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在你心上(林胜意陆知许)

狙在你心上(林胜意陆知许)

导读:主角是林胜意陆知许小说《狙在你心上》已完结,狙在你心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然后将空盒暴力地扔进垃圾桶里。她拉开自己放烟的抽屉,想找她常抽的万宝路,但是很不幸,万宝路也没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胜意陆知许小说《狙在你心上》已完结,狙在你心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然后将空盒暴力地扔进垃圾桶里。她拉开自己放烟的抽屉,想找她常抽的万宝路,但是很不幸,万宝路也没了。

林胜意陆知许小说简介

还剩三十八个人的时候,林胜意进了一个开放楼,一共两层,四面八方都是窗户。
她刚摸了一瓶可乐,突然,“砰”地一声,画面上的女性人物惨叫一声,被打掉了四分之一血。
林胜意迅速跑到窗户边蹲下打药,一边等待回血一边四处寻找敌人的身影。
二级头的一边倏地从对面厨房楼二楼的窗户处一闪而过。

狙在你心上全文阅读

林胜意叼着烟,用小号发送完好友申请后,有些不放心,点开自己的个人资料看了一遍。
烟灰刚好掉到手上,烫得她一个激灵。
“卧槽?”
林胜意抿着唇又点开自己大号的个人资料,看完后气笑了。
试问有哪个傻逼会像她一样把大小号的头像、地区和个性签名都填成一样的?
不过还好,陆知许没有加过她的大号……
林胜意迅速将大号的头像换了,地区改成北京,个性签名也删了,这才放心。
此时陆知许刚好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请,所以林胜意自我安慰他可能没发现。
她欲盖弥彰似的打了个招呼:你好,陆兄。
半分钟后陆知许回道:你叫什么。
陆知许:我改备注。
林胜意想了想:我姓易。
陆知许:小易?
林胜意***了***后槽牙,心尖抖了三抖。
林胜意:你还是叫我易兄吧……
陆知许:易兄。
.
陆知许笑着给林胜意改了个“骗子”的备注。
改完后他打开同学群找到她的大号,发现她的个人资料全变了,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黑暗中,男人捧着手机低声笑着,头发微微凌乱,衣衫也有些破旧,但眼神却足够温柔,像是融化了这世间所有的山川大泽。
.
晚上八点,林胜意开了直播,也许是加了陆知许的缘故,今天的运气极其糟糕。
半个小时开了五把,把把落地成盒。
这一把倒是苦尽甘来了,落地八倍98K。
还剩三十八个人的时候,林胜意进了一个开放楼,一共两层,四面八方都是窗户。
她刚摸了一瓶可乐,突然,“砰”地一声,画面上的女性人物惨叫一声,被打掉了四分之一血。
林胜意迅速跑到窗户边蹲下打药,一边等待回血一边四处寻找敌人的身影。
二级头的一边倏地从对面厨房楼二楼的窗户处一闪而过。
林胜意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老花眼,于是说:“陆兄啊,你快来我这栋楼,我对面二楼有人,手里有M24。”
她话音刚落,不小心冒了个头顶,被敌人爆头倒地。
林胜意慢慢往死角处移动:“扶我扶我扶我!”
陆知许迅速从后门溜了进来,摸到二楼林胜意身边扶她。
被扶起来后,林胜意打了个急救包,继续跑到窗户前蹲着。
“这兄弟有点猛。”林胜意边说着边开镜。
敌人刚一露脸,她想都没想迅速开枪。
“砰——”
【您被fanglldp12击倒了】
【您以Kar98K爆头击倒了fanglldp12】
“……”
林胜意:“扶我扶我扶我!”
再次被扶起来之后,林胜意没打药,直接跑到窗户边瞄他。
又是“砰”地一声。
林胜意和敌人再次倒地。
“……”
“不能扔雷吗?”陆知许问。
林胜意叹了口气,说:“距离太远,扔不过去。”
战斗***到白热化阶段,她再次摸到窗户边,屏住呼吸端着枪。
“砰——”
【您被fanglldp12击倒了】
【您以Kar98K爆头击倒了fanglldp12】
“……”
弹幕刷得异常欢快。
【卧槽666同时倒,你俩这拜天地呢??】
【wtmxs】
【陆兄内心mmp】
【别打了走吧。】
【你打你妈呢??】
【磕头主播关注了。】
倒了六次后,刷圈了。
林胜意愤然地打了个急救包,往楼底下扔了颗烟/雾/弹,然后翻窗跳下。
正下降着,突然几道枪声又快又急地传来,林胜意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得血肉横飞,最终在灰白色的烟雾中落地成盒。
“……”
林胜意:“你怎么也死了??”
陆知许:“我跟在你后面跳的。”
烟雾散尽了,她仔细一看,果然有两个盒子齐齐整整地躺在地上。
林胜意:“……”
心态崩了。
返回主界面后,林胜意翻了一下自己的战绩,长舒一口气,退游。
“不播了,今天手气不行,明天再翻盘。”
房间顿时恢复了宁静,林胜意拨了拨头发,起身慢悠悠地晃去厨房拿酒。
她打开一扇酒柜门,伸手往里面摸索了一下,空的。
她琢磨了一下,又打开另一扇,摸索了一把。
还是空的。
林胜意无奈地挠了挠头,只好两手空空地返回。
她瘫在电竞椅上,神情疲惫,脑子放空了片刻,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破事。
林胜意烦躁地打开烟盒,发现烟也被她挥霍没了。
“今天这水逆也太严重了吧。”
她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然后将空盒暴力地扔进垃圾桶里。
她拉开自己放烟的抽屉,想找她常抽的万宝路,但是很不幸,万宝路也没了。
林胜意无奈地合上抽屉,思索片刻,快速起身随便翻出一条连衣裙套上,然后拿了手机钥匙出了门。
林胜意住在当地爆火的步行街旁边,所以九点多的夜晚并不冷清,整条街反而比白天还要热闹。
天上有碎星点点,街上有灯火万千,他们一起望着夜不归宿的人们,温柔也清冷。
林胜意低着头沉默地走进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玻璃门缓缓合上,将周遭的喧嚣一股脑地隔开。
像是***了另外一个世界。
她去饮品区拿了几罐啤酒,稍微艰难地抱着它们走向收银台,然后将酒一股脑地放下,对服务员说:“再来两盒万宝路。”
服务员边扫着码边面无表情地对她说:“抱歉,只剩一盒了。”
林胜意隐约觉得这位服务员似乎不太待见自己,于是挑了挑眉,说:“那就一盒。”
这时玻璃门被推开了,声响很大,林胜意不经意间回过头看了那人一眼。
他身材高大却很纤瘦,身上罩了件黑t,黑色运动裤的布料看起来无比光滑。
她的视线缓缓向上移。
男人脸不大,半张脸被黑色的一次性口罩闷着,头上戴了顶黑色棒球帽,帽檐拉得很低,眼睛也看不见了。
林胜意隐约觉得这哥们的穿戴很像犯罪凶手。
那人似乎意识到她在打量他,冷淡地拉了拉帽檐,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她迅速回过头来,垂了垂眼,然后不留痕迹地往旁边挪了一步。
“一盒万宝路。”
她听到那人压着嗓子说。
服务员估计只喜欢帅哥,见他来了,笑吟吟地快速掏出烟递给他,还是双手奉上。
这操作太快,林胜意看懵了,她皱着眉冷静了一下才问服务员:“您好,这烟是我先要的吧,您怎么……”
服务员稍微轻蔑地瞅了她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举起自己手里刚刚接过的现金,说:“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比您付款早。”
林胜意沉默了一会,想着似乎也对,而且再纠缠下去也没意思了,于是说:“那你光把我的酒钱一结吧。”
“60。”
“谢谢。”
她说着便掏出手机扫描二维码,“滴”一声过后,她将手机拿到自己面前输着金额,余光留意到那个奇怪的男人还站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的内心稍微紧张了一下。
他是想劫财还是劫色?
林胜意飞快地输了数字点了确定付款,然后迅速将装好的啤酒抱在怀里,故作面无表情地掠过那人,脑中默默回忆着女子防身术招式图解。
正回忆到迎面掌这一招,男人突然冷不丁地叫住了她。
“小姐。”
声音清澈明朗,有点耳熟。
但在这个关头上她没心情想那人的声音到底好不好听。
林胜意推门的动作顿住了,她僵硬地回过头确认了一遍他是不是在叫自己。
那人拉了拉帽檐,举起白绿色相间的万宝路冲她摇了摇,问:“最后一盒?”
林胜意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下意识点了点头。
男人笑了两声,三两步走到她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把烟塞进她放酒的塑料袋里,说:“你先来的。”
随后他快速擦过她的肩膀,推开玻璃门,他顿了顿,又回过头说:“注意身体。”
说完便用另一只手拉低了帽檐,双手插兜快步离开了。
“哐”一声,玻璃门缓缓合上。
男人消瘦的身影像是被乌云遮住的月亮,慢慢融进了黑夜里。
林胜意愣在原地,捋了捋头绪。
所以,他是把烟让给了自己?
身后传来服务员不屑的唏嘘声,林胜意只当没听到,挑了挑眉准备离开,推门时脑中浮现出他刚刚单手推门的动作,她自顾自地轻笑了一声,想着这人还挺酷。
离开便利店后,她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视线扫过啤酒里突兀的白绿相间的盒子,出了一会神,然后从袋子里掏出那盒烟,放进深蓝色连衣裙胸前唯一的***袋里。
她用两只手抱着酒,抬头望着月色,颇有闲心地回忆了一遍那人的声音。
笑容突然僵在嘴角。
他的声音怎么那么像陆知许?
——注意身体。
这是陌生男人刚刚说的话。
也是分手时陆知许说的最后一句。
林胜意抿了抿唇,强迫自己打消这个猜测,然后加快了步伐。
看来是打游戏打出魔怔了。
她心想。

狙在你心上免费阅读

陆知许摘下帽子,输了密码走进公寓,助理小张刚好路过去厨房拿水,他看到他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疑惑地问:“陆哥你干嘛去了?”
陆知许边换鞋边答:“买烟。”
小张见他两手空空,又问:“烟呢?”
陆知许不知想到什么,在原地愣了半天,片刻后,他扯了扯嘴角,快步走回房间。
“送别人了。”
小张在他身后挠了挠头,自言自语道:“完了,陆哥该不会是写不出歌来魔怔了吧?”
.
林胜意刚回到家换上睡衣,手机提示音就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几分突兀。
她提着塑料袋走到厨房,将啤酒塞进冰箱,留了一罐准备待会喝。
她从床上拿了手机,然后慢慢悠悠地走到阳台上,一手拿着酒,将手腕随意地搭在栏杆上,一手举着手机查看微信。
最上边那人的头像旁标记了一个红色的小“1”,备注是陆兄。
晚风微凉,林胜意歪了歪头,点开聊天消息。
陆兄:睡了吗?
林胜意咬了咬下唇,琢磨了一下才回:没。
林胜意:有事吗?
陆兄:没事。
林胜意:??
林胜意:没事你找我干嘛??
陆兄:不干嘛。
好嘛,这有点像高中的时候她跟陆知许偷偷发短信的画面了。
林胜意抿了口酒,想了想,突然冲动了一把,快速打着字。
夜色撩人,于是人也显得可爱。
陆知许盯了一分钟左右屏幕最上方断断续续出现的“正在输入中”,不动声色地笑着,眉眼生动起来,显得更加俊秀。
她这条消息总算是发了出来。
骗子:你谈过恋爱吗……
陆知许的嘴角僵了僵,但他很快又笑了。
他***了***后槽牙,单手打着字:谈过。
夜色忽然有些寂寥,微风吹过,树木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黑夜中某种动物即将发起攻击时的呼号。
林胜意拢了拢被吹到嘴边的头发,耐心地将它们别到耳后,然后沉默地看着这座城市的万千灯火。
半晌,她才重新拿起手机。
林胜意:分了?
那边几乎是秒回:嗯。
林胜意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她看着绿色的对话框,有些后悔。
谁会吃饱了撑的去问才加上微信的游戏好友为什么跟前女友分手?
林胜意灵机一动,连忙救场:其实我是名作家,最近卡文卡到头秃啊,所以问问兄弟你的感情经历,激发激发灵感。
她盯着左上角的“正在输入中”看了片刻,收到了他的回复。
陆兄:她把我甩了。
林胜意:???
她翻了个白眼。
林胜意:哇那你前女友牛逼啊!
林胜意:不过她说分手你就同意了?
林胜意:你都没有挽回一下?
良久,陆知许回复:她值得更好的。
林胜意两眼一闭,直接将手机摁灭了扔在台子上,发出“哐嘡”一声,足以见得主人力度之大。
她磨了磨牙,说不清是气得还是怎么的,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拿起酒猛灌了几口。
酒灌猛了,她被呛了几嗓子。
林胜意拿命咳嗽了几分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咳嗽的缘故,眼眶悄悄泛红,她说了声“放屁”,然后猛地拿起手机。
林胜意:如果你知道她没遇上更好的,会不会立马把她追回来?
对方很快就回复了:不会。
林胜意呼吸艰难,摁灭了屏幕正准备把手机往下扔,屏又亮了。
陆兄:等我足够优秀了,再追回她。
林胜意怔愣片刻,抿着唇抬头望了望。
今晚的月色倒是很美,月亮露出一半的身子出来,像是只狡黠的兔子,正在俏皮地对着她眯眼睛。
她被月色扰得有些醉了。
陆知许发完这条微信后,对方没有立刻回,他耐心地用食指敲击着手机边框等待。
一下。
两下。
三下。
“嘀嗒”一声,拉回了他凌乱的思绪。
骗子:好。
片刻,她又说:加油。
陆知许看了眼时间:晚安。
骗子:明天吃鸡吗?
陆知许:嗯。
陆知许:我都有时间。
骗子:晚安。
陆知许看着这句晚安,险些笑弯了眼。
.
时间一晃,枫叶飘红,中秋来临。
因为是中秋佳节,所以即使林胜意多么不愿意,她都不得不回老家一趟。
林胜意这次不打算长住,最多在西安待上三天,所以她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化妆品。
十点左右,方今来电话了。
“收拾完了吗?”
“完了。”
“完了赶快下楼,我给你带了生煎。”
林胜意应了一声后挂了电话,拿好东西将门反锁了两圈。
“诶咱中秋有同学聚会?你去吗?”方今左手托着手机,右手举着个生煎问。
林胜意咬了口生煎,被烫到了,吸着气含糊不清地说:“不想去。”
上次杨菊花说是要在北京聚,但是后来他临时有事要去国外出差,聚会就耽搁了下来,明天就是中秋,估计他们现在又在群里撺掇着聚会的事了。
林胜意抽了张卫生纸擦了擦右手,刚掏出手机,听到方今又问:“我估计陆知许也得去吧,你真不去?”
林胜意又将手机放了回去:“不去。”
“你还用得着跟我装?”方今说。
林胜意认命地掏出手机:“我去。”
她打开同学群,里面果然聊得热火朝天。
杨菊花:谁去啊吱一声。
王天成:here!菊哥罩我!
李雷:我我我!
方今:算我一个。
林胜意看了正在打字的方今一眼,还是有些纠结:“万一陆知许真去了咋办?那不得尴尬死啊……”
“你虚啥,就他那个闷葫芦,你要是不搭理他,我就不信你俩能说上话。”方今想了想,又说,“这样吧,你去,要是他先开腔跟你搭话,本导直播铁锅炖自己。”
林胜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方导牛逼。”
她又琢磨了一会,到了高铁站的时候才终于将那条微信发了过去。
林胜意:我也去。
半分钟之后。
陆知许:我也去。
可是这会林胜意已经收了手机匆忙赶高铁了。
林胜意跟方今上了车已经在十分钟后了,此时群消息已经刷到99+,林胜意匆匆翻了几下,发现大家都在插科打诨追忆青春,她没什么心情聊天,索性切出去刷微博。
本来正挂着姨母笑看韩剧的方今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问她:“你跟家里关系还是那样?”
“嗯。”林胜意冷笑了一声。
方今将韩剧暂停了,卸下耳机,说:“我就不明白了林胜意,他们到现在一点都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你每逢佳节还回乡去找一下骂?”
林胜意垂了垂眼,静默了一会。
“他们毕竟是我家人,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片刻后,她又说:“况且我毕竟是她抚养长大的,她也为我花了不少钱。”
“所以你就什么都要听她的?”方今被她气笑了。
林胜意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没点火,口齿不清地说:“用她的话说,她是我妈,她不会害我。”
她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方今一把拽过她嘴里的烟,说:“你要是真不在意我就不信你会改了志愿来北京!”
烟被抢走了,林胜意抿了抿唇,没说话。
“你看看,林胜意,你还是不甘心吧。”
林胜意垂下眼帘,把玩着自己手腕上的黑色皮筋。
“你和陆知许被你妈棒打鸳鸯,演艺事业又被你妈搅黄,我还真不信你咽的下这口气?”
“六年前我还咽不下。”林胜意终于轻声开口。
“呦,现在咽下了?那你还偷偷摸摸地去做直播?”
“我要挣钱吃饭。”
“哦?按你那位爱你的母亲的话来说,不是当医生当老师考公务员更好一些吗?有五险一金,工资又稳定,还能找个好婆家。”
林胜意继续扯着皮筋,心不在焉地把玩着。
方今见她这样子,心里不好受,说:“林胜意,拜托你长点骨气吧,实在不行就跟你妈彻底摊牌,大不了怄一段时间的气,最起码也别为了什么***的家庭和睦耽误你自己吧?”
“阿今啊,咱俩在一块待了十几年了……”沉默了许久的林胜意缓缓地抬起头,“你还不了解我吗?”
“她可是我妈啊。”
林胜意讥诮地笑着说。
方今看着她的笑容,指尖发凉,心中烦闷,她暗骂了一声,将烟重新塞回林胜意嘴里,她伸出手***地搓了搓脸,说:“林胜意你给我记住了,我不管你以后打算怎么样,但是你自己心里必须有数,再不回这个圈子,可就真的回不来了。”
“你他妈本来是拿影后的料啊……”
方今说着说着,嗓子突然有些酸。
林胜意不说话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将烟放回烟盒里,起身往厕所走。
方今窝在椅子里,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心中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悲哀。
即将高考的那个夏天,阳光和煦温柔,她们惬意地坐在绿茵场上,谈天说地。
少女叼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狗尾巴草,双手叉腰,自信地对她说——
“阿今,你放心,将来咱俩的电影绝对能拿奥斯卡,你是最佳导演,我是最佳女演员,中国的电影事业可就靠咱了……”
方今扫了一眼旁边桌上的烟盒,又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良久,她叹息了一声。
这天多久没晴过了?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狙在你心上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