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二代(简蔻林玖)

星二代(简蔻林玖)

导读:主角是简蔻林玖的小说叫做《星二代》,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星二代简蔻林玖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本来想素颜出门,又考虑到今天是开机仪式,最终还是稍微画了下眉眼嘴唇,遮住眼睛下淡淡的青黑,出了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简蔻林玖的小说叫做《星二代》,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星二代简蔻林玖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本来想素颜出门,又考虑到今天是开机仪式,最终还是稍微画了下眉眼嘴唇,遮住眼睛下淡淡的青黑,出了门。

简蔻林玖小说简介

翻来覆去很长时间也没睡着,简蔻干脆专研了一会儿原著。
她还是没搞懂慕霖从什么地方开始喜欢唐绮的。
以前看书的时候大家都会喊慕霖好甜,她也觉得慕霖的人设很甜,但是真的身在局中后,才发现只剩下迷茫。

星二代简蔻林玖全文阅读

晚饭吃得差不多,就到了吹牛放屁的敬酒时间。
江导在的那张桌子和众主演在的这张桌子是最被关照的地方。
简蔻和林玖酒量都普普通通,大家喝得不怎么过头,也能应付。
让简蔻没想到的是森雀居然特别能喝。
别看她软糯娇憨,敬了好几圈,她脸都没红一下。
“不瞒你们说,公司要求我们多才多艺多考资格证,我什么都不会,只好去考了个品酒师证。”
“……”
哇。那你真的好棒棒哦。
森雀有点小得意地弯了弯眼睛,抬头看见简蔻和林玖用如出一辙的表情看着自己。
——绝对不是佩服。
更像是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所以露出了很莫测的表情。
森雀的小得意烟消云散。
“江导!”
饭桌众人突然喧哗起来,纷纷起立。
江慎行抬手按了按,让大家坐下,端着杯子:“我和大家走一圈,明天还要工作,不强求,都随意。”
众人纷纷应好。
江导从右手边第一个演员开始,一个个来。
对哈伦的演员:“我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以前都很圆满,希望这次合作也能圆满。”
对小妹妹的母亲:“感谢你给我们剧组带来了这样一位小天使,祝你们健康和美。”
对林玖:“我可是为了你特意把慕霖这个角色留到现在,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轮到简蔻,江导似乎愣了愣,有些无言。
“……好好表现。”
杯子举了小半天,他好不容易吐出四个字,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
晚上没睡好。
翻来覆去很长时间也没睡着,简蔻干脆专研了一会儿原著。
她还是没搞懂慕霖从什么地方开始喜欢唐绮的。
以前看书的时候大家都会喊慕霖好甜,她也觉得慕霖的人设很甜,但是真的身在局中后,才发现只剩下迷茫。
原著没有给出答案。
简蔻打开微博,想搜搜看有没有相关分析。
这会儿快凌晨三点了,开阔的戈壁滩上星河倒悬,静静的闪烁。
屋子里只能听见冯若华睡觉时轻轻的呼吸声。
搜索栏下的热搜第一挂着“纵云原型”。
《纵云》是很出名的一部修仙漫画,成天宅在家里当咸鱼的简蔻当然看过。
不仅看过,还利用关系和原作者接触过。
本来简蔻是抱着追星的心思去的,没想到原作者见了她比她还激动。
“嗷嗷嗷嗷我儿子的原型就是骜哥演的陆斩!能不能请你让骜哥在这里签个名?!”
可惜那位小姐姐心脏不好,没能过完25岁生日。
世事无常。这是简蔻从小就知道的道理。
不过,也正因为原作者的离世,让这部漫画热度大增。至今还在热度榜前三,改编和衍生无数,是无数人的白月光。
想到记忆里落了灰的那些东西,怀念丛生,简蔻点***。
几张大图立刻跳出来。
让她没想到的是,跳出来的不是她父亲的陆斩。
而是崔政焕一家。
简蔻皱起眉,翻了个身,架子床传来轻微的响动。
崔孝珠的图用的昨天新出炉的那张杂志图。
营销号是这样说的。
“亚洲顶配星二代崔孝珠近日杂志图被网友惊呼‘她和陈淼淼简直一模一样’。娱姐深扒之后,发现《纵云》主角竟然和崔政焕一家有这么多相似点,难不成政焕一家正是《纵云》人设的原型?”
这一条应该是通稿源头。
留了个似是而非的源头证据后,其它营销号的内容则只有一句话。
“崔政焕一家疑似是漫画《纵云》的人设原型。”
凌晨三点,话题下参与讨论的人不算多,但是争吵极为***。
“看完所有图,我宣布我家孝珠大小姐就是陈淼淼本淼!”
“真的太像了,百分之百有参考政焕一家。”
“政焕影响力之深,在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已可见一斑。世界级一哥只有迈克,亚洲级一哥也只有政焕。当你们了解了这个人,就会发现什么是顶尖,什么是完美。”
“政你马呢,碰瓷简骜没抽你已经是长你脸了,还敢碰瓷大迈?”
“某骜的粉丝说话也太难听了。你蒸煮没教过你好好说话吗。”
“《纵云》老粉说一句,几年前看原著就觉得人设完全是照搬政焕一家,放在一起对比更加明显。见仁见智吧。”
“funny mud pee,真老粉谁不知道巫祝太太是简骜脑残粉。”
“她是简骜粉丝和她人设参考了政焕一家,并不矛盾啊。简骜粉丝没必要连个人设都乞讨吧。”
……
越看越不***,简蔻退出微博。
她将手机埋在枕头下,揉了揉眉心。
不管这是裴式娱乐的安排,还是崔政焕一家的主意,崔家人的路线都很明确。
强制捆绑销售。
而且不分对象的捆绑。
踩着简骜上位,姑且还能批他们一句无耻。
可欺负不能说话、离世已久的人……
简蔻透过指缝看向一丝光亮也没有的天花板,冷冰冰的。
这种人让她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批评,只带来最直观的感受。
——恶心。
***
第二天早上开机仪式,简蔻眼睛干涩得很。
本来想素颜出门,又考虑到今天是开机仪式,最终还是稍微画了下眉眼嘴唇,遮住眼睛下淡淡的青黑,出了门。
见到她的时候,林玖明显愣了一下,过来把拎着的纸袋递给她,敛了笑捏捏她眼下那片皮肤:“没睡好?”
正巧森雀慢摇摇晃过来,听见林玖的声音,立刻对自己爱豆的女儿表示出同样的关怀:“没睡好?”
简蔻默了默:“我黑眼圈很明显?”
森雀摇头,她就是随口附和的墙头草。
简蔻看向林玖。
“少了一颗泪痣。”林玖揉着那里不放。
森雀“哦”了一声,一副呆呆的模样。
简蔻眼睛下面有颗颜色极浅的浅棕色泪痣,稍微用点遮瑕就能轻而易举盖过去,所以平时很少会有人注意到那小小的一点。
她挥开林玖的手,用食指碰了碰:“刚来这边有点不习惯。不是大事。”
“昨晚睡了多久?”林玖问。
“不知道。”简蔻摇摇头,打开纸袋,“真没事。”
林玖没再说话,像是在想什么,眼睛微微闪烁。
纸袋里是他帮她买的早点,普通的牛奶鸡蛋。
简蔻早上吃得特别清淡,注定与西北特色早点无缘,这些东西刚刚好。
开机仪式特别简单,就单纯地祭个天。
江导连媒体都没请,只用了自己家的摄像机记录全程。在场工作人员和演员可以拍vlog,但是在电影官宣结束前,不允许流出。
正因为开机仪式办得简单低调,所有人烧香拜完后,挪去影棚,直接***主题。
“尼克、张颂、苏珊、文文,准备第一场戏。”
简蔻兀自找了张椅子坐下,盯着忙碌的人群。
原来冯若华演的是苏珊。
这么说来,之后她俩会演一场对手戏。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天拍摄,大家都还没***状态的缘故,NG特别多。
只有冯若华入戏极快,状态好得惊人。
她夹杂在一群配角中,就算刻意用妆容遮掩住脸蛋的***,也十分惹眼。
简蔻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演戏,她的演技来源于她对其他演员的琢磨。
这会儿冯若华表现亮眼,不由得让简蔻一直将视线凝到她身上。
她小动作细节处理得特别好,比如习惯性玩指甲、缩肩膀、摩挲桌子。其他配角千篇一律,只有她,短短几段戏,就迅速立起了一个记忆点鲜明的人设。
一杯水递到面前。
水面细纹微闪,拎着杯子的那只手肤色冷白,得能轻易看见血管。
“谢谢。”
简蔻接过来,没抬头。
是林玖自己弯腰看的她,只一眼就微微皱起眉:“别看了,你先回去休息。”
简蔻抱着水杯,神色冷淡:“你别管我。”
简大小姐昨天亲近他,今天推开他,都是常事。
一切随她心情。
林玖默了默,吸了口气,尽可能按捺住情绪。拿起她放在一边的包,另一只手拉住她手臂,将她从座位上拎起来,很有耐心:“你眼睛红了。”
简蔻不得不把目光从冯若华身上收回来:“真的?”
“你让森雀来看。”
森雀适时地凑过来:“蔻蔻,你眼睛怎么红了?”
“……”
总觉得你俩今天跟商量好了似的,一直扎堆出现在我面前。
虽说大家都是咸鱼大小姐,但简蔻擅长宅,森雀更擅长和别人交际。
早上他们一起出发去开机仪式就看出来了,森雀走一路和人聊一路,甚至能和街边七十岁的大爷聊成一片。所以她也总是能获得一线情报。
“我之前问过导演了,这几天拍配角,没我们什么事。你要是不***,可以先回去休息。”
林玖盯着简蔻“嗯?”了声,像是在问“听见了吧?”
简蔻扫了一圈片场。
没人注意到这边,而且看起来走掉了不止一个演员。
她也确实感觉到了眼睛的不***。
密密麻麻,又涩又痒。
林玖捏了捏被他握住的手臂,等她回答。
她妥协:“行吧。”
拍戏期间健康尤为重要,不能因小失大。
森雀信誓旦旦:“好好休息,我帮你盯着片场。”
简蔻对她微微一笑,被林玖拉着离开。
***
片场摄像机后几个配角被冯若华带着总算是入了戏,江导严厉了半个下午的神情总算是渐渐舒展开。
“这个冯若华,是个有本事的。”
制片人接口:“她演技确实了得。”
之前唐绮一角将她刷下去后,没人觉得这部戏他们还会再合作。
毕竟她演技虽说有灵气,可圈子里有灵气的孩子不止她一个,江傲娇还不至于特意把她请回来。
没想到后来甄选苏珊一角的时候,冯若华又来试了一次镜。
这才真正打动了江导。
江慎行把刚才拍好的镜头看了一遍,几个配角戏份差不多,冯若华却活活像其中最抢眼的主角。
他抱着胳膊,白眉紧皱,将那段镜头来回播放。
觉得冯若华演技不像十八线配角的不止江导一个。
片场休息时,之前被冯若华带进状态的姑娘凑了过来,不太好意思。
“刚才谢谢了。要不是你,估计江导就该骂人了。”
“不客气。”
“你演技真好。”
“谢谢。”
那姑娘是诚心夸奖的——有这种演技,在圈子迟早会红。
当然,夸人的同时也未尝不是想提前套个近乎。
她撑住下巴:“你这样的演技,怎么没想过演其他角色?”
“什么?”
那姑娘说:“江导选角一直不看咖位,之前好几部都是捧的新人演员。你演技这么好,完全可以试镜个更重要的角色啊。”
冯若华翻看台本的动作停了下:“试过。”
“啊?”
“被刷下来了。”冯若华淡淡的。
“哦……”对方怔怔的。
冯若华无可无不可地扫了出口一眼。
刚才拍戏动作时,眼角余光无意间瞥到她室友跟着林玖离开的背影。
演员在片场随时就位是职业基本素养,这还只是拍戏第一天。
……
资源咖。
她在心里默念一声。

星二代简蔻林玖免费阅

回去的路上,被太阳一晒,眼睛疼痛的感觉瞬间翻倍,让简蔻出了点冷汗。
朋友,你体会过眼睛燃烧的感觉吗。
怪还是得怪简骜,给了简蔻一双大眼睛,却没有给她林玖那样的长睫毛,没办法帮她眼球遮风避雨。
“一会儿我去镇上买把遮阳伞。”林玖说。
他是真没考虑到要撑伞的问题。
他天生冷白皮,怎么晒都是那副白得像鬼的样子。况且过来拍戏,想着会在片场泡一整天。户外拍摄有棚伞,户内拍摄更不担心。
伞,对于即便是成为了演员的林玖来说,也只是一种遮雨的工具罢了。
简蔻没注意到他的反省,抬手揉了下,又抓住他手臂:“疼。”
林玖几乎极其顺手地去抬她下巴,一个不假思索的第一反应。
“我觉得我好像把粉底揉进眼睛了。”简蔻陈述。
头顶烈阳熠熠,他收回手,转而用一贯的在她面前俯首称臣的***去平视她。
简蔻平时除了参加活动,很不喜欢带妆。有时候演戏拍片化妆师辛辛苦苦给她上个漂亮的大全妆,工作一完她就会立刻卸掉。
所谓有颜任性,平时随手拍自拍两张,哪怕是死亡角度也不用P图。
人间富贵花,怎么都好看。
所以坏处来了。
就好像戴惯了眼镜的人在取下眼镜后总是不自觉摸自己鼻梁一样,简蔻一不小心以为自己没化妆。
她眼睛睁不开,一直分泌眼泪,没过片刻睫毛都湿哒哒的,凌乱散在微红的眼眶上。
林玖看了半天,眼睛越来越黑,凑过去。
“林玖?”
他顿住。
唇瓣离她的眼睛只剩下最后一丝缝隙。
简蔻虽然闭着眼,只能看见阳光留在眼皮上的通透的橙红光芒,却能感觉到他近在咫尺的呼吸,轻轻吹拂在她眼睛上,那层眼泪的湿气让感官更加敏锐。
简蔻觉得,如果她是猫的话,现在身上的毛估计已经炸了。
安静了约莫三秒,他慢慢退开。
林玖睫毛扇了扇,一落一起,眼底重新有了光。他撩开她被风吹到眼睛前面的发丝:“抱你回去?”
“不用。”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简蔻没有那么想不开。
她欺负林玖,那是圈内秘辛,不能曝光的。
“你扶着我就行了。”
林玖没多说,觉得她眼睛要紧,依言带她往回走。
简蔻一路都在试着眨眼睛,眼泪是最好的清洗剂,以后化妆还是得化全面一点,免得自己轻易忘记。
头顶烈阳蓦地消失,整片空气温度低了一点,似乎是走到了阴影处。
应该快走到宿舍了吧,这里有两级楼梯。
林玖松开手。
“嘶——”
骤然失去支撑的不安全感,让她想试着睁开眼,可刚刚打开一条缝,刺痛感传来,眼泪又争先恐后地涌上来。她下意识抬手要往眼睛那里碰。
“别揉。”
林玖说话了。
听起来这人站到了她面前,还比她高了一截。话音落下,一双手突然伸来,穿过她腋下,轻轻一提,将她抱上台阶。
非常纯洁的抱小朋友的动作。他重新扶住她。
“……”
简蔻毛病特别多。
他欲起来,她不爽。
他纯起来,她也不爽。
她走了两步,才开口:“是不是到了?”
“还有几步路。”
现在整栋楼好像就只有他们两个人,静默得可怕。
回到房间,林玖带她坐下,先用清水给她洗了一遍,她的东西都是他收拾的,要找什么轻而易举,他翻出化妆棉,仔仔细细将她眼周擦了一遍。末了再洗一遍,上眼药水。
“***点了吗?”
简蔻点点头。
手机突然响起来。不是基督教圣歌,是原装自带默认铃声。
——林玖的手机。
他看一眼。
“我去接个电话,你试试看能不能睁开眼睛。”
简蔻随意挥了挥手,做了个“朕允了,你退下吧”的***。
房间门吱呀响了两次,一次开,一次关。
屋子安静下来,空气里还留着一点小豆蔻的淡淡香气。
简蔻眼睛已经不痛了,她转了下眼珠,慢慢睁开眼。这边紫外线特别强,即使是室内,适应了黑暗的眼睛重见光明,还是有些不***。
痒痒的,简蔻又想揉眼睛。但是忍住了。
她用一种青春非主流文学的忧伤角度仰看天花板,想缓解一下毛茸茸的痒意。
突然听见一声笑,非常轻非常温和,却让人后颈微微发凉。
那笑声还包含了一种好笑,是觉得对方好笑那种。类似一个人听说有一只蚂蚁想和自己打架时会冒出的反应,因为过于有把握,甚至冲淡了里面那种没把对方放在眼里的不屑。
林玖那把干净的少年嗓音利落果断:“不是大事。你明天去找一趟蔚述,让他……”
后面听不清了。
简蔻在脑子里乱想。
林玖这人吧,好像有三种状态。
液态,人畜无害,漂亮乖巧,直男看了都想上他。
固态,有棱有角,锋芒毕露。作风强硬地搞事情。
气态,致密窒息,杀人于无形。俗称大魔王形态。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维持液态。
正想着,门又一次被推开,林玖回了来。
“怎么样了?”
他弯腰看她。
简蔻是真的没睡好,遮瑕去掉后,眼下的青黑就明显了起来,林玖伸手抚摸那里,时不时揉一揉。
现在是个什么态的林玖?
想到刚才的问题,简蔻突然觉得脸上的触感诡异了起来。
“想什么?”
有个词突然从心底升腾起,简蔻脱口而出:“沙葱。”
林玖愣了一下,微微挑了挑眉。
“我就在想,要不要给我院子里种点沙葱。”
“你喜欢吃?”
“不是。别有用途。”
林玖:……
简蔻:……
比如说喂宠物。
林玖看了她半天,隐约抓到一个思绪的线头,憋不住地抽抽嘴角,片刻后,一点点笑了。
他单膝蹲下来,下巴放在她膝盖上,眼睛亮亮的,声音压得很低:“投喂我?”
一个标准的小狗亲近人的***。
这人好像还挺高兴。虽然更多的是不好意思,耳朵微红。
如果他有尾巴,是不是现在就该摇了。
简蔻就是个熊孩子,见不得他高兴。
他一高兴,她就要作对。
她沉下脸:“不搞了,没意思。”
说完推推他:“你回去,我要睡一会儿。”
“六点叫你。”
林玖听话地站起来,笑意却没收,连小梨涡都没收。
他看了下腕表:“我现在到镇上买伞,一会儿带你去吃饭。”
***
沙葱味辛性温,可发汗散寒,开胃消食,总而言之,药用价值极高。
这些都是简蔻在百度上查到的。
药用价值高肯定不会有错,尤其是心理疏导作用。
她光是提到沙葱,林玖就无害了好几天。
简蔻坐在椅子上,认真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请个园丁给她小花园开辟一块地。
时间接近三伏天,戈壁滩的白昼更加酷热难耐。根据高中知识来说,是因为沙子比热容小。
幸好有风。
能有效缓解这里的热潮。
今天拍的这场戏是黑铁会第一次遭受人类袭击后的惨况,也是这次冲突之后,黑铁会一改以前的温和作风,决定采取激进手段争取人权。
森雀救人的戏拍完,江导坐在监视器后,提着喇叭喊“卡!”
森雀立刻松了口气,从维修床旁边退开,一旁等候的服化组成员上前帮忙止汗补妆。江导面无表情看着一切,又提起喇叭。
“哈伦、慕霖、苏珊准备。”
身边流动的风蓦地停下来。
毕竟人造风,没法一直持续。
林玖将扇子塞进她手心:“等我一会儿。”
你看他多乖啊。
简蔻反手将扇子放回椅子上。
虽然好像,不管什么态的林玖,在这些事情上都很乖。
简蔻面上毫无波澜,平淡注视摄像机后面那群人。
林玖年纪轻轻能拿银熊奖,纯属老天爷赏饭吃。
哈伦是一位老戏骨,将人物气质拿捏得死死的。
冯若华自然不用再多说。就连森雀也演技过人。
看他们飙戏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脸颊边人造风突然又起,林玖那段长戏明明还没拍完,他人也好端端站在镜头后。
简蔻侧过头,扫一眼来人,愣了愣,眉眼间微微捎上了惊讶。
“李铮?”
“在。”
“你怎么在这?”
“带员工过来度假,想到你在这边拍戏,顺便过来探个班。”
李铮放下扇子,转而拿出另外个东西,晃了晃,扔进她手心。
“礼物,买完了才想起你就在这边。”
简蔻拆开,是极具戈壁特色的工艺骆驼。
很古朴的雕刻风格,其中几只幼年小骆驼特别可爱。
“喜欢吗?”
“挺可爱的。谢谢。”
其实简蔻是实用主义者,宅,隐蕴了一层含义,是懒。
他们咸鱼不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李铮笑了笑,往她身边一坐,顺着她刚才的视线往片场中心看:“所以,谁是林玖?”
说起来,李铮确实没和林玖打过照面。那天在辐射他也没有问过这件事,简蔻还以为他不感兴趣。
果然是个人都有八卦之心。
简蔻给他示意:“黑色衣服那个。”
过曝日光打下来,林玖全身好像就只剩下了两种颜色,黑与白,确实符合慕霖后期那种安静病态的形象。
禁欲典范慕霖,始终是黑铁会中把自己包裹得最严实的一个人。
作为机器人,温度实际上对他们影响不大。但作为人类,林玖好像和别人根本不是一个季节就很奇怪了。
简蔻怀疑他先天缺陷,没有汗腺。
“哦。”李铮只看了一眼,慢悠悠的,“小鲜肉。”
鲜是挺鲜,小鲜肉就不太准确了。
简蔻公平地帮着说了一句:“他演技挺好。”
“比起简叔呢?”
“……”
这个问题我没法和你解释,放在微博上你会被批评引战的,简蔻干脆不回答。
李铮也没追问,懒洋洋地笑。
“卡。Good。都休息一下,十分钟后拍下一场。”
Good代表这个镜头已经达到导演心里的完美线。场记迅速记下。
下一场为了救人,苏珊会和慕霖去机器垃圾山寻找可用零件。
这场戏对情绪的爆发力要求很高,冯若华对这种戏不算特别拿手。怕自己情绪不到位,导演一喊停,她便扭头:“我们对一下下场戏?”
林玖似乎没听见,保持着慕霖那沉寂的模样,往简蔻那边走。
冯若华抬眼望了望。
简蔻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个人,眉目修长,模样英俊,不是剧组人员。简蔻和他聊得愉快,一贯冷淡高傲的眉眼都变得生动。
林玖一路径直到简蔻身边,找了个最贴近她最显亲昵的位置,才换了表情,微微一笑。
“你朋友?”
挺礼貌温和的态度,但又怪怪的,口吻像是家里的男主人。
简蔻从李铮的电竞话题中抽身出来,抬头看他一眼,想了片刻。
“嗯。”
“嗯?”
“嗯。”
“……”林玖挑了挑眉。
简蔻知道他想问什么,但她就是不想说,干脆又“嗯”了一声。
林玖最近属于一个比较晴朗的状态,她还能舞。
现场有点僵硬。
李铮看完他们互动,笑了,拍拍简蔻脑袋:“行了我先回去了。”
林玖看着他的手,神情莫测,不置一词。
简蔻客气:“不一起吃晚饭?”
“不了,晚上有点事。”
李铮把座椅上的礼盒拿起来重新往她手里塞一次:“记得收好。过几天我忙完给你电话。”
说完转身要走。
一步还没迈出,又顿住,叮嘱她:“对了,礼物的事别告诉蕾蕾,免得回头她又写一万字来检讨我。”
简蔻这次是真的惊讶:“你没给她买礼物?”
李铮挥了挥手,也不知道是说“没有”,还是单纯表示再见。
他很快消失在影棚外。
林玖凑过来,一副“我很好商量我心平气和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答案”的鬼样子,一言不发盯她。
简蔻借着放礼物转过身,他便执拗地换个方向凑她面前继续盯她。
简蔻:……
她揪揪他袖子:“热。”
果然千言万语,不如撒娇一句管用。
林玖抿着嘴角,目光凉凉笼罩着她,却管不住手地拿起扇子。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星二代简蔻林玖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