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乖一点好不好(向晚晚靳习言)

你乖一点好不好(向晚晚靳习言)

导读:完整版《你乖一点好不好》向晚晚靳习言免费阅读强势来袭,作家一口时光所写;你乖一点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靳家少爷颜好,身段好,能力出众,是一个人人歌颂的高岭之花。向晚晚对于这一说法十分不屑。

小说介绍

完整版《你乖一点好不好》向晚晚靳习言免费阅读强势来袭,作家一口时光所写;你乖一点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靳家少爷颜好,身段好,能力出众,是一个人人歌颂的高岭之花。向晚晚对于这一说法十分不屑。

小说简介

1·18岁的时候向晚晚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母亲雇主家的儿子。
他和她,本质上就有着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
为了让自己解脱,高考后她选了个离家最远的大学,企图淡忘掉那种深入骨血的喜欢。
开学当天,向晚晚在校门口被脸色十分难看的男人截住。
众目睽睽下男人将她按在墙上,神情冷漠的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撩了我这么久,现在打算抛弃我?”
“别想。”

你乖一点好不好免费阅读

第 4 章
“啊?”信息量过于大,向晚晚伸手端起床头的水杯喝了一口。
帅哥…指甲印…牙印?
大半杯水下去,昨晚的记忆零散而至。她记得自己走错了包间…碰到了卫生间里遇见的那名帅哥,顺带干了一件英雄救美的事情…再后来…
看着自己的爪子,向晚晚吞了吞口水…又用爪子摸了摸唇…神情僵硬。
她好像摸了人家的脸,还咬了人家一口。
秦书八卦道:“快给我讲讲,你和那名帅哥之间发生了什么故事。”
“故事?”
“对啊。那帅哥走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一股草莓奶糖的味道,那是你经常吃的奶糖味道。”秦书意味深长道:“天知道我昨天都要被那几道指甲印和奶糖给逼成一个小说作者了。”
向晚晚呆呆的看着她。
奶糖…好像是摸了人家后给的报酬,所以她为什么会把糖给人家当报酬?
见她不说话,秦书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坦白从宽,快点。”
被她唤回了神儿,向晚晚摇头道:“没什么故事。”
“没什么故事?”秦书一脸不相信幽幽道:“知恩图报啊向晚晚,我昨晚好不容易在老黄那里圆了场把你带回来,结果你倒好一回来倒头就睡了,衣服我给你换的,脸我给你洗的,被子也是我给你盖的,就连床也是睡的我的,怎么着,还过河拆桥啊?”
向晚晚:“……”
“你倒是睡得好,可怜我一个人在***的夜里脑补你和那极品帅哥的故事。”秦书说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见没,忧郁的黑眼圈就是这样来的。”
向晚晚有些无奈:“我昨晚喝了点果酒有些上头……”
“这个我知道,你直接讲你和帅哥的事情。”
“走错包间看见别人在台球桌前欺负他,然后帮他把对手打败了。”
“再然后呢?手指印牙印还有奶糖味儿怎么来的?”秦书一脸的八卦都要溢出来了。
向晚晚叹了口气:“赢了比赛他特别感谢我,就邀请我捏了一把他的脸,因为我太厉害,还让我咬了他一口给他留个牙印做纪念,奶糖吧…我有些没印象,不过我想应该是他太崇拜我了,从我身上偷走的。”
“……”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
故事和自己以为的大致相反,想到男人那张绝色的脸,秦书一脸不信::“这种奇怪的邀请,你说是你提出的,还值得相信。”
“呵。”向晚晚轻蔑的笑了笑:“被我的球技吸引了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秦书挑了挑眉:“可我还是觉得不可能。”
向晚晚:“不信你就去问当事人吧。”
秦书:“……”
*
向晚晚起床后便直接回了家。刚到家门口,却发现门口的摆设变了。
以前她家门口左边的位置有一颗招财树,可现在树没有了,变成了一个纯白色的鞋柜。
这一段时间她要期末考试,母亲忙又没人照顾她,于是一直住在学校里的。许久没回家看到这一点变化倒也觉得没什么,心想这可能是母亲空闲的时候回家弄的。
向晚晚从书包里找出钥匙开门,可不知道为什么,房间的门怎么都打不开。
她盯着锁孔心里莫名的涌上了一阵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你谁啊?”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性,一脸不悦,且带着防备。
向晚晚的目光顺着大门敞开的缝隙看了***,里面的装扮和印象中家里的装扮丝毫不同,她顿了顿声音里带着一丝荒唐:“阿姨…你是?这里是我家。”
“你是原主的孩子?”中年女人大概见她是个小孩子,脸上的防备不在,语气和蔼道:“你不知道吗?你爸爸把房子卖给我们了。”
意料之外却又是意料之中的话。
向晚晚压下了自己那点儿想哭的感觉:“阿姨,房子里的东西呢?”
“你爸爸折价变卖了。”
“卖了?”向晚晚低喃着,几秒后深吸了一口气后强行让自己淡定下来,“不好意思,打搅了。”
“哎,没事儿小姑娘,我还得谢谢你们一家人呢,这么好的房子这么便宜卖给我。”
“……”
向晚晚迈着有些虚的步子离开,一路上思索着应该怎么告诉母亲这个消息。
她住校一段时间,母亲在雇主家看守一段时间,她的爸爸就将家里的房子给卖了。
到了楼下,盯着耀眼的阳光,向晚晚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电话一通,那头就传来了马瑶开心的声音:“晚晚,这会儿到家了吗?妈妈后天可以休息,到时候给你煮好吃的。”
向晚晚情绪有些低迷的‘嗯’了一声。
“乖女儿,怎么了?不开心吗?”以为是自己不在她不开心,马瑶解释道:“雇主家有位老人犯病了,所以妈妈最近很忙,等老人家病情稳定了,妈妈就常回家好不好?”
“妈妈。”向晚晚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小花园里开得茂盛的蔷薇花眯了眯眼:“向大伟把房子卖了。”
话落,两人都沉默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瑶打破沉默:“晚晚你先在小区门口的咖啡厅休息一会儿,妈妈安排一下手上的事情来接你。”
“好。”
向晚晚眼眶有些发红,却还是平复了情绪乖巧的答应了。这意外的事情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父亲的德行却又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
她头重脚轻的朝着咖啡厅走去,刚到门口的时候手机就来电了,看着显示上面向大伟三个字,向晚晚没像往常一样挂断。
皱眉接了起来,那头便传来了一道开心至极的中年男声:“晚晚,我的宝贝儿女儿。”
向晚晚声音里带着丝哽咽:“向大伟,你把房子卖了?”
“我说女儿,你目光不要那么那么短浅。”向大伟说话间颇为急切:“房子的事你别管,快来星耀俱乐部台球vip1室,这些小子不知道你的厉害,来帮爸爸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那声音里没有一丁点的愧疚,让向晚晚憋了许久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你平时怎么赌我管不着!你为什么要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你让我们住哪里!”
“我这不是为了让大家住上更好的房子么。”向大伟安抚道:“乖女儿,别气,你过来帮爸爸赢了这一场,爸爸就有钱给你买别墅了。”
听着这狗改不了吃屎的白日梦声音,向晚晚直接将电话给挂了,眼眶发红的拨通了110匿名告发了父亲所在地的不良赌博行为。
报了案后,向晚晚在咖啡厅点了一杯冰饮,一边发呆,一边等着母亲的到来。
一个小时后马瑶急冲冲的到了咖啡厅,看到她的到来,向晚晚喃喃喊了她一声。
马瑶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晚晚,没事,妈妈会处理好的。”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后,马瑶拍了拍她的背:“晚晚,妈妈送你去外婆家吧?”
“好。”
#
整个假期向晚晚都住在B市的外婆家,这一次向大伟卖房子的行为将母女俩心底仅剩的留恋都给幻灭了,马瑶强势的和他离了婚,贷款又买了一套房子,房子是清水房需要时间装修。因为婚离得不和谐,为了防止向大伟***扰向晚晚,马瑶原本打算租房子陪向晚晚住到新房装修好,可是雇主家的老人又离不开她,便主动提出了让她把向晚晚接***一起住,想到这确实是最好的方法,马瑶便同意了。
然而被马瑶告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向晚晚内心十分拒绝,可是一想到这样是最不给母亲添麻烦的办法,她也同意了下来。
开学的前一天,向晚晚收拾好了行李,握着手机,看着上面母亲发的地址招了辆出租车前去。
到了目的地,看着母亲雇主家的房子向晚晚由衷的感叹了一番。
一座几进式的四合院,看起来很大且古香古色浑身都散发着价值连城的韵味。以至于向晚晚觉得站在这房子外就连呼吸都能感受到资本家的财力。
院子正面的三道门都是关着的,四周安安静静连一个活人都没有,不知道怎么***显得不那么唐突,向晚晚拿出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过去。
马瑶似乎在忙,电话许久才被接起来。
“妈,我到了。”
“晚晚,妈现在在熬药走不开,你直接从正门进来吧,我给管家康阿姨说过的。”
“好。”向晚晚刚应下电话里就传来了忙音。她将手机收好,朝着正对面挂着一个写着‘靳园’牌匾的那道门走了过去。
古香古色的大门紧闭,向晚晚伸手推了一下,门一动不动,母亲没说,她也不太清楚这种门怎么开,可想到自己看过的那些个古装剧,她握住门环敲了两下后乖巧的站在门口,耳朵仔细着听里面的动静。
然而过了几分钟都没什么动静。
向晚晚思索着是不是自己敲的太轻了,准备再敲两下的时候,原本落在手背上的阳光忽然被一道阴影取代。
她疑惑的侧过脑袋,看清楚大门旁边靠着的人后,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你……”
靳习言眼尾微挑:“小孩,你想赖上我?”

你乖一点好不好完结全文

第 5 章
眼前的男人正是她拿通知书那天两次遇见过的。隐约记得走错包间的时候,他的同学叫他靳习言。向晚晚抬头又看了一眼头顶那块‘靳园’的牌匾,一瞬间脑子像短路了似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没得到回应,靳习言直勾勾的盯着向晚晚打量,半响后那双好看的眼睛带着几分笃定道:“已经开始跟踪我了?”
“……”
这句问话打开了向晚晚的回忆,想起自己喝大之后曾无情嘲讽过,捏过,咬过,打发过眼前这男人。
根据名字和大概年龄来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人应该就是妈妈雇主家的儿子,也是即将寄人篱下的她不久前‘无理’过的男人。向晚晚有些难以置信,内心除了震惊外不可否认的是还有些暗喜。
好一会儿后没得到回应,男人有些不耐烦的屈指在门上敲了敲。
向晚晚反应过来,乖巧的朝着他喊了一声。
“哥哥好。”
忽然被礼待,靳习言挑了挑眉。
迎着他打量的视线,向晚晚吞了吞口水解释道:“哥哥你误会了,我没有跟踪你。”
“哦?”
靳习言一脸不相信。
向晚晚看在眼里,本性很想无情的揭穿事实再对这男人进行一番嘲讽的,奈何一想到要寄人篱下的事情,又将一肚子怼言怼语给咽了回去。
摆出一幅可爱的表情,温柔道:“哥哥,我是来借住的。”
“你是马瑶医生的女儿?”
“是的哥哥。”
“啧。”
靳习言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
向晚晚其实很想质问他‘啧’什么又觉得不太适合,只能憋着。
然而男人就像知道她想的什么似的语气冷冰冰的又有些欠揍道:“马医生温柔,生出你是属基因突变。”
“……”
向晚晚愣了一秒才悟出这句话的含义:“怎么会,哥哥你对我有误解。”
“呵呵。”靳习言冷笑一声。
一套简单黑色休闲服被他被穿出了模特的味道,早上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衬得那张脸上精致的五官白皙得有些透明,看起来很不真实,却又真实的欠扁。
向晚晚默默的安慰自己长得好看的人值得被原谅也不说话,就为了防止自己一开腔就说错话。
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一会儿。
靳习言像是感受不到空气中的尴尬一样冷冷道:“看什么。”
向晚晚心里嘀咕着‘看你欠扁’,嘴上却奉承道:“哥哥长得好看,我看呆了而已。”
“你这样垂涎我又住在我家我觉得很不安全。”
“哥哥你在说笑吗?”
“像吗?”
“……”
高大的男人语气语气很冷却很认真的说着自己怕被她非礼的担忧,向晚晚脑海里配合着浮现出一米五几的自己摁着一米八几的他调戏的画面,莫名觉得还是不错的,然而此刻她又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向晚晚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又虚比了一下靳习言的:“差这么多,哥哥,你觉得可能吗?”
靳习言冷哼一声。
向晚晚吞了吞口水,心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沉默间,靳习言冷着一张脸却还是很绅士的拿过了向晚晚的行李箱,伸出食指指了一下圆环上面一个极小的雕刻花:“门铃按钮在这。”
他说着便按了一下,门铃响起片刻,大门便自动开了。向晚晚跟在他的身后踏进院子,一路腹诽着大门的设计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变态才能设计出那种门铃按钮是门上几百朵雕刻花的其中一朵的。
院子里的景色十分的好,都古香古色的,也精致得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向晚晚跟在靳习言身后走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大概是房子的建筑物。一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习言,你去晨跑一趟怎么带个小姑娘回来。”
靳习言:“马医生的女儿。”
“啊,你就是晚晚呀?”康芳佩笑眯眯道:“小姑娘长得真好看真讨人喜欢。”
不知道是不是幻听,康芳佩夸奖她的时候,向晚晚感觉身边的男人似乎冷笑了一声,懒得和他计较,向晚晚礼貌道:“康姨您好,我是向晚晚。”
“你妈妈早就告诉我你要来啦,我正准备出来接你的。”话落她看向两人:“不过你们两怎么一起回来的呀?”
向晚晚:“我和哥哥是在门口遇见的。”
两人说话间一名年轻男人走了过来,接过靳习言手中的箱子:“少爷,箱子放在哪里?”
靳习言挑眉没说话。
康芳佩道:“习言,老爷的身体稍微稳定些了,他让马医生搬到西楼了,说是让她给你调理一下身体,西楼一层都住满了,您看二楼拿一间房给晚晚住可以吗?”
向晚晚并不清楚康芳佩话里所代表的意思,乖乖的站在旁边等她给她安排住处,只是不知道为何,靳习言听了康芳佩的话后打量了她几眼,沉默了许久才出声。
“放在二楼最里面那间吧。”
“好的少爷。”年轻男人拖着箱子离开,康芳佩似笑非笑的看了靳习言一眼。
“还有事?”
“没事了。”康芳佩嘴角的笑意散开,靳习言转身便走开了。
看得向晚晚莫名其妙的:“他怎么了?”
“大概是别扭了。”康芳佩笑道:“走吧,我带你去找你妈妈。”
*
向晚晚跟着康芳佩找到马瑶的时候她正在一个玻璃隔开的药房里过滤中药。
康芳佩离开去帮她收拾房间后,向晚晚就坐在药房外面的休息椅上打量着四周,马瑶将药弄好了才发现她的到来。
马瑶交代了护士一些事情后,走出药方:“晚晚来啦。”
“妈妈。”向晚晚伸出手揽住她的腰,闻着一股淡淡的药香觉得心安无比。
“这么大了还撒娇。”马瑶拍了拍她的头,顿了顿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刚才是康姨送过来的吧?”
“嗯。”
“她给你安排的房间在哪里呢?”马瑶说着有些无奈道:“本来你可以和妈妈住在一起的,但是妈妈经常晚上会起来查看老人家的病情,会吵着你,你康姨就说反正房间很多,可以给你安排一个。”
寄人篱下还是最想要和母亲住一间房,可是向晚晚知道母亲一切为她着想的性格:“好像是西楼二层最里面的房间。”
“西楼二层?”马瑶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敢相信。
“妈妈,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惊讶。”
向晚晚疑惑道:“为什么我住西楼二层很惊讶啊?”
“这家的少爷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西楼二层只有他一个人在住。妈妈住在一层,可是一层已经满了,原本以为你康姨会将你安排在其它的楼的,没想到那孩子同意你住二楼。”马瑶说着脸上带着一抹欣慰:“走吧,妈妈带你去你的房间。”
“嗯。”
向晚晚脑袋里浮现出了靳习言那张拽兮兮的高冷脸,忽然觉得独立点不和母亲住在一起也挺好的,她嘴角含着一抹笑:“妈妈你说的是靳习言?”
“对,是那个孩子。”马瑶回过头:“不过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刚才来的时候碰见了,他带我进来的。”
“习言还挺有爱心的。”马瑶脸上带着十分欣赏的表情,向晚晚很少在她的脸上看见过这种表情,有些吃醋:“妈妈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和异性住一层楼吗?”
“担心?”马瑶想了想道:“确实值得担心。”
说完那句话向晚晚就有些后悔了,就怕自己母亲反应过来这个情况,然后又让康姨给她重新安排房间,白白错过这种可以赏心悦目的住宿时光。
向晚晚内心忐忑,想给自己嘴巴来两下,却不想……
马瑶:“我还挺担心习言的。”
向晚晚:“???”
马瑶一脸‘我是你妈,我十分了解你’的模样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晚晚,以前你房间贴那些海报好像都是帅哥啊。”
向晚晚:“……”
“你不要去欺负别人哦。”
向晚晚:“……”
对话很不愉快的结束,两人刚走进西楼,靳习言正好洗了澡换了身衣服下来。
马瑶:“习言要出门?”
“嗯。”靳习言看了母女两人一眼。
马瑶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了两个装着中药的小瓶子出来递给他:“这是早上和中午的药。”
“谢谢。”男人面无表情的接过。
向晚晚仰着脑袋看着他眼底明显抗拒的神色,总觉得似曾相识,仔细想了想和自己小时候害怕吃药的时候一模一样。这个时候她的母亲又叮嘱道:“早上的要在吃早餐前喝哦。”
“好。”男人低垂着眉眼,拇指拨弄着瓶子的盖子,向晚晚感觉他是在考虑着怎样将那些药毁尸灭迹。
盯着男人苍白的唇色,向晚晚的眸子转了转,扯了一下马瑶的衣袖:“妈妈,哥哥在害怕吃药。”
靳习言的手顿住,回眸看着她。
“哥哥刚才肯定在想怎么样将那些药倒掉。”向晚晚声音清澈且带着些许透视人心的味道:“妈妈平时可以注意一下院子里那些长得不太好的花,指不定哥哥就将药倒在花盆里了。”
靳习言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惊讶,可立马被他收敛了起来,他没说话直勾勾的盯着向晚晚。

向晚晚靳习言

小说你乖一点好不好 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