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滚烫(瞿闻宣章遇宁)

星火滚烫(瞿闻宣章遇宁)

导读:《星火滚烫》是作者梵瑟 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瞿闻宣章遇宁 ,小说讲述了章遇宁下三层楼梯、从小区后门拐出来再走上短短一百米而已,又出一头汗。小编为你带来星火滚烫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介绍

《星火滚烫》是作者梵瑟 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瞿闻宣章遇宁 ,小说讲述了章遇宁下三层楼梯、从小区后门拐出来再走上短短一百米而已,又出一头汗。小编为你带来星火滚烫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一个小时的车程章遇宁从来不浪费,一般戴上耳机隔绝外界专心背文言文或者英语单词。
晚上回到家,章遇宁在小饭馆里写作业之余帮宁军霞招呼客人。
隔天清晨章遇宁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帮宁军霞一起蒸包子、炸油条、煮豆浆、熬米粥等等,准备小饭馆新一天的营业,再去上学。

星火滚烫全文阅读

暑假过半。
章遇宁搬来城关也满一个月,再一个月开学,她将正式升入高三。
过去十七年,章遇宁和妈妈宁军霞住在郊区村镇里的姥姥家。
两年前章遇宁考入一中后,每天需要花近一小时换乘两班公交车从村里进城关上课。那会儿宁军霞原本打算让章遇宁住校,章遇宁顾及小饭馆的生意,以舍不得宁军霞和姥姥为理由,没同意。
一个小时的车程章遇宁从来不浪费,一般戴上耳机隔绝外界专心背文言文或者英语单词。
晚上回到家,章遇宁在小饭馆里写作业之余帮宁军霞招呼客人。
隔天清晨章遇宁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帮宁军霞一起蒸包子、炸油条、煮豆浆、熬米粥等等,准备小饭馆新一天的营业,再去上学。
周末章遇宁也不睡懒觉。
章遇宁性子倔,宁军霞劝不动,后来章遇宁用自己始终保持年级前五的成绩证明学习没有受影响,宁军霞反被说服。
至半年前姥姥去世,宁军霞开始考虑搬进城关,这样比住校更加能照顾到章遇宁的饮食起居。筹谋数月,最终经一乡邻介绍,宁军霞便宜买到距离一中仅十分钟公交的一套二手房,再租下楼下的一间临街店面,母女二人开启新生活。
按照往年一中的惯例,高二升高三的暑假需要补课一个月,老师会利用这一个月把高三课本的内容赶掉大半进度,以便后面腾出更多时间帮助大家集中复习高中三年的重要知识点,充分迎接高考。
但去年暑假,二中有个学生在补课期间不堪学业压力***未遂,上了新闻,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导致今年当地教育局严令禁止各中小学利用假期组织学生补课。所以即便大部分学生和家长的补课欲望强烈,一中也和其他学校一样,不敢顶风作案。
课没补,布置下来的卷子堆积如山。一中作为清荣市历年升学率最高的高中,抓紧学习风气的同时素来提倡劳逸结合,难得一次暑假作业多到学生叫苦连天。章遇宁这种没有拖延症的人,也迄今未完成。
写掉今日份的一套理综卷,章遇宁放下笔,揉捏会儿酸楚的后颈,打开电脑,查看QQ群。
因为三班和四班共用一批科任老师,为方便两个班级的同学私下交流作业,两位班长联手开通了一个囊括两班所有成员的QQ群。经过一年多融洽的相处,初衷名存实亡,吹水打屁的功能日渐突显,这一上午,又累积了“99+”条胡聊瞎侃。
章遇宁使用了QQ群的“特别关心”功能,点开没发现提醒,便直接关掉。
洗了把脸,她到店里找宁军霞。
午后两点,一天之中气温最高的时候,暑气蒸腾,热浪滚滚,蝉鸣声声。
章遇宁下三层楼梯、从小区后门拐出来再走上短短一百米而已,又出一头汗。
一进饭馆,她直奔立地大风扇前,拧开开关。
厨房里的宁军霞听闻动静以为是来了客人,攥起系于腰间的围裙擦着手走出来,见章遇宁整个人几乎要贴到风扇上,宁军霞蹙眉,拉开她,并将档位调至最小:“小心一会儿风全吹进肚子里。”
章遇宁不当回事儿,反将另一个立地大风扇也拧开:“天这么热,你空调不开,风扇也不开。”
“下午没客人,省点电。”
“电省了,回头自己中暑,得不偿失。”
“哪儿会那么严重?”宁军霞继续跟过来调低风扇的档位,“热的话你房间的空调打开,怎么下来了?”
章遇宁站在两个运作的风扇之间舒展开身体:“卷子写累了,休息休息。”
“要不要吃西瓜?”虽是询问,但没等章遇宁回应,宁军霞已折返厨房,很快切好一盘端出来。
皮薄瓤红籽黑,切口汁水横流。
章遇宁中午的胃口不佳被治愈,暂且取下嘴里的保持器,拿起一块啃,发现西瓜是常温,她向宁军霞建议剩下的放冰箱里冷藏。
“冰西瓜伤脾胃,你去年半夜突然腹泻呕吐,这就忘记教训了?”宁军霞的批评温柔得让人不好反驳,章遇宁三两口啃到西瓜翠衣停住,照旧把西瓜皮放到宁军霞准备的另一个干净盘子里,留作宁军霞做菜。
“现在没客人,你去歇会儿,我看着店。”章遇宁打开电视机,调静音,只看画面,继续吹风扇啃西瓜。
宁军霞沉吟片刻,稍显局促地搓搓手:“明天你爸爸忌日,我给他准备点他以前喜欢吃的卤味,怕晚上店里打烊后时间不够。”
章遇宁的神情登时一滞,转瞬事不关己地应个“噢”,又淡淡说:“时间不够就随便准备一点。”
“……好。”宁军霞到底还是顺着她的脾气,摘掉围裙,走去角落摊开折叠躺椅午睡。
很长一段时间,店里只有风扇转动的呼呼响,店外的动静也被塑料门帘隔绝。
电视上无声地重播《还珠格格》。
津津有味复看完小燕子被关黑棋社惨遭毒打,章遇宁起身进厨房的水槽洗手、漱口,等她出来,店里悄无声息多了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穿粉色短旗袍,满头小卷毛扎成两个犄角,像极哪吒。
“哪吒”的两条小短腿踮在桌子前,目不转睛盯着盘子里剩余的两片西瓜。
“小朋友,你有什么事情?”章遇宁询问。
小女孩身体一颤,明显受到她突然出声的惊吓,不过很快小女孩拍着胸口镇定下来,晒得红通通的圆脸蛋笑嫣嫣:“姐姐,我要买两个可乐,超超超超超——冰的那种!”
章遇宁走去立柜冰箱,拿出两听。
小女孩扒在透明玻璃门上,指着上层的塑料瓶装和中层的玻璃瓶装:“这两种也是可乐。”
“你要那两种也行。”章遇宁耐性地要帮她换。
小女孩满脸纠结:“糟了,宣仔想要的是哪一种呢?”
章遇宁以亲身体验客串起导购员:“如果你要超超超超超冰的,玻璃瓶装最适合。不过玻璃瓶需要回收,所以我们只提供给在店里吃饭的客人。”
小女孩立刻说:“我让宣仔喝完来还瓶子可以吗?”
章遇宁问:“宣仔家离这里近吗?”
小女孩点头:“超超超超超近!就在上面!”
原来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章遇宁便做主同意:“那好。”
照顾她一个小孩不方便手拿,章遇宁为她找了个袋子装,并往里面放两根吸管,最后弯身交给她,“你小心点提,一共三元钱。”
小女孩从自己背着的斜挎包数出三枚一块钱硬币,临走前又盯着盘子里的西瓜垂涎欲滴挪不***,甜甜道:“姐姐,你的西瓜一定很甜!”
章遇宁明知故问:“你想不想试试?”
“想!”小女孩坦诚得不行。
章遇宁大方相送:“想吃就吃吧。”
“谢谢姐姐!”小女孩一点不和她客气,徒手抓起两块西瓜就往外跑,好似生怕章遇宁反悔,边跑边说,“让宣仔也尝尝姐姐甜甜的西瓜!”
章遇宁耸肩,心道这“宣仔”真好意思使唤个小不点跑腿。
瞿闻宣分批拎了两趟行李上楼,还没见小丫头片子买可乐回来,准备找人去,粉色的一团身影便似踩着风火轮般从小饭馆里冲出来,得亏瞿闻宣眼明手快按住她的脑袋,才没被撞出内伤。
“干什么?做贼了你?没付钱喝霸王可乐?”
“才没有!给你!记得还我十元钱!”雎雎把装着可乐的袋子塞给瞿闻宣。
瞿闻宣打开袋子,质疑:“十元?”
雎雎心虚,忍痛让出一块西瓜,撒谎:“加上西瓜的钱!”
鬼信。瞿闻宣轻哧,欲进饭馆确认情况。
他刚注意到,这家饭馆的招牌从“满堂香”换成“军霞小炒”,估计是他出门的这一个月期间店面盘出去了。
莫不是来了个黑心老板。
雎雎这时候强行抱住他的大腿,将她的儿童手机递给他:“宣仔媛媛要和你讲电话!你还没向媛媛报平安!”
的确是远在欧洲正和她的第三任丈夫新婚蜜月的葛媛,询问他和雎雎是否已平安回到清荣。
瞿闻宣吊儿郎当:“回是回到清荣了,但你女儿平安不平安,取决于我卖去的人贩子怎么待她。”
跟在瞿闻宣后面呼哧带喘爬楼梯的雎雎闻言心里“咯噔”又“咯噔”。
葛媛充耳不闻他的胡言乱语:“帮我转告你爸爸,这个月除了定期的你的抚养费,我会再加一笔雎雎的,不会让雎雎白吃白住占他便宜。雎雎贪嘴,你当哥哥的多看着她点,女孩子太胖以后不好嫁人。还有,你爸戒烟没有?别让雎雎吸到二手烟。”
袋子不大,装两瓶可乐勉强,一只瓶口挤出袋口。瞿闻宣的两根手指头在金属瓶盖的螺纹口捏出印子:“你这么不放心就应该雎雎一起带去欧洲而不是丢给我。我也未成年。”
葛媛仍自说自话:“其他没什么交代了。我回国后会立刻接走雎雎,不会打扰你和你爸爸太久——对了,你有没有想要的?妈妈在欧洲给你买。”
瞿闻宣狮子大开口:“但凡贵的我都要。”
通话结束,瞿闻宣也恰好停在四楼的他家门口。
低头。
雎雎正不顾灰尘席地而坐吃西瓜,擦了擦溢出嘴角的西瓜汁,而后高仰她红彤彤肉乎乎的脸蛋,娇里娇气:“宣仔,你家没有电梯的吗?爬楼梯好累噢。”
“嫌累自己回你家豪宅去。”瞿闻宣拧钥匙开门。
“好叭,我当减肥肥叭。”明明是小小年纪就懂察言观色,雎雎非表现出很勉为其难的样子,爬起来的速度倒快如闪电,生怕自己进不了似的。
瞿闻宣使坏,夺走她手里剩下的那块西瓜。
雎雎急出哭腔:“宣仔你怎么可以抢劫?”
瞿闻宣:“谁让你一口一个‘宣仔’地喊我?”
雎雎:“媛媛是这样喊你啊!”
瞿闻宣:“再没大没小我把你丢出去。”
雎雎:“哥哥!啊!我最敬爱的哥哥!”
做作的朗诵腔起瞿闻宣一身鸡皮疙瘩,他拎起雎雎连同被她的手抓得脏兮兮的西瓜一并丢进卧室:“自己呆着,别烦我。”
话虽如此,傍晚瞿闻宣应林跃等人之邀出门打球,还是因为不放心留她单独在家,允许她当了跟屁虫。
一干人等听说过他旅游一个月的代价是不得不将同母异父的妹妹领回家养,羡慕变成了嘲笑。
瞿闻宣不堪受辱,火气全撒在球场上:“笑屁!看爷爷我不***你们这群孙子!”
晚饭前准备摘保持器时,章遇宁才想起来下午被小女孩打断后,她忘记戴回保持器。
饭馆里正值一天之中最忙碌的时间段,碍于曾经和宁军霞约法三章高二结束后不能再插手饭馆事宜,章遇宁只能熟视无睹。
寻了一圈没发现保持器,章遇宁进厨房打算问宁军霞。
只见宁军霞也正焦头烂额找东西,一问之下得知原来番茄酱即将用完,储备竟稀里糊涂地没跟上。
“我去买。”章遇宁自告奋勇。
“可是——”
“买个番茄酱不会让我少考二十分。”章遇宁带上钱立刻出发。
最近的超市约莫步行十五分钟。
回程时,章遇宁记起数日前夜跑开辟的一小截路线能节省五分钟折返小区,当机立断绕过去。
途经球场,一群男孩正挥洒汗水打着篮球,战况似乎格外***胶着,喧嚣飘散老远。
章遇宁一心只想尽快回到饭馆解宁军霞的燃眉之急,无意关注其他,等反应过来有人高声提醒她“小心”和“闪开”时,她已然被摔过来的飞影精准地砸中。
飞影还不是一颗球,而是一个人。
章遇宁晕头转向,眼镜也不知所踪,只觉好几团面目模糊的人影像苍蝇一窝蜂围过来嗡嗡嗡吵个没完。
“你怎样?还好吗没事吧?”
“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们学校的吧?”
“对对对!一中的!”
“欸?不就你隔壁班的?林跃,没错吧?”
“现在不是认人的时——”
“是!是三班那个第一名,牙套妹!章遇宁!——不对,她的牙套呢?”
“血!流血了!好多血!”这一句惊呼总算叫停七嘴八舌的讨论。
“快扶她到我背上来!”
最后这一把嗓子,音色的润朗与其彰显的急躁情绪极不相融。

星火滚烫免费阅读

你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又闯祸?把人家小姑娘怎么了?”
瞿闻宣扯回勒住自己喉咙的衣领:“瞿正民我第一千零一次提醒你你早就不是警察了别再拿审犯人的语气和我说话!”
“我不是警察了也还是你老子!”
瞿正民是交接完夜班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一群***臭未干的小子急哄哄走进门诊大楼,一眼认出其中背着女同学的那个正是自家儿子,才知道瞿闻宣原来已经从葛媛那里回来了,和一个月前去时一样悄无声息、招呼不打一个。
他这才立刻追着他们跑来急诊室。
瞿闻宣懒洋洋掀眼皮:“你也就能在我面前称老子耍威风。”
到底顾及当下的场合,瞿正民不和他继续对着嚎,压下火气,重新问:“你究竟又闯什么祸了?”
瞿闻宣翻白眼:“阿sir,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又’闯祸了?没弄清楚就先入为主判定我有罪,我告你诽谤啊。”
小混混架势那叫一个活灵活现,躲着的几个人原本等着偷看瞿闻宣如何被他老子训得像孙子日后好有谈资笑话瞿闻宣以报他们方才在球场上被瞿闻宣打成孙子的仇,倒意外见识了一番瞿闻宣令人惊叹的模仿能力。
作为被瞿闻宣怼的当事人,瞿正民就没觉得有意思了,尤其瞿闻宣学的还是小流氓。他胸中业火噌地重燃,即将发作。
林跃适时现身插话:“医生让补手续,但我们没一个成年人,说得把大人找来。瞿伯伯,得拜托你了。”
瞿正民再次忍下抄鞋子的冲动。
林跃瞧了眼瞿闻宣,陪瞿正民一块去了。
两人前脚走,后脚藏着的那剩余几个跳出来打趣瞿闻宣:“你今天吃炸|药了,连你爸都顶撞,也不怕回家后他抽你。”
瞿闻宣微扬下巴,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笑话,谁抽谁还不一定。”
几人自然不信他的吹牛批,纷纷嘁倒彩。
瞿闻宣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目光投落急诊室:“你们怎么全出来了?里头现在什么情况?人有事没?”
“她是女的,医生在给她做检查,我们不回避还留里头耍流氓?不过我估计她没事。”说着郑耀伸手指往瞿闻宣嘴上抹。
“你干什么?”猝不及防,瞿闻宣避之不及。
郑耀哈哈笑:“给你尝尝‘血’的味道呗。”
瞿闻宣:“?”
郑耀一胳膊夹住刘亨达的脖子,也往刘亨达嘴里塞手指:“胖子你说你什么眼神?蕃茄酱都能看成血?来,你也尝尝‘血’!”
瞿闻宣听言***了***。
果然,甜的。
还带点辣。
不过——
“没流血不代表没事,你没见她都晕了?等会儿看医生怎么说。”
郑耀正和刘亨达相互往对方衣服上擦沾到的番茄酱:“也对,换我被胖子这吨位砸一下也够呛——胖子你死定了!还不快去找你爸妈准备好赔人家的医药费。要是严重点人家父母准得和你闹,告到警察局。”
刘亨达不服气:“如果不是瞿闻宣打那么狠我怎么会为了抢球追出去?要负责任也该瞿闻宣来!”
郑耀不过开玩笑,未料刘亨达不仅当了真,还较起真:“不是吧胖子,这种时候扯皮?这么说那球还是瞿闻宣从我手里抢走的,我也得负责。不止我,你们都有份。”
顿时鸦雀无声,气氛不算融洽。
说到底大家全是学生,其他人其实和刘亨达一样心里忐忑。这和平时他们打球自己摔到撞到不同,受伤的是不相干的人。而真正吓到大家的不是赔医药费,是“告到警察局”。
他们多数家庭背景普通,明年高考,为的是挣光明的前途和未来,谁也不愿意受影响。
纵使他们清楚郑耀话里有夸张的成分,郑耀的话也确实引发他们往坏结果联想。
瞿闻宣及时遏止不安的蔓延:
“你们该回家回家,有事我扛。”

瞿正民趁着办完手续的间隙,从林跃口中问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切只是意外。
瞿正民让林跃先回急诊室,他独自去外头抽了会儿闷烟。
折返后,瞿正民没见着瞿闻宣和林跃,倒不小心在门口撞上个脚步匆匆的女人。
宁军霞下意识道歉,正眼看清楚人,她微怔。
瞿正民的表情更多是尴尬,不过还是打了招呼::“这么巧。你怎么来这里?身体不***?”
这是半个月前在家楼下新开的小炒店里时隔十七年重新碰上她之后,两人第二次面对面。
“不是,我找我女儿。”宁军霞顾不上和他多说话,迅速走进急诊室。

瞿闻宣从洗手间出来,冷不防见林跃杵在洗手池前。
“干吗?装幽灵吓唬我。”
“是你自己心不在焉。”林跃透过他的臭皮囊看得透透的。
瞿闻宣放水洗手:“不是让你也先回家?”
“放心,我不是留下来陪你有难同当。”林跃是典型的三白眼,只要没表情,不用翻也像随时随刻给人白眼的感觉。
瞿闻宣故意用手指堵了一下***口:“没义气。”
滋出的那波水不偏不倚,恰恰瞄准林跃的裆|部,水量也不多不少,将将把布料打湿得像是裤子的主人尿尿时不太小心。
林跃垂眸瞅一眼惨遭瞿闻宣幼稚恶作剧祸害的位置,递至一半的手当即收回:“行,章遇宁的眼镜不给你了。”
“你等等!”
五分钟后,瞿闻宣走回急诊室。
等在门口的瞿正民问他上哪儿去了。
瞿闻宣大大方方展示自己运动裤上和林跃的同款打湿:“你判断不出来?”
瞿正民瞥去。
瞿闻宣径自打算叩门***:“怎么回事?这么久了还没检查出结果?”
瞿正民一把揪住他后颈的领子拖走他:“医生说小姑娘没事,人家妈妈已经来了。别上赶着招人烦。回家反省去。”
“真没事?”瞿闻宣一时忘了挣扎。
瞿正民:“你希望有事?”
瞿闻宣:“你有病。我没事诅咒我同学做什么?”
瞿正民停滞一瞬:“是你同学?”
瞿闻宣记起扯回领子:“嗯。我学校的。隔壁班。原本不住城关里,最近刚搬家。”
最后一句是郑耀说的,而郑耀是为了搞明白为什么章遇宁会大暑假的莫名其妙出现在他们打球的球场外面,紧急从章遇宁的同桌那里打听来的——郑耀和章遇宁的同桌是从小学认识到现在。
回头望了一眼急诊室,瞿闻宣没有意义地追加一句:“她成绩很好。”
说话间,父子二人出来到门诊大厅。
先前被寄放在咨询台此时正翘首以盼的雎雎飞快跑向瞿闻宣:“宣仔,你好慢噢。我又饿又困。”
瞿正民狐疑:“谁家小孩?”
瞿闻宣:“你前妻。”
雎雎立刻改变抱大腿对象,又奶又甜叫人:“叔叔你比我爸爸帅!”
瞿正民:“……”

章遇宁在医生开始给她做检查不久清醒过来。
主要是因为她迟迟未归而担心的宁军霞打来的电话。
如果可以,章遇宁根本不想通知宁军霞,可帮她接听电话的是医生,当下便把她的情况告诉宁军霞。
检查的结果并无大碍,章遇宁短暂的头发晕、发昏、发蒙感属于突然遭到轻微撞击后的正常现象。医生告诉宁军霞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做个颅脑CT,章遇宁认为没必要,宁军霞也就作罢。
“你就这样跑来,饭馆谁看着?”
“没关系,少做一会儿生意不打紧。”宁军霞眼神充满心疼,“我应该坚决点,不让你跑这一趟。蕃茄酱用完就用完了。”
章遇宁不希望她陷在自责里:“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宁军霞抓起章遇宁手上擦伤的细口子:“会不会影响写字?”
章遇宁:“……这是左手。”
宁军霞还是说:“等会儿回家给你的书桌铺一层软布,写作业的时候垫着比较***。”她又摸了摸章遇宁的额头,“这几天你还是少写卷子、多休息。”
一旁整理帘子的年轻护士艳羡地笑了:“阿姨你好疼女儿。”
宁军霞一直是个比较腼腆的女人,闻言有些不好意思,问护士确认:“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走了?”
护士点头:“嗯。你们的医药费已经结算过。”
章遇宁的视线朝门口方向飘忽:“送我来的人呢?”
护士说:“你的那些同学是吧?他们知道你没事,都走了。”
“噢……”章遇宁掩下眸底的失望。
到家后,宁军霞给章遇宁热了晚饭,看着章遇宁吃完,才舍得下楼到店里善后。
章遇宁回屋的第一件事是开电脑、登QQ,发现同桌虞晓羽找过她,关心她的伤势。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很快章遇宁不着痕迹地在虞晓羽这里套得虞晓羽与一班郑耀的手机短信内容。
也仅此而已。
章遇宁打开两班共在的QQ群。她的”特别关心”依旧没有提醒。
不过因为今晚群里大家没什么动静,聊天记录比较少,所以很容易能看到傍晚六点钟左右四班有个男同学吆喝过要不要打篮球。她班上有个男同学问对方有哪些人,对方估计正忙着在球场上流汗,没有再回复。
章遇宁想,若非在球场边上被砸那一下,她不会知道,原来这段对话和他有关。
——是他吧?
章遇宁不认为自己会认错他的声音。
虽然她那会儿非常晕。
能来这边的球场打球,是不是说明他家就在这附近?
起码应该不远。
毫无意义地飘了会儿神思,章遇宁关掉电脑,走去窗前,打开窗纱,从窗户外面的晾衣架把早上洗的新睡衣收进来。
忽然,从上方掉下来一件男人的裤衩,恰好落在她的手上。
“……”
很容易猜测,是楼上的住户晾衣服时没有挂牢。
如果是女人的衣物,兴许章遇宁还会好心帮忙收进来,让宁军霞找楼上的邻居认领。可男人的衣物,之于她们而言着实不方便。
章遇宁当机立断准备拨开它、让它继续自由落体到下一层楼去,却听上面有人喊:“不好意思王阿婆!又麻烦你了!我现在马上下去拿!”
这声音……嗯?她幻听?章遇宁怔怔然,鬼使神差地探出脑袋,朝上面看。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星火滚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