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赵锦诺阮奕)

暖玉(赵锦诺阮奕)

导读:赵锦诺阮奕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暖玉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赵锦诺自幼被养在庄子上,爹不疼,祖母不亲。赵家一门风光,同她半点关系都没有。忽然有一天,听闻阮家早前那个从马上摔下......

小说介绍

赵锦诺阮奕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暖玉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赵锦诺自幼被养在庄子上,爹不疼,祖母不亲。赵家一门风光,同她半点关系都没有。忽然有一天,听闻阮家早前那个从马上摔下,摔成了傻子的小儿子该婚配了,赵家祖母突然紧张了,她的掌上明珠宝贝孙女赵琪怎么能嫁给一个傻子呢!

小说简介

一旁的周妈妈"提醒",早前同阮家订婚的不是庄子上那位大小姐吗?
——于是庄子上的赵锦诺被风风光光接回赵家,替嫁。
都说阮家前不久祖坟肯定迁对了,赵锦诺嫁过来,阮家的小儿子忽然人不傻了,还一朝位极人臣,朝中拜相。
只有赵锦诺知道,新婚当晚,喜帕一挑,迎上一双怎样的凤眼……翌日醒来,赵锦诺撑着腰,咬着唇,什么傻,都特么是骗人的……
……
阮奕临死时,最想念的人是赵锦诺。那个在他人生中最灰暗时候,带给他唯一阳光的人,像一枚暖玉,时刻温暖着他的心。
再睁眼,他重回年少时,那时候赵锦诺才从庄子接回赵家,正要嫁给他。他将她堵在赵府后苑,看她,抱她,发疯一样得亲吻她……

暖玉免费阅读

王氏微微敛了目光,平淡道,“府中不同你早前在的庄子,规矩是多了些,但如今你父亲在朝中的官职不似早前,后宅中诸事都需循规蹈矩,才不会被同僚的家眷笑话了去。晨昏定省,侍奉长辈,每日都需勤勉,不能偷懒。郁夫人隔两日便会来乾州,要见你……”
王氏言及此处,抬眸看了看她,轻声道,“旁人看的虽是你,却实则看得都是我们赵家的礼数,你这两日晨昏定省后,都来我苑中,让刘妈妈好好教教你。”
言外之意,是怕她在庄子上长大不懂礼数,冲撞了郁夫人去。
王氏交待完,也未有唤她起身的意思。
赵锦诺跪在厅中,双手做了做福身的***,恭敬应道,“锦诺谨记母亲教诲。”
她口中的‘母亲’二字,让王氏的眼皮子不禁抬了抬。
她既唤她一声母亲,她便是她名义上的母亲。
早前在庄子上养着便也罢了,如今接回了府中,自是要守赵府规矩的。日后郁夫人想必也会过问,颜面上的功夫自然要做足。
有些话,当下不方便说,她明日会寻时间单独提点。
毕竟,这回将赵锦诺从庄子上接来,是替琪姐儿嫁给阮家那个傻子的。
王氏看着赵锦诺那张同她生母极像的脸,按捺住心中的厌恶与不喜,目光轻慢不怎么看她,却继续用长辈的口吻,“,。你如今刚回府中,身边也没什么可用的人,海棠和杜鹃早前都是我房中的大丫鬟,虽不成器,却跟了我许久,府中的规矩多少都知晓些。她们二人你先将就着用,若是用得不习惯,再来同我说一声。”
赵锦诺再次福了福身,“多谢母亲割爱。”
王氏瞥了瞥她。
这些年,宋妈妈这个老人应当没少在她身上下功夫,养在庄子上,礼数似是还周全……
王氏又转眸看向老夫人,轻声道,“儿媳这里没什么要交待的了,看母亲的意思?”
赵锦诺余光瞥向王氏。
王氏言罢,只随意看了老夫人一眼,而后自顾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应是惯来都在家中做主,老夫人处只是随意敷衍一声,老夫人平日里应当没也少看她脸色过活儿。
果真,老夫人深吸一口气,一面数着佛珠,一面打量了王氏脸上的神色,才朝赵锦诺道,“行了,没什么说的,明日晨昏定省,好生听你母亲教诲。”
语气中透着漠不关心。
赵锦诺应好。
老夫人身后的嬷嬷扶她起身。
老夫人有嬷嬷扶着,先行回了屋中。
海棠早前便说过,如今老夫人在官邸中多吃斋念佛,后宅的事都是王氏在做主,老夫人力不从心,也管不了,当下,赵锦诺分明是来拜见祖母和母亲的,最终也只是听王氏说了些许话,老夫人近乎漠然。
老夫人起身回了屋中,刘妈妈也扶了王氏起身。
临到赵锦诺跟前,王氏道了声,“起来吧,一直这么跪着,旁人还以为我对你苛刻……”
这一句临到尾声的时候,王氏的身影都已离了厅中去。
海棠这才上前扶起赵锦诺起身。
赵锦诺亦心底澄澈,王氏应是比想象中的更不待见她。
王氏方才的神色不是不喜,而是明显厌恶。
巴不得不见她。
但似是郁夫人跟前,王氏尚有诸事要同她交待,所明日还是不得不见她……
赵锦诺淡淡垂眸。
……
乾州知府的官邸不小。
早前赵锦诺离家时,父亲赵江鹤还不是乾州知府,这座官邸是父亲赴任乾州知府之后才搬来的。
赵锦诺其实陌生。
早前城南老宅子处仅存的关于娘亲的温柔记忆,也似是在这处陌生的官邸中消融殆尽……
这处官邸,没有丝毫娘亲的痕迹。
这家中,也仿佛从未有过她们母女二人。
赵锦诺微微敛眸。
……
杜鹃领她入了‘三省(xing)苑’,应是取义“吾日三省吾身”的意思。
这样的苑名,大都是主人家的书房用,鲜有姑娘家的闺房会叫这种名字。
王氏让她入住‘三省苑’,却多了几分旁的意味。
是想提醒她,要每日三省其身,不要以为眼下回了乾州,便真就是赵府的嫡长女了。
这样的三省苑,一听便是借住。
这乾州府邸中,本就没有她的位置。
不过寄人篱下罢了。
身侧,杜鹃高声道,“大小姐,夫人挑了许久,才挑中官邸中的这处苑子给大小姐,偏是偏了些,却清净。夫人说大小姐若是不喜欢,同夫人说声,再换一处就是。”
赵锦诺嘴角勾了勾,应道,“劳母亲费心了。”
那便是不必换苑子的意思了,杜鹃心中轻笑,还算知晓这是乾州官邸,没有初来乍到便兴风作雨。
看来夫人今日在厅中的训话,还是听***了的。
海棠领了赵锦诺入了外阁间和内屋中。
三省苑不大,内里没有暖阁。
外阁间和内屋都布置得中规中矩。
她先同杜鹃和海棠一道回的乾州,只带了几身衣裳和随身之物,她在新沂庄子上的东西,宋妈妈和阿燕会晚些一并带来。
眼下,她的东西不多,海棠很快收拾利索。
杜鹃则在苑中,让三省苑中伺候的下人都来苑中见礼。
赵锦诺一眼看去,加上粗使的丫鬟、婆子和小厮,并着杜鹃和海棠两人,苑中一共来了不到七八个人。
杜鹃高声训道,“今日大小姐才回府中,夫人将这座苑子拨给大小姐住,你们可都得仔细伺候了,若是有差池,可是要挨板子的!”
众人都应是。
赵锦诺看了一眼,没怎么出声。
等回内屋,海棠已在耳房备好了水,亦同她道,小厨房方才备好了饭菜,等沐浴出后可用。
赵锦诺轻声应好。
耳房内,水汽袅袅,赵锦诺自顾宽衣。
这一路风尘仆仆,方才又在厅中跪了好些时候,她确实累了。
等上一侧的脚凳入内,在浴桶里才解下贴身的衣裳,放在一处。
水中的温热,似是很快将身上的疲惫解去。
赵锦诺亦摘下发髻间的素簪。
青丝如墨般垂下,盈盈水汽里,衬出些许秾丽与妩媚。
今日是她初次回府,父亲尚在外地公干督办,祖母和母亲连饭都未留,亦未让她见府中的赵琪和赵则之这对龙凤胎……
赵锦诺不知王氏为何对她讳莫如深。
但以王氏今日的态度推断,阮家的婚事若真是香饽饽,王氏定然不会想到她。
早前在庄子上,赵锦诺遣了人去探,也探不到阮家小儿子的事,此事应当隐晦。
赵锦诺想,阮家小儿子许是缺了条胳膊,断了条腿,要么就是眼耳口鼻有何处感官不灵……再要么,就是有些‘隐疾’……
******
来乾州的马车上,阮奕连连喷嚏。
一侧的阮旭微微皱眉,“可是今日非要去河中抓鱼,着凉了?”
言罢,目光看向他怀中那只白色的兔子,阮旭目光略有烦躁,走到何处都带着他那只兔子,扔都扔不掉。今日扔掉,他还捡回来了。
来乾州的时候,母亲吩咐他多照看好二弟。
他这幅模样,还揣只兔子,如何去赵家?

暖玉全文阅读

“阿奕……”阮旭耐下性子道,“去赵家的时候,不可以带大白。”
“为什么?”阮奕抬眸看他,眸光闪闪。
阮旭看着阮奕天真无邪的表情,一时不知当如何解释,只得淡声道,“赵家的人不会喜欢的……”
阮奕咧嘴笑笑,“那我们就不去赵家了吧……”
阮旭头疼。
看着一侧抱着大白笑得“咯咯”作响的阮奕,哪里还有早前踌躇满志,衣襟连诀的偏偏少年郎模样?
又想起这三两年来,母亲为二弟的事情四处奔走,操碎了心,却最终还是只有接受二弟这幅呆傻模样。
二弟是母亲的心头肉。
过慧易折。
曾今阮家最得意、瞩目的儿子,如今成了最难启齿的一个。
父亲曾对二弟寄予厚望。
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如今,家中上下才慢慢接受二弟呆傻,日后许是永远都好不了的现实。父亲也心底澄澈,只是越发不敢同二弟相处的时间太长,尤其是独处。
二弟年后便要及冠。
于是母亲同父亲商量,等二弟及冠,就将亲事办了,日后房中也好有人照顾。
父亲已官至兵部尚书,是六部之中最年轻的一个。
日后的***定是冲着封侯拜相去的。
儿女的亲事都不能马虎。
阮家同乾州赵家早前定了儿女亲家,但如今二弟这幅模样,父亲拉不下脸来赵家提亲。赵家虽是寒门出身,算不得高门邸户,但这几年赵江鹤取了王氏的女儿,***平顺,接连升迁,如今已官至乾州知府,许是,便是有早前的婚约在,也不愿意将女儿嫁到阮家……
母亲是道,我们阮家门第虽比赵家高,但也不做强压欺凌之事。
眼下,让是他带了二弟来乾州,同母亲一道上门提亲。
若是赵家愿意,那阮家和赵家日后就是亲家,阮家必定会对赵家提携,也会对赵家的女儿掏心窝子好。
若是赵家不愿意,也正好解了这门儿女亲事,再给二弟寻一门登对的亲事。
这也是此回他会携了二弟一道来乾州的缘由。
只是母亲早前去了晓城看外祖母,而后是从晓城直接去乾州。
而他们二人却是从京中出发,便未与母亲同路。
自出府起,二弟便非要带着他那只***子,一路上引了不少好奇目光。
路人皆如此,更何况赵家的人?
他昨日分明是将这只兔子在官道旁的凉茶铺子给扔了,谁知有人还是给捡了回来,不仅捡了回来,这次连吃饭睡觉都要抱着自己的兔子,怕他再给扔了。
方才哄他赵家的人不喜欢兔子,也不好用,只得郑重其事连蒙带骗,“赵家是一定要去的,你未来夫人还在赵家呢,只是这赵家的人喜欢吃兔子,你若将大白带去,他们怕是会烤来吃了……”
阮旭危言耸听。
阮奕果真愣住,片刻,眼泪吧吧就在眼眶中打转,喉间颤颤,认真道,“我不要娶赵家的女儿做夫人!他们全家都要吃大白!……”
阮旭更头疼了几分,又道,“……你不带大白去便是了……”
阮旭不想再提。
阮奕却忽然饶有兴致问道,“大白好吃吗?”
阮旭愣住。
怀中的大白也愣住,莫名颤了颤。
阮旭额头三道黑线,一时又不知当如何解释。
阮奕却抱起大白在身前‘咯咯’笑笑,“也可以不烤着吃,煎着吃,煮着吃,清真吃,我们大白肯定特别好吃!是不是呀,大白?”
大白整个人(兔)都不好了。
阮旭亦不作声了,瞥目看向车窗外。
母亲说是带二弟一道来乾州上门提亲,是让赵家知晓实情,但实则,母亲打心眼儿里疼爱二弟,也是想亲眼看看赵家女儿的性子,和对二弟的态度。
正因为二弟如今这幅模样,母亲才想找个日后能够好好照顾二弟,亦待二弟和善的人。
母亲用心良苦。
否则,以阮家今日在朝中的地位,便是二弟痴傻,争着想往府中送女儿的,这京中也大有人在……
过了稍许,阮旭收回目光。
身侧,阮奕似是也终于决定的大白的吃法,“还是凉拌好吃,就凉拌着吃吧……”
阮旭微微阖眸,隐在喉间一声轻叹。
******
翌日清晨,赵锦诺早起。
晨昏定省,时辰不能迟了,她初到官邸,不能出错,留了人口舌去。
早早洗漱更衣,到老夫人苑外的时间比昨日刘妈妈交待的时辰要早了一刻钟。
等到了老夫人苑外,也没有着急入苑中,就在苑外候着。
老夫人人还未醒,赵锦诺便让老夫人苑中值守的丫鬟帮忙看着些,若是老夫人醒了,她们再行入苑,怕扰到老夫人歇息。
海棠越发觉得大小姐虽长在庄子上,却不似庄子上长大的小姐。
她虽不怎么主动开口多问及府中的事情,但自会察言观色,礼数周全,行事也干练谨慎,让人挑不出错来。倒似是,比二小姐还更妥帖周全些……
大小姐虽年长二小姐三岁,但二小姐自幼是在夫人身边教养长大的。
大小姐却是庄子上的宋妈妈教养长大的。
照顾大小姐的宋妈妈也是府中老人了,也是先夫人身边伺候的人,先夫人出身不好,宋妈妈本人她亦在庄子上见过,不像是能教养出大小姐这般玲珑心思的人……
大小姐连杜鹃都不会起冲突。
却未必见得性子软弱。
夫人明知杜鹃性子不好,还盛气凌人,却仍让杜鹃来接大小姐回府,是想给大小姐气受。
但这一路,似是大小姐也没怎么气着,杜鹃说什么便应什么,也不怎么在意。
一直在气的,反倒是杜鹃。
就连她一路上都不免觉得杜鹃有些过了,还说了杜鹃去,早前在府中自是没有过的……
当下,老夫人苑中的丫鬟来迎,说老夫人醒了,在外阁间中吃茶,这便迎了赵锦诺入苑中。
老夫人惯来有吃早茶的习惯,多少年都未变过。
赵锦诺入内,“锦诺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眼皮子翻了翻,没什么语气,“知晓了,我这里无事,去你母亲苑中请安吧。日后这苑中,要多听你母亲的话,不必在庄子上。”
老夫人也是贫家出身,只是大人高中后一路贫步青云,这才端地有了富家主母的样子,但实则腹中没有多少墨水,这几句揣着端着的话,还是同王氏处学来的。
赵锦诺福了福身,应道,“孙女谨记祖母教诲。”
老夫人瞥了瞥她,便不怎么说话了。
等到赵锦诺离了苑中,老夫人身边的周妈妈才道,“大小姐同夫人生得是越发像了……”
老夫人很是恼火,“像她有什么好!江鹤早前便是被她鬼迷了心窍,若不是后来取了王氏,指不定这***都被耽误了……”
周妈妈看她。
老夫人继续道,“这王氏也不怎么样!仗着自己父亲是吏部侍郎,就不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了,她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儿,也是我赵家的媳妇儿,这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周妈妈知晓老夫人平日里是窝囊久了,眼下过过嘴瘾。
周妈妈劝道,“老夫人,消消气,等大人公干回来便好了。”
老夫人叹道,“他回来有什么用!还不如我的琪姐儿,之哥儿回来!”
周妈妈宽慰,“这不是想让二小姐避开郁夫人吗?早前不还是老夫人您的主意,将大小姐接回来,替二小姐嫁到阮家的?”
老夫人又恼,“什么叫替琪姐儿嫁到阮家,这原本定好的就是阮家的老二同锦诺的婚事,和我们琪姐儿有什么关系……”
周妈妈知晓说不得了,遂也噤声。
……
从老夫人苑中去王氏苑中的路上,赵锦诺心如明镜。
今日在老夫人苑中晨省是,并未见到赵琪和赵则之这对双胞胎。
昨日她回府也未见到。
那赵琪和赵则之都不在官邸。
郁夫人这两日便要来官邸,照说阮家同赵家都要结亲了,晚辈出来给长辈见礼是基本常识,而此时赵琪却不在,应是特意避开的。
看来阮家这门亲事不仅有猫腻,还有不小的猫腻在……
赵锦诺淡淡垂眸,修长的羽睫倾覆。

赵锦诺阮奕

小说暖玉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