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瘾(顾随朝沈向夕)

温柔瘾(顾随朝沈向夕)

导读:热门小说《温柔瘾》主人公是顾随朝沈向夕,作家饼三花所写;温柔瘾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五年前,大雨夜。顾随朝(zhao)神色冷清,只觑了沈向夕一眼,语气平淡的说:“我和你只是玩玩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温柔瘾》主人公是顾随朝沈向夕,作家饼三花所写;温柔瘾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五年前,大雨夜。顾随朝(zhao)神色冷清,只觑了沈向夕一眼,语气平淡的说:“我和你只是玩玩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雨很大,噼里啪啦的打在脸上。沈向夕心尖尖刺了一下,痛极,轻哂:“刚好,我也厌了。”

小说简介

再见时,他是公司老板,她只是一个‘关系户’
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倒也过得去
只是公司年会那天,有人借酒装疯给沈向夕告白
他紧随其后,把告白那人吓退了
见沈向夕目光清冷,脸颊却带着点儿淡淡红晕,顾随朝也醉了
他把人拐进一旁的杂物间,小心翼翼的握着她的手腕
沈向夕***,想拉开两人的距离。
顾随朝抿唇,声音微微颤抖:“乖,抱一下。”

温柔瘾免费阅读

“向夕,你又剪错了。”
洛莹的声音响起,沈向夕低头看到地上躺着的第三朵玫瑰花,叹了口气,把剪子放到了一边。
“到底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洛莹走到沈向夕身边,弯腰把地上的三朵玫瑰花捡了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沈向夕往边上挪了挪,目光闪烁,干笑两声:“就工作上的事儿。”
她提了包,趁着洛莹修剪花枝的时候,转身小跑着出了花店。
今天大家似乎来得都比往常早了一些,沈向夕到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忙得热火朝天了。
她的包都还没来得及放下,就有人递了份儿文件给她,匆忙说道:“这个文件你送到楼上总裁办去,让唐助理签个字。”
话音未落,那人就已经匆忙离开,进了高岑的小办公室。
沈向夕上了二十三楼,唐立的办公室就在电梯旁边,门半开着,沈向夕走到门口的位置,轻轻敲了敲。
她等了会儿,没听见声音,就退后一步,往里面看了眼儿。
唐立没在。
就在沈向夕准备打道回府下楼的时候,唐立却突然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他径直走到门口,推开门,一边往里走,一边招呼:“进来。”
沈向夕跟在他身后,把文件放到了他办公桌上。
唐立先是屏气凝神把整个文件看了看,确认没问题之后才签了字。
“谢谢唐助理。”
沈向夕开口。
唐立这才抬头,他微微一愣,开口问:“你是沈向夕?”
沈向夕点头,神情淡然。
唐立没再多说,把文件递还给她:“签好了,你拿回去吧。”
电梯就停在二十三楼,沈向夕摁了一下,电梯门打开,她皱着眉,要上电梯前她转过身来四处看了看。
楼道很长,明晃晃的灯光把四处都照得透亮,拐角处高大的影子就显得格外咋眼。
刚才有人在偷看她,那人现在就躲在拐角处。
手里的文件被抓出了皱褶,沈向夕连忙伸手摸了摸裤兜里的水果刀,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其实对这个公司不怎么了解,当初是高岑说他部门还缺一个人,请她过来帮忙。
从大学时期到现在,沈向夕一共拒绝了四次,在高岑第五次发来邀请的时候,沈向夕答应了。
那时她刚好辞职,长锦在国内声名鹊起,工资也还过得去,离家里也近,沈向夕实在是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拒绝,也就答应了。
今天刚好是入职的第五天,沈向夕这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公司知之甚少。
她偶尔也打听过,但只听说公司的法人代表叫池宴,至于公司上层,他们这些小咯罗基本都没见过,能接触到的除了高岑就是唐立。
这些事情沈向夕本来是不放在心上的,可是今天,白炽灯下高大的身影,总让她心中不安。
-
拐角处,顾随朝双手贴着墙,紧紧的靠着,即使是冬日,背后的衣服也早就被汗湿了。
唐立从办公室出来,找到顾随朝,神情疑惑:“顾总,你怎么在这里。”
顾随朝深吸一口气,只摇了摇头,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一坐下来,就低着头,着急的翻箱倒柜找着什么。
终于,在一个破旧的笔记本里,他翻出了一张保存良好的照片。
照片很大,最上面是一排红色的字写着‘2015级高三(二十三)班毕业照’。
因为身高,沈向夕站在第二排最左边,很不显眼的位置,但顾随朝依旧第一眼儿就看到了她。
拍毕业照那天她哭了鼻子,照片里的人儿眼眶还微微泛红。
顾随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伸手摸了下,然后才把照片翻转过来,找到了一个模糊的名字。
杨晴,她的高中兼大学同学。
顾随朝记得她们俩的关系不算特别亲近,但也算得上是朋友。
他拿了一支笔,把这个名字记在了便利贴上面,就立马放下笔,打电话叫了唐立进来。
“帮我找一个女生用的微信号。”
顾随朝开口。
唐立刚刚进门,顾随朝就说了这话,唐立皱眉,以为是自己听岔了,就又问了一遍。
“顾总,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我没太听清楚。”
“去帮我找一个女生用的微信号,多少钱都没关系,今天就要。”
顾随朝头都没抬,再次开口。
……
唐立愣在原地,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点头应了一声,就转身走了出去。
-
十点过,唐立帮顾随朝约的医生到了办公室。
包扎的时候,唐立拿着找好的微信号进了办公室。
顾随朝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登录了微信账号,刚准备添加沈向夕的时候,看到唐立还站在面前,就又把手机盖在沙发上。
他掩下眼底的迫不及待,神情冷淡,掀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儿:“还有事?”
唐立慌忙摇头,步伐混乱的出了门,关门的时候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儿坐在沙发上已经拿起了手机的顾随朝。
他两只手都握着手机,伤口还没有包扎好,纱布悬落在半空中。
请求添加好友的消息发出去不过半个小时,沈向夕就通过了好友申请。
顾随朝立马点开微信,给沈向夕发了消息过去:
‘学姐好,是杨晴学姐把你的微信号给我的,打扰了。’
说完没一会儿,他想了想,又他连忙补发了一个微信里自带的可爱的表情。
很快,沈向夕回了消息过来。
‘学妹好,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可以了。’
顾随朝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目光落在沈向夕发的那一句微信上,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以前他和沈向夕很少在微信上聊天,毕竟两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待在一起的,着实没有发微信的必要。
只有她生气的时候。
每当沈向夕不乐意和他说话,什么事情都发微信的时候,顾随朝就知道她生气了。
她很好哄,只要他主动道歉认错,给她拧一下鼻子,她就会乐开了花。
想到这里,顾随朝下意识伸手碰了下鼻子,嘴唇突然抿成一条直线,神色黯然。
好一会儿,顾随朝才移开目光,打开浏览器搜索:怎么和女生聊天,他点开各个链接,越来越觉得那些招数愚蠢至极。
想了好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点回微信界面,打算靠自己。
和女生聊天他不会,但是和沈向夕聊天,这应当是他这辈子最擅长的事情了。
‘我们最近在秋招,想去长锦试一下,听说学姐在那边,所以想问一下学姐觉得长锦怎么样。’
他一只手飞快的敲打着,打出一句完整的话之后,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三五遍,确认没有错别字,语气没有什么不对劲才按了发送键。
这一次沈向夕没有立马回消息,顾随朝紧张了一个上午,终于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掩耳盗铃般把发出去的消息删除了。
消息刚刚删,微信上端就出现了‘对方正在输入中……’几个字。
顾随朝手本就包着纱布,心尖一颤,勺子里的汤全都洒到了裤子上。
……
他皱了皱眉,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和沈向夕的聊天界面上。
又过了一会儿,沈向夕的消息才发了过来。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才来一个周不到,目前感觉还行吧,就感觉我们老板挺变态的。’
变态老板本人:……
顾随朝仔细想了想,自己最近好像也没做什么混账事情,而且沈向夕应该还没见过他吧,怎么就把他归为变态这一类了。
‘变态?’
顾随朝忍不住发消息问她。
‘我是招标部的,有一块地很难拿,本来三个月时间就很紧了,昨天他还改成了两个月。’
很快,沈向夕又发了个流泪的表情过来。
原来是这件事。
顾随朝眼底染上了笑意。
‘但说实话,长锦是全球前二十强,工资也还行,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没等顾随朝回复,沈向夕很快就又发了消息过来。
紧接着她又发了一个转着圈的白色卡通小猫,很可爱的表情包。
想着她说到自己变态时那种气愤的可爱表情,顾随朝有些控制不住的心痒痒了起来。
这般聊天不仅不能减轻他对她的想念,反倒让他越发的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更想时时刻刻的看着她,牵她的手,抱着她,亲吻她。
‘我知道了,谢谢学姐【玫瑰】’
消息发送过去,顾随朝连忙点开输入框旁边的那个笑脸,来来回回找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找到沈向夕发的那个白色卡通小猫。
难道是微信版本不一样?
顾随朝又连忙退出去,打开应用商店,来来回回观察了三遍,才确认自己这个就是最新版本。
……难不成是手机型号的问题?
‘没事,你有什么问题再问我就是。’
一直到沈向夕再回复消息,顾随朝也没能找到他心心念念的白色小猫表情包。
他泄了气,又连忙打起精神打字回复了沈向夕。
‘谢谢学姐,学姐吃饭了吗?’
正事之外的第一句闲话,顾随朝紧张得握紧了手,担心沈向夕会因此察觉到什么问题。
‘正在吃,对了,长锦是包三餐的,这个福利很不错。’
顾随朝握紧手机,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小声重复:“正在吃,对了,长锦是……”

温柔瘾全文阅读

两人的谈话在高岑的到来之后终止,当着自己上司谈论公司的事情,沈向夕觉得有所不妥,就给‘小学妹’说清楚了状况,把手机盖着放在了桌子上。
“最近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很辛苦?”
还没坐下来,高岑就开口问。
沈向夕抬头看了他一眼,带着笑意答道:“还好,感觉还不错。”
她低头,用不锈钢勺子搅了下饭粒,脑子里总是想起今天上午那个黑影。
“就是来了一个周,还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
她本来是想自己查一下的,但既然高岑过来了,随口问一句或许来得更快。
“老板叫顾随朝,以前公司总部在……”

哐当。
勺子落到了桌子上,几粒米饭散落在周围。
耳边嗡嗡作响,眼前的人也变得混沌不清,沈向夕脑子里只剩下顾随朝三个字。
这些年,她刻意努力封存的记忆,这三个字却又将它砸开了缺口,以往种种又倾泻而出。
“向夕,你怎么了?”
见沈向夕一副失了神的模样,高岑被吓了一跳,他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眼珠终于转了转,但目光依旧呆滞。
突然,她着急的站起来,砰的一声响,整个人撞到了身后的隔断台上。
强烈的痛感从腰间传来,沈向夕终于看清了面前高岑慌乱着急的脸。
察觉到眼底湿润,沈向夕立马低头,偏头躲开了高岑的目光。
“我没事,谢谢。”
高岑的手僵在半空中,他知道沈向夕不喜欢异性的靠近,只好往后稍稍退了一步。
他担心沈向夕情绪不稳定还会出什么事情,也不敢走远,就在半米开外,看她低着头,默默不语的收拾了桌上的饭盒,随后还不忘拿纸巾把地上的几粒米饭收拾干净。
沈向夕把饭盒胡乱的塞进包里,就趴到了工位上,睁着眼,一动不动。
朱朱吃完饭回来,本来是兴致冲冲的想着和沈向夕分享今天打听到的消息,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沈向夕趴在那里,脸埋进手肘,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她放轻动作,也小心翼翼的趴了下来,想着等她醒了再说。
察觉到身边微弱的响动,沈向夕眨了下眼。
可能是眼睛睁开太久,有点儿酸涩,眼底竟带了点儿泪花。
一点整,有人关了灯,拉了遮光窗帘,办公室瞬间陷入黑寂。
黑暗深处传来滴答,滴答的轻响,像是雨后屋檐滴落的水珠打在装满雨水的木桶里,溅起一圈圈涟漪。
其实那些时光也才十来年,这一刻想起来,竟觉得早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对于雨,沈向夕记忆深刻的只剩下五年前的那个大雨夜。
那时候她才刚上大一,和顾随朝确认关系后的第三天,他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不仅是他,整个顾家都变得空空如也,沈崇山和洛莹对他们也闭口不提。
沈向夕知道,他们肯定是出事儿了,可那时候她除了求沈崇山和洛莹,再没有别的办法。
顾随朝在消失六天后终于出现了,那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操场上只偶有几人打着伞匆忙跑过。
他站在雨里,全身都湿透了。
沈向夕手里握着伞,朝他跑过去的时候溅了一身的污泥。
就在她快要碰到顾随朝的时候,他却突然朝后退了一步,沈向夕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她抬头,看着他一脸的漠然,眨了下眼,小心翼翼的把伞举到他头顶。
顾随朝又往后退了一步。
他神色冷清,只觑了沈向夕一眼,语气平淡生疏:“我和你只是玩玩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
一股风扫过来,伞落到了地上,随着风滚了两圈。
硕大的雨点顿时噼里啪啦的打在沈向夕的脸上,很疼。
她张了张嘴,只觉得喉咙干哑:“出什么事了?”
顾随朝控制不住的抬了抬眼,见雨滴连成线,从她额前两鬓流了下来。
他双手渐渐收紧,目光偏向别处。
“没什么事,只是为了摆脱你,所以要出国了。”
沈向夕愣了下,突然上前一步抓住顾随朝的手:“你看着我,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顾随朝回头,微微低头,看进她的眼里,一字一句的重复道:“我和你只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你这么认真,为了摆脱你,只好……”
“好,我明白了。”
沈向夕移开目光,慌乱打断他的话,她心口痛极,却轻哂道:“刚好,我也厌了。”
啪嗒一声,刺眼的光从手肘处的缝隙钻了进来,沈向夕闭了闭眼,把眼眶里剩下的湿润都挤了出来,拿了一张纸轻轻的擦了两下,这才抬起头来。
朱朱已经凑了过来,眼睛亮亮的,像是有什么不得了的小秘密一般。
“向夕,我给你说,我终于知道我们总裁叫什么了。”
沈向夕偏头,看着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内心再一次翻江倒海。
朱朱见她默不作声的样子,以为她是屏气凝神忍不住要听,也不卖关子立马把自己打探到的小道消息全都说了出来。
“我们总裁叫顾随朝。”说完,她双手托着下巴,一副花痴样儿,“他的名字好好听,听别人说还很帅,一八七,大长腿的那种。”
一八七?
没想到这人去国外还涨了三厘米,他以前只有一八四的。
“二十六岁,身价就已经不可估量了,我的天呐,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
朱朱小声感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朱朱手舞足蹈挤眉弄眼的模样,沈向夕就忍不住想笑。
她扯着嘴角,面上总算是带了点儿笑意。
朱朱斜着眼悄悄看了下她,小心翼翼的呼出一口气。
“你就要多笑嘛,笑起来多好看,愁眉苦脸的话容易老。”
说完,朱朱伸出食指,凑近她的脸……见沈向夕没有闪躲,朱朱眨巴眨巴眼,小声问:“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脸吗?”
沈向夕愣了愣,脸上的笑意更浓,没答应也没拒绝,就在朱朱快要把手拿回去的时候,她身子突然前倾,脸颊刚好撞到她的食指上。
朱朱瞳孔猛的放大,一副中了五千万的惊诧表情。
“怎么样?”
“好嫩,好滑,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一百倍。”朱朱感慨道。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想碰碰你的脸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这么好看的人,你肯定是仙女吧。”
朱朱继续吹彩虹屁。
沈向夕抬手捏了下她的脸,笑得眉眼弯弯:“好了,我现在开心得不得了,你就别吹彩虹屁了。”
“我说的是真的!”
朱朱不服气,她伸出手,做捧花状,把沈向夕偏过去的脸又转了过来,再一次强调:“我说的都是实话。”
“好的,那麻烦你帮忙保守一下我是仙女这个秘密。”
朱朱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下午朱朱的主动示好,让两人的关系瞬间拉近,晚饭也是一起去吃的。
高岑看到沈向夕,本打算走过来,又看她和朱朱相谈甚欢,走了两步,又调转方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朱朱活泼健谈,即使沈向夕的话少,气氛也绝不会尴尬。
“啊啊啊,我刚才看到顾总了,真人真的好帅,比偷拍的照片还要帅超级多超级多。”
旁边传来女生刻意压低的尖叫声。
沈向夕偏头,目光扫过惊叫的女生。
突然,有人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臂。
沈向夕回过头,见朱朱又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这丫头,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
“我给你说,据我这个八卦小能手打听,顾总已经结婚了,他无名指上可一直戴着戒指呢。”
……
他竟然结婚了吗。
一滴滚烫突然从眼底滑落,沈向夕慌乱起身:“我去上个厕所。”
看着镜子里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沈向夕突然就笑了。
明明五年前他的话已经说得那么明确了,她究竟还在奢望一些什么。
这些年,走不出来的人,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朱朱跑到厕所的时候,看到沈向夕正弯腰捧着水往脸上拍。
她站在一旁,也没敢多说什么,只连忙从包里拿了纸巾出来。
沈向夕刚直起身来,就有人递了一张白色的纸巾到她的面前。
她回头,看到是朱朱,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继续回去吃饭,还是直接去加班?”
朱朱开口问。
沈向夕故作深沉想了想,又看了看时间:“你吃饱了我们就去加班,你没吃饱我们就继续吃饭。”
正巧,厕所门打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目光疑惑的投射到两人的身上。
朱朱抓住沈向夕的手,拖着她跑了出去。
一直到拐角处,她才靠着墙,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在……在厕所讨论吃饭,有点儿不太合适。”
两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
回到工位,沈向夕看了眼儿手机,发现那个小学妹又发了消息过来,问她下班了没。
沈向夕心思一动,立马回了消息过去。
‘变态老板让加班。’
做不了别的事儿,骂两句,过过嘴瘾倒也舒坦一些,沈向夕心想。
变态老板顾随朝:新外号get。

顾随朝沈向夕

小说温柔瘾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