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太你有喜了(祝晚晚)

小师太你有喜了(祝晚晚)

导读:女主是祝晚晚的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小师太你有喜了全文免费阅读祝晚晚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少女,一直鲜衣怒马的活着,直到世人传她勾引嫡长兄,父亲一怒之下重罚了她,不成想这竟要了她的命。

小说介绍

女主是祝晚晚的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小师太你有喜了全文免费阅读祝晚晚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少女,一直鲜衣怒马的活着,直到世人传她勾引嫡长兄,父亲一怒之下重罚了她,不成想这竟要了她的命。

小说简介

再度醒来的她换了副壳子,成了敬慈庵一名呆傻的小尼姑,这原身小尼姑体质有异,经常莫名发热,发病的时候拼命提起精神也难保持清明。
直到一次发病偶然与陌生人春风一度,她这热病竟突然好了!
好不容易调试好复杂的心情,她就惊恐的发现了又一异常,她居然怀孕了??!!
某太子也是一脸懵逼:我干的?我负责。
晚晚成了内定的太子妃,一切都无须担心,自有人替她排除万难把一切安排妥当。
甚至安排她再次成为祝家的女儿。
于是备嫁妆、学规矩、练身姿、学书画……
结果就在大婚前,太医瑟瑟发抖的说了两个字:
误 诊。

小师太你有喜了全文阅读

是李溶月率先醒过来的,有那么一瞬间他恍惚了,不知身在何处,但从未有过的通体舒泰却是在没醒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
皮肤上的温度正常,他甚至感受到了夏季傍晚的闷热,这次寒毒发作怎么好的这般快,还这般彻底?
他偏头看向身旁的小姑娘,此时的光线不能把人看的太真切,可那白皙的肌肤在昏暗中依旧晃到了他的眼睛。
懊悔又无措的揉了揉额角,忽听外面传来若有似无的喊声,像是来找这小尼姑的。
来不及多想,他从未经历过这等事,也从未这般慌张过,甚至忘了自己是一国储君,慌里慌张的像个偷腥的小猫,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捡起晚晚的衣服给她盖好。
这才想要逃出去,免得被人撞见。和尼姑发生这等事,真是为所未闻,想都不敢想,他一时能想到的就只有先避开。
他这一番动静,她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他想了想终于伏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若不是个小傻子,想要离开敬慈庵的话,就去找我。”
说完这话他就急忙跑出山洞去了。
几乎是他前脚刚离开,后脚祝晚晚就醒了,她的反应和李溶月醒来的时候感受几乎一致,就好像从来没得过热病这种东西似的,除了某处不可说的部位撕裂般的痛,简直身轻如燕!
其实发生了什么事,她是隐约记得的,只是那个时候就像服了药一样,脑子里只有拥抱对方、拥抱冷气这唯一的念头,其他的则什么都看不清,也什么都不在意。
对这件意外之事她除了感到突然和荒唐之外,并没有太大的伤感,毕竟她本来就离经叛道,毕竟她这辈子就是个小傻尼姑,本来也无需考虑嫁人。
至于那个和她春风一度给她当了解药的男子,以她的性子本来应该是充满感激的,毕竟在她的认知里她至少有几分强迫了人家。
可她现在忽然对那人生气了!
明明他也占了黄花少女的便宜,至于这么伤人的说走就走吗?连等她醒来见个面说清楚都来不及?
她只记得他好像在走之前假惺惺的说了句什么,好像是说你是个小傻子,不要去找我……
呸!我连你姓甚名谁都不知,去哪找你?
还不是怕本姑奶奶缠上你?你想太多。姑奶奶我可不傻,以为我会像戏文里唱的那样,失身了就不管男人是人是鬼非嫁不可,嫁不成就自尽?
臭男人,你见识的女人太少了!你就是姑奶奶的药人罢了!
趁着两位师姐找来前,晚晚整理好了自己,赶紧出去了。
净慧师太忙的无暇顾她,因此没有发现她身体的异样,不然定会好好盘问于她,不过幸好小尼姑即使在师父面前也是少言寡语的,到时候就一问三不知好了。
虽然嘴里把那人当成药人,但晚晚心中还是难免好奇,到底那个人是谁呢?
以至于这两天她在庵里四处闲逛,看见哪个男子都觉得可疑。
觉远小和尚就被看的脊背发凉,不明所以的摸上自己的光头,不自然的笑道:“明心师妹,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啊?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神情局促、面红耳赤、可疑可疑,难怪他平时会对自己那么好,还给找什么清心的草。
觉悟小和尚也觉得这小师妹怪怪的,直勾勾的看着他,那眼神疑惑中带着恼怒,疏离中藏着娇羞……
担心她不***,他关心的问道,“师妹,你不去玩,盯着我看做什么?是想让我陪你玩吗?”
呔!这个更可疑!
好好的小和尚偏偏长了双桃花眼,快听听他说的话吧,一个和尚邀请尼姑和他玩,这像人话?
有名有姓的被怀疑也就罢了,好歹算是和她有交集的。除了这些,她甚至连给庵中送米送柴的农人都要多看几眼,以至于一个年记小的男孩子在收了柴钱之后,对上她直勾探究的眼神,以为她起了歹心,吓的灰溜溜跑掉了。
这些人,哪个都像她的药人,又哪个都不像,纠结了几天,她终于放弃了。罢了罢了,反正也没打算如何,还是不要浪费光阴,再找些别的乐趣为好。
如今身子爽利了,晚晚越发觉得这小小的敬慈庵不够呆了,要是能把赌坊搬进来就好了,再把她两个好姐妹送来就更好了。
她整日想些有的没的,倒是从来没怀疑到李溶月身上。
一来她觉得自己和太子殿下之间还是有很严重的壁垒的,绝对不会是他。
二是以她过往的耳闻,清风霁月翩翩君子的太子殿下应该不至于如此没种,哪怕万一中的万一,那人真是他,他也绝不会就这么拍拍***走人的。
~~~~~~~~~~~~~~~~
其实这几日,敬慈庵里不只祝晚晚一个人不正常,某太子虽然看似一如往常,但只要有些微的变化就逃不过最亲近的无声无息的眼睛。
无声刚从外面回来,正要***禀告,就被无息一个手臂给拦住了。
无声口型,“怎么了?”
无息用下巴指了指窗边正凝神呆滞的侧脸,半掩唇低声道:“从前天开始,这是第五回了,不知道想什么呢。”
“嗯?前天发生了什么?你没一直跟着?”
“我不是去给爷找药去了吗?很晚才回来。对了,还有件怪事,爷的寒毒似乎是解了,我帮他换衣服的时候发现的。”
“真的?你采的药管用?”
无息翻了个白眼,“没用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敢问,还是等回去后见过胡太医再说吧。”
李溶月手里拿着书,但其实已经有半个时辰没把视线投在上面了。
这两天山洞里发生的事总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这给他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因为自幼受寒毒折磨,身体虚弱,他并不像其他兄弟一样,或多或少的有红粉佳人相伴。
所以说山洞里那糊里糊涂的荒唐事,也是他人生的头一次……
明明离开之前留了话的,她怎么不来找他?
是在怪他?还是真傻?或者是……她压根没把他当回事?
也对,那深不见底的皇宫表面富丽堂皇,实则是世上最阴暗的牢笼。论清静怡人,哪里比的上这清幽的山中庵堂。
他承认心里有些酸溜溜的说不清的滋味,但既然女方不在乎,以他的身份和目前在朝堂微妙的处境也没有必要去追着不放。她的选择,他尊重。
眉心稍解。
“收拾东西,该回宫了。”
佛诞大典也举办完了,敬慈庵里一下子又恢复了宁静。净慧师太总算有心思揪住傻徒弟查看一番了。
这段日子在小师妹明语的“教导”下,晚晚越来越敢开口说话了,完美的演绎了一个自闭的傻孩子逐渐康复的过程。
“咦?怎么不热了?明心,你感觉热吗?”净慧一手摸着晚晚的脉,一手在她脑门上脖子上摸,又惊又喜又疑!
晚晚可不敢开口道出实情,心里快速的想着怎么答话,老实的点点头,“不热了。”
一向克制有度的净慧瞬间笑了出来,眼中含着泪光,“佛祖保佑!真是老天有眼!你怎么不热的?几天了?可是吃了什么东西?有没有哪里不***?”
对上如此关切的眼神,晚晚真的很不想骗她,但事实真的很难说出口,虽然她自己可以不在乎,但师父知道了一定会愤怒会伤心,万一让外人知道了,也会影响敬慈庵的声誉,所以还是装傻好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好的,有一天下午睡了一觉,醒来就不难受了。”
晚晚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下大眼睛左看右看,想到身上那些还没有完全消退的痕迹,心虚的很。这样说,其实也不算是骗师父吧。
“竟有此等奇事?”
净慧又细细的问了她几次,见她虽看上去脑子清明了一些,但也说不出什么来,这才放弃了询问。总归是天大的喜事,也许真的有神灵在保佑这个可怜的孩子,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回了自己的房间,晚晚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以前她经常说谎话,这还是头一次觉得说谎有负担。师父对她真的很好很好,以后她一定要好好孝顺师父,连带着真正的明心那一份。
正欲***休息,忽见桌上明晃晃的摆着什么东西。

小师太你有喜了免费阅读

是一封书信,上面压着一块雕着麒麟的玉佩,晚晚也是见过好东西的,玉质通透莹润,价值不菲,它的主人肯定是个有钱人,不然就是普通人家的传家之物。
好奇心顿起的晚晚迅速拆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纸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急难之时,执此信物至玲珑阁,自会有人相助。”
晚晚的眼神在玉佩和信纸之间反复跳转,这是何意?是不是谁的东西放错了?
但很快她就否定了放错这个念头,她的房间还是很显眼的,那么这东西是谁给她的?
几乎是瞬间她就想到了山洞里那个男人。
会是他吗?这封没头没脑的信和玉佩是几个意思?还有更重要的!他怎么知道她不傻?正常来说没人会给一个脑子不清楚的人写信吧。
暗自纠结了一会儿,依旧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索性就把玉佩一收,再也不去想了。
当初脚底抹油似的逃走了,狠怕她沾上似的,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弄这一出,是良心发现还是觉得她可怜?
就连施舍的这封信也是写的遮遮掩掩,始终没有说明身份,就怕与她扯上更多的联系。
小嘴一瞥,我祝晚晚绝对不会有求你的那一天。
不得不说,晚晚猜中了李溶月的部分心思,的确是一种补偿心理。其实他贵为太子,从来不需要对谁有亏欠之心,但这回就是莫名的,不想让那个有着两幅面孔,会唱曲会装傻会粘人的小姑娘太吃亏。
她既然不想求什么,他便给她一个承诺,在她将来有困难的时候,保她安然度过。
回宫的路上,无息边赶马车边琢磨主子的密事。太子爷的病不治而愈,继而经常神思恍惚,一定是发生了不寻常的事,且与那收到玉佩的小尼姑有关!
要知道太子爷的寒毒可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凡是能找过的名医能用的法子都试过了,皆是治标不治本。
所以那个下午到底发生了啥呢?虽说太子爷和小尼姑都是青春男女,那小尼姑也称得上貌美,可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一百个脑子,他也不敢往男女那方面想。
但除了这个,他推敲了无数个可能,都觉得更加的不可能,所以……
无息打了个冷颤,被自己的猜测惊到了。
他一定是疯了。
回了京城,太子一行并未在第一时间去拜见父皇母后,而是趁着梳洗的功夫让人叫来了胡太医。
这些年来他的病一直由胡太医负责,此人深受皇后娘家的厚恩,十分机警可靠,皇上对他也是相当信任。
摸上太子的脉,胡太医一开始还面色凝重,却在几息后,小眼睛越睁越大,激动的白胡子直颤抖,满脸涨红。
“殿下!您的病!这是这是!?”
面对他惊喜疑问的眼神,李溶月轻轻点了下头,“其中缘由暂不宜细说。此事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需从长计议。”
胡太医连连点头,抓着太子的脉搏不放,更加仔细的查看他的身体状况。
好啊!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还以为穷尽他老朽的一生都看不到这孩子恢复康健了,实在没想到突然有一天这病就好了。
殿下说什么他听什么,从长计议而已,皇上或别人问起,他只要说以前那些说辞就行了。
只是……
“殿下啊,臣痴迷医术半生,治愈过许多疑难杂症,唯有殿下身上的寒毒一直是臣的一块心病,老臣原本想着殿下的寒毒若是解不了,老臣就是到棺材里也要接着研究,所以您看能不能……”
李溶月难得轻松的冲他挑了下眉,“缘由不宜细说。不必总想着棺材里的事,我保证你有朝一日会知道缘由就是了。”
噗,一旁的无息忍不住喷笑出来,老胡头儿呆傻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了。
换了身衣服,李溶月便匆匆去拜见父皇了,无论如何此番他惨遭行刺,是受了大委屈的,总要先去博个可怜才是,顺便把这几天收集的一些东西透露几分。
即便有十分的证据,对父皇也只能透个五分。只因他是自己唯一的父皇,自己却不是他唯一的儿子。
以他的身体,若不是占了嫡出之名,若不是外公当年鼎力支持父皇上位,恐怕他这个太子是坐不稳的。
这不?有人终于坐不住了,想要取而代之了。
皇上震怒,当即表态要彻查此事,给他一个交待。以父皇一贯对儿子们仁慈的态度,这个交待他不太看好。虽然对方不会蠢到留下亲自参与的实证,但这回他亦不会轻易松口的,定要咬下对方几块肉来。
聊完了大事,便是嘘寒问暖,恰好皇后此时闻讯而来,皇上便让她进来了,看上去一家三口尽享天伦的样子。
皇后娘娘人到中年,却***依旧,在后宫叱咤风云了这些年,她从来就不是吃素的,然而却只有儿子这一个软肋。
当年她在有孕期间被贱人下毒暗害,她九死一生倒是捡回了一条命,那毒却传到了腹中孩子身上,让她的孩儿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也让她失去了再做母亲的资格。
正因如此,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是比她儿子更重要的。
紧紧抓住儿子的衣袖,声音都在颤抖,“伤在哪里?可都好了?最近寒毒有没有发作?”
李溶月眼中如含着一汪春水,“母后,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叫我先回答哪个才是啊?”
皇上也笑,“澜儿,不必太过紧张,他已经是个大人了。”
感觉衣袖被儿子轻轻扯了一下,皇后才压下了心里的不情愿,说道:“是,是为娘的太心急了。孩子不管长大几岁,都是娘的心头肉,我儿无端受了这般惊吓,我这心里……”
说着说着竟掉下泪来,美人垂泪,皇上最怕这一招,赶紧拍上她的肩膀,安慰了两句便转移话题。
“我知你心意,我又何尝不心疼?此事朕自会给你个说法。对了,今年该选秀了吧?后宫尚算充盈,不必添什么人。留心给几个年长的皇子添人吧,特别是太子,也该成婚了,东宫空荡荡的也实不像话,早日开枝散叶才好。”
这么明显的卖好,皇后当然不会不领情,便顺着他的话说,“就按陛下的意思办,只是太子妃的人选陛下心中可有眉目?”
李溶月顿了一下,没有做声。
脑中忽然闪过一张白净偏圆的小脸,他敛目静心,把神思拉了回来。既然已经有了了结,就不要再想了,为此事闪神了几日已是不该,便把那场意外的风花雪月当做一场梦境,一种恩赐吧。
他知道婚配这个问题是躲不过的,况也真的到了年纪,就算他的病没治好,此事也要提到台面上来了。东宫无后,可是件天大的事。
皇后很是着急,与他年岁相当的皇子孩子都会满地跑了。每次看到别家皇孙,心里都是羡慕又妒忌,还有几分不屑,等我太子成婚生出的孩儿你再比。
“朕心中倒是有几家……尽量在这几家里选吧。虽然兹事体大,但溶月到底与别的皇儿不同,要随了他的心意。性子最好温柔体贴,能照料他才好。”
这话才是真正暖到了皇后心里,总算她们母子在他心里还是有些特别的。
第二天清早,李溶月被宫人叫醒,却没有立即起身,而是坐在床上轻轻按揉眉心。他身着白缎里衣,黑发垂散,手指纤长均匀,真似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然而仙人清晨所苦恼之事却一点都不仙,他明明什么都没想,昨晚却又梦见了山洞里那个人那件事,真见鬼了。
日常伺候起居的德喜公公带着两个脸生的宫女进来伺候。
德喜看上去年纪不大,人却极为老成有眼色,进来见太子面色不佳,心下一突,说话更要斟酌了。
“殿下,这两个奴婢一个叫秋水,一个叫冬雪。是您在宫外的时候皇后娘娘特意赏赐过来的,娘娘说殿下的身子金贵,我们这些人手脚粗笨,总不敌女孩子。娘娘还说,她们两个是专门伺候屋里的,从此就是殿下的人了。”
德喜说完话小心的抬眸去看太子的脸色,果然见他正蹙着眉看向两个新来的宫女,看的她们羞红了脸不敢抬头。
这两位一看就是母后精心挑选过的,一个美目含情,如似秋水,一个面容娇憨,纯真似雪。
观二女神态,加上德喜话里话外的暧昧意思,李溶月很快就明白,这两个可真是来伺候房里事的。
以前他就知道,宫里有这样的规矩,皇子们在***后正式大婚前,怕好奇贪玩坏了本性,上头索性直接安排可靠懂事的宫女,先行教会男女之事,既不会伤身也约束了性子。
他对此一向有反感,幸而一直有寒毒在身,才从来没有这等艳福。看来母后这回是真着急了。
其实他自认并非什么高洁不近女色之人,只是从小看惯了后宫倾轧,受尽了寒毒苦楚,使他对此并没有向往。
如有一人令他心甘情愿与之相濡以沫***燕好,那么最好是他真心喜爱的女子,且想把所有的关注和疼爱都给予她。
他明白以自己的身份,这种想法未免天真至极,也许总有一天他也会坐拥后宫粉黛三千,可当下的他心中仍有一分倔强,不愿妥协,不愿陷入令自我厌恶的境地,不想像他当年厌恶父皇一样厌恶自己。
“咳咳……”
他捂着胸口咳了几声,寒毒发作的样子。从床头拿出一个药瓶,倒了一粒小药丸放进嘴里。
德喜吓了一跳,“殿下,要不要叫太医?”
李溶月冲他艰难的摆了摆手,语气严肃,“把她们带下去,好生学规矩,一条也不能漏,你可明白?”
德喜觉得大脖筋在突突的跳着,赶紧回道:“奴才明白,殿下放下,奴才定会把她们教的规规矩矩。”
东宫里针对宫女的所谓规矩,第一条就是不要无事往前凑,不要碍殿下的眼。

祝晚晚

小说小师太你有喜了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