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陈沁南宫琛)

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陈沁南宫琛)

导读:热门言情小说《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主角是陈沁南宫琛,作家颜染所写;抖音热文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男人帮陈沁褪下裙子,欺身而上,双眸紧紧注视着身下的小女人:“这次是你先招惹我的。

小说介绍

热门言情小说《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主角是陈沁南宫琛,作家颜染所写;抖音热文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男人帮陈沁褪下裙子,欺身而上,双眸紧紧注视着身下的小女人:“这次是你先招惹我的,以后别想甩开我。”一夜抵死缠绵,陈沁再度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小说简介

嗯?
男人?
陈沁仰面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正睡得迷糊时,浴室那边传来了动静。
陈沁费力地撑着头,一点一点地看向面前的男人。

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免费阅读

第3章 耍流氓
一个软糯可爱,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紧跟着走到了陈沁面前,自来熟地拉着陈沁的胳膊,摇晃着说道:“***你好,我叫南宫羽,是刚才那个帅帅新郎的妹妹,欢迎加入南宫家哦~”
陈沁的心都快要被南宫羽的小模样软化,她粲然一笑,应道:“好,小羽乖。”
南宫羽看到陈沁绽放的笑容,脑海里自动刷起了一条弹幕:“这简直是迪士尼在逃公主啊!”
陈沁的双眸澄澈透亮,像是一汪清泉般,只需要看一眼,就能把人的心神蛊惑,精致的五官镶嵌在巴掌大的小脸上,饱满的红唇更是让人忍不住上前采撷。
除去外貌,陈沁的身材也是凹凸有致,该瘦的地方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而该长肉的地方,浑圆饱满,简直像是上帝精心塑造过的一般。
这样的人间***,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但凡一双眼睛落到她身上,就再也舍不得移开。
南宫羽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这么漂亮都舍得离开,真是不解风情,***表面云淡风轻,这心里肯定是有了疙瘩,这下就等着晚上回去跪搓衣板吧。”
“南宫羽!”南宫母扬高了声音喝道。
南宫羽看了一眼南宫母,又转过头对着陈沁说道:“那***,我先过去了哦。”
陈沁点头,目送着南宫母牵着南宫羽的手离开。
陈孟和冯秋翠站在陈沁身后的位置,而陈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左边的位置。
“陈沁,我看啊,你是早就知道了新郎是南宫琛,不然的话,你怎么会这么轻易答应,真是不知羞耻,上赶着求嫁。”陈晨张口就是讽刺的话,酸溜溜地说道。
陈沁不慌不忙地回怼:“是吗?没办法啊,人家点名道姓要我嫁,不像你,长得这么安全。”
“你!”陈晨被激怒,作势就要甩陈沁巴掌时,陈沁上前一步,将陈晨扬起的手腕***钳制,轻描淡写道:“我的好妹妹啊,你怎么这么冲动?小心我一不高兴,就不嫁了哦,到时候集团破产别怪我。”
陈沁说完,就嫌恶地放开了陈晨的手。
冯秋翠不想事情闹大,上前和稀泥道:“都是自家姐妹,不要伤了和气,今天是你姐姐结婚的好日子,要高兴点,你爸爸也不想看到你们反目成仇,心生怨怼。”
陈父收到冯秋翠递过来的眼色,附和道:“是啊,沁沁,现在你已经是南宫家的人了,在做事情之前要深思熟虑,不要耍小孩子脾气,知道吗?”
陈沁颇为不耐烦地翻了白眼,敷衍地点了点头。
这时,一位身穿西装的男子走到陈沁面前,毕恭毕敬地说道:“少夫人,您好,我是别墅的管家,您可以叫我老张。”
陈沁甜甜一笑,语气和善,“好的,老张叔,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老张颔首,说道:“少爷在临走前,嘱咐我送夫人回去。”
陈沁了然,简单地和陈父打了个招呼,便跟着老张离开。
等到了别墅门口,老张接到了一个电话,就行色匆匆地离开,连给陈沁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陈沁无语问苍天,这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她也进不去啊!
这密码是什么,她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
陈沁默默为自己拘了一把辛酸泪,决定求人不如求己,打开百度,搜索起了关于南宫琛的资料。
“生日12月15日……”陈沁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正中下怀,门也应声而开。
陈沁推开门,在简单地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品味还算不错,就是颜色沉闷了一点。
陈沁挨个将房间参观了一遍,最后转身回到了主卧。
主卧的装修风格还是延续简约复古风,陈沁奔波了一天,觉得浑身酸软,只想洗个热水澡,然后舒***服地***睡眠模式。
陈沁放好热水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有睡衣,想着从衣帽间找一件,结果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全部是西装和衬衫。
陈沁挑了一件长度到大腿根的衬衫,哼着小曲朝浴室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传来“滴”的一声,南宫琛推门而入。
“老张,少夫人呢?没回来吗?”南宫琛看着昏暗的客厅,眉头不自觉地一蹙,对着电话那头问道。
老张如实回答道:“少爷,那会我收到了夫人的指示,所以先行离开了,少夫人留在了门口,难道少夫人没有***吗?”
南宫琛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抬脚上了楼梯。
南宫琛今天之所以突然离开,是因为公司出了紧急的事情,在临走前还特意吩咐了老张,让他把陈沁安然无恙地送回来。
结果陈沁又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南宫琛走进主卧,发现浴室的灯开着,心生怀疑,走近一看,发现某个小女人闭着眼,一副享受至极的模样。
南宫琛戳了戳陈沁的脸,出声打断了陈沁的美梦,“你是想褪层皮才起来吗?”
陈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喃喃道:“哎呀,我再睡一会,乖,哪凉快哪呆着去。”
陈沁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这番模样有多诱人,浴室中蒸腾的水雾更是为陈沁添上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陈沁百无聊赖地睁开双眸,像是炸了毛一样,“你!你为什么趁我洗澡的时候进来!你这是在耍流氓!”
南宫琛微笑不语,视线在陈沁身上来回游移。
陈沁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凉意,再低头一看……
“啊!”陈沁羞愤欲死地蹲下一丝不挂的身体,企图用泡泡掩饰尴尬,外强中干地说道:“你……你快点出去!我要洗澡,不然的话……”
然而,南宫琛是不可能听陈沁的话的。
他慢条斯理地解开衬衣的扣子,逼近陈沁。
陈沁偷摸扫了一眼南宫琛的身材,差点流了鼻血,这个身材,还真是好到爆啊。
陈沁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地说道:“你……你不能欺负我,好歹等我洗完你再进来啊。”
南宫琛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按道理来说,我们应该做点夫妻间该做的事情才是。”
陈沁脸色爆红,一把推开南宫琛,试图逃离浴室。
“你要是想看到中尔集团破产倒闭的新闻,那么就尽管跑。”南宫琛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陈沁生生止住了逃跑的脚步,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有反抗的权利吗?”
陈沁转过身,走到南宫琛面前,将手慢慢绕到南宫琛的脖颈上,献上了红唇。
南宫琛也没有客气,与略显青涩的陈沁唇舌***了起来。
待到云收雨歇,南宫琛神情温柔地撩开陈沁额头处的碎发,印下一吻。
好梦,我最爱的女孩。

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全文阅读

第4章 这是药
陈沁醒来,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她转过头,目光一寸寸地扫过南宫琛英俊的面孔。
英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犹如刀刻一般的深邃五官,即便是陈沁对南宫琛有意见,也不得不承认,南宫琛这张脸生得确实是好。
就像是造物主的恩赐一般。
忽然,南宫琛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陈沁连忙收回视线,假装还没睡醒。
南宫琛用胳膊撑着额头,指尖划过陈沁柔美的脸蛋,语气宠溺,“太阳都快晒***了,你真是个小懒猪。”
陈沁因为南宫琛的触碰而下意识地颤栗,她索性也睁开了眼睛,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告诉过你,我是有未婚夫的,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娶我呢?还是指名道姓的那种。”
南宫琛点头,“我当然是知道的。”
不然的话,他又何必设这么一个局,来逼迫陈父答应他的要求,这全部的全部,归根究底就是南宫琛不想把自己暗恋了十几年的女孩拱手让人。
当然,南宫琛是不会把这些话告诉陈沁的。
陈沁气急,“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对我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我对你半点感觉都没有。”
南宫琛并不在意陈沁的话,神情恢复了往常的冷漠,直接起床走出了主卧。
陈沁的头昏昏沉沉的,鼻子也有点不通气,她躺了一会儿后,换上衣服,跟着下了楼。
厨房传来的阵阵香气争先恐后地涌进陈沁的鼻腔,她的肚子很合时宜地咕噜一叫。
南宫琛看着陈沁一副小可怜的模样,语气放缓,说道:“行了,先去刷牙,饭马上就好了。”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陈沁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便重新回到了餐桌前,时不时探头探脑地观察南宫琛做饭的进度。
片刻后,南宫琛将煎好的牛排和一杯热牛奶摆到陈沁面前。
陈沁饿得前胸贴后背,也顾不得淑女不淑女的,拿起刀叉,风卷残云般地将食物送入口中。
等到战斗结束,陈沁长呼了一口气,神情惬意,“啊~吃饱喝足,我再去来个回笼觉,你呢,先去上班吧,剩下的交给我。”
南宫琛看到陈沁犹如慵懒的猫儿一般,不禁失笑,等到陈沁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南宫琛将碗筷收拾好,便离开了别墅。
陈沁透过窗帘,看着南宫琛的车驶出院子后,这才拿起手机,找到孟浩然的号码,解除了拉黑。
很快,来自孟浩然的一长串消息就映入了陈沁的视线中,陈沁喉头哽咽,手指颤抖地在屏幕输入框内打字:“孟浩然哥,我结婚了,是我对不起你,以后我们就当朋友吧。”
消息刚发出去,孟浩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陈沁手忙脚乱地挂断电话,任凭熟悉的铃声响起又消失。
奈何孟浩然实在太过执着,陈沁只能开了飞行模式,她看着天花板,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不是南宫家公布的儿媳,甚至连个结婚证没有,这样的关系实在是脆弱得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拍两散。
但话又说回来,她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南宫琛帮中尔集团渡过难关,现在的境地,比她想象中好了不知多少。
最起码,不用再受冯秋翠和陈晨的闲气了。
可是……
陈沁捂着心口的地方,她那里止不住地抽疼。
为什么会这么心疼呢?
或许是因为辜负了孟浩然,没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厮守到老吧。
陈沁的鼻子发痒,眼角的泪顺着脸颊流入发丝间,在打了个喷嚏后,意识更加混沌。
等到南宫琛回到家,陈沁已经被高温烧得不省人事,他连忙将陈沁抱起,却被陈沁当成了是孟浩然,她带着依赖喊道:“浩然哥哥……是你吗?”
南宫琛的身体紧绷,自己的妻子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他却只能这么听着,一时间,南宫琛竟然不知道该怪谁。
是他出现得时间太晚了吗?
南宫琛强迫自己不去细想,给老张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让私人医生到别墅一趟。
老张一听,有些紧张地问道:“少爷,是您哪里不***吗?还是***病?”
南宫琛垂眸,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陈沁,回答道:“不是,是我的夫人病了,让人赶紧来。”
过了十五分钟,易燃背着药箱出现:“哎哟喂,这是什么时候的小媳妇儿?我看看啊,怎么还发烧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的小媳妇儿呢?”
易燃义正言辞地教训南宫琛,南宫琛没好气地催促道:“看病,别说些有的没的。”
易燃只顾着贫嘴,这会正眼打量了一遍陈沁,又开始不着调:“嗯,这个媳妇儿讨得不错,这长得真是好看。”
南宫琛听着易燃的话,嘴角的弧度有了微妙的上扬,不过很快又冷下脸,“既然你这么八卦,不如我安排你去山区工作几年。”
易燃神情一凛,将体温计递给南宫琛,努了努嘴,“体温计,夹在胳肢窝那里。”
“我的天!这都快4度了,我再来晚点儿,她直接变成傻子。”易燃看着体温计上的数字,吐槽道。
南宫琛不耐烦地瞪了一眼易燃,“降温,开药,再说一句废话直接开除。”
易燃秒怂,收起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说道:“行,这是药,用量都写在上面了,另外再吊两瓶盐水,你注意着点儿,别再让人烧起来。”
易燃做完这一切,在临走前又叮嘱道:“一会你帮她拔针就可以,饮食要清淡,多喝水,多休息。”
南宫琛把易燃的话都默默记在心里,等到易燃走后,南宫琛在床边坐下,一边处理着公司文件,一边留意陈沁的反应。
点滴瓶的药水逐渐下降,南宫琛轻手轻脚地将枕头拔掉,在摸了摸陈沁额头的温度后,倒了杯水,这才叫醒了陈沁。
“沁沁,先别睡了,把药吃了。”
陈沁感觉自己没有那么难受了,但当她睁开眼,看到放大版的南宫琛时,还是被吓了一跳:“你想做什么?小心我打你哦,我打人可疼了,你别惹我!”
南宫琛看到陈沁一脸防备地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再加上陈沁故作凶狠地威胁,更是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南宫琛把水杯和药递给陈沁,“好了,别闹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发烧了,等你病好了,再想着打我吧。”
“啊?”陈沁将药丸一口倒入口中,等到喝下后,又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我浑身不***,我还以为睡一觉就好了呢。”
陈沁一边说着,一边还在那里回味,南宫琛满头黑线:“这是药,不是好吃的,你不用这么吧咂嘴。”

陈沁南宫琛

小说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