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与你(舒与宁季星昀)

星光与你(舒与宁季星昀)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星光与你》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芊景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舒与宁从不关注娱乐圈,别人追星她看文献、写论文、做实验,总之她的生活和追星沾不了半点关系。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星光与你》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芊景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舒与宁从不关注娱乐圈,别人追星她看文献、写论文、做实验,总之她的生活和追星沾不了半点关系。小编为您带来星光与你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舒与宁从不关注娱乐圈,别人追星她看文献、写论文、做实验,总之她的生活和追星沾不了半点关系。
突然有一天,有人看到舒与宁竟然在刷季星昀的微博,她熟练地在超话里签到打卡,顺带还打了榜。
旁人以为她也入坑了,兴冲冲地跑上去认亲。
舒与宁面不改色给季星昀新发的微博点了赞,一边否认道:“我不追星。”

星光与你全文阅读

舒与宁和江澄澄从场馆里出来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环境静谧的仿佛刚刚的热闹不过是梦一场。
她们和普通粉丝不是从同一个进出口出来的,因此附近除了她们并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江澄澄掏出手机,正准备叫个滴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机还在背包里,而背包被她忘在了座位下。
好在此时的场馆里工作人员还在做个收尾工作,并没有关闭,她跟舒与宁打了个招呼又返回去了。
舒与宁是从西二门出门的,这里相对于其他的出口稍显偏僻了一些,附近也只有路灯还亮着,有些吓人的意味。
早知道就和江澄澄一起回去找手机了,她不由得有些后悔。
许是因为精神紧绷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吓自己,她听到有脚步声慢慢传来。
那声音不紧不慢的,一声一声像是扣击在她胸口。
她紧紧握着手机,做好了必要时把手机当成武器的准备。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说话声,因为距离近了,声音也变得清晰,竟然是她所熟悉的。
季星昀的助理去不远处的地下停车场开车了,他自己一个人来了约定好的地方等着。
只是改等的人还没到,先把一个意料之中的电话等来了。
他接通电话,只听到自己经纪人痛心疾首的声音传来。
“大哥,你真的是祖宗,这么大事你都不和我说一下的,节目组打来电话我都懵了!”
季星昀早就设想过他这么做的后果,因此一点都不着急,慢慢悠悠地回复他。
“你就问他们,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和他们同流合污了?”
他声音里带着笑意,语气更是带着几分无赖。
舒与宁就站在季星昀身后不到十米的地方,许是因为这块灯光比较暗,又或者季星昀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竟然没有发现她。
她听着季星昀这么说,觉得背后偷听别人讲话不太好,刚准备走远一点,季星昀正好转身看到了她。
他看见了舒与宁想离开的动作,招了招手,另一边继续讲着电话。
因为不知道季星昀招呼自己是做什么,他又打着电话不好直接去问,舒与宁只得先在一旁等着。
她尽量去想别的事情不去听他的电话,只是声音时不时地还是传入她的脑海中。
“我知道他背后站着行启地产啊,我得罪的人多了不差那一个。”
“你就当我正义感爆棚,看不得第一名该得的荣誉被抢了。”
“封杀?那正好,我之前就觉得做这一行没什么挑战性了,封杀我了我就有正当理由换个职业。”
“行了就这样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季星昀电话只讲了几分钟,舒与宁还是从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了大致情况。
所以,这个节目的导师投票就是一个唬人的幌子,而季星昀并没有听节目组的安排。
这样对他,应该影响很大吧,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接到电话了。
“怎么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季星昀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瞧她紧皱眉头,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问题。
“真的会被封杀吗?”
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季星昀听懂了,本来刚刚讲电话就没有背着她,她这样问也不觉得奇怪。
“担心我?”
他并没有回答反倒是问了舒与宁一个问题。
舒与宁想了想,诚实地点点头,毕竟他是子含哥的朋友。
同时作为一个正常人,她也不希望看到季星昀在做了对的事情以后反而承担不该属于他的惩罚。
“小姑娘,没人告诉过你我有多红吗?”
有多红?
江澄澄倒是给她科普过,她到现在还记得江澄澄那崇拜的口吻。
听说,季星昀17岁在一个音乐平台上发出了自己的第一个作品,那首歌整整霸榜三个月。
听说,季星昀大学签了当时最火热的娱乐公司,连发三张专辑,开了无数场演唱会,被媒体戏称为天降紫薇星。
听说,季星昀大学毕业和原公司解约,开了自己的工作室,专辑制作更加精良,销量接连打破原本就由自己创下的记录,连续几年包揽年末各大音乐奖项。
在江澄澄的描述中,他在自己的领域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行启地产不是更厉害吗,不会影响到你吗?”
行启地产有多厉害呢,直白一点地描述,A城排的上号的小区、商场有一半是属于行启的,可以说行启就是房地产业的领头羊,且是遥遥领先的那只。
“小丫头还懂挺多,也是啊,我自己怎么能与一个公司抗衡呢。”
他装模作样地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自己的微博,递到舒与宁面前。
“唉,果然对方已经有动作了,粉丝都掉了不少了。”
舒与宁瞥了一眼,粉丝数九千六百五十四万,因为不知道他之前有多少粉丝,再加上季星昀不像是在开玩笑,她竟然相信了。
“那怎么办啊?”她不太懂这个,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够帮他。
“你知道吗,衡量一个火不火就看他的粉丝量多不多,超话微博数多不多。我现在掉粉了,那些合作商估计就不会再找我合作了。”
舒与宁听着他的话,更加相信现在后果很严重,忙问这要怎么解决,因为太过着急一只手不自主地抓紧了季星昀的衣袖。
原本正准备跟她解释说这都是在开玩笑的季星昀在她靠近的一瞬间忽然不想解释了。
他看着眼前一脸焦虑望着自己的小姑娘,感受着她微微***的手指,已经到嘴边的话又换了个说法。
“如果能有人关注我成为我粉丝就好了。”
他此时像是掩藏了自己獠牙的狼,一步一步将无知单纯的小白兔诱进自己的陷进。
而小白兔并没有意识到任何危险,反而对这只狼升起了无限的同情。
“你愿意当我的粉丝吗?”他很诚恳地问道。
即使是舒与宁不懂娱乐圈的那些弯弯绕绕也觉得这样不对。
“可是就算我当你的粉丝,仅仅多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
她很冷静地给季星昀分析情况,给出自己的意见。
季星昀觉得自己找的理由很浮夸,正好她给了台阶,就装作被她说服了一样,思考片刻开口道:“嗯,你说得对,还是算了。你平时那么忙,还是别占用你的时间了。”
这一招以退为进反而让舒与宁有些心软,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拒绝太直白了。
她一向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明明季星昀都说不用了,她却又开始纠结,要不然自己就帮他一下。
毕竟关于娱乐圈,自己懂得肯定没有他多,也许他说的其实有用呢。
只是她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时,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两人面前。
“哥,咱们走吧。”王鹏打开副驾驶的车窗,冲着季星昀说。
“你要回学校吗?我送你。”他一边打开副驾驶的门一边跟舒与宁说。
舒与宁第一反应是拒绝,解释了一句自己和室友一起来的,等会儿打车回去。
季星昀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十一点半了,这里离你们学校还挺远,两个女生打车太危险了。”
这话倒是不假,前段时间刚出了女大学生半夜打车遇害的事情,他现在这么一说,舒与宁也觉得有些不安全。
只是她毕竟是和江澄澄一起的,总得问一下她的意见。
江澄澄一路小跑奔向了舒与宁,她的包被收拾场地的工作人员收走了,找了好久才找到。
一拿到包她就跑向舒与宁,生怕她等的着急了。
“我现在叫车。”
她刚掏出手机,就听见舒与宁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季星昀让我们坐他的车回去,你愿意吗?”
江澄澄只觉得自己跑太快缺氧了,要不然舒与宁怎么能和她说这个。
直到她看见面前的车上下来一个无比熟悉的人。
“季…季老师!”
她指着向他走来的季星昀喊道,又立马觉得自己这么大声不太好,赶紧捂住嘴。
“与宁说你们要打车回去,我觉得不太安全,我送你们吧。”
听他这么说,江澄澄立马将自己的手机撇回包里,很***地摇了摇头:“没有!没有要打车!我手机没电了叫不了车,那就谢谢季老师了。”
她语气着急的像是怕季星昀反悔似的。
“现在可以上车了?”季星昀打开后座的车门,看着舒与宁问道。
一直到坐进季星昀的车里,江澄澄还是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
季星昀竟然送她回学校!
虽然是沾了舒与宁的光,但是不重要!
这可是季星昀啊,即使江澄澄只是季星昀的路人粉,但是他的歌可是陪她度过了整个青春期啊。
“晚上回去好好审你,你竟然和我说不熟!这像是不熟的样子吗?”
要不是在青春期偶像面前得顾着点自己的形象,江澄澄就要直接对舒与宁上手了。
“现在回去还能进寝室吗?”
看着王鹏车子右拐到去A大的那条路,季星昀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一般大学都有封寝时间,等她们到寝室怎么也得快一点,大门应该已经关了。
“我们宿舍楼晚上不锁的,刷学生卡就能进。”舒与宁给他解释着。
她们住的那栋楼里面多是理工科的研究生,平时做实验写论文到半夜是家常便饭,之前也有门禁时间,后来学生意见很大便改了。
深夜路上倒是没有多少车,她们比预计地早了二十分钟到学校。
这个点车子不能开进学校里面,王鹏只能停在了校门口。
“我送你***吧。”
看着舒与宁和江澄澄下车,季星昀也跟着下来了。
舒与宁当然不想这么麻烦他,赶忙拒绝道:“不用了,学校里面很安全的。挺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见舒与宁坚持,季星昀也就没再送,只是叮嘱了一句:“到寝室以后给我发个消息。”
他一说,舒与宁才想起来两人加过微信,只是没说过话。
“好。”
说完,她便拉着江澄澄一起往学校里面走去。
季星昀一直等到她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黑暗中才重新上车,让王鹏开车离开。
“舒与宁,季老师刚刚说让他给他发消息?你竟然还有季老师的私人联系方式,我不是在做梦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的签名照一定可以的对不对?”
江澄澄原本因为段言没出道的沮丧一扫而空,一路上蹦蹦跳跳和舒与宁说个不停。
直到快要走到寝室楼下时,她突然愣在原地。
舒与宁还以为她又落了什么东西时她开口了。
“我刚刚和季老师坐一辆车子,整整一个半小时,竟然没和他要签名!为什么?”
她此时才想起来自己错过了怎样的机会,捶胸顿足后悔不已,只是机会稍纵即逝,懊悔也是徒劳。
舒与宁回到寝室,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躺倒在了床上。
临睡前她才想起来还没给季星昀发消息,连忙点开手机,打开微信。
当初备注的是本命,她点开J的那一栏,第一个便是季星昀。
因为两人从未聊过天,舒与宁又是个不爱删聊天记录的人,此时两人的聊天框里还显示着那行加好友默认台词。
“我已经到寝室了。”
她敲敲打打输入了几个字就发过去了,季星昀许是在忙别的事,并没有回复。
她等了片刻,还是没有新消息,但是已经抵抗不住沉沉的睡意,便放下手机,很快***了梦乡。
插入书签

星光与你免费阅读

因为凌晨才入睡,舒与宁罕见地一直睡到了九点钟才起床。
江澄澄一如既往还在梦乡中,毕竟平常没课的时候她都是不到中午不起床的。
今天是周末,实验室那边不用她过去,又因为熬夜了她也没有打算再去图书馆,因此洗漱什么的也不那么着急。
她泡了一杯早餐奶,又拿出几个小面包当做早饭,一边吃一边才打开手机看看自己睡着的时候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聊天列表最上面的是实验室学弟十分钟前给她发的一个表格,说是复试成绩排名已经出来了。
舒与宁随意点***看了看,大多数的名字都是她复试当天印象比较深刻的。
直到视线划到了第十一名。
徐海吟,一个很温柔的名字。
这是她第二次差点认错了。
但是因为今年推免人数增加,录取名额减少到了十人,她遗憾地卡在了录取线之外。
第二条就是段言早上六点给她发的,约她晚上一起吃饭。
看他的语气似乎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舒与宁还是有些担心,正好晚上见个面,他如果不开心话也能帮着开解开解。
再接着就是季星昀凌晨四点给她回得消息,只是简单的三个字“知道了。”
舒与宁倒也没觉得奇怪,两个人本质上的关系应该是介于陌生人与普通朋友之间。
他昨晚上让她发个信息报平安估计是绅士之举,因此这个回复才是正常的。
把该回的消息回了舒与宁这才准备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既然今天没有别的安排,她正好回去看看父母和银河。
吃过午饭后,舒与宁便一直在卧室里和银河玩耍。
银河是舒与宁带回家的,因此虽然它平时和舒爸爸舒妈妈相处的最多,但是它最亲近的仍然是舒与宁。
“与宁啊,你带银河去洗个澡顺便剃下毛吧。”
俗话说,远香近臭,舒与宁中午刚到家的时候舒妈妈还把她当个宝贝宠,什么活也不让干。
待了几个小时以后,便开始使唤上了。
不过舒与宁也没有什么不情愿的,宋子含的医院离得又不远,她去了正好还能散散步。
她牵着银河走去了宠物医院,银河被小姐姐抱去洗澡,舒与宁便在一旁的座椅上玩起了手机。
“你看了昨晚上的青春之旅没有,我感觉别人说的没错,季星昀好像真的有点针对谢南啊,之前就一直挑他的毛病,昨天投票还投给了陈羽生。”
旁边两个小女生看起来十几岁的模样,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小声交谈着。
因为座椅离得很近,舒与宁也听见了她们的说话声。
“我觉得不至于,陈羽生本来就很优秀啊,投给他很正常,你就是对他有偏见才会这么觉得。”
“节目刚开始他的粉丝把他吹的多厉害啊,结果不是好多人都爬墙谢南了吧,估计他就是怕谢南威胁到他才这么打压的。”
两个人似乎意见出现了分歧,本来只是小声说着渐渐有些争吵的意味。
“你追星追魔怔了吧,理智一点好不好!”
“我魔怔什么了,我看你才是被季星昀***了呢,谁知道他和陈羽生有没有什么肮脏交易啊!”
舒与宁听着她们的争吵,本来并没有太关心,只是其中一个女生说话越来越难听,她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是两个月之前,她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听见这番话,只会觉得是两个小姑娘情绪不理智。
但是现在,她清楚地知道季星昀为什么没有投票给谢南,他明明是做了对的事,却无端被人泼了脏水。
一时间,她不禁想到了季星昀昨夜像是玩笑又像是真心说的那句话。
“估计会被不少人骂,习惯了。”
这一刻,她回想起来竟然觉得有些不***。
只是还没等到她为季星昀说两句话,那两个小姑娘就抱着怀里的宠物走出了医院。
她其实不擅长和人争辩,刚刚为了替季星昀说话,其实做了很大的心理准备,又提前想好了要说的台词。
只是错过了机会,没有说出口,现在那些话堵在胸口竟然有些难受。
她有些气自己嘴笨人还怂,便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和自己生闷气。
周围人来来往往,没有引起她半分的注意力。
“小姑娘一个人在角落里长蘑菇?”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抬起头,只看到刚刚还在被人讨论的人就这么站在了自己面前。
因为是公共场所,他依旧是戴着口罩,只露出了眼睛和额头,舒与宁还是立刻认出了人。
四月的天其实还是有点寒意的,他却穿着薄薄的夹克,像是根本感觉不到冷一般。
“明星不是应该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吗,你这样不怕被发现?”
舒与宁有些奇怪地问他,她发现遇见季星昀的这几次,他的行为作风似乎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一点也没有作为公众人物的不方便。
她当初接连跳级被人称为小神童的那段时间就很不喜欢出门,因为只要一出门被人认出就很带来一系列很麻烦的后续。
她都这样了,何况是明星呢。
“因为我要过气了,所以没什么人关注我。”
季星昀在舒与宁身边坐下,跟她开玩笑道。
明明舒与宁也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许是因为这两天的事情,她突然有些不喜欢他这么说。
“你才没有过气,你的粉丝还是很多。”
季星昀双手交叉叠在后脑勺,偏过头看着她问道:“那你是我粉丝吗?”
因为他的话,舒与宁也转过身望向了他。
他睫毛长长的,在下眼睑的位置留下了些许阴影,瞳孔是很纯正的黑色,就这么望着,像是能勾引人的魂魄。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舒与宁竟然回复他:“现在我是了。”
季星昀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愣了愣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就谢谢小粉丝的喜欢了。”
明明就是一句普通的话却被他讲的好像很不正经的样子。
舒与宁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热的耳朵,转开脸低声说了句没什么。
她此刻的害羞其实是因为自己说了谎有些不好意思,落在季星昀眼中就有了别的看法。
不过他并没有继续说什么,见着小姑娘有些逃避就换了个话题。
“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带银河来洗澡剃毛。”
因为两个人都养了狗,还都是比熊犬,讨论到这方面自然有不少的共同话题,一时间气氛变得很融洽。
“银河小时候身体可差了,听说是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抢不过哥哥,刚出生就不太好,甚至差点没救活。”
舒与宁现在提到这段回忆还是有些心惊胆战。
银河是她高三毕业带回来的,因为身体不好,被原来的主人领回家了又给送回了宠物店,倒是舒与宁一眼就看中了它。
哪怕知道它身体不好,接回去可能就是个无底洞也毅然决然养了它。
接回家以后银河也好几次在鬼门关走了个来回,幸好最终都是有惊无险。
“你们俩怎么在一起?”
正当他俩聊得其乐融融时,宋子含突然走了过来。
“我带银河来的,碰巧遇上的。”
明明他们之间的相处都很正常,但是听见宋子含那样说,舒与宁还是条件反射地赶紧解释了一番。
宋子含怀疑的眼神在他们两个之间来回扫荡,最后还是以没看出任何问题而告终。
宋子含看着舒与宁问道:“等会儿一起去吃饭?”
舒与宁有些疑惑,好像每次遇见他俩都是要一起吃饭呢?
不过这次,她有了正当理由拒绝。
“今天不太方便,段言晚上和我约好了。”
她和宋子含解释道。
“你小子,这是什么运气啊……”
宋子含拍了拍季星昀的肩膀,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然后对着舒与宁说:“那正好,叫上段言一起,这位爷正是找我当中间人要联系段言呢。”
所以说,这不是巧了嘛,这都能被他给撞上。
舒与宁随着他的话看向季星昀,他点点头:“想找他谈谈工作。”
谈工作?
舒与宁想了想,这还是很重要的事,她不方便替段言决定答应或是拒绝,只好打了个电话过去。
哪知电话一接通,听说晚上要和季星昀一起吃饭,这小子恨不得立马冲到他们面前。
“那你让子含哥现在就来接我,我现在就起床收拾。”
参加节目每天都是训练到很晚,早上又早早地就起床,因此节目一结束,段言就回家睡了个昏天黑地。
现在听说要和季星昀吃饭,哪里还管什么补觉啊,恨不得立马就来见他。
既然当事人都没意见,舒与宁自然也没说什么,等着银河收拾好了,三人一狗才往出走。
季星昀虽然是开车来的,但为了安全起见,三个人还是坐了宋子含的车去家属院。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星光与你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