绿树,这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孤寂感。他慢慢地蹲下身,抱着腿,默默的不说话。手机被曲笙歌牢牢地抓在手里,因为受到温度的感应,屏幕自动点亮,屏保是一个有着弯弯笑眼的清俊古装男子,男子眉间一颗鲜红的朱砂痣,整个人显得温润如玉,正是林白在《重生之一醉经年》里柯笑醉的扮相。
四周很安静,只有鸟声,渐渐地,开始传来细不可闻的抽泣声,以及一声沙哑的自语:“林白。”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林白的呢?是那个吻么?还是灯光墙事故里的那声“曲笙歌,我来救你了”?或者是那场浴室里的澡?曲笙歌想,可能都是,但可能都不是,就像是他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对于林白,可能还是单纯的尊敬,想要努力,不想要辜负这个前辈的希望,直到,看到他拉着别人的手。
再也无法欺骗自己,这样丑恶的自己,连喜欢也不敢说出口,因为不敢言明那难以启齿的占有欲,却选择对自己所爱的人发着无名的怒火,这样的自己,曲笙歌觉得连自己都讨厌。
“喂?小曲?”林白还想继续解释,无奈曲笙歌直接挂了电话。林白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呆呆地愣了一会,而后长叹一声,心想,完蛋了,老子在男主面前建立起来的高大形象,都给程斐然这个辣鸡给毁了,前面的心灵鸡汤,都他妈白灌了!
“怎么?真生气了?要不要我打个电话解释下?”程斐然在另一边欠揍地说道。
林白说真的,他自问自己脾气算是好的了,除非怒极了,不然也不会真的轻易怼人,但是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且不说这程斐然好端端地对自己这么好到底想做什么,刚刚竟然还恶意挑拨他和主角的关系,搞得主角以为自己和外面的那些妖艳***一样,真是要气炸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停车!”林白叫道。
“唉,真生气了?”程斐然本来是笑盈盈的,但是一见林白变了脸色,他的脸上难得闪过一丝换乱,伸手摁住了林白。
林白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一把推开程斐然道:“程斐然,你什么意思,我把你当做好朋友,你就这么对我啊?你干嘛啊!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个人***!”
“曲笙歌对你很重要么?比我还重要?”程斐然的手抓着林白不放,似笑非笑地问道。
林白知道程斐然的意思,当即怼道:“你不就是说,让我想清楚,不要因为一个小小的曲笙歌而放弃你这棵从天而降的大树么?是,你对我那么好,我很感激,但是,我林白混迹娱乐圈十几年,也不是真的什么底子都没有,程先生,我觉得我们的世界观有区别,还是就此别过吧。”老子还有两千万呢!

***之终极任务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林白,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停了下来,程斐然眼见林白要下车了,急得脱口而出,“林白我是在乎你才这么说的!”
林白:“???”
见稳住了林白,程斐然心里松了一口气,说道:“你想想,曲笙歌毕竟是s公司现在力捧的新人,沈誉堂捧他之心从不掩饰,他们俩的关系我不好说,但总归不一般,这点你一定比我清楚,现在他这个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不好判断……”
“小曲不是这样的人!”林白连忙打断,心想,等日后你和曲笙歌谈起恋爱来,再想想自己今日说的坏话,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难道你就真的是那种攀高枝不惜和我苟合的人?”程斐然反问。
“这……”林白瞬间就被程斐然的这句反问给怼得噎住了,内心充斥着一句话,***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你看,你都能这么相信曲笙歌,可是曲笙歌呢?我们明明已经辟谣了,但是他上来什么都不问就对你大骂一通,这样的人,究竟值不值得你付出真心?”
“额……我……”林白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话,他想,我知道男主是个好人,但是你这么说我真的没法反驳啊!
程斐然摇了摇头,将还在僵持着的林白往里扯了扯,把他的手从门把手上抠了下来,轻声细语道:“你看,我说的对吧,林白,我很喜欢你,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好么?我也不瞒你,因为我觉得现在的整个娱乐圈里,除了我们的那些前辈之外,现今活跃着的,除了你之外,没人可以和我一较高低,我想和你比比,方正也想和沈誉堂比,《死亡游戏》就是我们的擂台。这事我本来想要在公司说的,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我的,好胜心。”
其实如果程斐然用别的什么理由来搪塞的话,林白一定不会相信他,但是唯独这个理由,林白是相信的。原著里,程斐然刚开始其实是非常看不上曲笙歌的,他觉得曲笙歌就是沈誉堂养的一个小玩物,直到在后期的相处中,他明显的发现了曲笙歌的努力和天赋,这才慢慢地被打动了,所以说,其实程斐然是被曲笙歌的演技吸引的,真是一个戏痴呀。
原著里,程斐然在向曲笙歌求婚的时候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余生,不论是在现实,还是在戏里,都请,多多指教了。
“不管怎么样,你都得负责帮我向小曲解释清楚呀!”林白软了语气。
见林白缓和了,程斐然连忙说道:“那你给他打个电话,说我们视频,给他看我们是在车上,不就好了?”
林白一听,觉得有道理,但是拨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打不通。最后他让程斐然拿着手机录了一段带时间的视频向曲笙歌解释,直接发到了曲笙歌的微信上。
和曲笙歌的小插曲告一段落之后,没过多久,两人就到了公司。已经和程斐然进行了坦诚交流的林白下车的时候不但解开了心结,对接下来的日程也多了很多的期待。毕竟能够被程斐然这种人当做对手,想想还是有几分小得意的。
问鼎和s公司最大的区别就是,问鼎是老牌公司,在s市也只算是一个分部,总部设在京都。林白跟着程斐然一路往里走,周围的人见着之后除了短暂的问好之外基本都是目不斜视地离开了,看都不敢多看一眼。整个公司人来人往,但是安静的可怕。
程斐然带着林白和小月一路坐电梯到了16楼,电梯一打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排会议室,众人直接跟着程斐然进了四号会议室。
林白跟着程斐然一进会议室,看到里面坐了一排的人,数了一下有十个,除了方正,一个都不认识。
坐下来之后,方正清了清嗓子说道:“好了讨论会正式开始,下面就剧本,请各位发表一下意见。”
一通会开下来,林白可算是长了见识,之前原主演戏的时候吧,一般都是自个琢磨,当然,也会和身边的人讨论一下情节,不过多还是带着个人的主观意见,但是这个世界里的问鼎公司可真是了不得,竟然还有一个全方位的剧情讨论小组,专门分析这一个人物所要表达的喜怒哀乐。
开完会出来后,林白整个人处于一种震撼的状态里,程斐然喊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林白,中午了,要不要一起吃个饭?”程斐然问道。
“哦……吃!吃肉!我要补充能量!”林白举起双手道。
“那走吧。”程斐然很自然地伸手拉过林白的手。
林白跟着程斐然走了几步,突然回过神来,问道:“小月呢?”
程斐然笑道:“哦,刚才在会上不是说了嘛,小月和方正去本市的精神病院寻找比较符合症状的人格分裂患者了,现在就咱俩了,中午吃牛排好么?”
程斐然笑起来的时候自带一种让人信服的气场,林白虽然不放心小月,但是还是马上被程斐然一定很靠谱的这种想法给说服了。
林白本来还想着程斐然会带自己去哪家高级酒店吃牛排,万万想不到程斐然竟然直接将林白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的私人小厨房,熟练地从冰箱里拿出一块牛排煎了起来。
林白巴巴地站在门边,也插不上手,只能默默地欣赏美男下厨,半晌吐出一句话:“美人,我要多点胡椒粉。”
“好。”程斐然看了林白一眼,拿起胡椒粉又撒了几下。
程斐然这边刚做好,那边的林白就激动地拿起叉子要吃。程斐然见他心急,连忙娴熟地将牛排一块块切好。林白吃了一口,竖起拇指夸赞道:“不错,可以嫁人了!”
“嫁给谁,你么?”程斐然笑着拿起餐巾擦去林白嘴角的酱料,“看你吃的,我以后是照顾老公呢还是照顾孩子呀?”
“不是我,是小曲,你看我们家小曲怎么样,他演的柳鸣凤你看过没,是个好苗子,长得也好。”林白想着这曲笙歌按照剧情迟早得和程斐然在一起,不如自己做个红娘,两边刷好感。
程斐然本来还笑嘻嘻的,听林白这么一说,脸瞬间就沉了下来,说道:“没看过,不感兴趣!”
林白一看这情形,暗道不好,程斐然这个时候还没有和曲笙歌正面接触,按照原著里的剧情,现在的曲笙歌在他眼里就是个玩物,自己这个时候介绍,还是唐突了。见程斐然面色不善,林白连忙说道:“唉唉唉,我开玩笑的,没别的意思,吃吃吃,你也吃。”
林白说着就插起一块肉讨好地送到程斐然的嘴边。程斐然眯起眼转头看了一眼正紧张地看着自己的林白,这个时候的林白虽然很紧张,但是因为是笑眼,所以看上去更像是一只眯着眼讨好主人的猫咪,举着手小心翼翼的样子,让程斐然莫名的心头一软。
“哼,扯平了。”程斐然说着伸过脖子,啊呜一口吃掉了叉子上的牛排,因为没掌控好力度,还蹭了一嘴的酱料。
“来来来,我来给大爷擦擦嘴。”林白见状,连忙狗腿地递过纸巾给程斐然擦着。
两人刚吃完后就一起躺在沙发上消食,期间程斐然试图***林白玩游戏,但是因为任务压身,林白的意志前所未有的坚定,坚持要看剧本,简直是敬业之王。这倒是让程斐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当即也放下了手机,开始挨着林白一起专心看剧本。
“林白,你觉得这场戏要怎么表达?”程斐然指着剧本上的一段情节问道。
这一段剧情之前的讨论会还没有讲到,程斐然是有意要试探一下林白了。
林白一看,这一段讲的是落魄警探傅幕山初次拜访大学教授的情形。那个时候的傅幕山已经开始怀疑陈生了,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所以他决定冒险去陈生任教的大学进行一次拜访。两人的相遇在一片落英缤纷的水榭长廊上,眼神交流之间,试探,怀疑和杀机立现!
“嗯,我会这样。”林白说着站起身,走到房间的拐角,站直身体,开始朝着程斐然走过来。
“抱歉,借过。”林白礼貌地低了低头,右手拿着那一沓剧本,左手背在自己身后,显得整个人礼貌而又疏离。
林白的这一套表演显得中规中矩,但是其实他是有所保留的,比如,这个时候陈生其实刚刚杀完一个人,一个爱慕他的女学生,因此,表现的不应该这么淡定,但是林白选择了平庸,因为毕竟程斐然还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程斐然看到林白的表演,摇了摇头,说道:“没错,这样的表演确实很符合陈生的性格和场景的要求,但是你忽视了一点。”
“什么?”林白奇怪地问。
“前期剧情,陈生在这个时候刚刚杀了一个人,一个爱慕他的女学生,那名女学生还怀了他的孩子,但是他为了他的美学,依然残忍地杀掉了她。在电影里,孩子的死亡,意味着希望的落幕,这也是为什么主人格会被设定成是杀人狂的原因,因为不管是教授还是小说家,都不会杀害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程斐然边说边走向林白,在他身边微微停下,轻轻将自己背过去的手握了握拳,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抱歉,借过。”
一个看似心情非常愉悦,但是却被自己的小动作而出卖的虚伪杀人狂,浮现在林白的眼前。
林白有些愧疚,但是又有些不甘,他想着这些我也意识到了,我就是没说而已!于是他再次走到对面,对着程斐然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认为,表现一个人的紧张,小动作很关键,但是眼神更重要,你看这样怎么样?”
林白说完就径直朝程斐然走来,他想象着自己是那个刚刚制造了***的陈生。现在的他是第一人格占据主体,陈教授清醒过来,意识到是自己杀了人,他很害怕,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着另外的一面。他快速地逃离了已经处理好了的现场,拿起自己的教案,从后山穿过水榭回来。
陈生疾步行走在水榭上蜿蜒的木回廊上,木质的结构让他每踩一下都会发出吱呀的声音,就像是一声声痛苦的嘶鸣。现在是阴天,刚下过雨,落花时不时地飘下,绯红的花朵让他想起之前满目的鲜血,他眼神躲闪着,就连轻轻的微风,都能让他惊恐不已。
前方传来了脚步声,陈生***地抬头去看,发现前面站着个邋遢的中年男子,男子正状似无意地朝着自己走来,虽说邋遢,但是笔直的背和有规律的步子,都在暗示着这个人是个军人。不行,不能乱了方寸,陈生告诫自己,他缓慢地调节自己的呼吸,直到走到男子的跟前。
“抱歉,借过。”陈生微微笑着,低下了头,礼貌地避让开傅幕山,只是在低头的瞬间,眼珠快速左右晃动了一下。
“你看我这样怎么样?”结束后,林白抬头笑道。
程斐然怔怔地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林白,心里头升起极大的震撼,末了,笑道:“惊艳,不错,这一幕,是我输了。”

小编推荐

***之终极任务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