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乖一点好不好(向晚晚靳习言)

你乖一点好不好(向晚晚靳习言)

导读:向晚晚靳习言小说《你乖一点好不好》是由作者一口时光所著,你乖一点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向晚晚有些疑惑:“虽说他脸色有点臭,但摸着良心说,和野兽出入还是挺大的啊。”“谁说他是野兽了?”向晚晚挑了挑眉

小说介绍

向晚晚靳习言小说《你乖一点好不好》是由作者一口时光所著,你乖一点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向晚晚有些疑惑:“虽说他脸色有点臭,但摸着良心说,和野兽出入还是挺大的啊。”“谁说他是野兽了?”向晚晚挑了挑眉。

向晚晚靳习言小说简介

向晚晚按住秦书的脑袋,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后预备铃响了起来。
眼看着老师要进来了,秦书问道:“晚自习下课后需要我给你补补数学么?”
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向晚晚眯着眼笑了笑:“晚上不用,我有安排了。”
第二节晚自习下课后向晚晚就回家了,完成了和母亲日常的问候之后,她急冲冲的上了楼。

你乖一点好不好全文阅读

这反差让向晚晚呆呆的看了一瞬,甚至都忘了自己此刻的际遇应该生气。
靳习言吃完了一颗杨梅:“为什么不告诉你妈妈。”
向晚晚:“爸爸妈妈刚离婚,妈妈很幸苦,不想让她因为我的事烦恼了。”
她说话间没有了平时的俏皮,更多的是忧愁。
靳习言下意识的不想看到她这副表情,捻起一颗杨梅塞进了她的嘴巴里:“那就好好学习,上课不要开小差。”
仿佛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自己,话落,靳习言便端着杨梅和饮料回了房间。
向晚晚石化了一般坐在原位,看着那刚被关上的卧室门,满脸涨红的捂着自己的嘴巴。
——他的手指…好像碰到她的唇了。
*
第二天,那个星巴克里找来的女人以向晚晚小姨的身份帮向晚晚见了黄燕。
女人叫孙秀儿,十分的聪明,和黄燕周旋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被察觉到哪里不对。事后向晚晚又给了她两百块钱。
解决了请家长危机后,秦书发现向晚晚变了。
往常一上数学课就开始满脸认真盯着讲台出神的向晚晚,上数学课极其认真,还开始做笔记了。
最可怕的是还问问题了。
午间,认真的给向晚晚讲完她笔记本上收集的数学题后,秦书担心的捧着她的脸:“你受***了?”
“没有。”向晚晚看了她一眼,指尖轻轻的抚了一下自己的唇,脸色微微发红。
那娇羞的模样吓得秦书猛的松开了手:“你突然这样…是要搞哪样!”
向晚晚没接她的话,单手撑着脸看着窗外:“秦书,你说我的成绩考a大有没有希望啊?”
a大是全国享有最高荣誉以及名声的大学,向晚晚的成绩除了数学差以外,其余的科目在年级上都是很有名,可以与简思繁并驾齐驱的,不然以数学三十分这种历史成绩早就被a中给和谐掉了。
这样的成绩,如果数学能考及格,完全能轻松的上a大,只是,离90分的及格线,向晚晚还差了许多。
秦书:“数学及格应该就没问题了。”
向晚晚眯着眼思索了好一会儿:“这倒是一个有些头疼的问题。”
“你确定这只是一点儿问题?”秦书说:“晚晚同学,我记忆以来你数学就没及格过。”
向晚晚不怎么在意道:“这不是还没上心么。”
“你这话说的就像上心了马上就能及格了一样。”秦书用一种自求多福的表情捏了捏她的脸:“多多保重啊。”
向晚晚抿了抿唇,眼神里带着一股子坚定:“我说能及格就能及格,a大我非去不可。”
“不过你怎么突然有读a大的想法了?”
向晚晚盯了她一眼,神秘的笑了笑。
“你笑得这么肉麻做什么”秦书一脸嫌恶,半响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天发生太多事情我都给忘了,你说你和上次饭店遇见的帅哥住一起了是怎么回事?”
向晚晚:“我最近不是跟我妈住么。”
“你的意思是…那帅哥是你妈妈雇主家的?”秦书挑了挑眉:“然后那帅哥还是a大的?”
“恩。”
“所以你这么上进全是因为沉迷美色!?”
“我本来就是一个上进的人。”
秦书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还别说,那天你和那帅哥站一起的时候,我直接想到了***与野兽。”
向晚晚有些疑惑:“虽说他脸色有点臭,但摸着良心说,和野兽出入还是挺大的啊。”
“谁说他是野兽了?”
向晚晚挑了挑眉。
秦书:“你心里就没点数,和人家站一起也敢自诩***。”
“……”
向晚晚按住秦书的脑袋,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后预备铃响了起来。
眼看着老师要进来了,秦书问道:“晚自习下课后需要我给你补补数学么?”
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向晚晚眯着眼笑了笑:“晚上不用,我有安排了。”
第二节晚自习下课后向晚晚就回家了,完成了和母亲日常的问候之后,她急冲冲的上了楼。
只是今天楼梯口那间房虽然点着灯,房门却紧闭着。
向晚晚甩了甩脑袋将心里那点点失落抛到脑后,把书包放回房间后,便着手做了杯果汁,顺带切了些水果。
为了看起来更有食欲,她将西瓜、哈密瓜、火龙果用圆勺子夭成了一颗颗的球,再用透明的花边碗装起来,撒了点柠檬汁又弄了点碎薄荷叶子,看起来晶莹剔透十分有食欲。
成品颜值都很高,向晚晚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水果和饮料放在吧台上并且讲究的调了一下吧台上的灯光后敲响了靳习言的房门。
没一会儿房门就打开了,男人穿着睡衣出现在门后。睡衣严严实实的,不像昨晚的睡袍那样***。
向晚晚心里叹息了一下,觉得有些可惜。
靳习言迎着她有些遗憾的眼神,将门掩了些,只露出了半个身子,语气有些咄咄逼人:“干什么。”
向晚晚忽略掉他的不友好,扯出一抹可爱的笑:“哥哥,我给你做了吃的。”
“哦。”靳习言从门缝里伸出一只手。
向晚晚有些没反应过啦。
靳习言不耐烦道:“不是说送上门?”
“……”
这人昨天没暴露有她的把柄的时候还是敞开门穿着***的迎接她的,眼下她的把柄暴露了,穿的严严实实的就不说了,还真想要她□□。
然而自己有求于人,还不能将这尊大佛给得罪了。
向晚晚忍住想要往那手拍上去的冲动,指着吧台上的东西微笑道:“哥哥,我还做了蛋挞在烤箱里没熟,你出来吃吧,一会儿熟了我给你拿。”
“今天这么好?”靳习言看了眼吧台上形色俱全的食物,语气里带着丝防备:“是有什么事?”
那模样让向晚晚一下子就想到了古代闺楼里的黄花大闺女防备的看坏人足不出户的模样。
“怎么会,我就是想给哥哥做点好吃的,哥哥读书都瘦了。”向晚晚忍住笑意拉住他的衣袖将他往外面拖。
“最好是没事。”靳习言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后虽不太情愿,却还是踏出了房间。
看见他喝的差不多了,神情也还算愉悦,向晚晚从吧台下面拿出自己的数学作业。
靳习言喝水的动作一顿,淡淡道:“那天太晚。”
向晚晚心里一喜,以为他吃好了在兴头上,此刻要说些什么类似于那天太晚没有好好给她讲作业。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靳习言又道:“才给你讲答案。”
向晚晚点头:“嗯嗯。”
靳习言:“作业要自己做。”
向晚晚:“嗯嗯。”
一阵沉默,靳习言说完那句话后就心无旁贷的继续吃东西,向晚晚盯着他,半响也没等到那句‘不会的话我来教你做。’
眼看着男人又吃完了一块蛋挞,向晚晚假装苦着一张小脸提醒道:“可是哥哥,我不会做呀。”
靳习言看了她一眼理所当然道:“不会就学。”
言语间压根就没有一丝一毫要教她的意思。
果然是将这人想得太上道了。
向晚晚颇有一种东西喂狗了的错觉。
“哥哥,你那么厉害。”向晚晚崇拜的看着他,试图引导:“要不你教我吧。”
“不要。”
男人拒绝得没有一丝犹豫。
有的全是铁石心肠。
向晚晚捉着他的衣袖晃了晃:“我都给你做吃的了,你作业都不给我讲。”
“高二数学考30分,你让我从哪里讲,小学?”靳习言蹙眉道:“我拒绝。”
那话完全不留情面,向晚晚不羁的因子蹭蹭往头上冒,却还是按耐住:“你就不考虑一下吗?”
“不。”靳习言说着,伸手将最后一块西瓜球吃掉,然后拿了几块蛋挞就回卧室了。
看着他油盐不进过河拆桥的模样,向晚晚气笑了:“哥哥,我这数学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你是教定了。”
“除非猪会上树。”
向晚晚幽幽道:“哥哥,猪在外力作用下还是能上树的。”
男人冷哼一声,砰地关上了门。
目标倒是树立了,向晚晚却有些无奈,应该怎样让靳习言‘心甘情愿’的给她补课。
不想,这个机会很快便来了。
纠缠了靳习言几天,皆以失败告终,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鉴于‘好男怕缠女’的真理向晚晚原本准备缠着靳习言讲作业的,一大早就起来堵在了吧台那里,企图和他来个偶遇。
却不想由于起得太早,她打个盹儿的时间,半梦半醒间就看到了男人离开的背影。
向晚晚反应过来追到楼下的时候都已经看不到靳习言的影了。
见她呆呆的站在大厅,康芳佩递了一杯牛奶给她:“晚晚,周末还起这么早呀?”
“嗯,想出来锻炼一下的。”向晚晚接过牛奶,状似无意道:“我刚刚好像看见习言哥哥了,哥哥好累呀,周末起这么早是要上学吗?”
康芳佩笑道:“他累什么呀,一周就没几节课,估计是去接梦琪了,她每周都要来靳园。”
“梦琪?”这名字一听就是女孩子的。
可却是往常为人冷漠的靳习言还要亲自去接的人。
向晚晚的心紧了紧,脑袋一瞬间空落落的。
“嗯,梦琪是习言亲哥哥的女儿,那孩子每次来都必须要看到习言去接,不然又哭又闹的。”
“是习言哥哥的小侄女呀。”向晚晚心底鬼使神差的松了一口气。

你乖一点好不好免费阅读

和康芳佩聊了几句家常后,索性无聊,向晚晚便去了西楼旁边的一个活动室。
活动室里有很多运动器材,甚至还有一张台球桌。
向晚晚隐约记得第一次来活动室的时候这里是没有台球桌的,虽然不知道短短几天怎么又有了,她也不怎么关心。走过去拿起球杆就开始玩。
许久没打台球了,手感倒依旧很好,一路很顺畅的进球,最后以一个高难的角度打进最后一颗红球后,她满意的扳了扳手指。
“哇!姐姐你好厉害!”
一道稚嫩的夸奖声响起,向晚晚疑惑的回过头就看到一个粉嫩嫩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
向晚晚挑眉:“小鬼,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小女孩欢快的跑到她的面前,指着后门:“那里。”
小女孩长得十分好看,且眼熟,向晚晚打量了好一会儿后发现她长得和靳习言有些像。想到早上康芳佩说过的话,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我叫靳梦琪。”靳梦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你叫什么呢?”
“我叫向晚晚。”
靳梦琪十分自来熟的抓住她的手:“晚晚姐姐,你玩这个好厉害!我看见小叔玩过,但是小叔没你厉害。”
靳梦琪口中的小叔就是靳习言了,想到男人那张棺材脸,向晚晚轻哼一声:“没我厉害很正常啊。”
“对啊。”靳梦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哎,小叔除了长得好看什么都好差劲,我好担心他找不到媳妇。”
想到这几日里碰过的壁,向晚晚点头:“我也觉得,你小叔最大的优点好像就脸好看了。”
靳梦琪:“好看是好看就是整天板着脸,有一次都把小美吓哭了。”
“他那张脸确实有吓哭小朋友的潜力。”向晚晚说着翻了个白眼:“而且他还像个小孩一样,怕苦怕吃药。”
“对呀对呀,我见过小叔把医生给的药倒在花坛里,他还不让我说。”
“……”
一大一小两人像是找到了共同话题似的蹲在台球桌下讲着靳习言的坏话,还一人一句丝毫不让着对方。
这几天原本就受了靳习言不少的气,向晚晚越说越激动,一口气举出了靳习言的8大不可饶恕。
靳梦琪盯着她一脸崇拜,奈何口才没那么好,内心虽有颇多吐槽,文字功底太差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明。
不愿意在说小叔坏话的环节认输。
靳梦琪忽然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向晚晚‘啧’了一声:“干嘛,说不过我要打电话告状了?”
靳梦琪得意的举起手机:“我小叔还尿床!”
向晚晚惊讶的扬了扬眉:“小鬼,不至于吧,为了黑你小叔,还让他给你背黑锅。”
“我没有!我已经不尿床很多年了!”靳梦琪点开手机,小心翼翼的环视了一圈周围后,打开相册,播放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有一个大概三四岁的男孩子,眉眼间像极了靳习言。
男孩小脸僵硬着坐在床上,而他身下的床单有一圈颜色很深。
女人温柔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习言,你怎么又尿床了。”
小习言板着一张脸,淡淡道:“我没有。”
听了他的话,视频外伸出一只手指了一下床单深色的部分:“你没有为什么床单湿了。”
小习言顿了许久,表情有些纠结道:“晚上哥哥到我床上尿的。”
视频里一下子就充满了女人的笑声:“你哥哥昨晚在你外婆家呢。”
小习言还是板着一张小脸面无表情,只是那双大大的眼睛有些泛红,就像要哭出来似的,却还是倔强道:“是哥哥尿的。”
女人也不打趣他了,将他抱在怀里拍了拍:“好好好,妈妈知道是哥哥尿的了,你别哭。”
“我没哭。”稚嫩的声音里带着些委屈重复道:“是哥哥尿的。”
女人憋着笑意:“嗯,是哥哥尿的,等哥哥回来妈妈教育他,怎么可以到我们习言的床上尿尿呢。”
……
“噗——”视频一播放完,向晚晚捂着肚子就开始狂笑。
“姐姐,我没骗你吧,我小叔三岁尿床还说是我爸爸尿的”靳梦琪有些得意道:“我三岁的时候都没有尿过床。”
“对啊,还是你厉害。”向晚晚擦了下眼角笑出的泪水,脑海里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她摸了摸靳梦琪的脑袋:“琪琪,这个视频你可以发给姐姐吗?”
“可以啊!”靳梦琪晃了晃手机,话落有些担忧道:“但是姐姐你不能让别人看见了哦!奶奶说小叔会生气的。”
“姐姐绝对不会让‘外人’看见的,你放心。”
“好~”
两人很快的加了微信,交换了‘信件’。
仔细的将视频保存好后,向晚晚的嘴角一直含着笑意,两人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从靳梦琪的嘴里,向晚晚还听到了好多自己不曾见过的靳习言其它的面,聊天很愉快的进行着。
靳习言原本在找靳梦琪的,刚走到活动室外面就隐约听到了她的声音,他走了***并没有看见人,只能判断出声音是从台球桌下传来的。
只是除了侄女外好像还有一道其他的声音。
靳习言皱了皱眉,莫名就觉得有些不安的感觉。他放轻脚步走了***便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小屁孩蹲在台球桌下讲悄悄。
他没出声,走近准备听一下两人在说些什么,然而他刚走到台球桌旁,两个小姑娘一起捂着肚子就开始笑。
他挑了挑眉。
“琪琪,你说得太对了!”向晚晚有些激动的挥了下手,不小心敲在了桌角上,她捂着敲疼的手指正想揉一揉的时候,抬头无意间看到了一双修长的腿。
黑色的休闲裤很熟悉,正是早上看过一面的靳习言穿的。
靳梦琪背对着那一面,根本没发现,还十分开心的说着话:“姐姐,我再给你讲一个秘密……”
向晚晚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朝她使了个眼色。
两人一同盯着那双长腿看了一秒,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向晚晚从包包里扣出一枚硬币,捏在手上从桌子下爬了出来:“琪琪,姐姐的钱找到了。”
“找到了就好,姐姐下次小心点啊。”靳梦琪跟着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起身后表情意外的盯着靳习言:“小叔,你怎么在这里?”
向晚晚也一脸的惊讶:“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靳习言垂眸冷冷的看着两人:“你们在做什么。”
“刚才硬币丢了,我们在找。”向晚晚捏着手中的硬币,嘴角含着莫名其妙的笑意。
靳梦琪乖巧的点头:“对呀,我在帮姐姐找硬币。”
靳习言打量了两人几秒,原本因为这两天他不同意给向晚晚补习,小姑娘见到他即使是笑也都是假笑,在他看不见的时候还会咬牙切齿的腹诽他,可这会儿,从他看见她开始,她都带着那种奇怪的笑意。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你乖一点好不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