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还是留我一人(刘璃月辛晖)

最后还是留我一人(刘璃月辛晖)

导读:刘璃月辛晖小说最后还是留我一人火爆来袭,最后还是留我一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刘璃月她本是一介女流之辈,可是为了替父排忧解难,心甘情愿的奔赴了沙场。意外救了镇国大将军辛晖一命,也因此的被他识破了女儿身。

小说介绍

刘璃月辛晖小说最后还是留我一人火爆来袭,最后还是留我一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刘璃月她本是一介女流之辈,可是为了替父排忧解难,心甘情愿的奔赴了沙场。意外救了镇国大将军辛晖一命,也因此的被他识破了女儿身。

刘璃月辛晖小说简介

“那一战隔了半年才回家,待我回家时,才发现父亲早已因我参军一时气急攻心而犯急症去世……而母亲,早早刘了满头发……我跪在父亲的坟前整整三夜,不知怎样才能让他原谅我……可是马上又要上战场了,我已由小兵成小将,无法骤然缺席……倘若直接暴露身份,定会直接被砍头……无奈之下,只能继续穿上戎装……”
“只是我心底一直都有道坎儿过不去,倘若那时我提前跟父亲讲清一切,他是不是不会那么担心我而生病……如果他知道他的女儿替刘家争了光,光宗耀祖了,他会不会以我为荣?”

最后还是留我一人全文阅读

“我父亲是武将,母亲在生了我之后大伤身子,没能生下弟弟,所以父亲一直都把我当男孩子培养教育……我自幼不会琴棋书画,但爬树摸鱼和拳脚功夫,让我成了村里的女霸王,没人敢欺负我,所有男孩子看了我都退避三舍……”
“只是后来,国事动荡,战乱不止,举国上下所有男丁全都需要上战场,但那个时候我父亲已经在战役中瘸了腿,如果他再强行上战场跟送死没有两样……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四处托人找关系想让他们放过父亲,可那种危难时期谁又敢做这个主?”
“后来的后来,我每餐多吃两碗饭,然后比平时更卖力地强身健体,甚至半夜偷偷爬起来耍我父亲上前线的长剑……等到出发去战场时,我穿了我父亲的铠甲,戴着他的头盔,从家里溜出去了……”
“那一战隔了半年才回家,待我回家时,才发现父亲早已因我参军一时气急攻心而犯急症去世……而母亲,早早刘了满头发……我跪在父亲的坟前整整三夜,不知怎样才能让他原谅我……可是马上又要上战场了,我已由小兵成小将,无法骤然缺席……倘若直接暴露身份,定会直接被砍头……无奈之下,只能继续穿上戎装……”
“只是我心底一直都有道坎儿过不去,倘若那时我提前跟父亲讲清一切,他是不是不会那么担心我而生病……如果他知道他的女儿替刘家争了光,光宗耀祖了,他会不会以我为荣?”
刘璃月陆陆续续说了很多,贺凌一直默默听着,也在不知不觉中将她后背的所有银针全都拔了下来,再盖上了薄被。
“女扮男装,替父从军,这样的事情的确前所未闻……”贺凌感叹道,“每多了解你一分,你都让我惊艳不止。”
刘璃月笑了笑:“其实女扮男装参军的并且只有我一个,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般运气罢了……”
若不是在战场上救了那个男人,她的人生轨迹也不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甩了甩头,她屏去那些杂念。
“我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的生活环境让我养成了极少哭的习惯,毕竟若是在战场上受伤跟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叫唤不停,怕早就被人识破我的身份了。”她继续说道。
贺凌叹了口气,对着刘璃月竖起大拇指:“女中豪杰,贺某佩服。”刘璃月噗嗤笑了:“好好好,有你这医术高超的少庄主在此,我一定会好好活着,长命百岁。”
“我出了药王谷就不用少庄主自称,你可千万别这样唤我了……”贺凌连忙说道,尽管这里只有他们两人,“只是你叫我贺公子也是生分得很,要你对我直呼其名你又不愿意……”
“我哪能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那般没礼貌?总之,大恩不言谢,日后贺公子有需要我刘璃月的地方,尽管说便是,这条命都是你的。”刘璃月诚恳说道。
贺凌听得她说这条命都是他的,不由得心底一荡漾。
“若你的身子医好后还需要在药王谷静养,你……会想离开吗?”贺凌深棕色的眼眸亮了几分。
刘璃月嘴角挂着浅笑:“那我便在谷中包揽一份杂活,这样好为自己赚取医药费了……”
贺凌一听,看向她的神情中多了几丝烟火气息:“那说好了,以后就随我一同留在谷中……我们一起……”
刘璃月一愣,莫名感觉到了丝不自然。
贺凌也觉察到了自己的话中有某种升温的旋律,连连轻咳一声缓解尴尬。
“罢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捣药去了……”
说着,他匆匆去了药桌旁,拿起捣药杆匆匆碾了起来。
看着贺凌那脸颊泛红的样子,刘璃月微微沉思了几分,隐隐觉察到了什么。

最后还是留我一人免费阅读

眼下辛晖没有心思处罚巴顿,他必须前去亲自寻找!
明明自己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要扩大范围搜寻,若依旧无果他也就此作罢。
可偏偏,就有人让他不如意!
涞水河畔,辛晖整整一夜未曾合眼,双眸布满了红血丝。
纵使已经精疲力竭,但他要亲自一寸一寸地寻找,才能真正放心。
寻完西南方向,又是一夜,辛晖再寻东北方向。
身后跟着的将士都战战兢兢,但也全都卖命往前寻,不敢掉以轻心。
层峦叠嶂的树荫中,隐约可见一栋简单而不失素雅的小木屋。
辛晖身形一顿,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视线一直都定格在那木屋上,久久未曾移动。
旁边的将士也看到了,不由得低语:“这里一直都没有村庄,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木屋?”
“怕什么世外高人隐居在此吧……会不会夫人也……”
辛晖心底一颤,迈开了步子。
“你们在附近等我,莫引起大动静。”他想先独自一人前去探查一番。
空气中拂过一阵清风,带来阵阵药香。
辛晖吸了吸鼻子,企图自那丝丝味道中寻到一丝一毫与刘璃月有关的气息。
“沙……沙……”黑靴踩在草地上的带来的声响。
辛晖一步步朝小木屋走去,看到侧边的庭院中晒了几件灰色的粗布衣裳,分辨不清是男装还是女装。
他的月儿那么清瘦,会穿这么宽松的衣袍吗?
他的月儿肌肤那么***,会穿这种粗麻布料裳吗?
尽管辛晖胡乱想着,但他还是期盼着刘璃月就在这个小木屋中。
只要她还活着,便是极好。
门是微敞开的状态,辛晖轻轻推开,带来嘎吱声响。
屋内身穿朴素布衣的刘璃月正在埋头捣药,她谨记着贺凌说的此种药材必须捣碎成汁沫,方能显药性。
听到脚步声,她未曾多想以为是贺凌采药回来。
“回来了?洗手吃饭吧,都在锅里热着……今天有你喜欢吃的鱼腥草,有药香味还有菜香味味道倒是独特得很……”
刘璃月碎碎说着,以往都能得到贺凌及时的反应,可今天却迟迟没有听到他回话。
她一愣,余光已经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不是一身布衣。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最后还是留我一人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