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子他貌美如花(岑苏)

质子他貌美如花(岑苏)

导读:热门穿越小说《质子他貌美如花》免费完结版强烈推荐,主角是岑苏,本站提供质子他貌美如花全文免费阅读:他咬了咬牙,这不是用昏迷前那个敢用靴尖挑他下巴的人吗!岑苏指尖把玩着一块通身剔透,一节小指长短的美玉。

小说介绍

热门穿越小说《质子他貌美如花》免费完结版强烈推荐,主角是岑苏,本站提供质子他貌美如花全文免费阅读:他咬了咬牙,这不是用昏迷前那个敢用靴尖挑他下巴的人吗!岑苏指尖把玩着一块通身剔透,一节小指长短的美玉,玉上刻着一个字,却不是他们商国的字。

岑苏小说简介

岑苏弯了弯眼睛,绳子应声而落,这绳子本就是焦奇为了防止男人伤到他才绑上的。
但是随行的大夫已经看过了,男人身上的伤很重,后脑勺那一记更是重伤,甚至有失忆的风险。
现在的战斗力连三岁小儿都没有,构不成什么威胁。
没了岑苏的桎梏,殷祁宴很快便解开了绳子,望着那一捆麻绳,他眼底几乎是瞬间腾起了怒火。

质子他貌美如花全文阅读

男人睁开眼的瞬间,焦奇就迅速地抽出剑抵在男人下巴上。
只是没想到男人没坚持多久,嘴里只吐出两个模糊不清的字又晕了过去。
岑苏唇角微勾,拢了拢衣袖,“把他收拾好扶到马车上。”
焦奇愣了愣,有些迟疑道:“三殿下,这人来历不明……”
“身为大将军,你不该对我说来历不明,而是在半天之内告诉我他的身份。”岑苏头也不回,不咸不淡道。
焦奇不再多语,低头恭敬道:“是。”
后脑勺的绞痛感还未消失,身体摇摇晃晃,时不时随着马车的行驶颠簸。
这样的折磨记不清持续了多久,
殷祁宴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一只手撑起身,好让自己的视野扩大。
殷祁宴怔然地扫视了一圈现在的处境。
是一架正在行驶的马车。
第二反应是这马车极其宽敞华美。
“醒了?”
头顶忽然传来一道清冽的嗓音,伴随着轻浅的咳嗽声。
殷祁宴寻声望去,眸色一厉,“是你!”
他咬了咬牙,这不是用昏迷前那个敢用靴尖挑他下巴的人吗!
岑苏指尖把玩着一块通身剔透,一节小指长短的美玉,玉上刻着一个字,却不是他们商国的字。
或许是感觉到一股浓重的怨念朝自己射来,岑苏将目光从指尖的玉上挪开。
落在了男人那张压抑着怒气的脸上。
殷祁宴触及那病弱青年手里的玉,神色一厉:“这是我的东西!”
他说着,竟然不顾浑身剧痛强撑着身子要站起来。
脖颈间却忽然感觉到一股窒息,殷祁宴身形一顿,伸出手摸上自己的脖子。
这人居然敢用绳子拴着他的脖子!
真把他当畜生了不成?
岑苏好整以暇的看男人僵硬着身子,脸色变来变去。
随手一扯手中的绳子,男人便闷哼一声被扯的踉跄前行,只是身子依旧倔强的不肯下跪,而是一只手撑住身旁的座椅,神情阴鸷的看着岑苏。
“嗯哼,脾气挺大。”岑苏唇角微翘,透着几分兴味儿。
“你叫什么名字?”
殷祁宴眯了眯眼睛,“你先松开绳子。”
岑苏弯了弯眼睛,绳子应声而落,这绳子本就是焦奇为了防止男人伤到他才绑上的。
但是随行的大夫已经看过了,男人身上的伤很重,后脑勺那一记更是重伤,甚至有失忆的风险。
现在的战斗力连三岁小儿都没有,构不成什么威胁。
没了岑苏的桎梏,殷祁宴很快便解开了绳子,望着那一捆麻绳,他眼底几乎是瞬间腾起了怒火。
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眼前的青年若是想,可是轻易夺了他的命。
后脑勺的绞痛忽然又加重了几分,殷祁宴的闷哼一声,唇色逐渐苍白,抓着车壁的手青筋一根一根暴起。
岑苏挑了挑眉,“头疼了?”
殷祁宴将到口的闷哼咽下去,冷冷的看了一眼青年,“没有。”
“好吧,你说没有就算没有。”岑苏斜斜的倚着车壁,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
殷祁宴沉默片刻,等脑中的绞痛稍微平复后,才冷声道:“忘记了。”
他回答的是之前青年的问题,这也不算撒谎。
他现在脑子里空白一片,记忆零零散散,根本拼凑不出一个完整。
唯一记得的,也只有自己的名字,殷祁宴,但是他潜意识的不想告诉青年。
岑苏嗯了一声,尾音上翘,“全忘了?”

质子他貌美如花免费阅读

殷祁宴目光隐晦的看了眼岑苏手里的玉章,嗯了一声。
岑苏若有所思,“看来真如大夫所说,你失忆了。”
“那你以后就叫铁牛吧。”
殷祁宴脑子里正在计算怎么从青年手里拿回那块隐约觉得很重要的印章。
猝不及防的就听到了青年口中的话。
哪里来的乡野村夫!
殷祁宴面色扭曲一瞬,一字一句冷声道:“你叫我什么?”
岑苏笑眯眯道:“铁牛啊,既然你失忆了,那我就给你取个名字呀。”
殷祁宴握了握拳,很想打他。
但是不能。
他深吸一口,只觉得现在胸口的闷窒要比后脑勺的绞痛还要难缠几分,声音仿佛从唇缝里挤出来一般,“换一个。”
“你不喜欢啊。”岑苏浅浅的蹙了蹙眉,清雅的眉目顿时染上几分纠结。
殷祁宴眸子微眯,隐晦的审视青年,
眉眼昳丽,面如冠玉,一头雅青墨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青年只是随意的坐在哪里,便宛如一副淡漠清雅的水墨画。
岑苏仿佛故意钓着殷祁宴一般,久久都没有说出下一句话。
殷祁宴忍不住动了动唇,“想好没有?”
岑苏略有些迟疑,指尖随意的翻了翻手里的书卷,“有是有,就是看你喜欢哪个。”
殷祁宴面无表情,总比一个乡野村夫的名字好。
“说。”
“二蛋,狗娃,大牛,二剩子……”
青年眼角眉梢是春风和煦的笑意,与之相反的是他每说出一句话,便如一道道刀子扎进殷祁宴的心窝子里。
殷祁宴:“……”
他收回之前的话。
殷祁宴木着脸,“我选择铁牛。”
岑苏把书卷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笑眯眯地坐直了身子,“有眼光。”
殷祁宴算是知道了,眼前的青年分明就没有给他别的选择。
岑苏晃了晃手里的玉章,“喏”了一声抛了过来。
殷祁宴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探身去接,却忘记了自己双腿尚不能移动。
接住的同时,身体也不可避免地失控撞上青年。
他虽然受伤,但毕竟身高体壮,瘦弱的青年在他面前就好比蜉蝣和大树。
等殷祁宴从身体上的剧痛缓过来时,垂眸便对上了一双含着浅浅笑意的黝黑眸子。
那双狭长的凤眸含着一丝戏谑,眉心一颗红痣宛如点睛,让青年水墨画一般的眉眼顿时活泛了起来。
明明是这人被压在自己身下,偏偏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心。
相反还敢伸手挑起自己的下巴,语气清浅,“不舍得起来吗?”
一如当日初见那般。
——高高在上。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质子他貌美如花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