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马甲掉了(安望江则寒)

总裁你马甲掉了(安望江则寒)

导读:《总裁你马甲掉了》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主角是安望江则寒,总裁你马甲掉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新婚前夕,一定绿帽子轰然扣在了安望的头上,而给安望戴绿帽的对象赫然就是自己的亲妹妹!还想将她卖给一个老男人换钱

小说介绍

《总裁你马甲掉了》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主角是安望江则寒,总裁你马甲掉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新婚前夕,一定绿帽子轰然扣在了安望的头上,而给安望戴绿帽的对象赫然就是自己的亲妹妹!还想将她卖给一个老男人换钱。

安望江则寒小说简介

婚礼当天,怒发冲冠的安望脚踩渣女,怒抽渣男,谁知,抽着抽着抽顺手了,一巴掌打在了帝都最神秘的男人的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印在了江少的脸上。从此,安望为了这个巴掌付出了一生的代价,照顾这个男人照顾了一辈子。

总裁你马甲掉了全文阅读

“刘总,你放心,保证是个雏儿,质量也包你满意。”
“都是小事,只要你记得我的好就行。”
“……”
迷迷糊糊间,耳朵里落进一个熟悉的女声。
安望睁开眼,茫然地环顾四周,她不应该是在单身派对上吗?这里是哪里?
“哟,醒了?”
高跟鞋踏地的声响靠近,安遥浓妆艳抹的小脸,***眼帘。
安望微讶,“遥遥,你……”
“我没什么时间跟你解释,亦扬哥哥还在等我呢。”
安望瞪圆了眼睛,“什么意思?”
“我说得这么明白,你还不能理解?”
安遥俯下身,眉眼弯弯地笑着,“我跟亦扬哥哥互相喜欢,我们早就背着你在一起了,他不会娶你的。”
“什么?”
安望震惊,紧随其后,便是强烈的耻辱感和难以置信。
“怎么?不相信?”
说着,安遥拿起手机,屏幕的亮光映着她,脸上的得意分外可憎。
“诺,给你看看,我跟亦扬哥哥有多甜蜜。”
手机上播放着一段影片,男女缠绵迷乱的声音传出……
安望脑子嗡地一声炸开,下意识要抬手,这才发现手腕被捆住。
“安遥!你不要脸!”
“亦扬哥哥爱的人是我,他要娶的人也是我。安望,是你蠢,这么多年,竟然都没发现他不爱你。”
安遥收起手机,讥笑道:“但凡你聪明一点,今天我也不用费这个劲。”
这时,许亦扬的电话进来,安遥转身走回落地窗前接听。
“嗯,老地方见,你等我哦。”
安遥挂断电话,刚要回头,一个巴掌扇到脸上,当即让她脚步不稳,后背撞到玻璃上。
还未反应过来,又一个巴掌落下,耳朵嗡嗡作响。
“你……”安遥双手捂着脸,“你怎么解……”
“我解过的绳索,比你解过男人的裤腰带多得多。”
安望往前逼近,“安遥,我怎么也没想到狐狸精的基因会遗传。也是,亲妈是个狐狸精,你怎么能不惹一身***呢?”
话音刚落,几个男人推开房门。
安遥眼里闪过一抹恶毒的光,“她是刘总的货,要是跑了,你们一个个都得滚蛋!”
不给安望反应的机会,男人们迅速围住她,一圈下来,都是身强体壮的练家子。
硬碰硬完全没有胜算。
安望没有半点犹豫,随手抄起花瓶,拼尽全力砸向跟前的男人,趁着他抬手来挡,一脚踹上他的下盘。
男人一声哀嚎,弯下腰的瞬间,身侧掠过一阵风。
安遥扯着嗓子大喊,“你们这帮废物!还愣着干嘛!快追上去啊!”
……
酒店走廊铺着柔软的地毯,踩在上面的每一步都软绵绵的。
安望跑出房间没多久,就发现体内有异样的燥热在蠢蠢欲动。
刘总的货?
此时回想起来,安望才明白,自己是被亲妹妹给卖了,还下了药。
身后有紧追不舍的脚步声,只要她稍微停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安望咬紧牙,拼命往前跑,绝对不能让安遥得逞!
走廊的灯光渐渐模糊,地板像是变成水面,随着安望急促的呼吸,不停地起伏着……
“她要是跑了,今晚谁也别想好过!快!”
那帮人的声音逼近,安望却没有力气往前,***彻底绵软。
身子不受控制地倒向一边,双手搭上门把,“咔哒”一声落入耳内。
安望见到救命稻草一般,立马推门闪身进房。
没一会,门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她背靠着房门,心脏在狂跳,几乎就要蹦出胸腔。
同时,药效在血液里沸腾。
还没来得及庆幸,安望又陷入另一个困境。
燥热如蚂蚁蚕食神志,她难受得直哼哼,体内的***迫不及待地想找什么来填满。
可……这种时候,上哪里找男人?
“我不是让滚了吗?”
我去!想什么来什么!
安望***了***唇,扶着墙壁走近浴室,推开玻璃门,刚要***一看究竟,迎面撞上冰冷结实的胸肌。
属于男性的荷尔蒙气息窜进鼻息间,混着凉水的冷意,莫名***。
房内只亮着玄关顶上的小灯,安望视线朦胧,抬起头也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勉强看清滚动的喉结。
安望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直觉告诉她,是个帅哥,错不了。
下一秒,男人如同拎小鸡一样,拎着衣服后领,将她扯开一段距离。
“哪来的回哪去,不然……”
“救救我。”
女孩嗓音娇糯,像是有温度似的,烫了他一下。
“安望?”
这声质问并没有引起安望的注意,她眼巴巴地看着男人的胸肌,再次咽口水。
脑子里涌起一股热浪,安望蹭进男人的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我……我很难受……”
察觉到女孩异常的体温,男人眉头一蹙,“你也被下药了?”
“救救我……”
安望顾不得其他,急不可耐地解开他的浴巾,小手刚触碰到某处,就被扣住手腕。
“别乱动。”男人低声警告。
安望愣了一下,轻笑出声,媚眼如丝地抬眸,“小哥哥,你的身体很诚实哦。”
“你……”
“既然你也有需要,那我们各取所需不好吗?”
说完,安望挣开男人的手,踮起脚环上脖颈。
女孩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娇柔妩媚,勾魂摄魄。
“我需要你。”
男人呼吸一窒,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就被她堵住。
唇舌间,女孩的幽香夹杂着酒味,简直是催发欲望的毒药,迅速击溃他好不容易撑起来的理智。
安望被扔到床上,借着月光,意***迷之际,看清了男人的眼睛。
很漂亮的桃花眼,含着炽热的欲望,却没有丝毫下流,那欲望来得纯粹,极其勾人。
迷迷糊糊的,她好像有些熟悉这双眼睛。
没来得及细想,男人突然闯入,安望意识彻底沦陷……
……
次日。
安望醒来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只余昨晚一夜的疯狂。
她稍微动一下,浑身就跟散了架似的酸疼难耐。
没想到,昨晚遇到的是一头饿狼,还身体倍儿棒,差点要了她的老命。
安望抬手揉着太阳***,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今天是她跟许亦扬的婚礼。
婚礼?
呵,一场笑话罢了。
当初母亲被亲妹妹***上位的悲剧,时隔多年,竟然在她身上重演了!
念及此,安望找来手机,拨了通电话出去,“喂,帮我查一下许亦扬的酒店记录,尽快,我有用。”

总裁你马甲掉了免费阅读

那小哥哥该不会是害怕负责任才一大早开溜的吧?
明明是她借着药劲非要睡他的,应该算是她的锅吧?
不知道他会不会回去?她早上交给前台的名片能到他手上吗?
几下敲门声,将安望的思绪拽回现实。
她回头,便看见门边的男人,是跟了她三个多月的保镖,阿寒。
他一身黑色西装,却是穿得不规矩,领口纽扣敞开,露出线条漂亮的锁骨,领带随意垂挂,白色衬衫底下藏着隐隐若现的胸肌。
虽尽显慵懒随性,但也因此,让他骨子里的孤傲更加张扬。
不到一分钟,安望就被他一瞬不瞬的注视看得心底发慌,“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安望转回来,对着镜子整理妆发,“阿寒,等婚礼结束,你帮我去办件事,查一下昨晚在景濠酒店1108房的客人是谁。”
阿寒轻轻拢眉,眼神略显复杂,盯着安望的蕾丝镂空后背。
不受控制的,脑海里浮现月色底下摇晃着,覆着细汗的肌肤……
很快,他眸色一沉,应了一声,“好。”
……
婚礼顺利进行,满座宾客,唯独缺了安遥。
安家和许家联姻,是帝都一段流传已久的佳话,两家在生意互相成就,今日便要亲上加亲,以后更是不分你我。
当然,在座都是生意场上的明眼人,大家心里都清楚。
许亦扬娶了安家大小姐,许家就能借着安家这股东风扶摇直上,摆脱当前的资金危机。
这场联姻最大的赢家,是许家。
“好,现在让我们来听听这对新人有什么话想对彼此表白。”
主持人说完,麦克风交到安望手里。
她望着许亦扬好一会,直勾勾的眼神,看得许亦扬直心虚,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满满,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他小声问。
“安遥呢?”
安望答非所问。
许亦扬一愣,“你问她做什么?”
“她有没有告诉你,昨晚她都做了些什么?”安望接着问。
“你……你在说什么?”
许亦扬的慌张,是最好的答案。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安望冷笑,“安遥说得没错,我很蠢。许亦扬,到此为止吧,没必要再演下去了。”
台下众人看着舞台上的突发情况,一时间都摸不着头脑,只嗅到一股子豪门八卦气息。
此时,原本循环播放着婚纱照的大屏幕,放出一段电梯监控录像。
一对男女激吻着走进电梯,女人跳到男人身上,双腿环着他的腰,一个转身,男人的脸展现在录像里……
现场一片哗然,录像男主角正是新郎许亦扬!而女主角是安遥!
***勾搭姐夫?这戏码可太***了!
下一秒,屏幕黑了下来。
许亦扬脸色发白,狠狠地扔了投影机插头,盯着安望好一会,那眼神仿佛是受到什么莫大的屈辱。
他磨了磨后槽牙,小声开口:“今天是我们的大好日子,有什么误会一会再说好不好?不能让两家长辈丢了面子,对不对?”
说话间,许亦扬朝着安望步步逼近,“等结束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安望一步步退到舞台边缘,高跟鞋踩空,整个人往后倒去,不料,迎接她的不是地面,而是一个怀抱。
他紧紧抓着她的手臂,有那么一瞬错觉,安望以为骨头都要碎掉了。
安望抬头,只看见男人紧绷的下颌线,透着锋利的寒意,貌似很生气。
“许少,有话好好说,何必步步紧逼?”
男人的嗓音低沉有力,听似规劝,实则满满的威胁意味。
许亦扬认出他,当即气急败坏,“我跟满满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保镖指手画脚!”
安望从男人怀里跳下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胸膛,“阿寒,谢谢你,这点小事我还应付得来。”
说完,她提起婚纱***,再次迈上舞台,一个正眼也不给许亦扬,径直来到舞台中央。
在抵达婚礼现场之前,她就已经想好了,今天这场婚礼无非是场闹剧,那她便要闹大,闹得满城皆知,让两家人都下不来台!
她安望不能白白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大家都看到了,许亦扬喜欢的是我的妹妹,我作为姐姐,只能成全这对狗男女。再者……”
安望勾了勾红唇,回眸瞧一眼许亦扬,“我安望爱干净,别人用过的东西,绝不会要。”
“今天这场婚礼,让各位期待已久,要是让大家扫兴而归,实在是对不住。而且,我是安家赶出去的大小姐,安家为了这场婚礼付出许多,我要是没嫁出去,回头肯定更讨人嫌。”
安望俏皮一笑,“所以,我决定现场抽新郎,完成这场婚礼。”
这话一出,场下更是如同沸腾的水,炸开了锅。
而许家父母脸上挂不住,红一阵,白一阵,分外精彩。
安家大小姐当场抽新郎,让正牌新郎的脸往哪里放?
外界传闻安家大小姐就是个混世小魔女,没想到,胆子这么大,玩得这么开!
“满满!”
许亦扬刚要上前,就被阿寒扣住肩膀,力道很大,生生把许亦扬拽回一步。
“许少,还请你安分些。”
“选谁呢?”
安望用麦克风敲着下巴,视线在宾客之间穿梭,虽说是现场抽新郎,但也得有点追求,抽个看得过去的吧?
很快,她一眼锁住目标。
那个身穿赭色西装的男人,跟人群保持着一定距离,正端着事不关己的态度在看这场闹剧。
“就你了!”
女孩纤细白皙的手指伸出去,当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那个男人。
刹那间,宾客再次沸腾。
“这不是江则羿吗?他怎么会在这?”
“江则羿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都没发现这么大的佛爷就在身后?”
此起彼伏的讨论声,热闹得像是菜市场一样。
安望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点了个厉害角色,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只能硬着头皮啃下来。
“你上来!”
江则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只觉得有趣,便迈开步伐走上前,众人很自觉地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安小姐好胆色。”
“一般般。”
安望扬起头看他,在璀璨的水晶灯光衬托下,江则羿清贵气质尽显。
刚才离得远,还没什么感觉,此时近距离观察,才清楚地感受到,江则羿身上与生俱来的强者气息,非同一般。
不是这么倒霉吧?一下子抽中个硬茬?
安望轻咳一声,“虽然我被安家赶出去了,但我好歹还是大小姐,你娶了我,你不会亏的。”
“嗯,我知道。”江则羿眉眼含笑。
“你这意思是答应了?”
“算是拒绝,也算是答应。”
“什么意思?”安望一头雾水。
“我暂时还没有娶妻的计划,但家里有个弟弟,他有这个需求,安小姐要是不介意,我可以替我弟弟答应你。”
这……还带转让的?
安望愣了愣,下意识地问出口:“你弟弟跟你一样帅?”
“嗯……”
江则羿沉吟片刻,眸底笑意更浓,“他只会比我更优秀,而且,保干净。”
说着,他抬眸,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正抓着许亦杨的男人。
只一瞬,一记冷到极点的眼神投来,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江则翌敛眸,甚是不以为然,二十多年老处男有点恶意是应该的。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总裁你马甲掉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