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

导读:谢钱浅沈致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俺?小编推荐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老太爷对谢家这个女娃娃甚是喜欢,当场拍着胸脯让沈家儿女好好养她,以后就是沈家孙媳。

小说介绍

谢钱浅沈致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俺?小编推荐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老太爷对谢家这个女娃娃甚是喜欢,当场拍着胸脯让沈家儿女好好养她,以后就是沈家孙媳。

小说简介

老太爷放完话没多久蹬腿了,那么问题来了,沈家孙子有三个,她是哪家孙媳?那年,谢钱浅平胸,个矮,瘦骨伶仃,沈家二孙和三孙每天以捉弄她为乐。只有沈致在他们闹得过分时,默默往她身后一站,吓退众人。几年后,谢钱浅被养得越发明艳动人,玲珑有致。就在沈家二孙和三孙争得头破血流之际,远在外国的长孙沈致突然归国,将谢钱浅单手一抱放在沈家厅堂老太爷的遗像前,俯身问她:“什么时候嫁我?”谢钱浅瞄着遗像中老太爷迷之微笑,心头发毛地说“内个,我还没到法定年龄。”沈致淡然一笑“三天后是你二十岁生日,我会再问你。”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免费阅读

乐部。
VIX三楼的半敞开式豪华卡包,更是超级VIP们身份的象征,从这里不仅能看到整个VIX震撼而绚丽的动感色彩,更能感受到场内悬浮在半空的三维***劲舞,身在其中,有种陷入全息影像的未来感,在酒精、灯光和音乐的激发下,现实和幻影重叠,让人瞬间沉浸在纸醉金迷之中。
只有正中那个至尊卡包里手拿奇楠手串的男人,来了一晚上了,无框眼镜后的眸子依然挂着清明的神色,有些慵懒和寡淡,似乎对周围的事物都有些漠不关心的味道。
离他两米开外的沙发上坐着不少穿着精致的长腿***,能来VIX耍的妹子,本身家境条件也不错,不是富二代就是小明星网红之类的,纵使一整晚这些妹子时不时用眼神觊觎那个男人,但没有一个人敢真正靠近他。
此时卡包里有些安静,源于二十分钟前隔壁两个卡包的人不知怎么起了冲突,随着一阵酒瓶破碎的声音,然后便有人开始闹事,吵闹声越来越大。
本来不关他们的事,但几分钟前,隔壁卡包突然有个姑娘嚣张地吼道:“老娘是沈家人,你们再得寸进尺我让你们在都城混不下去。”
一句话让至尊卡包内把玩着奇楠手串的男人掀了下眼皮,他身边的关铭有些讶异地转头看向他,问道:“你家的人?要不要过去看看?”
沈致翘着腿依然没动,只是终于抬起视线落向隔壁卡包,卡包与卡包之间正好有一块镂空玻璃,透过那里可以清晰地看见隔壁放狠话的姑娘。
庄丝茜穿着一件***的抹胸裙,浓妆艳抹,五官倒是不丑,但难免有些俗气,沈致放下酒杯淡淡地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想管这桩闲事。
关铭却来了兴趣,再次确认道:“这女的到底是不是你家人啊?”
沈致从残存的记忆中把那个黑丫头拎出来比对了一下,外形和气质都对不上号,他声音清冷地说:“不是。”
“靠,不是还打着你们沈家的名号在这豪横?胆子够大啊!”
果不其然,关铭话音刚落,隔壁包间刚被庄丝茜泼了一身酒的男人回怼道:“吹牛逼你也不打个草稿,我倒是认识三少沈钰,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他有没有你这号妹妹?谁不知道沈家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个女儿。”
他刚说完,一直站在角落的潮男思索片刻,突然迟疑地冒了句:“黄哥,你这么说,我好像上个礼拜在一个局上听说沈家的确有个不为人知的养女,沈家长孙这次回来可能会跟她结婚。”
黄恢弘听到这话脸色在瞬间变了变,刚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顿时隐去大半,试探地问道:“你是沈致未婚妻?”
与此同时,隔壁包间里的沈致眉宇几不可见地皱了下,他旁边的关铭立马压住笑意,见过碰瓷的,还没见过有人敢碰沈家太子爷的瓷。
所有人都静待庄丝茜回答,和她同行的妹子更是着急地扯了她一下,只听见一句“茜茜,你跟他们说啊。”
关铭猛然听见“浅浅”这个称呼,笑容突然凝结,转头去看沈致:“浅浅?你那个童养媳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我记得好像是叫什么浅的?”
沈致再次将目光投向那个姑娘,庄丝茜明显比刚才更加局促了,站在那一脸不知所措的神情,不敢承认,也不敢不承认,各种骑虎难下。
沈致的脸色略有几分深沉,把关铭看懵了,又问了他一遍:“管不管?”
沈致收回目光,冷淡地说:“不用管。”
关铭的表情开始变得微妙起来,他和沈致发小,后来又一起出国留学,虽然他比沈致先回国几年,但对于自己这位兄弟,他比谁都清楚,不相干的人跪在他面前求他,他都不见得会眨下眼,但只要跟他挂上钩的人,起码面子上他不会让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吃亏,唯一可以解释的是,这女的还真是吹牛逼的。
很快,那个号称认识沈钰的黄恢弘直接拨通了沈钰的视频,把镜头怼到庄丝茜脸上问了句:“三少,打扰了,这女的说是你家人,你看看认不认识她?”
手机里的沈钰风流细长的眼睛微眯了下,嘴角嘲弄地落了句:“不认识。”
“……”庄丝茜张了张嘴还没说话,视频被掐断了。
黄恢弘扬起手就一巴掌朝庄丝茜甩了过去,就在巴掌快落到庄丝茜脸上时,他的手臂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视线一阵眩晕,腰上猛然吃痛,身体直接狠狠砸在茶几上。
一切不过发生在顷刻之间,等黄恢弘捂着腰再回过神来时,看见的便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妹子,一身卡其色连体工装衣,背着个双肩包,短发齐耳,一双浑圆的大眼里透出难以侵犯的气场,帅且飒。
他甚至无法想象刚才这姑娘是如何像一个点撬动整个地球似的把他举起来的?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其他女人的尖叫声,庄丝茜醉醺醺的视线突然有了几丝清醒,立马就朝谢钱浅扑了过去,一把抱着她的胳膊委屈地说:“你快联系陶管家,让沈家派人过来。”
谢钱浅面无表情地甩开她,黄恢弘彻底来了火,对着她们就喊道:“还真吹牛逼吹上瘾了,别说沈家人,今天叫天王老子来,你们也别想脱身。”
他朝门口使了个眼色,几乎同时,那道娇小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闪到他身后,拿起酒瓶往茶几上一砸,握着酒瓶口,另一头不规则的尖锐玻璃直接贴在黄恢弘脸上。
顿时,两个包间几十号人全部静止,就连前一秒还在叫嚣的黄恢弘,此时也身体僵硬,血液倒流,惊恐地拿余光瞄着这个妹子,声音含怒地问:“你,你干嘛?”
谢钱浅面对不断朝这涌的男人,脸上没有丝毫慌乱,光线时明时暗地从她脸上掠过,像鬼魅的影子,她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仅一个眼神让全场生畏。
这种视觉效果异常奇妙,明明如此娇小的身型,此时手里的东西,和那无惧甚至傲睨的眼神,无形中在她周围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威慑力,让那些原本准备过来的男人硬生生止步在沙发外圈。
谢钱浅看他们不再向前,才略微低眸,声音平缓得听不出一丝情绪,对黄恢弘说:“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滚出这里,第二,破相以后滚出这里。”
“???”
黄恢弘的余光落向抵在脸上的玻璃瓶上,紧了紧牙根,心里窝火,右手往后刚摸到一个酒瓶,还没抬起手,突然“嘎哒”一声,他如此清晰地听见自己骨头的声音,刚拿到的酒瓶应声碎落。
谢钱浅眼里流出暗涌的光泽,带着些许邪气,语气轻佻地说:“哦,看来是准备破相了。”
黄恢弘惊恐地大叫一声:“我走!”毕竟,他还要靠脸***,头可破,脸不可花。
谢钱浅眼神一敛顺势松了手,黄恢弘仿若才从狮子爪下死里逃生一般,头也没回地带人出了卡包。
隔壁的关铭目睹了这一切,目瞪口呆了片刻,突然一拍大腿笑出了声:“有意思,这妹子有意思,我过去认识下。”
说完他拿起酒杯准备起身,一旁的沈致终于有了动作,抬起手缓缓压在关铭的肩膀上,关铭只感觉这只手的力道徒然加大,把他硬生生按在沙发里,他略微诧异地转过头,沈致慢悠悠地拿起面前的酒杯,要笑不笑地说:“喝酒。”
……
庄丝茜见黄恢弘那群人走了,瞬间就瘫软在沙发上,像泄了气的皮球,刚才那股子硬撑沈家人的气场顿时消散了,一脸颓废样。
谢钱浅走过去踢了她一脚:“走不走?”
话音刚落,庄丝茜就开始大哭,她醉得不轻,谢钱浅把她提起来她又倒了下去。
庄丝茜是沈二伯后娶的这个太太庄贤的远房侄女,庄贤嫁过来后一直没有儿女,前年的时候庄贤突然把庄丝茜弄来沈家,在都城读书。
她也不好好上课,整天就跟一群白富美到处挥霍,这姑娘虽然比谢钱浅大两岁,但基本属于中二晚期患者。
刚来沈家没多久偷开二少沈辞谦的兰博基尼出去耍,在隧道内直接撞报废了,命倒挺大,人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还一度上了社会新闻,被沈家紧急压了下来。
没多久又在一家KTV闹出大事,最后沈家出面帮她摆平,并警告她再出一次这种事,沈家绝对不会帮她擦***。
所以今天这事,她不敢找沈家长辈,也知道沈辞谦和沈钰根本不会鸟她,情急之下才在半个小时前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扰谢钱浅。
庄丝茜住在沈家一年都没有把谢钱浅放在眼里,毕竟谢钱浅一个整天神出鬼没的外姓姑娘,鬼知道沈家人为什么要把她养大?
但自从几个月前谢钱浅以市理科高考状元顺利***顶尖学府Q大后,庄丝茜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谢钱浅***大学前,沈家人各个出手阔绰送她贺礼,庄丝茜也随便送了一幅李艾青的园景画,是从她那些狐朋狗友家里顺来的,被沈钰骂穷酸,她也毫不在意,本来她和谢钱浅就没有交情。
哪知道就是这幅园景画救了她一命,否则谢钱浅根本不会过来捞她。
庄丝茜越哭越难过:“我打给我姑妈,她说不管我,还说要把我送回老家,我是她侄女啊,她怎么能这样,也不怕我在外面被人欺负…”
庄丝茜感觉极其委屈,谢钱浅却半点同情不起来,就她再这么胡闹下去,她姑妈都有可能被她给连累了,毕竟沈家在都城有头有脸的,容不得这种事一而再的发生,不过谢钱浅并没有吱声。
庄丝茜突然坐了起来,妆哭花了,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隔壁关铭接了个电话,下楼跟个朋友打招呼去了,他走后,沈致把玩着手中的奇楠手串,目光若有所思。
谢钱浅听得脑壳疼,往庄丝茜旁边一坐,问道:“你知道我们两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吗?”
“???”庄丝茜歪着脖子看着她。
谢钱浅淡然说道:“你总是把自己当沈家人,而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沈家人。”
这个区别在于,庄丝茜总会因为沈家人对她的态度委屈,而谢钱浅却从来没有这个烦恼。
庄丝茜喝大了,对于谢钱浅的话感觉有些绕,随即冷嘲热讽道:“我听说沈爷爷在世时,立下了你和沈家孙子的婚约,沈家长孙回来几天了,也没说过来看看你,你要是被退婚了,以后有头有脸的人家哪个敢要你。”
谢钱浅侧眸静看了庄丝茜几秒,突然笑了,笑得庄丝茜打了个寒颤。
随后谢钱浅嘴角挑起一丝散漫的弧度:“饭我会做,架我会打,钱我也能挣,要男人干嘛?”
女人最在乎的名声到她这仿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庄丝茜憋着一口气出不来,更加憋屈了。
隔壁拿着奇楠手串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把手串在掌间绕了一圈,暗色的眼眸中微微涌动起难以捉摸的深意。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全文阅读

庄丝茜本还想嘲弄谢钱浅几句寻找下心理平衡,但很显然,她再次失败了。
她还没来得及发泄一下,包间外面突然进来几个穿着VIX制服的工作人员,态度还算客气,跟他们谈了下赔偿,毕竟茶几酒水沙发砸得一塌糊涂,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整个卡包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
庄丝茜豪气地问:“算算看,多少钱?”
其中一名VIX的经理挂着职业般的微笑说道:“加上酒水总共三百六十万。”
庄丝茜立马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三百…你当我第一次来啊?跟我瞎喊什么价?”
经理脸上依然挂着笑容:“酒水总共32万,您身后的沙发组和茶几都是出自ARMANI CASA设计师的定制款,我们可以提供账单。”
庄丝茜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传闻VIX三楼随便一个酒杯都是水晶杯,正是这里奢华的布置才能衬得上超级VIP巨额的挥霍,但对于刚被她姑妈限制消费的庄丝茜来说,三百多万确实拿不出来。
庄丝茜不愿意在狐朋狗友面前丢脸,转头看向谢钱浅,小声开口道:“你有吗?要么先垫一下?”
谢钱浅抱着胸站在一边事不关己地回:“你看我像有的样子?”
“要么你找沈钰或者沈辞谦江湖救急一下?”
谢钱浅不为所动,很显然,就她们两这交情,她并不会为了庄丝茜问沈家人要钱。
就在这时,隔壁包间走过来个小伙子,在那个经理身边低语几句,经理点了下头,随即盯着谢钱浅礼貌地说道:“黄先生说,如果你能在十分钟内喝完三瓶伏特加,今天你们的单他买,或者…”
经理将视线转向庄丝茜:“让你跟他走。”
谢钱浅眉头忽然皱了下,胳膊瞬间就被庄丝茜抱了起来,她一脸祈求地说道:“我不要跟他走,他刚才就对我动手动脚的,不然我不可能跟他闹起来啊,我跟他走就完了,我虽然爱玩,但我还是处啊,我不想被那个混蛋睡了,当我欠你个人情,你帮帮我。”
谢钱浅思虑半分钟后,突然转头盯着庄丝茜,庄丝茜被她森冷的眼神看得浑身发虚,听见她下一句说道:“帮你可以,把你那个有李艾青画的朋友介绍给我。”
“行啊,这还不一句话。”谢钱浅现在要什么庄丝茜也得答应啊。
很快三瓶未开的伏特加送来了,黄恢弘他们一群公子哥也从隔壁卡包走了过来,一脸挑衅地盯着谢钱浅。
VIX这个场子是都城地位显赫的关家大少开的,他们自然不敢在关少的地盘大打出手,但总得找点其他途径出了这口恶气。
谢钱浅的眼神落在黄恢弘身上时,他心里还毛了一下,但随即想到她们现在有求于他,于是大着胆子说:“给小姑娘把酒开了。”
三瓶纯的伏特加放在谢钱浅面前,她拿起一瓶还没碰到瓶口,浓烈的酒精味就让她屏住呼吸,庄丝茜躲在谢钱浅身后不停说:“加油,加油!”
谢钱浅深吸一口气,双眼一闭直接将酒倒进喉咙里,虽然没过味蕾,但那火辣的味道依然在瞬间灼烧着她的喉间,让她差点吐了出来,清秀的眉头也紧紧皱着,似乎很难下咽的样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谢钱浅身上,没人注意到隔壁至尊卡包里安坐了一整晚的男人突然起身,高大的白色身影缓缓走入人群中,目光落在那个被团团包围的娇小身影上。
隔着玻璃看得不是很真切,此时靠近后,沈致才将目光锁定在那张小脸上,她站在一束雅谈的光晕下,昂起的脖颈修长白净,酒精急促地从她喉间蔓延,秀雅的五官有种很特别的轻灵之气,只是此刻全部揪在一起,像喝毒药一样痛苦,被酒精辣得眼尾氤氲着些许雾气,那股倔劲儿倒是让沈致有片刻失神。
旋即他手中的奇楠手串突然松开放长,朝着谢钱浅便甩了过去,在鬼魅的灯光下像条蛇影,一闪而过稳稳套住酒瓶底部,与此同时握在沈致手里的另一头被他往回一拉,力道控制得刚刚好,那串深褐色的奇楠手串带着酒瓶瞬间飞离了谢钱浅的手中向着黄恢弘砸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没有人能反应过来,直到酒瓶砸在黄恢弘的脑门上溅得他一身酒,又当即碎落一地,大家才机械地把视线转向那个正在漫不经心收回手串的男人身上。
他穿着轻薄的亚麻质地米白色对襟衫,侧脸清晰立体,鼻梁一直延伸到下颚的轮廓像造物者精心雕琢过,完美精致,无框眼镜下的眼眸沉寂,似幽潭,在这浮躁的环境中自成一体,淡然从容,有种站在云端的高雅之感。
谢钱浅压根没转头,到处找水,黄恢弘捂着额就大骂出声:“你他妈谁啊?找死?”
沈致正好将奇楠手串重新套回手掌间,漫不经心地抬眸朝他扫去,那一刻,这双平静的眸子里蕴藏着一种让人无法言喻的锋利,像毒蛇漫过人的肌肤,让人不寒而栗。
关铭听到动静赶了回来,一眼便看见立在人群之中的沈致,把他给惊了一跳,一头雾水地想着不是说不用管吗?怎么自己单枪匹马管起隔壁小孩们的闲事来了?
关铭刚走到卡包门口,正好听见黄恢弘的那句“你他妈谁啊?找死?”
他脸色一沉,大步走了***,关铭一出现,整个卡包,就连工作人员的视线都开始回避。
虽然都城的人都知道沈家的长孙叫沈致,但他久居国外,鲜少有人见过他,自然不知道面前站着的人是谁。
但关铭就不同了,圈子里面没有人不认识都城关小爷的。
对这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来说,关铭要比他们长一辈,而关家在都城的势力更不是这些普通富二代可以攀得上的。
关铭早些年回国后,就逐步开拓了都城一带的娱乐餐饮产业,VIX不过是他闲来无聊弄的,有钱有人脉有势力,VIX很快成了都城首屈一指的夜场,既然是夜场,酒喝大了难免会起冲突,关铭从来不会插手这些晚辈之间一言不合的闹剧,除非闹大了会有工作人员过去处理,他不会亲自出面。
然而今天关小爷突然现身,着实把这些平日里吃喝玩乐的富家子弟吓了一跳。
他一进来就拍了下沈致的肩,转而盯着黄恢弘,一字一句道:“我看你是活腻了,要不要我联系你爸过来看看你这副德行,知道你惹了谁吗?”
黄恢弘看见关铭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此时听见他的话更是冷汗直飙,强撑着问道:“关哥,什么意思啊?”
沈致的神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关铭冷笑一声:“滚。”
黄恢弘一群人争先恐后地往卡包外拥,经理在关铭耳边低语几句,把刚才沈致过来后的情况大概交代了下,关铭的表情在瞬间变幻莫测起来。
他和沈致玩这么多年,这人整天把“千忧惹是非、皆因红颜起”挂在嘴边,活得一副快要跳出六界外的即视感,从来没有见他为哪个女人出过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关铭当即把谢钱浅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冷白的皮肤,杏仁眼,鼻尖翘挺,明明气质森冷,五官却格外娇俏,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是个特别的可人儿,关铭嘴角划过一抹探究的深意,就是…嫩了点。
关铭是聪明人,转而对庄丝茜和谢钱浅说:“你们可以走了。”
庄丝茜一脸懵逼地问:“那赔偿?”
关铭揶揄地瞥了眼沈致,平淡地说:“我会算在他头上。”
谢钱浅刚灌下一瓶矿泉水,此时也错愕地回过头,她这一回头,视线正好撞进了沈致的眼眸中,他就站在那,离她三米不到的距离,墨黑的眸子有种似曾相识的穿透力,只是她现在有些晕乎,压根不知道这熟悉感哪里来的。
这个一身白衣的男人对于账单算他头上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垂眸抚了抚袖口,每个动作都透着难以触及的儒雅,好似三百多万对于他来说不过弹指间的一粒微尘,不足以让他掀下眼皮。
庄丝茜刚准备回头对谢钱浅说“那我们赶紧遁吧”。
谁料谢钱浅直接大步朝沈致走去,开门见山地说:“你留个联系方式,回头让她把钱还你。”
此话一出,三脸懵逼,关铭玩味地盯着谢钱浅,庄丝茜急得差点找个胶布把谢钱浅嘴封上。
而沈致略微抬起眸看着面前的女孩,大概刚才水喝得太急,顺着白皙的脖颈流下,打湿了领口一片***的地方,她只到沈致胸口,这样的视觉差让他稍稍低眸便看见女孩工装衣纽扣下那片湿润,他似有若无地偏开视线说了句:“不用。”
“你钱多啊?”
“……”是不少。
“今天的事还是要谢你,不过钱肯定是要还给你的,她…回去问家里人要到钱就给你。”
“……”哪家?沈家?从我左口袋掏钱还到我右口袋?
沈致的表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推了推无框眼镜又强调了一遍:“不需要。

谢钱浅沈致

小说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