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楚樱商昼)

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楚樱商昼)

导读:小编带着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楚樱商昼,小说讲述了楚樱穿书了,她对书中内容一无所知。书告诉她:主线是男主和女主历经磨难之后终于在一起了。剩下的内容,笔给你,你来写。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楚樱商昼,小说讲述了楚樱穿书了,她对书中内容一无所知。书告诉她:主线是男主和女主历经磨难之后终于在一起了。剩下的内容,笔给你,你来写。

楚樱商昼小说简介

坐在轮椅上的商昼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世界在一秒内发生了日升月落、四季轮回等自然现象。
但不过一分钟,所有场景开始倒退,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楚樱觉得自己可太苦了,穿书后不仅要努力学习参加高考,每天还要替男主和女主填补剧情。
她委屈巴巴抹着眼泪地趴在床上想剧情,她一个字都想不出来。

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全文阅读

商序昭迟疑片刻,心想他堂哥现在都嚣张成这样了?他转念一想,要换做是他有这样的背景,指不定比商昼更嚣张。
于是商昼视死如归般地打下两个字。
【哥哥再爱我一次QAQ(3)】
[商序昭:爸爸!]
楚樱:“......”
她果然不该对这只金毛的智商抱有希望。
接下来直到晚自习结束商昼都没有再出现,路上商序昭一直在叭叭说他堂哥一定又不高兴了,不高兴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楚樱对商昼的了解暂时只停留在那晚商序昭的描述里。
因为期间管家没有反驳,她就默认商序昭说的都是事实。
楚樱纳闷:“他不高兴能做出什么事?”
商序昭一拍大腿:“这可太多了!我和你说一天一夜都说不完。我和你说我堂哥他不喜欢黑夜,有一回有人惹他不高兴了,他就跑去了南极看企鹅,差点没把我爷爷吓死。”
“极昼嘛,太阳24小时不落,你明白吧?”
楚樱:“...他到底几岁?”
商序昭摆摆手:“不光这个,他还不喜欢食物,觉得进食就是在浪费时间。”
楚樱:“那他吃饭吗?”
商序昭:“吃的。”
楚樱:“......”
看样子还是人类,就是不太正常。
楚樱想到商昼的身世,觉得他能平安活到现在就不错了,就不管什么正常不正常了。她下意识地感叹:“也不知道他一个人怎么长大的。”
商序昭叹气:“唉,堂哥他从来不说,爷爷一想到这个就流泪。”
楚樱回过神来,幽幽地问:“这些对我们找家长签字有什么帮助吗?”
商序昭拉下脸:“没有。”
话题终止之后两人又各自看向窗外开始忧愁。
楚樱仰头望着这暗沉沉的夜,月半掩在乌云后,一颗星子都不见。
楚樱看着看着忽然灵机一动,拿出手机再一次向商昼发送了好友请求。
这一次她输入的信息是:【商先生,听商序昭说您不喜欢黑夜。我有一个办法能让您摆脱这个困扰,只要您按下“接受”按钮,即可获得快乐。】
楚樱打字的时候五三也在边上瞧着。
它看了一会儿,疑惑道:[樱樱,你有什么办法?]
楚樱想了想,迟疑着应:一个理论上是可行的办法...?我也没试过,让商先生自己试试吧。
五三心中充满了怀疑,但它不敢说。
因着五三疑惑,楚樱这一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办法不可行,但大话已经放出去了。到时候要真的不可行,就把五三拉出来善后。
...
晚上十一点,楚樱洗完澡躺在床上,扒拉出手机看了一眼。
手机安安静静,毫无动静。
她把手机往边上一丢,关灯睡觉。
楚樱闭上眼在蹭了蹭枕头。
别的不说,城堡里的床品真是***。她在困意朦胧的时候常感觉自己是个公主,睡在软绵绵的云朵上。如果不用起来上学就更好了。
这个夜晚对楚樱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很快她就陷入了沉沉的梦境。
然后就在楚樱睡着许久之后,原本老老实实蹲在她枕头上五三忽然蹦了起来。
它可恨自己不能说话,只好冒着被楚樱骂的风险去撞她的脸。
楚樱是被书扑棱醒的,她恼怒地把扯起枕头往五三身上一砸,凶巴巴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就算了,吵我干什么!”
五三忙凑到楚樱面前:[樱樱,商昼的剧情任务完成了!]
楚樱:“......”
这玩意儿居然还是荧光的。
她捏了捏眉心,清醒了一会儿才去开灯。
床头边的时钟显示此时此刻是凌晨两点二十七分。
楚樱满脸不高兴:“他难道不睡觉吗?”
五三给商昼说好话:[说不定他不喜欢黑夜就是因为失眠。重点是我们完成任务了!]
楚樱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界面上果然多出了一个联系人。
自从楚樱来了明城就换了新的号码,之前这个号码的联系人只有两人,管家和商序昭。今晚又多了一个人,他的头像是一片空白。
“完成就行了,我要睡觉!”楚樱看了一眼就把灯关上了,“不许再吵我,我可是要六点就起床的高三学子。”
五三想了想,反正任务也完成了。
接下来的事明天再说吧。
.
虽然晚上被一个小插曲打扰了,但楚樱的睡眠质量没有因此下降。
非但没下降,她一睡醒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宛如没有发生过。起初五三以为是楚樱另有打算,可在她经过一天疲惫的学习,回到别墅瘫倒之后它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楚樱完全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此时管家去了厨房替楚樱准备宵夜。商序昭正在和他的朋友***连麦玩游戏,有时候吵到楚樱了还得挨骂,他总有错觉楚樱跟他妈似的。
“商序昭,你知不知道国庆后有月考?”
“知道啊。”
“...你一点儿都不担心?”
“?”
商序昭狐疑地看了楚樱一眼,诧异道:“你还担心这个?”
楚樱托着下巴问:“小时候你家人不管你学习吗?”
商序昭继续手里的动作:“管啊。然后我就以实际行动让他们明白的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这个道理,我上初中他们就不管了,只要我少惹点儿事。”
楚樱眨眨眼:“这样也不错。”
商序昭微顿,抬眼问:“难不成你还是个学霸?我听人说你自我介绍不是说你成绩差吗?”
楚樱:“......”
谁还没点过去呢。
楚樱吃宵夜的时候商序昭也没闲着,时不时就伸出手扒拉点东西吃,边吃还边问管家:“管家,这都多久了,堂哥气过了吧,难不成还能把湖里的天鹅给炖了?”
管家算了算日子:“先生这两天有事出门去了,下个月就回来住。”
商序昭皱眉,小声嘀咕:“怎么又瞎跑,保镖都跟着吗?”
管家应:“小少爷不用担心,先生心里有数。”
商序昭别开脸:“谁担心了。咦,那我和楚樱的签名怎么办?爷爷给签吗?”
管家笑眯眯:“先生周末就回来,肯定有时间给你们签名。”
商序昭:“......”
正在喝海鲜粥的楚樱一怔,她默默地转过头和边上的五三对视一眼。
五三翻白眼:[你终于想起来了?]
楚樱轻咳一声,拿过湿巾擦了擦嘴,默默地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和商昼的对话框。
[楚樱:晚上好,商先生。微笑.jpg]
发完楚樱等了半天都没见商昼回复,又想起刚才管家说商昼不在明城,这么一想她就心安理得地上楼睡觉了,顺便把写检讨的任务丢给了五三。
于是这一晚楚樱呼呼大睡,商序昭和五三挑灯写检讨。
...
凌晨三点。
禾城某酒店顶层套房。
小宋站在书房门口打了个哈欠,又用余光往里面看了一眼,心想今天那个合作商又惹先生不高兴了。先生一生气就不睡觉,都这个点了还精神奕奕的。
此时的商昼正盯着微信发呆。
他和这头欢快起舞的猪对视两秒,视线缓缓移到楚樱发来的信息上。
这个小骗子。
商昼轻哼一声,把手机一丢。
“进来。”
男人的声音冷而沉。
小宋打了个激灵,用了眨了眨眼,忙进了书房。
他觑了一眼商昼的脸色,小心地问:“先生?”
商昼:“楚樱,禾城人,明天下午之前我要看到她的资料。”
小宋弯腰:“是。”
“你走吧。”
“先生?”
商昼已经转着轮椅转过身,望向了窗外沉沉的夜色和那暗色下闪着光的城市。
不用看小宋也知道,此时商昼一定皱着眉。
又一个黑夜即将过去。
.
时间眨眼就到了周六。
商序昭写完了检讨,一放学就撒欢似的出去玩了。
而楚樱还在忧愁怎么和商昼说那个“办法”,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傻。而她都答应人家了,不能说话不算数,只能硬着头皮干。
“管家。”楚樱眨巴着眼睛喊管家,面上一派天真无辜,“管家,商先生回来了吗?”
管家手里还拿着刚剪的玫瑰,他笑着应:“先生昨天刚回来。楚小姐找先生吗?”
楚樱想了想,道:“我答应了商昼给他送样东西,能麻烦你买两份,然后给他送一份过去吗?”
闻言管家心里一喜,眼角眉梢都带上了喜色:“您说,我亲自送去。”
楚樱眨眨眼,悄悄在管家耳边说了一句话。
管家点头,虽然他不懂楚樱要做什么,但这不影响他心里高兴。
晚饭后。
管家带着神秘物品来到了庄园,商昼正在花园里,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先生,这是楚小姐送来的。”
管家说这话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商昼垂眸,瞥了一眼管家手上的小盒子:“这是什么?”
管家顿了一下:“这..我也不知道。我来拆?”
商昼移开视线:“嗯。”
“这是...”管家看着手上小巧的盒子,两边圆溜溜的中间像是连着一座小桥,“咦,这似乎是隐形眼镜。真是。”
管家打开了两边的盖子,沉默地看着里面的小镜片,随后试探着问道:“先生,要试试吗?”
商昼拧眉:“嗯。”
五分钟后。
管家和瞳孔被纯白美瞳挡住的商昼对视一眼。
他捂住心口,心想先生的爱好越来越古怪了。
...
风栖。
“***!楚樱你干什么呢?”商序昭才下了车就看见了站在门口仰头张望的楚樱,走近了吓了好大一跳,“你大晚上的扮鬼呢?戴这破玩意儿干什么?把你眼珠子给我露出来。”
楚樱迷茫地看向夜空,眼前虽然有雾蒙蒙的一层,但这并不妨碍她看清这黑沉沉的夜色。
楚樱忙看向五三:三儿,我们快启用备用方案!
五三嗯嗯点头:[我来了!]
楚樱现在没空理商序昭,转头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写:商昼戴上美瞳的一刹那,忽而感觉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再看这夜色居然不那么黑了!
写完楚樱就期待着五三。
五三憋了好一会儿,字又小的看不见了:[樱樱,无法生效。]
楚樱:“.........”
她打开微信,向商昼发送信息。
[楚樱:商先生,您听我解释!]
系统提示: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免费阅读

“诶,管家你回来了?”商序昭从沙发边缘昂起脑袋往门口看了一眼,“我堂哥心情怎么样?你说明天我拿着检讨去找他签字的成功率有多少?”
管家面色略微有些凝重:“先生他...小少爷,您见到楚小姐了吗?”
提起楚樱,商序昭不由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她,好像在和自己生闷气。大半夜的戴了副美瞳在门口吓人,我还没不高兴呢,她先不理人了。”
“管家,爷爷上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个阴晴不定的凶丫头?”
管家暗暗思忖,先生也是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难不成这两个人吵架了?
...
三楼卧室。
楚樱埋首在床上,用后脑勺对着五三。现在她谁都不想理,活了那么多年这么丢脸还是头一次。她甚至怀疑这本书自带降智光环。
五三也纳了闷了,怎么就是对商昼不起作用呢?
因为楚樱目前仍未和商昼有过线下接触,五三对这个男人的身份了解有限,一时间也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五三企图在楚樱耳边闹出点动静吸引她的注意,始终无果。
好在楚樱没有自闭太久,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她的眼刀就飞过来了。
五三抖了抖:[樱樱,我们对商昼的了解太少。商序昭的支线多在崇英和男主女主身边,对我们了解商昼没有多大帮助。我建议你想段剧情让商昼住回来,我们慢慢摸索,总能找到原因。]
楚樱仔细想过了,和五三分析:“会不会对其他人也有可能无效呢?商昼可能只是其中之一,毕竟目前我们接触到的人大多数都只在剧情线内。”
五三蔫巴巴的:[真的吗?那我真是没用。]
楚樱:“...也不是,我们明天出门试试。来明城那么久,我们还没出去玩儿过,去试试就知道了。你先别难过。”
五三仍是失落:[樱樱,你早点睡吧。]
说完五三就自己飞到了角落里,对着墙壁,就像一朵自闭的小蘑菇。
楚樱:“.......”
到底是我穿书还是你穿书?
.
因着打算出门,楚樱一早就起来了。
五三安安静静地跟在她边上,一点儿妖都没作。楚樱还有点儿不习惯,吃早饭的时候时不时还得偷偷瞧一眼五三。
管家一直候在楚樱身边。
他观察了许久,担心地问:“楚小姐,您落枕了吗?”
楚樱差点被牛奶呛到:“没事,我就是在想事情。对了管家,我今天想出去一趟,来明城那么久,一直没时间去外面看看。”
管家应道:“我马上为您准备。”
等楚樱吃完早饭不过八点。
周末早上她是不可能在中午之前看到商序昭的,她把检讨交给管家就出门去了,依旧坐着商昼那辆到哪儿都显眼的车。
秋日里明城天气晴朗,很少有雨天。
楚樱坐在车里朝外看去。
车驶过山腰,路过底下的别墅群。
青空下那个挺拔清瘦的少年格外显眼,他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引人注目。不论是在肃穆的大堂内、混乱的小巷,又或是此刻。
楚樱诧异地问:沈晏清也住在这里?
五三动了动:[沈晏清和季枫妤都住在观海山,商序昭以前住在商家祖宅,在明洋路那一带。受剧情和主线影响,商序昭接下来一段时间内都会住在风栖。]
楚樱顿了顿:谢南枝呢?
五三摇头:[谢南枝背景尚未解锁。]
一个转弯的时间,楚樱已看不到了沈晏清了。
就在她猜想沈晏清会去哪里的时候,五三身上忽然浮现了加粗的字:【请确保男主和女主会在星光广场偶遇,排除干扰因素:葛白薇。】
五三闷了一晚上,这条突然出现的剧情点让它精神一震。
[樱樱,我们有事做了!出现了新的剧***物。]
楚樱扫了一眼,吩咐司机:“去星光广场。”
她又问五三:葛白薇是谁?
五三哗啦啦翻了一会儿;[是位女性。]
楚樱:“.......”
她错了,不该收回那句话,五三确实没用!
这一路上五三还给楚樱科普了一下明城这座城市,在提起商家的时候连五三也不由感叹:[这明明是男主配置的背景,偏偏商序昭是男二。]
楚樱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那商昼呢?
他这一大把年纪也总不能是男三吧,连商序昭这个男二都没有触发剧情点待遇。
五三也奇怪:[樱樱,你说商昼会不会是反派?可能之后会发生男二因爱生恨,动用家族关系干扰男主和女主在一起。我这个猜想是不是很合理?]
楚樱:...商序昭这个智商像是会因爱生恨的样子吗?
五三沉默半晌:[也是。]
就在两人就商昼的问题展开各种猜想的时候,星光大厦到了。
楚樱本来是出来逛街的,所以管家找了助理和保镖跟着她。但这会儿忽然有了任务她就让那些人在外面等一会儿,独自走进了星光广场。
十分钟后。
换了一身衣服的楚樱戴着墨镜坐在了广场的咖啡厅外。谁也看不到她墨镜后的眼睛正在滴溜溜地转,像做贼似地扫过路边经过的每一个人。
五三就在边上当一个无情地扫描机:[刚刚经过的男人你别看他风度翩翩的,其实有两个手机,一个专门用来钓鱼。还有那个,手里提着的香水其实包里还有一瓶,一样的礼物送不同的女人,哼。樱樱,你以后可别轻易被人骗去。]
楚樱一言难尽地看着五三。
这还真是来给她当妈的。
五三继续叭叭:[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咦,樱樱,葛白薇出现了!就在广场口,穿着杏色的连衣裙,挽着一个女人。]
楚樱循着五三说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对母女。
少女面上带着笑意,正侧着头对边上的女人笑,还处于和母亲撒娇的年纪。
楚樱摘下墨镜,凝神细细地看了片刻,问五三:我记得你说过谢南枝父母离异。
五三:[没错,具体情况未解锁。]
楚樱重新戴上墨镜:很快就会解锁了。
五三:[樱樱你要去接触女主吗!]
楚樱缓缓道:基因是很强大的,你仔细看葛白薇的眉眼,有没有看出什么信息来?
五三盯着葛白薇许久:[没有,你看出什么来了?]
楚樱叹气:葛白薇和谢南枝有血缘关系。如果我没猜错,葛白薇可能是谢南枝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个剧***物作用应该不小。
楚樱话刚落下,五三忽然闪了闪。
没一会儿,五三兴奋地告诉楚樱:[樱樱,谢南枝父亲的背景解锁了!我来看看。谢南枝随母性,父亲姓葛,两人在谢南枝出生没多久就离婚了。一年后她父亲再婚,第二年葛白薇出生。谢南枝和葛白薇差了两岁,现在葛白薇在一中上高一。这姐妹俩见过面,但彼此不待见。]
楚樱皱眉;谢南枝一个人住的?
五三:[是,谢家和葛家都不缺钱,谢南枝至少衣食无忧。她母亲那边还是空白,可能得随着剧情发展或者你和她接触才能解锁。]
在谢南枝父亲不在的情况下,这对母女在这里和谢南枝撞上会发生什么几乎可以预见。
楚樱眼看着葛白薇从她身边经过,却没有动作。
五三催她:[樱樱,别让她们遇到了!]
楚樱思考许久:为什么这件事不能让男主处理?这样的情节不是应该有助于男主和女主发展吗,葛白薇应该是推动剧情的人物才对。
五三呆了一下:[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我们得完成任务。]
楚樱想了想。
这点事不用麻烦五三改变剧情,她打电话喊了个女助理进来。
于是五三就眼睁睁地看着助理拿着一杯奶茶“不小心”撞在了葛白薇身上,道歉并承诺赔偿过后主动将她们带去了贵宾室。没错,星光广场是商家的产业。
楚樱托腮感叹:商昼的名字真好用,难怪商序昭这样崇拜他。
五三就眼看着这干扰因素排除了,还有点懵:就这么简单?
楚樱在墨镜后翻了个白眼:你还想做出点什么事情来?难不成想看我去和她对线,一个小姑娘而已。行了,我们去别的地方玩,我不想看到男主和女主。
五三委屈巴巴。
...
楚樱和五三在外面逛街的时候商序昭刚起床,等磨蹭着吃完了午饭才拿着他和楚樱写的检讨去了庄园,由管家陪同。
午后阳光正好。
商序昭到的时候老爷子刚和商昼下完棋上楼休息去了,商昼自己推着轮椅去后头的牧场看马儿吃草,身边没有佣人。
商序昭跑得比牧场内的小羊还快,一边跑还一边喊:“哥!堂哥!”
管家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依旧健壮,一步不差地跟在商序昭后面。
商昼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直到商序昭一下从左边凑过来,一下从右边凑过来,就差没把脸贴上来他才勉勉强强地看了商序昭一眼:“挡着我了。”
商序昭嫉妒地看着那马儿:“这马新送来的?还挺漂亮。”
安静的环境已被破坏,商昼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忙道:“先生,小少爷是来找您签字的。就是这周一小少爷和楚小姐在校外和人打架的事,检讨需要家长签字。”
楚樱?
商昼稍微提起点儿兴趣,他伸手:“检讨。”
商序昭忙递过去。
来的路上他还特地看了一遍楚樱的检讨,别说写得还挺好,一看就是写惯了检讨的人。他心想果然是成绩差脾气也差的人,这凶丫头指不定比他还能惹事。
商昼在禾城的时候仔细查过楚樱。
虽然他没见过以前的楚樱,但这并不难得出原本的楚樱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决定的结论。他垂眸看着检讨上的字迹,是楚樱的字迹。
商昼沉思,生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吗?
.
当天色将暗的时候楚樱回到了风栖。
五三正偷偷摸摸地在观察男主和女主的进度,虽然它不能亲眼看到,但能在自己的肚子上看着那些文字浮现,还挺有意思。偏偏它还时不时要和楚樱说两句。
和五三的兴奋相比,楚樱的情绪却不怎么高。
下午她和五三在那些与剧情无关的人身上测试了,那些微小的改变都生效了。
五三心满意足地看完少年人之间的拉扯之后才去安慰楚樱:[樱樱,可能就是因为商昼的身份有什么古怪,等见到他我们就明白了。目前只对他失效,我们盯紧他就行。]
楚樱垂着眼睑,睫毛洒下一道影。
许久,她低声道:“不是只有他。”
五三愣住:[还有我没发现的人?]
楚樱抬眼,和五三对视。
她说:“还有我。”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